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17章 朱仙子

  如果说,一位修士,有三百年寿元,那么,前两百年寿元是修练黄金期,后一百年,血气必衰!
  朱听雪有这样的要求,并不是故意刁难对方,毕竟,挽云宗的八大奠基心法都是深奥无比的奠基心法,一般来说,只有堂主级别以上的弟子才能修练。
  当然,对于带艺投门的散修,挽云宗也不怕对方叛出本门,如果叛出本门,那又需要重新温养,这等于浪费时间!
  这位散修,沉吟了一下,最后摇了摇头,说道:“既然是如此,那就罢了。”说着凌空飞纵而去,下了挽云宗。
  这位散修毕竟是天路境界,他拥有开条件的资本,如果他加入一些二流门派,得到的条件会更高,所以,听到不能修练挽云宗的八大奠基心法之一,就索性离开了。
  甄选依然继续,有人落选,也有人被选上,落选者伤心,选上者高兴,当然,也有一些散修符合条件,不过,他们的要求得不到满足,就离开了,也有一些散修,成功拜入挽云宗。
  当然,能开条件的散修,都是天路境界以上的修士,他们这样的境界,开出条件,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下一位!”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终于轮到燕十三了。
  燕十三上前,放血,验血,片刻,仙碑之上就浮现了命魂、心田,仙碑亮了起来。
  “原始血统,原始心田,命魂——呃,癞蛤蟆命魂!”最后,连为燕十三验血的弟子都不由似笑非笑地看了燕十三一眼。
  “哈——”一听到这样的宣布,在场许多人都忍不住笑起来。
  负责验血的一位弟子都不由摇头说道:“你是从哪里来的穷光蛋,难道你祖先连子民都没做过吗?心田原始也就罢了,连血统都原始,简直就是代代是贫民,命魂还是癞蛤蟆,能原始到这样境界,还真是奇葩!”
  莫说是在场的挽云宗弟子或报名的散修,就是连凡人子弟,都忍不住笑起来,就算是前来报名的凡人子弟,不少是出身子民,就算不是挽云宗的子民,都是其他旁支的子民,不要说是祖上出过什么样的大人物,就算是世世代代为子民,总有一代会有点成就,后代,多多少少都有机会继承最低级的血统,比如说玄门血统!
  然而,燕十三不单是血统原始,连心田都原始,这简直就是一穷二白,这样的人,绝对是祖先世世代代都是贫民,不开化的野蛮人!
  “这样的血统,这样的命魂,还有脸跑来拜师,去给小门小派当子民,人家都不见得要你。”有报名的散修笑着摇头说道。
  “切,这是从哪里来的穷人,我们凡人出身,都还不至于落魄到这样的地步,这简直就是没有开化的野蛮人,这样的人还有脸皮来拜师!”有凡人富家弟子冷笑说道。
  很多人望着燕十三,都不由嘲笑,有人摇头说道:“验了那么多血,这个人绝对是极品,只怕没有人比他更极品了,原始血统,原始心田,连命魂都是癞蛤蟆,就算给他一部仙经,也修练不出什么鸟来,这样的人,完全是没得救了!”
  燕十三平静无比,他原始血统,原始心田,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他从上古穿越而来,血统、心田不原始,那才叫怪。而他的命魂,他当然不会跟别人说是仙胎!
  燕十三对其他人的嘲笑充耳不闻,平静地望着作为主审的朱听雪,朱听雪也仔细打量着燕十三。
  朱听雪道行很深,虽然她并不窥视燕十三的道行,但,作为一代高手,她能轻易地感受到燕十三澎湃的血气,旺盛无比的生命力。
  “你不符合条件。”朱听雪还没说话,负责验血的弟子就摇头说道,也算是好心说道:“领十两黄金,下山吧,找个小门小派,给人家当一世子民,你的后代或者还有机会累积血统。”
  “哈,这样原始的血统、心田,至少要积累十世才有点成就吧,至少,他十一世孙,还是有一定机会继承玄门血统的。”有人嘲笑说道,以取笑燕十三为乐。
  “慢着。”朱听雪打断这位弟子,望着燕十三,说道:“你是带艺投门吧,修的是什么奠基心法?”
  朱听雪就是朱听雪,不愧是挽云宗第一天才,不是那些凡眼肉胎所能相比。
  “是的,修道十余年,至于修练什么奠基心法,我也不知道,只是胡乱地捡了一本老书,胡乱修一把。”燕十三平静地说道。挽云宗第一天才,果真是慧眼如炬,难怪会主审收徒大事。
  燕十三当然不会说出自己修练了玄武古秘,这可是会招来杀身之祸的事情!
