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白色亚麻布

  第二天一早,目送另一个哈特离开后,哈特也离开了第八街区。
  离开的时候,他还回头望了一眼这个寂静阴森的地方。直觉告诉他,他以后还会来这里一次,而且下一次肯定是带着答案回来。
  离开街区之后,哈特才开始后悔,他刚才为什么不会那个人一起走,他为什么会忘了自己昨天是怎么过来的,他为什么会忘了自己是个路痴……
  这些都无所谓了,反正他起床时间很早,有足够的时间浪费在绕路上。表面上是这么想的,实际上心中还是隐隐担心着万一因为不认路而错过了约定时间怎么办,现在不是出演喜剧,这样的发展只会让剧本变得过于诡异。
  似乎担心是多虑的,哈特在中午之前就回到了工会。
  “啊,哈特先生。今天有一位贾维斯先生来工会打听你的名字,如果你要找他的话,我可以把他留下的队伍名称和相关信息给你。”前台小姐对哈特露出职业笑容。
  “队伍,他是和商队登记在一起的吗?”正是因为知道工会的办公流程规矩,哈特才特地问一句。队伍通常指的是冒险者,商队主要在于商贸,两者的区别相当大。
  “商队?不是,昨天就没有几个商队来这里登记的,我看看……只有三个登记的商队,其中都没有他的名字。不过这也正常,有些商队的商品交易不符合尼莫王国的工会登记标准,所以就以队伍的名称登记,登记通常也就是为了稍微打通一下关系。或许他们的商队是从事几大不能出现在公文中但能走在阳光下的生意呢。”
  哈特本想吐槽一下这个前台说的话是不是不大符合工会标准,而且说的话在王国里的哪个地方都是通用的……但是,他却被最后一句话吸引了注意力。
  “几大不能出现在公文中弹能走在阳光下的生意?”哈特重复了一遍。他知道有这样的生意,但每个城市都是不一样的,他很好奇这座充满秘密的城市有哪些灰色交易。
  “其实和别的城市也差不多啦,要么就是运送一些不符合规定但不会被拦截的东西,比如没有登记的一些产品。除了这些,就是武器装备之类的,只要有贵族和上级阶层的认可,只要保证武器不到下层人士的手中,这些也都是可以的。其余的我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有一个名词,叫做白色亚麻布下面的交易。”
  “白色亚麻布下面的交易?应该指的是市面上常见的那种材料吧……”
  “就是那个白色亚麻布。具体的我也不清楚,甚至不知道他们在卖什么。只是听过很多人说过,要远离货物上放着一层白色亚麻布的商队,说是很危险之类的……也许他们运送的是非常珍贵的物品?这些应该也就只有上流人士知道了吧。”
  尼莫王国的阶级制度随着王国的衰败,也渐渐变得僵化,下面的人上不去,上面的人也摔不下来。和西王国不一样,尼莫就算是再穷的贵族都比最有钱的富人要高贵。因为多年来保守的制度,被圣剑会封的贵族一直仅比王室地位要低。在很多地方,贵族说的话比国王还要重要。
  纳兹·布尔,正是贵族们所推选出来的,为了巩固贵族的统治,这个国家当然要离圣剑会近一些。通过贵族们的权势,纳兹·布尔在尼莫如鱼得水,通过一步步地上位,最后几乎取代了被架空的国王,成为尼莫王国现在真正的领导人。
  但是贵族们并没有想到,纳兹·布尔的野心比他们想的要大得多。本以为只要抓住他的利益就可以控制他,但他们并没有想到纳兹选择了最不可能实现的道路,在高位开启了独裁。现在甚至走上了反圣剑会的一边,种种事态都已经走出了他们的预想。
  这也是他们聚集在这黑暗小屋里开会讨论的原因。
  “对于现在纳兹·布尔做出的种种选择来说,我认为我们已经没有支持他的必要了,他这是想要看着梦走进坟墓里……别的城市的贵族们怎么说?”
  “都联系过了,夜城和新月城两个重要城市被他抓得很紧,基本上已经成为他的地盘了。能够联系到的贵族基本上都赞同我们的想法,其他地方也已经做好反叛的准备了。”
  “雾城虽然不是大城市,但在战略上还是很重要的。只要我们在这里的反叛成功,靠着雾城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尼莫王国很快就不是他纳兹·布尔的天下。”
  “时间怎么办,什么时候开始?”
  “以现在的情况来说,准备已经差不多了,以我们现在的武器和装备打下这个城市不是什么难事。如果他们没有行动的话,就等着纳兹·布尔遵守和西王国的约定在前线战斗时,我们揭竿而起,让他有去无回!”
  “还有一个问题,除了我们控制的一些特殊商队,那个白色亚麻布怎么办?”
  “白色亚麻布……我父亲貌似知道些什么,但他不肯告诉我,只是让我不要避免与他们接触,也不要尝试去试探其中的秘密。理论上来说,那个也已经出现好久了,应该和纳兹·布尔没有什么关系……好了,差不多了,既然意向和目标已经明确了,这个会议的任务就完成了,接下来救一起将这根旗杆推向新月城吧!”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举起手高声大喊:“为了圣剑会!”
  虽然声音很细微,其他人还是察觉了,在这些声音中有一个不协调的声音。
  “为了纳兹·布尔。”生怕别人不知道这话是他说的,他还重复了一遍。
  “我可不知道我们这里还混着你这种败类啊。”
  “但我知道,这个城市里还混着不少你们这样的败类。”
  那人撕开了自己的脸皮,里面竟是一张黑色的脸。这张黑脸没有任何器官,只能看见一片黑,就连这东西是不是皮肤都不知道。
  其他人都发出了尖叫,只要刚才主导会议的人依旧镇定,因为他知道他所看到的都是术式。
  “你们的会议真是没有意思,就没有考虑过有森林在,别人很难进来,你们也很难出去这件事吗?很早之前,你们派出去的情报员基本上都被我们控制住了,为了让你们行动放回真消息,但有了真消息也没什么用嘛……还有,会议讨论为什么都没有提到我?”华尔推门而入,笑看着房间里的贵族们。
  “我们也早算到有这么一天了,也早就准备好预备方案了,除了我们,这个城市还有不少同志在。”
  “那就全灭了吧……反正你们和他们的联系那么多。”
  纳兹·布尔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