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16章 挽云宗 下

  “这只怕是有可能,朱仙子乃是当年挽云双圣之一朱广闻在世间的唯一后人。”有散修说道:“听说,朱仙子拥有人皇血统,血统极为浓厚,而且,朱仙子的命魂,还是先天命魂,极品的命魂——九品仙莲。传闻,这是仙品!”
  “拥有人皇血统已经够逆天了,还拥有先天命运,这简直就是道根、天赋无双,若真是如此,年纪轻轻达成就大神通,也是正常的事情。”有散修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道祖,乃是道之始,世间无仙,道祖为仙。若无道祖,天尊主掌乾坤,若是天尊不出世,人皇伐道!
  万年前,紧那罗道祖坐化,祖劫镇压天下,一镇压就是万年,当年的诸多天尊都消失,在没有天尊的年代,人皇无敌天下!
  一个修士,若是拥有人皇血统,那绝对是前途无量,就算命魂再次,一生的造诣也极为可观,更何况拥有人皇血统,还拥有先天命魂九品仙莲,那绝对意味着道根、天赋无双!这样的弟子,任何一个门派都会当作仙苗来培养,未来的造诣绝对是不可想象!
  在挽云宗山门之外,有八位弟子负责验血甄选,朱仙子,也就是挽云宗最有潜力的弟子朱听雪负责主审,慧眼识才!
  还有一位俊杰坐于朱听雪旁边,负责分配记录。
  朱听雪,是当年挽云双圣之一朱广闻在这世上的唯一后人,她虽然年纪不大,是挽云宗的第三代弟子,但,她在挽云宗的地位,却远远超过挽云宗的第二代弟子!
  朱听雪,一袭轻衣,容貌落雁沉鱼,闭月羞花,如天上仙女,风姿出尘,宛如仙莲,她静坐在那里,不知道有多少男子为之失神。
  朱听雪一双潋滟秀目,注视着每一个甄选的弟子,这一次朱听雪亲自主持招收弟子大事,就是想为挽云宗挖掘有潜质的天才弟子。
  坐在朱听雪一旁的杨宝生也是挽云宗的天才弟子,虽然比不上朱听雪这样惊绝,但,道根、天赋在年轻一代,也难有人能比,道行也极高,他的师父乃是挽云宗七大长老之一,可谓是前途无量!
  负责记录这样的事情,本来用不着杨宝生操劳,不过,他爱慕朱听雪,所以,主动请缨,担当起这种事情来。
  燕十三也在报名的队伍之中,燕十三他也想拜入挽云宗门下。当然,燕十三拜入挽云宗门下,既不是为了庇护于挽云宗,也不是为了修练挽云宗道法。
  在四非上人的帮助下,他来到了东疆中部,他花了整整一年时间,行走了不少的地方。上古至今,时光流逝百万年之久,沧海桑田,人事皆非,但,很多山脉地势却没有变。
  燕十三找了足足一年时间,才肯定挽云宗所占的山脉,就是当年他随玲珑古朝所到过的遗迹,也是藏有四大地秘之一“鹰眼”的地方。
  燕十三他想找到“鹰眼”,必须拜入挽云宗门下。
  “地鼠命魂,原始血统,心田之内有一颗天路血药种子遗传。”报名的人很多,一一经过挽云宗的弟子验血甄选。
  “送往白云主脉。”作为主审的朱听雪拥有有分配入门弟子的权力,她观看入门弟子的潜质之后,就分配下去,一旁的杨宝生登录在案。
  挽云宗一共有七条主脉,涉地域之广几十万里,除了挽云宗所占据的七大主脉的主峰之外,还有其他旁支,甚至是在挽云宗外其他城池、王国都有挽云宗的弟子坐镇!
  所以,挽云宗拥有的弟子上万,正式弟子很多,俗家弟子更多!
  “水蛇命魂,原始血统,心田得到的遗传是最普通的道土。”
  “潜质不够,发黄金十两,送回去。”见没有潜质的孩子,挽云宗并不收留。
  “皇角羊命魂,命士血统,原始心田。”前来报名的,不单是有凡人,还有散修。
  对于散修,只要符合条件,挽云宗也是收留,不过,作为散修,想成为挽云宗入山弟子,也就是正式弟子,比较困难,多数的散修,最终都成了俗家弟子。
  朱听雪审视了一番这位散修,说道:“你是带艺投门吧,修的是什么奠基心法?”
