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26章 舌战群雄 上

  此时,执法堂主带着执法堂一干弟子落在灵药峰上,他们也是得到汤闲的通知,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好,好,好,执法堂主来得最好不过,这小畜生在挽云宗内杀害我徒弟,此乃是死罪,非要凌迟处死这小畜生不可!”贾心明见执法堂主上前,冷森地说道,杀机逼人无比。
  执法堂主面无表情,在霞云主脉,唯有执法堂不卖闵鹰长老的帐,执法堂在挽云宗是完全独立的,直接由宗主与三大元老任命,七大长老都无法干涉!
  “有这么一回事吗?”执法堂主吩咐弟子押住燕十三,冷声质问道。
  燕十三平静地说道:“是的,是我杀了徐师兄。不过,徐师兄想夺我宝物在先,他强夺我宝物不成,就动手杀害我,所以,我就还手自保,不小心杀死了徐师兄!”
  “放屁,一派胡言!”此时,贾心明不顾身份爆出了粗口,怒声地说道:“我徒儿乃是香主,宝物见多了。他一个小小药徒,有什么宝物值得我徒儿谋夺!这是血口喷人。残杀同门,污蔑死者,这样狼心狗肺的小畜生留于世上何用,斩他为挽云宗除害!”
  贾心明厉喝一声,双目寒光狂暴,冲了过来,欲斩燕十三,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若是死无对证,是圆是扁那还不是随他说去!
  “贾堂主,稍安毋躁!”执法堂主冷哼一声,拦住冲过来的贾心明。
  贾心明脸色一沉,双目杀气逼人,冷森地说道:“执法堂主,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包庇杀人凶手不成?”贾心明发狠,先给了执法堂主戴了一顶大帽子。
  执法堂主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虽然闵鹰一脉在霞云主脉是只手遮天,但,奈何不了执法堂。他沉声地说道:“执法堂定当会禀公执法,执法堂还没有断定之前,贾堂主稍安毋燥!执法堂定会给大家一个公平公正的交待!”
  “还有什么没有断定,他小畜生杀我徒儿,这样残害同门的大罪,判死便是,还有什么值得去犹豫的!”贾心明咄咄逼人!
  执法堂主不悦,冷冷地说道:“贾堂主,这是执法堂的事情!”
  “徐明有没有谋宝害命,问问跟着他来的弟子,不也是知道。”燕十三被执法堂押着,平静无比地说道。
  贾心明双目一厉,望着几位跟随徐明来的弟子,杀气腾腾,沉声地说道:“说,你们说,这是怎么一回事?这小畜生是怎么样害死徐师兄的!”
  贾心明双目露出恐怖的杀机,这话一出,就自是傻子也能听得出有威胁之意。
  这几个弟子惶惶不安,看了看贾心明,又看了看执法堂主,一时之间,嚅嚅不语,说不出话来,他们只是普通弟子而已,突然面临这样的变故,他们不知道怎么样办才好。
  “你们实话实说便是,没有人会责难你们。不过,如果你们谁从中说谎,只怕,会被逐出挽云宗。”执法堂主冷冷地说道。
  贾心明脸色一沉,说道:“执法堂主,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威胁这些弟子说出不是他们本意的话不成?”
  “贾堂主,这些弟子或者会震于淫威,不敢说。不过,这件事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徐明想夺燕十三的宝物,先对燕十三动手,燕十三斩杀徐明,也算是防卫。”此时,朱听雪终于开口了,她平静地说道。
  但是,朱听雪的话,铿锵有力,远比刚才那几个弟子更有份量。
  朱听雪终于开口了,燕十三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他这一把终于赌对了,这就是朱听雪的作用,只要朱听雪如实说出这事,那一切都好办。
  “朱师妹,这其中,绝对有误会,我徒儿见过的宝物,多得数不过来,他一名药徒,有什么宝物能让我徒儿谋夺!更何况,这小畜生残害同门,凶狠无比,留在挽云宗,乃是一大祸害,这样的恶人,留之不得,不斩这样的恶徒,必会让门下弟子惶惶不安,这恶徒今日能杀我弟子,明日必能杀其他的门下弟子!”贾心明沉声地说道。
  燕十三总算见识了贾心明的手段,难怪汤闲会说闵鹰一脉在这里是只手遮天,在贾心明嘴里,黑的都能说成白的,白的也能说成黑的!
  “贾堂主,你真以为在这里你能只手遮天不成!你眼中,还有宗规吗?”朱听雪双目一寒,气势逼人,隐隐透露出大神通之威,压得人难以喘过气来!
