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游戏开始

  如果有个人把你的生活搞得一团糟,甚至可以用毁灭来描述,你会怎么办?
  面对这个问题,亚十并没有什么可回答的。因为他的生活从一开始,在别人眼中就是一团糟的,而他根本也找不到可以怨恨的人。这个时代就是这样的,这些都不是什么可以称奇的事,难道要人怨恨时代吗?去埋怨这个世界,去恨这个世界吗?
  思考了片刻,东方殇回答办公室里那位被贵族欺压的家长:“要么被习惯这样的环境,然后改变自己去适应。要么就去改变这个环境。就我所知,能够改变环境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忍耐应该是最正常的选择吧。但要怎么做,都应该是你的选择。”
  “我打算让孩子不上学了,让他去参与到我们这边。”那个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并没有什么孩子在,仅仅只有仇恨和愤怒。
  “你们这边?啊……是指现在城内兴起的对抗贵族的组织吗?我对这些组织并不是很了解,不过按照我学习的历史来说,出现这些组织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你想要参与到这些事情中,和你的孩子有什么关系呢?你的愤怒不一定是他的愤怒,对他来说,他或许并不怨恨这些,他或许做的选择是成为战士报效国家呢?”
  “你懂我孩子的什么!我是他的父母,我又不会害他!我是认真地了解过我们这边灰演变成什么样子,接下来苏摩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才让他走上这条道路的!你们也不过是贵族的走狗,他们让你们教什么你们就教什么,你怎么不讲讲那些被他们隐瞒的事情呢?”男人越来越焦躁起来,手舞足蹈的样子让亚十有些想笑。
  “那个所谓隐瞒的事情,我也听说过,好像是你们组织里面流传出来的。不过根据我的了解,如果你们说的是这几年贵族的纸醉金迷我倒会赞同,但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发生过。”亚十并不想让对方再开口,提高音量继续说了下去,“前几天,你的孩子跟我说了你的事情,他还告诉我他并不想按照你说的做,他想要成为一名战士守卫国家。还有,你们真的觉得用极端方式获得的话语权真的能够长久吗?”
  “够了!我是孩子的父亲,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一个外人就闭嘴吧!”
  对方非常恼怒,甚至想要一巴掌打在亚十的脸上。毕竟也是魔剑士的弟弟,亚十稳稳地举起手臂,抓住对方的手,用力甩出去。
  “教书育人也是我的事情,你一个外人也请闭嘴吧!”
  会谈以非常不愉快的方式结束了,不过仔细想想这个会谈的开始也并不愉快,因此亚十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妥。然而,他的同事并不这么觉得。
  “这种人又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就不要管他嘛,和他说得再多也没有用。我们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就可以了,他想怎么样就是他的事情了。”
  亚十托着下巴,叹了口气说:“主要是这几天听说了他们做的很多事情,有些生气,就和他们吵了起来。他们要是组建个战队去和贵族决战我都没有任何想法,但他们这几天骚扰影响到的,都是城里的普通人,根本就没有伤到贵族一点点。说实话,我甚至都怀疑可能是隔壁尼莫安排过来的人专门来扰乱我们这边的秩序。”
  周围的老师也习惯了,毕竟亚十一直都是这样想到什么都讲出来,但门外一直偷听的那人就十分在意。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眼中喷出一股火焰把这里烧成灰烬。
  工作结束回家的时候,亚十又叹了好几口气。
  或许正是因为之前那些研究,他看问题的角度几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现在不管什么问题都会思考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然而不巧的是,他闲着没事干动用哥哥的部分势力去调查了一番,发现这件事件其中的确有非常多的问题。因为娱乐法案的出台,现在发生什么乱子都是情理之中,但这些组织的行动,已经根本没办法用乱子来形容。
  就比如现在跟在他身后的那三个人,手上握着的剑都磨得相当锋利,时不时地探出个头来观察亚十的行动。由于他们的动作实在太不隐蔽,可能路边找个小孩子玩捉迷藏都比他们好,亚十实在没有任何危机感,仅仅是偶尔观察一下他们之间的距离。
  世界并不黑暗,顶多有很多阴暗的地方。就连眼中看到了如此黑夜的亚十,直到现在心中还是想着美好的事情。想着,要是能够不流血就能改变苏摩的阶级问题,该会是多么美好的一个场景。
  想到这里,亚十停了下来,捡起了地上的一根木棍。
  “你们这是在跟踪吗?简直太不专业了,既然想杀了我就直接站出来,我正好也有些问题想要问你们。”亚十对着身后说,同时还想着如果是哥哥的话,此时可能脑中想着的是如果那边没人会有多尴尬。
  三个人走了出来,他们甚至连伪装都没有伪装,为首的中年大叔正是下午和亚十吵架的那人。
  “问你们个问题,你们现在是同一个组织的吗?”
  亚十本想着这么简单的问题他们应该会回答,但没想到他们二话不说直接拿着剑冲了过来。靠着和哥哥学习的剑术以及哥哥不会用的强化术,亚十轻松地用木棍重重地敲在一个人的手上,击落了他手中的剑,将剑握在右手上。
  “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回答吗,还喜欢拿着这么危险的东西到处挥舞。”亚十甩了甩剑,如果用这把剑他把这三个人全部杀了都没有问题,但他没有必要做这些让自己良心受谴责的事情。
  “我们是同一个组织的,然后呢!”
  两把剑貌似是打算同时攻击,然而他们居然互相碍着了对方的动作,亚十一动都没动,一把剑就脱手飞了过来。接住又一把剑,亚十把两把剑丢在身后。
  “既然如此,我想了解一下你们首领的身份,先告诉我他的名字吧,反正都是代号。”
  对方依旧不打算回答,拿着剑冲了过来。草草地瞄一眼,满身都是破绽,如果是东方殇站在这里或许不用剑和术式都可以把他搞死。而对于亚十,他选择朝对方的胸口踹一脚,仅仅是轻轻的一脚,却将对方踹倒在地,居然还很难爬起来。
  亚十拿起了他的剑,横在他脖子上,冷漠地说:“告诉我他的名字,然后把我带到你们那边,可以提前通知,布下天罗地网都没有关系。”
  “我,我们首领,我们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他告诉我们,他叫做焦烟。他和我们的人一起行动,你如果敢去,我保证你肯定会死在那里!”嘴上说的话仿佛是在威胁,但眼神却相当飘忽不定。
  “真难听的名号。”
  没有人想到,亚十到了他们营地之后,居然把一把剑架在了焦烟的脖子上,更惊人的是焦烟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意。
  “你是为了你哥哥来的吗?”
  “不,他的事情向来和我没什么关系。”亚十取出了一个游戏盘,“来一场游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