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幻化成风

  战斗并不会进行得多么激烈——莱斯特当然明白,纳兹·布尔和自己之间的差距,已经不是一两座山能够解释得清。这份距离,就像横立在面前直插云霄的陡峰,只要有毅力就可以攀爬,但无论怎么攀爬都不可能达到云上,也不可能看到这座峰究竟有多高。
  这种感觉,就像在深海中越陷越深,丧失一切感觉都不知道是在自然下沉还是被什么怪物缠着下沉一样。
  感慨有很多,心中沉淀的话语有很多,但莱斯特要做的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拼尽全力穷尽所有去缩短这份差距。
  ——而且,将自己的视野和呼吸放在空气稀薄位置的,也不只有纳兹一人。
  莱斯特紧紧握住新月弯刀,伸出左手对准纳兹,从袖口处射出三支飞镖。当然,非常了解手下性格的纳兹早就预料到莱斯特的攻击方式,将魔力集中在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指尖处,形成类似于应力的魔力外壳,以肉眼无法洞察的速度将三支飞镖全部弹开。
  莱斯特趁着这段时间,拉近距离挥动新月弯刀。当然,非常了解仇人性格的莱斯特也早就预料到纳兹的应付方式,知道纳兹一般不会使用自损的招式,以可能会拗断脚踝的姿势迅速起步,冲到纳兹面前。
  接下来,便是一顿乱砍。
  纳兹·布尔,根据可靠情报,他是真正五圣的继承人,是真正的二代五圣。他现在体内涌动着的,是从原本那些被圣剑会打造出的五圣的所有力量——也就是说,他的存在已经是怪物级别的。
  但是,他的性格并不是怪物。他非常理性,非常冷静,在思想领域上已经到了堪称恐怖的级别,已经是非人的存在。就算是在这一刀一刀的砍击中,他依旧没有任何惊慌,知道现在拔出武器会被莱斯特用脚下的陷阱击中,干脆直接用魔力来抵挡。每一次挥手都是经过精确计算,都没有提高速度,仅仅是把速度维持在略快的程度上,极力保存自己的体力。
  ——虽然事实上并不是如此,但他可以说是狂妄。
  ——如果要使出全力的话,刚刚战斗就应该已经结束了。不用全力,是因为时间充足,没必要进行那种消耗。
  所以,莱斯特只要拿出纳兹不知道的情报,用出他不知道的招式,便能击碎那份莫名的冷静。
  “哐当。”
  新月弯刀掉落在地上,放出清脆的声响,让整个空间都产生共鸣,寂静得像是这里不存在着这两人。
  纳兹冷静地注视着莱斯特,凝望着莱斯特脸上的笑容。
  ——随即立刻发现,莱斯特身边地面上传来的魔力。
  纳兹直接用魔力覆盖全身,将精神力全部投入于防御中。他着实没有想到,莱斯特居然在身边设置了这么多的陷阱,虽然是他故意留了机会给他布置陷阱,倒也没想到他的杀意居然这么浓烈。地面上一根一根魔力凝成的银针、一发一发炸弹、莱斯特小腿上绑着的银色丝线……他基本上把自己会使用的陷阱全部搬到了这小小的空间中,出来一个能毁掉整个空间的炸弹都没什么奇怪的。
  而这一个一个陷阱,以玉石俱焚的气势,全然不顾后面的战斗怎么进行,悉数展开攻击。
  “原来,你好克罗斯·达拉斯也有些关系嘛,还是说为了来这里杀我特地改造了一番这具身体?”纳兹笑道,直直地站在原地。
  莱斯特不想回答,也没有回答的余力,将所有精力全部投入攻击演算中。
  在战斗前,演算还是推算出成功的几率。但在战斗开始后,成功几率直接化作一个零。无论是银针是光束是战斗还是银丝,没有一个突破了那层应力,甚至没有一个逃过应力的捕获,被纳兹体内那股谜一样的魔力介入,直接转了个方向朝着莱斯特而来。
  ——刚刚算的,这股魔力消耗完了所有容器,应该可以直接把这个建筑轰成渣。
  ——刚刚算的,是零点零一秒。
  现在,时间应该到了。
  爆炸声太复杂了,复杂到都没办法从中提取到简单的震动。仿佛耳朵被一层膜罩住,膜和耳朵一直在振动。