  “修的是小周天奠基心法,已经是心海境界掘灵层次。”这位散修并没有隐瞒,说道。
  朱听雪说道:“适合加入我们挽云宗的条件,小周天奠基心法是普通的心法,更改过来并不难,你道行还不深,先从俗家弟子开始吧,到时,会有奠基心法传授给你。若是你能更改过来,道行精进,还是有机会成为正式弟子。愿意留下吗?”
  “愿意!”散修想都不想,一口答应下来了。
  奠基心法,是一个修士的根本,奠基心法的好坏,决定着一个修士的道基。一个修士不一定一生只修练一种奠基心法。如果发现更好的奠基心法,可以放弃以前的心法,修练新的奠基心法。
  修练新的奠基心法,不用废掉以前的道行,不过,也必须重新温养自己的根基,以新的奠基心法温养自己的所有功法,以新的奠基心法所修练出来的血气重新温养功法,是让以前修练的功法与血气融合。
  虽然这个过程并不需要废掉道行,但是,需要时间,对于修士来说,不进则退,并不是所有修士都愿意重新温养所修练的功法。
  这个散修道行低,修练的功法不多,就算他修练新的奠基心法,重新温养以前修练的功法,需要的时间有限,他当然愿意了。
  奠基功法有一个极大的好处,那就是加强了门下弟子对门派的忠诚度,一个弟子想叛出本门,投入其他门派,那么,必须重新修练奠基心法。修练道行越高,修练有越高级奠基心法的弟子,越不会叛门,因为他们想从新温养,那就需要更多的时间。
  同时,本门的奠基功法都是相通的,比如说,挽云宗有八大项奠基心法,十八小项奠基心法,挽云宗这所有的奠基心法,都是在潮汐圣地主脉的道法基础上创出来的,所以,这些奠基心法修练出来的血气是相通的,如果你以前修练的是十八小项奠基心法某一项小奠基心法,后来又修练八大奠基心法之中的某一大奠基心法,这样的话,不需要重新温养所有功法,甚至是修练潮汐圣地的任何一门奠基心法,都不需要重新温养,因为挽云宗与潮汐圣地的奠基心法,都是同出一源!
  “寒鸦命魂,拥有稀薄魂府血统,原始心田。”又有一个散修被验血。
  听到是魂府血统,引得不少报名的人一阵惊哗,魂府血统,说明这个人的某一位祖先曾经是一位了不得的小神通或者大神通。
  虽然是血统稀薄,但是,拥有这样的血统,天赋比许多人都要高,修练的速度比许多人都要快,这让不少人羡慕,就算是有一些挽云宗的弟子都为之羡慕。
  “东疆南部散修,天路境界铺道层次!”这位散修自报家门,不过,这位散修年纪颇大,看模样已经是中年,也不知道他的岁数有多少。
  天路境界,这又让不少人为之轻呼一声,一位散修,能达到天路境界,已经不容易,就算是古宗秘派的正式弟子,能达到天路境界的人,也算是天赋不错,更何况是散修。
  朱听雪仔细审视了一番这位中年人,说道:“道兄的道行不错,天赋很高,符合入门,道兄如此境界,拜入我挽云宗,必有所求,有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一位天路境界的修士,投入一个大门派,虽然说,大门派让人向往,但,一个天路境界的修士,拥有一定的资本!这一级别的修士,肯定能提要求,不像凡人拜入门中,没资格讲条件。
  更何况,眼前这位散修乃是魂府血统,一位散修,能修练到天路境界,可以说是天赋极高。
  “我只有一个条件,拜入挽云宗,我要修练八大奠基心法之一!”这位散修提出自己的要求。
  朱听雪沉吟一下,说道:“这位道兄只怕是修道颇久了吧。”
  “入道八十年。”这位散修也没有隐瞒,直接说道。
  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几十年光景,算不了什么,有修士甚至寿元达千年,像这位散修达到了天路境界,没什么意外,至少也能活三百年,就算他是一百岁,连中年都不到。
  八十年光景,对于凡人来说,很长,但,对于一个修士来说,算不了什么。
  “道兄境界不错,不过,挽云宗八大奠基心法,都是传授给有贡献或者天赋极高的弟子。道兄的确天赋很高,但,你入道时间长,所修功法甚多,重新温养功法,并不容易。少则十年八年,多则百年,只怕,到时,道兄错过修练的黄金期,想再精进,并非易事。如果道兄愿意留下,挽云宗十八项小奠基心法任你挑一门,若是道兄二十年之内完成温养,听雪自作主张,到时传你八大奠基心法中的某一大奠基心法,道兄可否愿意?”朱听雪说道。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