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12章 杀戮 下

  这个人年纪二十余,头戴道冠,身穿僧袍,腰束皇带,脚穿儒靴,非道,非僧,非儒,非俗。
  这个人不理会紧紧盯着自己的燕十三,径自直到燕十三的面前,坐在台阶之上,竟然悠闲悠闲地点起火堆,烤起野味。
  燕十三遇到如此古怪的人,不由警惕起来,直觉告诉他,眼前的家伙绝对不好惹。+
  “你是什么人?”燕十三盯着悠闲烤着野味的年轻人。
  这个人抬头笑嘻嘻地说道:“没有想到,你不单是没有死,而且还从埋骨岭走了出来,这还真是一个奇迹,我把你的尸体扔入埋骨岭,还真是做对了。”
  “是你把我扔进埋骨岭?”燕十三这个时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埋骨岭。
  这个人笑嘻嘻地说道:“我叫四非上人,非道,非佛,非儒,非俗。当日看你死在山上,不过,你这个人也忒怪的,明明己死,却依然还在六道之中,所以,我是死马当活马医,把你扔进埋骨岭,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看来,我两年时间不算白费。你应该是谢谢我。”
  燕十三盯着眼前来历不明的四非上人,冷冷地说道:“我能活过来,又不是你救活的,何来谢你,你把我扔进埋骨岭,我不找你算帐,已经算好了!”燕十三清楚自己能复活过来,并不是因为四非上人把自己扔入埋骨岭!
  “有意思,有意思,妙哉,妙哉。”四非上人也没有生气,笑嘻嘻,把一只烤好的野鸡递到燕十三面前,笑嘻嘻地说道:“要不要来一口?”
  “不用了。”燕十三并没有领他的情,冷冷地盯着四非上人。
  四非上人也就不客气,大咀大嚼地吃起烤鸡来,看到四非上人如同饿鬼一样的吃法,燕十三都不由有些佩服他的胃口,这里血腥冲天,十几个死人在地上,他竟然孰视无睹地大吃特吃。
  “你也用不着对我警惕。”四非上人大吃特吃,满嘴油渍,嗯嗯哼哼地说道:“如果我想对你不利,你就算是有十条命,也不够看。”
  对于四非上人这样的话,燕十三并不认为他是在吹牛,虽然他不知道四非上人的深浅,但,他绝对是一个可怕的人物。
  “当然,你认为你复活过来不是我的功劳,你不谢我,我也不怪你。不过,我倒想听一听,你在埋骨岭内看到什么?有没有兴趣说来听一听?”四非上人嘴巴没有停止吃肉,但,一双眼睛却望着燕十三。
  燕十三看着四非上人好一会儿,最后索性也坐在台阶之上,徐徐说道:“也没看到多少东西,除了白骨还是白骨,有一座骨山,一双邪恶血眼。”说着,把骨山的情况给四非上人形容了一遍。
  “啪”的一声,听到燕十三的形容,四非上人手中的烤鸡掉在地上,他满嘴的烤肉也掉在了地上,他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张得大大的,连自己的烤肉掉在地上都浑然不知。
  “喂——”燕十三看到四非上人发呆,就叫了一声。
  四非上人回过神来,神态间已经没有刚才轻松笑嘻嘻的模样,失色,喃喃地说道:“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鬼物活着,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我探险无数,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东西,还以为书上所说,只不过是传说,没有想到真的有这东西存在。”
  “那是什么东西?”看到四非上人失色的模样,燕十三也不由问道。他也一样不知道邪恶血眼是什么东西。
  四非上人陷入了沉思,并没有回答燕十三的话。
  田府,小门小派,不入流,还比不上云晒山,田府统有疆土方圆五百里,拥有子民两万,与燕庄、云晒山一样,同属于遮日派的末流旁支,不过,田府比燕庄幸运一点,得到了遮日派的一门小奠基心法。
  田府这样不入流的小门小派,也经历了好几代人的积累,虽然,田府没出过什么大人物,但,他们也比燕庄强很多,他们拥有自己的血藏,虽然他们的血藏很小,祖蕴也极浅,但,总比没有好。
  田府的主人田归农,已经达到了心海境界定海层次,是田府第一高手,虽然,心海境界定海层次,在大门大派,只不过是小人物而已,但,在不入流的小门小派中,也算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最近田归农的心情很好,特别是今天,心情更好,前两年,他们霸占了燕庄二百里疆土,使得他们田府的疆土扩张到了七百里。
  更让田归农开心的是最近的一个奇遇,他得到了一块奇金,说起来,他得到这一块奇金,也是十分意外的事情,他出门狩猎,追逐猎物之时,进入了一个古洞,在古洞内有一具白骨,白骨身旁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一块奇金。
  田归农见识虽然有限,他并不知道这块奇金是什么级别的宝金,但,他知道,这绝对是一件宝物。
  田归农并没有把这件宝物留给自己,因为他道行有限,就算一块奇宝留在他身边,也不能给田府带来多少的好处。
  所以,他通过张齐,欲把这块奇金贡献给遮日派,换来机会。现在遮日派已经派来门中弟子王俊杰前来检收奇金!
