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3章 敌谋 上

  这一夜,燕十三难以入眠,在上一世,对他好的只有老学者,老学者去世之后,他跑到深山,占山为王,事实上,无非是他无处可去而已。
  九死一生穿越到这里,被义父救活,他还没来得及报答,他义父却失踪了。燕庄弱小,想壮大燕庄,燕十三是无能为力。
  现在的燕庄,没有任何祖蕴,虽然说,占有一个山头,但,这地下没有血藏,燕十三他也没有血髓,可以说,燕庄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想壮大燕庄,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第二天,燕十三早早起来,就带着那三百两黄金,下山去燕村。不论怎么说,燕村一千多的子民已经是燕庄最后一批子民,不论怎么样,燕十三也要尽最大的努力挽留他们。
  在下山之时,燕十三路过山麓,见山麓的屋舍依然紧闭,杂草重生,他不由摇了摇头,看来,易三叔又不在家里,不知道他会不会走失。
  易三叔,燕十三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因为在他穿越过来之前,易三叔就已经在了,从林总管口中得知,易三叔是他义父挽留下来的人,一直住在燕庄山麓屋舍,白吃白住。
  虽然现在义父不在,这几年来,燕十三也照样吩咐林总管给易三叔提供吃住。事实上,这两三年来,燕十三也一直在外,寻找他义父的行踪,回来的时间并不多,燕十三见过易三叔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而且,每次见到易三叔,他都从来不开口说话,燕十三有时都不由怀疑,易三叔是不是一个哑巴。
  燕村离燕庄并不远,是燕庄山下不远处的一个村庄,靠着燕庄山脉,这也是燕庄最后的一个燕庄,这几年来,燕庄也就只有燕庄这一千多口人的血气滋润着燕庄这条小山脉,虽然,这么一点人口的血气,对于燕十三的修练来说,没有多少的帮助,但是,聊胜于无。
  燕十三进了村庄,直接去见村里的老村长,也是这村里的老族长。
  燕村的人并不姓燕,他们姓钟,一村一千多人,都是出自同一个族,这个村已经是燕庄最后一批子民。
  钟老村长,已经是双眼昏花,但,身体还硬朗,招呼燕十三坐下之后,钟老村长一直在抽着旱烟,燕十三也不多啰嗦,直接说明自己的来意。
  “少爷,老汉不是不感恩的人,只是,老汉要为我们整个族姓着想,一千多的人,是寄托在我们的身上。”最后,钟老汉磕了磕旱烟杆,说道。
  燕十三点头说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个我明白。老爹,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我燕庄一共有三千顷良田,全部都给你们一族耕种,不需要任何赋税。这一次,我是带着诚意来的,我这里有黄金三百两。以后,每年我燕庄还会再给你们这个数目,老爹看如何?”
  修士,修练的是血气,血生精,精养气,气通神。任何一个门派的祖地神土,都需要血气滋润蕴养,所以,一个门派的子民越多,实力就会越强大,门下弟子修练血气,就越容易。
  强大的门派,如一流的古宗秘派、圣门皇庭,是别人求着做他们的子民,甚至有小门小派愿意改弦易辙投靠他们,但,燕庄不行,燕庄说血藏没血藏,说祖蕴没祖蕴,想让百姓做他们的子民,当然需要给人家好处。
  “少爷好意,老汉明白,只是,老汉为难。”钟老村长无奈地说道。
  燕十三目光一凝,望着钟老村长,说道:“我倒想听听,田府给了你们怎么样的条件?”
  田府,与燕庄毗邻,与燕庄一样,同是遮日派的一个末枝,不过,田府比起燕庄来,倒强大一些,拥有疆土五百里,子民两万。祖上有一定的积累,拥有一定的祖蕴。
  “物资方面,与少爷给的,差不了多少。不过,田府答应,授我们一族他们田府奠基心法的一小旁支。”说到这里,何老爹望着燕十三。
  “遮日派二十六项小奠基心法之一的一个旁支?”听到这话,燕十三不由喃喃地说道。
  田府与燕庄相比起来,田府得到了遮日派的二十六项小奠基心法的一项,所以,祖蕴比燕庄深厚多了。
  任何一个门派都会传授自己管辖下的子民培元养气心法,这种培元养气心法很浅易,不用刻苦修练,每天运气一周,就可以。这种培元养气心法对于双方都有好处,对于子民来说,修有培元养气的心法,能少生病,能延年益寿,而对于门派本身来说,好处也很大,子民生命越强盛,就代表着血气越旺盛,这更能滋养本门派的祖地神土,一个门派的血藏就更旺盛。
  对于这一点,燕十三很无奈,因为他没有这样的培元养气心法传给何老爹他们,他们燕庄传给何老爹一族的培元补气心法,是遮日派管辖之下所有疆土中使用最广最普通,也是最浅薄的培元补气心法,只要遮日派疆土范围之内,不论是属于哪个旁支的子民,都懂这种心法。
  燕十三没办法像田府那样,能拿出这么一篇培元补气心法传授给他们!
