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回到最开始的位置

  “听了你以前的描述,再来这里,感觉完全就不一样了。”看着身边各个场景,仿佛那里都发生过很多故事,蓝灯莫名兴奋起来。
  “我有描述过什么事情吗……”
  哈特面无表情地看着这里,这座城市,所谓的一切开端。虽然他更想回到之前那个村庄看看,但重建工作依旧无限期延长,既然物已不再,还不如去看看人。
  但是在此之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虽然我把大部分过去的事情都告诉你了,但还是有很多事情只能我自己去做。差不多傍晚的时候在这边集合吧。”
  蓝灯看了看周围,记住了这个广场。他早就习惯了这个世界的生活,甚至在日常生活上比哈特要丰富不少,就算在这并不熟悉的城市也可以找到很多可以做的事情,去酒馆喝一杯活着去集市上收集好物……每一座城市都有其不同的风味,现在的蓝灯正热衷于探索他所到达的城市。
  而哈特并没有这个雅兴,他特地在宣战之前赶回这里,一是为了解决之前一直搁置的部分事情,二是暂时和矛盾重重的大部队脱节一段时间。
  夜城是个很美丽的城市,虽然比起哈特见过的其他城市都要破败,但还是有着别样的风味。就像看到了钢筋混凝土,但依旧会怀念土墙木屋,并不是因为生活质量,而是旧相片的色温让人十分舒适。
  但是在现在的哈特眼中,看不到任何美丽。
  确切地说,他眼中尽是美丽之物,但无论那样美丽之物都像是油一样从他的身体上流过,不曾停留。哈特的心中并不是一片荒芜,甚至比大部分人的内心都要美丽,也正是因为心中这么一朵蔷薇占据了大量空间,才容不下其他东西。
  走在美丽城市的街道上,随便看两眼,哈特的眼中满是两年前的自己。
  两年前的他,对所有一切都相当陌生,来到了这个世界,结识了很多很多的人。他清楚地知道,在这个世界中的自己,并不是一个陌生的过路人,更像是一个玩家一样,体会着别样的乐趣过着不曾有过的生活。他可以脱离网络很现代书籍,转而每天上午下午在田间劳作,甚至还学会了以前不会的做面包以及其他各种技能,而他也知道,自己很快乐。
  那么,这个快乐的少年究竟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呢?
  当他不是玩家,变成活在这世界上的人时,这份快乐便消失了吧。作为玩家和游客,他会因为见了没见过的东西做了没做过的事情而快乐,但当成为其中一员的时候,仅仅是认为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世界就静静地卧在那边,不是美人的侧卧而是寝室里的平躺。
  走到那座熟悉的小桥上时,哈特的眼前又浮现两年前的自己,经常站在这边看着下面流动的小河发呆。如果问他在想些什么,答案是在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比如今天晚上吃什么应该怎么烧。那个少年此时此刻仿佛仍然站在这里,看到面瘫的哈特,挥手打招呼,脸上是淡淡的笑容。
  哈特没有多停留,虽然眼前尽是以前的自己,脑中想着的却是接下来的事情。
  虽然反圣剑会联盟已经建立起来了,宣战是迟早的事情,只要集中这些人的力量打倒圣剑会不是难事。但是,潜在的威胁仍然不少,纳兹·布尔将自己的想法藏得非常严实,没人能猜透他的目的自然也没办法知道他究竟会怎么做,哈特近日甚至还发现反圣剑会组织内部已经稍微被纳兹·布尔渗透了。除此之外,还有如何夺取圣剑,寻找回到原来世界的方法。
  想着各种各样可以称为烦恼的事情,哈特瞬间就来到了月家遗迹。
  大火过后,这里已然是一片遗迹。月家在夜城内部的势力已经什么都不剩了,剩下的都已经全部转移离开了这里,所以根本没有人去管理这里,杂草丛生已是常态。在这些杂草之中,月轻盈和滕柏正埋葬于此,不知道这两年他们经历了些什么。
  昔日的花坛已经没有任何花了,当年哈特那朵花也早就化作尘土,散在墓碑附近。哈特稍微拔走一些杂草,虽然他已经没有什么闲心种花了,他仍旧不希望那么喜欢花朵的月轻盈身边有如此多的杂草。
  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哈特从小背囊中取出了一个金属蔷薇,放在旁边。
  “此行来没有带花,只能以此为代替,愿你们安好。”至少是看望逝者,就算是面瘫的哈特也还是说了些话,毕竟这样的氛围什么都不说不大好。
  坟墓上面的尘土已经续了很久,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本来也不会有什么人来,就连以前在此碰见过的叶谏也已经葬身于大火之中,想必哈特这一别之后,就不会有多少人再来了。
  然而,哈特没有想到,他竟然在这里听到了别人的声音。
  “你也是那个孩子的朋友吗,我很高兴有人能够来看她。”
  声音很缥缈,像是久病在床没办法站立的人说出来的话。哈特回头一看,说话人头上戴着一个大帽,帽檐垂下黑色的面纱,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里面的女人。
  “算是朋友吧,以前有过不少交集。”哈特站了起来,“我也很高兴,还有人能够来看她。”
  哈特看见,面纱下面的那个脸笑了笑,说:“之前那个人差不多也是这么说的,也能理解,毕竟这个家族已经没有留下什么人了。说起来,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你是人文的成员,哈特,曾是叶谏手下的人,现在是推动反圣剑会运动发展的最大功臣之一。如此厉害的人,有没有兴趣和我出去走一趟?”
  哈特没有多话,直接跟在女人的身后一直行走。两人一路没有什么交流,女人行走哈特也就行走,女人停下哈特也就停下。
  走了一段路,他们来到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哈特知道,这里是月家原本停马车的地方,因为非常隐蔽所以经常用于一些特殊行动。而就在这里,一架马车正停在那边。
  女人没有回头,径直走上了马车,哈特依旧没有说一句话,跟着上了马车。
  坐在马车上,女人稍微压低了帽檐,声音稍微稳定了些,就像双脚终于触地了一样。
  “不好意思,因为很多缘故所以我没办法摘下帽子,也是因为很多缘故所以我们不得不在这马车上来聊。现在这辆马车会在比较热闹的地方转上几圈,所以可能会有些吵闹请不要介意。至于我的身份,可以说,但没有必要。”
  哈特仍旧没有说话,用手在空中笔画了两个字“叶季”,女人点了点头。
  哈特静静地看着她,只要他想可以揭开这层面纱,但没有必要,毕竟他已经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叶季,叶谏的姐姐,同时也是月伯的妻子,月轻盈的母亲,目前月家唯一还拥有部分权力的人,同时也是当前叶家剩余势力的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