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一百七十二章 雾重重

  “我想你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当然也明白我现在的处境,也能够明白我现在不方便露面和躲躲藏藏的理由。虽然反圣剑会联盟已经建立,各个国家均已走上了反圣剑会的道路,但每个国家内部都有不少的圣剑会势力,所以部分反圣剑会组织仍然留在地下,这些你应该都明白吧。”
  哈特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听着叶季的叙述。
  “我们这边虽然主要是家族和势力,但其实也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反圣剑会组织,目前负责很多情报工作,正好也不方便露面,我就作为一个情报处理中心运转着。请你放心,我们没有任何偏袒,不会截留任何情报,完全为反圣剑会运动活动着。但是我们也不愚蠢,对于部分偏向比较明显的组织保留了不少情报,只有能做到没有任何偏袒的组织能够得到最充足的情报。而这样的状态,被最新调查找到的情报打破,因为凭借我们的能力没有办法选择将这份情报交给谁,于是,我们选择了你。”
  虽然大致知道答案,哈特还是礼貌性地问了一句:“为什么选择我?”
  “我们这边除了对敌人情报的处理之外,还有专门针对内部的情报收集,为了避免损失和解决以后的分权问题基本对大部分组织都进行过调查。调查显示,你的团队在所有行动中担当最主要的角色,北境是你们一手推过来的,其他方面你们也继承叶谏的遗志一直在培养他留下的种子。除此之外,我们发现你基本上不偏袒任何一个势力,甚至在所有行动中都没有任何保留,甚至都没有留给自己的利益。”
  哈特内心吐槽:不是我不想截取自己的利益,我是一直都很想回去的,但不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物资吗,收集到的都是情报,情报方面我也只保证重要的东西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至少目前来说,我的利益就是打倒圣剑会。”哈特不得不用着官方的说话方式回了一句。
  “在你所调查的信息和接触的人中,我们发现你对银月城的往事比较感兴趣,同时你也收集了不少术式研究的情报。我们最新发现的情报,正是这方面的,因为如果传出去可能会大乱,所以希望你能够妥善保管——话虽是这么说的,但既然情报已经交到了你手上,你想要怎么做是你的权利。当然,如果你想做的事情和我们冲突了,靠着我们现在的势力杀了你也不是难事,我们也知道当你在面对三十人左右的正规军的时候会落入下风。”
  哈特内心吐槽:这个人怎么话那么多,跟个大妈似的,既然要保密为什么不取出一些官方废话……等等,按照岁数来说她好像就是大妈……
  “夏·蒙德,我们查找到了关于这个名字的信息。在这里不会说太详细的内容,但我还是简要地提一下。银月城的灾难我们基本上已经查实是圣剑会引爆魔力矿脉导致的,当时圣剑会在进行的术式研究应该是特殊供奉术方面的,实验体暴走,担心实验暴露干脆炸毁一座城市。后面查证所谓的特殊供奉术,主要是‘走丝’之类的,将魔力变成各种金属制品的,还有直接将身体变成武器的,现在所有我们能见到的那些使用特殊术式的,全部都是失败品。这些时公开的情报,我要告诉你的是,圣剑会所做的研究远远不止这个,在其他别的城市他们在做着更多的研究。”
  哈特内心吐槽:这个人怎么那么喜欢卖关子,说废话的能力都可以去写小说了。
  “你应该还记得北境异兽吧,关于北境异兽的研究关于白狮钢的研究,圣剑会在进行,没人知道进行到哪一步。而实际上,就连‘走丝’那样的能力,大部分研究工作还不是在银月城进行的,而是在另外一个城市。目前所有线索都是断断续续的,没有任何连接,我们只知道圣剑会在进行研究,但不知道他们在进行什么研究在哪里进行研究。唯一一个有用的线索,便是夏·蒙德,圣剑会的术式研究主任,目前还活着,我们知道他的位置,也知道他现在进行的实验。所有情报都装在这里,请妥善保管,里面的所有情报请不要告诉他人。”
  叶季将一个纸质包裹递给哈特,哈特接过来后发现这纸质包裹相当地厚,仿佛里面装着一本小说。
  叶季没有再说话,于是哈特开始提问:“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月影清死于银月城灾难中,滕柏告诉我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月家也的确是因为这个原因走上这条道路,才落得这个完全家破人亡的惨状。但是和你想的一样,月家本身就反对圣剑会的很多做法,只是为了自保没有行动。关于月家和圣剑会之间的交易内容我也已经放在里面了。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吧。”
  “克罗斯·达拉斯爵士,这个组织还存在吗?”
  “克罗斯·达拉斯爵士,仍然存在,依旧是西王国内对外提供情报最多的组织。但是,组织的核心成员基本全部死亡,现在的工作早就由别的组织代替。按照我所知道的,西王国会根据他们的报告,经常为他们补充人力物力,就算是现在,克罗斯·达拉斯爵士依旧是西王国的组织,情报方面偏袒西王国很严重,毕竟组织的首要目的是保证西王国的利益,其次才是打倒圣剑会。”
  “最后一个问题,根据你们收集到的所有情报,你们了解纳兹·布尔吗?”
  刚刚还一直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叶季,突然顿在原地,哑口无声。她低下头,经过了一段思考,说:“不了解,我们知道他做过很多很多的事情,更知道他做过的绝大部分事情我们都看不到。毫不掩饰地说,纳兹·布尔对反圣剑会组织的侵蚀程度已经相当高,我们根本掌握不到重要的情报,更不可能通过这些他故意做出的动作来推断他的想法。有一点可以提供给你,或许会有用处。在身受重伤之后,纳兹·布尔长时间规避圣剑会的安排,都是安排手下去处理,也就是所谓的修养时间。但是根据情报,他的伤势不至于休息那么长时间,实际上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完全恢复了,其余的时间很多都在世界各地,没有任何音讯,长时间没有人见到他,仿佛在找什么东西。”
  听完最后的内容,哈特甚至连道别都没有说,直接让车夫找个地方把他放了下来。叶季离开时也依旧没有说一句话,以面瘫脸在沉默中分别。
  听到夏·蒙德的消息,哈特很想离开就去告诉泉。但现在他什么研究都没有做,他更担心告诉她只会带来反效果。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他稍微看了看里面的文件,一眼看到的不是白纸黑字,而是一本外壳相当粗糙的笔记本。
  粗略地看了看,发现这本笔记本是夏手写的,里面的内容没有多少,大部分都是他传递出来的情报。简单来说,他还活着,他这段时间在圣剑会的监视下在暗处进行术式研究,他进行的研究是关于圣人方面以及圣剑和穿越者。
  在笔记本的最后,写着:我可能发现了穿越到另一边世界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