  没有时间去调整五感,直接捡起地上的新月弯刀,将手背上的皮肤化作一根又一根的银丝缠绕在弯刀上,将弯刀上的金属刮下来,将这大量的金属插进爆炸中央烟尘弥漫之处。
  ——当然,还不够,面对纳兹这样能力极为强大的人,不可能就这么简单落马,还要把丝线布满整个空间。
  做完所有能做的事后,莱斯特才发现,自己的右手已不再是黄色,而是血红色和苍白色混在一起,也搞不懂到底是血是肉还是骨。
  然后,便听到了那个令人窒息的声音。
  “的确,是我没有见识过的术式。用魔力陷阱类型的模式,编写出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术式。术式回路过于狭小又和其他陷阱没有什么区别很难察觉,只需要将位置固定下来,然后进行供奉,便能将两人的位置互换……听起来好像很厉害,但我更关心你究竟供奉了什么。”
  “我说是我的生命,你信吗?”莱斯特喘着气,紧紧地盯着纳兹。
  “我挺想了解一下,这个你用生命布出来的阵,究竟会发生怎样奇妙的反应……你究竟是想如何在我的王座前杀了我,以及你手上那根丝线留着是怎么用的?”
  莱斯特干笑了一声,他本来还想着等烟尘散掉一些再拖一点时间才开始的。果然,纳兹的智慧根本不能用人类标准衡量。
  莱斯特伸出他那鲜血淋淋的右手,把丝线头插进了自己的左手。
  “我这第二段生活,本就是为了复仇而活着的,向死而生!我活着的意义,就是不择手段哪怕牺牲自己,也药摧毁圣剑会核心成员,而现在,圣剑会没有了,核心也就是你了。这第二段生活,我亲手杀了第一段生活的玩伴,仅仅是因为我们的阵营不同以及你的逼迫,但这也无所谓,反正都是向死而生的命。无论是你杀了春,还是对银月城事件幸存者以及反圣剑会组织的杀戮,这都无所谓,仅仅是为我的怒火添柴罢了!”
  供奉的,是他的生命。
  莱斯特,以自己的生命为贡品,向左手中那把金沙进行供奉。第一次供奉,是交换位置,第二次供奉,则是将自己作为炸弹摧毁这整个空间。
  丝线,是为了让没办法正式展开的术式用魔力回路传播出去,直接将整个空间当做术式的一部分,将一根根丝线作为术式演算的各个部分,共同推进整个巨大的术式。纳兹若是现在触碰丝线,爆炸则会直接发生,就算是他想必也不敢在这战略武器下逃生。
  纳兹看着莱斯特那个已经被金色纹路占据的左臂,便知道他在身体内注入了金沙。看到这个架势,也就知道他打算用金沙作为爆炸反应物,在这里让魔力弹引爆。虽然术式并不完全,但已经足够毁了整片区块。
  “莱斯特,你做的决定很正确。我不是神,当然不会对所有事情都一清二楚,也没有不败的能力,不是神也不是追寻神的人。我的确不知道互换位置这种术式可以用这样的方式达成,也不知道金沙能有这样的效果。但是,我可从未高傲过,也从来没有过分相信自己的能力,相反,天天站在刀锋上,哪一边坠落下去都是深渊,怎么可能会安心下来——死亡现在就在我的脖子上缠绕,如果我停止注视着死亡,死亡就会真正地到来,我可是一直都在极度恐惧的状态下反复思考最佳的方案。换句话来说,我现在还活着,本就是奇迹。”
  纳兹伸出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拨动面前的银丝,手指划得很轻,如同在划水,如同在拨动琴弦。
  爆炸产生的剧烈强风,如果没有任何防御,会直接将纳兹身体切成一块又一块的肉片。有了防御,也只是没让刀伤直接作用在身体上罢了。
  莱斯特的怒意究竟是先成魔,还是在喷涌成热风,已经难以知晓。纳兹只是在一阵一阵热浪之中,动用自己能用的一切东西去抵挡,去抵挡这一记一记的重拳,用肌肤去感受着怒火。
  ——被痛打一顿的感觉,居然也不是那么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