  “如果朱师妹一定要包庇凶手,我也无话可说,只恨我徒弟死得冤!”贾心明最后耍无赖,他这话一说出来,好像燕十三才是罪该万死,而徐明是含冤而死。
  “很好,贾心明,你是在霞云主脉横惯了!”朱听雪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在这里,还不是闵鹰说了算!今日这事,既然发生了,那么就追查到彻底!请宗主、七大长老一判公允!孰是孰非,宗主与长老必定明察秋毫。河堂主,鸣钟,通告宗主与七大长老!”
  这一次,朱听雪真的是怒了,一下把这件事告到了宗主与七大长老那里去!
  朱听雪这话说出来,贾心明心里面后悔不已,他没有想到朱听雪做得如此彻底,一下子把这件事告到了宗主那边去。这件事若是压在霞云主脉,他还有一定能力压得住,但,一旦告在了宗主那边,那就不同了。
  这正是燕十三所要的效果,告到宗主那边去,那是再好不过了。
  挽云宗响起了钟声,一阵阵钟声响彻整人挽云宗,让挽云宗上下吃惊不已,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有什么样的大事值得惊动宗主与七大长老。
  在宝殿之内,挽云宗的宗主与七大长老都聚集在一起,挽云宗宗主,是一个看起来瘦弱的老人,他是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坐在上首,双眼似闭非闭,好像是没睡醒一样。
  挽云宗宗主陆无翁,出任挽云宗宗主上千年之久,自从他当上宗主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看过他出手,没有人知道他的道行有多深。
  在场的七位长老,个个都是气势吞天,个个长老全身都吞吐着寒芒,个个都散发出让人为之颤栗的气息。挽云宗七大长老,都是神通之辈,甚至多数是大神通,而且还有一两个已经是跨入了掌教宗主、皇主圣主的境界!
  与七大长老惊人无比的气势相比起来,挽云宗宗主更显得是如同一位病老人一样,弱不禁风。然而,正是因为如此,才让挽云宗宗主陆无翁显得高深莫测!
  “什么事非要让我们几把老骨头爬起来聚集在一起。”执法堂主他们押燕十三于殿外之时,挽云宗主陆无翁有气无力地说道。
  “回宗主,门下发生一桩凶案,请宗主与诸位长老定夺。”执法堂主也有些忐忑不安,毕竟,这样的事情惊动宗主与七大长老,有点大材小用,不过,想到背后有朱听雪撑腰,执法堂主胆气就更壮了。
  “一桩普通的凶案,难道执法堂就不能定夺吗?非要搞得门中上下人人皆知。”有长老皱眉头说道。
  此时,贾心明越众而出,向宗主与诸位长老拜了拜,悲情地说道:“请宗主与诸位长老为我作主,霞云主脉灵药峰的药徒残杀我徒儿徐明,请宗主与诸位长老为我死去的徒儿主持公道。”
  “残害同门,此乃是死罪,执法堂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一个长老冷森森地说道。这个长老双目凌厉,鼻勾如鹰,他正是七大长老之一,主持霞云一脉的闵鹰!不过,他居于挽云宗主峰,不在霞云主峰。
  霞云一脉的执法堂主还没说话,贾心明却夺先说道:“这位药徒,不单是凶残无比,而且,朱听雪师妹还站在他那一边,庇护他!”
  贾心明果真是恶毒无比,恶人先告状,血口喷人!听到贾心明这样的话,朱听雪脸色一沉,秀目露出了杀气。
  “呸,呸,呸,堂堂挽云宗,天下大派,尽出这样无耻之徒,这是什么天下大派!”在殿外的燕十三狂笑,不屑地说道。
  “何人在喧哗!在宝殿之上,休得放肆,推出去斩了!”闵鹰双目一厉,森然地说道。
  燕十三不单是没怯场,反而从执法堂弟子手中挣开,走了进去,执法堂主也没阻拦,默认了这样的行为,贾心明血口喷人,让他心里面大怒。
  燕十三扫了在场的宗主与七大长老一眼,狂笑一声,冷然地说道:“我挽云宗号称天下大派,然而,门中尽出一些不问是非黑白、居位自傲、盲目昏庸的蠢物,这实在是让我挽云宗蒙羞!”
  “大言不惭!这种目无尊长,放肆狷狂的弟子,应该推出去斩了!”闵鹰冷森地说道。
  “要斩的是你这种不问是非,一味包庇门下,纵容门下作恶的蠢材!”燕十三一指闵鹰,厉喝一声!
  “放肆!”闵鹰立即脸色一厉,站了起来,气势逼人,让人颤栗。而燕十三无所惧之,冷冷迎上闵鹰的目光。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