  “好,你符合条件!”朱听雪点头说道,同意燕十三拜入挽云宗!她不用去看燕十三的道行,单是感受燕十三澎湃的血气与旺盛的生命力,就知道燕十三小有成就。
  朱听雪这样的话让其他人都不由为之傻眼了,大家都没有想到朱听雪会同意一个血统原始、心田原始,甚至命魂劣质到极顶的人拜入挽云宗,但是,朱听雪作为主审,拥有绝对的决定权,其他人不敢说什么。
  燕十三松了一口气,他的第一个目的总算达到了!
  “师妹,不妥吧,这人虽然带艺投门,但,这样的血统与命魂,就算他苦练一生,道行也有所限,让这么样资质的人拜入挽云宗,难以让人信服。”坐于一旁的杨宝生不由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杨宝生天赋也很高,不论是血统还是命魂,挽云宗年轻一代,都少有人能比。不过,与朱听雪相比起来,就差得远了,远不如朱听雪那样慧眼识才。
  “我自有道理。”朱听雪说道,她看了燕十三一眼,不由有些奇怪,从始至今,燕十三都平静无比,这样稳重的气质,与他年龄不符。
  杨宝生也没有办法,朱听雪拥有绝对的决定权,没有任何人能干涉。
  “你这样的血统、命魂,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留在主峰做药徒;二,成为俗家弟子,发配边疆,主持一个小城的事务。你愿意去哪?”
  在场许多人有些嫉妒燕十三有这么好的运气,这简直就是走了狗屎运了。
  “肯定是俗家弟子。”听到朱听雪的话,有些人都不由脱口说道。
  这两个选择,各有好处,留在主峰,虽然说,离祖地神土近,但,做一个药徒,终究是没有出息,药徒的身份与子民差不了多少,只不过是待遇高一点。
  而俗家弟子不同,虽然远离主峰,但,只要还是挽云宗的疆土之内,只要有子民的地方一样能受到挽云宗的血藏滋润,只不过,不如主峰而已,更重要,在外面主持事务,留在凡间,能得到的好处,远比做一个药徒多,其中的许多额外收入,不是药徒所能相比的。
  “唉,药徒吧,反正在哪里都一样,药徒安逸。”燕十三一副犹豫了一下的模样,然后是认命一样说道。
  不用想,他也会选择留在主峰,他不爽快答应下来,免得让人怀疑而已,让人误以为他是贪图安逸,是个懒汉。
  燕十三是为“鹰眼”而来,“鹰眼”就在挽云宗之内,他怎么可能愿意外调!
  “这样的蠢材,完全是没救了,一看就是好吃懒做的货!连选择都如此愚蠢!”见燕十三如此愚蠢地选择做药徒,有不少人都不屑地说道。
  很多人都懒得再看燕十三一眼,这样的人物,一辈子都是个废物,血统、命魂都是垃圾,而且还不思进取,贪图安逸,这样的人,就算是仙人也救不了!
  “大道漫漫,道根重要,天赋也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道心,没有坚毅的道心,命魂血统再好,都会半途而废!”听到燕十三这么丧气的话,朱听雪不由皱了一下眉头,毕竟,从现在开始,燕十三是挽云宗弟子,不由鼓励几句:“当年离人皇也是最普通的血统,最普通的命魂,他老人家却道心坚毅,固不可破,一生破我伐命,最终成就人皇,高不可攀!你应该向先贤学习。”
  离人皇,四千年前无敌天下的逆天人物,他是以最普通的命魂、最普通的血统,成就一代人皇,横扫天下。这与他牢不可破的道心有着莫大的关系,他一生是以莫大的魄力破我伐命,九死一生,最终谱写了一段传奇!成了无数平凡资质修士的榜样!
  破我,就是否定自己,斩自己命魂,破而后立,这是极危险的事情,一旦失败,终生被毁。但,离人皇却一生不断破我伐命,最后,以最普通的资质登上人皇,无敌天下,这需要极大的毅力!
  “哼,这样的人,怎么能与不朽的离人皇相比,这样的废物,哼,怎么可能有离人皇那种永世不破的道心!”有人不屑,低声地说道。
  “师妹,你心地善良,不过,这也要看人,这种贪图安逸的人,你就别多费口舌了。”杨宝生摇头,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燕十三看了旁边的杨宝生一眼,呲嘴一笑,悠然地说道:“多谢仙子,我一定会努力的,登极人皇!”燕十三这纯粹是气一气杨宝生。
  杨宝生见燕十三这傻样,心里面厌恶,轻轻地哼了一声,他地位高,不与这样如蚂蚁一般的人物计较。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