  “这样吧,如果老爹你一族愿意留下,我燕庄管辖之下的一百里地内的所有林地、矿产收入,都归你们,老爹觉得如何?”最后,燕十三一咬牙,说道。
  他尽最大的努力挽留燕村这一千多人,如果燕村一千多人都走了,那么,他们燕庄就真的完了,没有一个子民,没有任何血气滋养这片土地山脉,他修练起来更是寸步难行!
  “嘿,嘿,嘿,只怕以后,这些林地、矿产都不再属于你们燕庄。”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阴阴的笑声响起,门外走进六人个人来。
  六个人之中,为首的是一个年轻人,年纪与燕十三相若,锦衣玉带,双目傲视,他身边有四位仆人,还有一个中年人穿着锦衣,看模样,不是这年轻人的仆人。
  “田家大少!”一见到年轻人,燕十三不由目光一凝,这二三年来,他寻找义父,走遍遮日派管辖的疆土,当然见过田府的人!燕十三一眼就认出,眼前的人便是田府的大少爷。
  “钟老爹,你出去,我跟燕少爷谈一谈!”这个年轻人冷笑一声,傲然地说道。
  钟老村长看了看燕十三,无奈,轻叹一声,离开了。虽然说,不少小门小派都希望更多的百姓成为自己门派的子民,但是,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高来高去的修士,依然是如仙人一样。
  “嘿,燕家少爷,从现在开始,燕家的林地良田,就属于我们田府!”田大少爷傲然地看了燕十三一眼,说道。
  燕十三有不祥的预感,目光一凝,望着田家大少爷,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嘿,什么意思?嘿,你义父失踪了,你们燕庄的血藏已断,不再有子民!而你,只不过是半路冒出来的义子而已,没资格继承这片土地,所以,从现在开始,燕庄的林地良田,都归田府所有。”田家大少爷冷笑地说道。
  燕十三一听到这话,心里顿时大怒,盯着田家大少,冷声地说道:“怎么,想强抢不成?”
  “嘿,你太抬举自己了,强抢?嘿,用得着吗?这事可是得到遮日派的允许!这位张齐叔就是遮日派的俗家弟子,他已经传达了遮日派的意思!”田大少爷冷傲地说道。
  而锦衣中年人傲然地看了燕十三一眼,说道:“没错,从现在开始,燕庄的所有土地,都归田府所有!”
  遮日派,一流门派,是这片天地的巨无霸,燕庄也好,田府也好,甚至云晒山,都一样是出自于遮日派,是遮日派的旁支。
  遮日派,是当今东疆赫赫有名的古宗秘派、圣门皇庭之一,统治着百万里广的疆土,子民千万,像燕庄、田府、云晒山这样的旁支门派过千,他们血藏祖蕴深不可测!
  俗家弟子,就是门外弟子,这样的弟子,对于遮日派这种庞然大物来说,微不足道,但是,对于燕庄、田府这种小如麻雀一样的不入流门派来说,遮日派一个小小的俗家弟子到来,那都是大人物!
  “嘿,嘿,如果你认相一点,本大少爷宽宏大量,收你为我田府的俗家弟子,嘿,说不定会传你一门奠基心法。如果你是顽劣不堪,嘿,嘿,莫怪本少爷不讲情面,把你驱出这片天地,让你无立足之地!”田大少爷嘿嘿地笑着说道。
  “除非有遮日派掌门的亲笔诏书,否则,单凭一句话,想收我燕庄,没那么容易!”燕十三明白田府要谋夺燕庄的土地!
  田大少爷双目一冷,冷森地说道:“今日你不同意也得同意,嘿,如果你不同意,那么莫怪本少爷心狠手辣!去,好好侍候一下他,一直到他同意!”说着,他使了一个眼色,对身边的四个仆人说道。
  四个仆人围了上来,捋起衣袖,面露狠色。而遮日派的俗家弟子张齐则是站于一边,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