  一想到王俊杰就在路上,田归农的心情就很好,他知道,王俊杰是遮日派的正式弟子,这一点算不了什么,更重要的是,王俊杰的堂哥是遮日派叶堂主的亲传弟子。
  对于小门小派来说,像遮日派的堂主,那无疑是大人物,而且,听说叶堂主还是一位半神通,如果能抱上这样大人物的大腿,那么,他们田府是前途无量。
  田归农已经打定主意,他打算借这个机会,抱上叶堂主的大腿,把自己的儿子送入遮日派!
  “不好了,老爷,大事不好了。”就在田归农还在做着美梦的时候,一个弟子慌张冲了进来。
  “什么事,慌慌张张,等一会儿王师兄就要到了,打扰了贵宾,拿你问罪!”田归农沉着脸斥喝这位弟子。
  这位弟子慌张地说道:“老爷,大事不好了,我们新建的田庄被人一把火烧了,少爷与张爷遇难!”
  “什么!”这消息,对于正在做美梦的田归农来说,无疑是睛天霹雳。
  在场的田府三位长老,也是田大少爷的三位堂叔,也一下子站了起来,其中一位堂叔双目一厉,喝道:“是谁吃了老虎心豹子胆,竟然找麻烦找到我们田府的头上,不想活了吗!你说,究竟是什么人!”
  “我——”就在这个时候,“轰”的一声巨响,整个田府都摇晃了一下,田府那坚硬的大门一下子被踹飞了,田府之外,走进一个年轻人,黑发狂舞,双目如冷电,来者正是燕十三。
  田府占他燕庄土地,夺他性命,不灭田府,难消他心头之恨!
  一下子,田府所有弟子都被惊动了,留在田府的所有弟子,都一下子冲了出来,不用田归农命令,就把燕十三团团围住,刀剑霍霍,凶狠无比。
  “小畜生,敢杀我儿!”田归农咬碎了钢牙,面目狞狰,厉狠地说道:“本老爷要把你活剐了,要把你万刀分尸。”
  “废话真多!”燕十三冷喝一声,直冲而入。
  “杀了他!”田归农双目喷出了怒火,大吼一声。田府子弟都大喝一声,冲杀向燕十三,一时之间,田府是血气冲贯,唱杀之声不绝于耳。
  “啊——”但是,眨眼之间,惨叫声起伏不止,田府子弟虽然人多,冲上来就要斩杀燕十三,但是,这些子弟,都不过是玄门境界的修士而已,根本就不是燕十三的对手,燕十三出手取人性命,没有多少功夫,田府是血流成河,围杀他的田府子弟,都被燕十三一一斩杀,没有一个弟子能挡得住燕十三一拳的。
  “杀——”最后,田府三位长老也坐不住了,大吼一声,加入了战圈,三位长老乃是心海境界纳元层次,他们三人出手,血气弥漫。
  “自寻死路!”燕十三出拳如虎,每一拳快如闪电,重若万钧,一拳能打碎大地,不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不是田府的人所能相比的,虽然燕十三所用的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回旋步”和“开山拳”,但,没有人能招架得住。
  “啊——”惨叫声响起,听到“喀嚓——”的骨碎声响起,田府三位长老没有挡住燕十三几拳,三个人的头颅被“开山拳”击中,当场惨叫,头颅碎裂,鲜血脑浆溅射得到处都是!
  “小畜生!”田归农怒吼一声,欲出手相助都来不及,燕十三太快了,三位长老,三位心海境界纳元层次的长老短短几招之内被燕十三打破了头颅,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这一切的变化在石火电光之间,田归农根本就来不及出手相救。
  眨眼功夫,田府是血流成河,伏尸如山,出手的弟子都被燕十三一拳拳打爆了头颅!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