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28章 一鸣惊人

  这个时候,贾心明脸色煞白,这个时候,他已经是无力回天了,就算闵鹰也帮不了他。
  “你身为香主,发生这样的事情,却不去阻止,这已经是失职!”闵鹰沉声地说道。
  汤闲看了贾心明一眼,平静地说道:“回长老,弟子只是区区香主,徐明也身居香主之位。他自恃靠山,声威逼人,霞云主脉有六位堂主,还有长老主持,都镇压不住徐明的气焰,我区区香主,又如何能镇压住他的气焰?我第一时间通知贾堂主与执法堂,就是因为弟子无能为力,绝对阻止不了徐明!”
  “闵长老,你主持霞云主脉,门下这么一位弟子气焰嚣天,明日张胆为所欲为,你身为长老都没能管得住,跑去责怪一个小小香主,论失职,只怕第一个的是你自己吧。”此时,一位长老静静地说道。这是首席第一长老,在七位长老中,份量非同小可,刚才他一直没开口,现在开口了。
  闵鹰脸色很不好看,他本想顺便问汤闲失职之罪,没想到被其他的长老将了一军!
  “闵长老还有什么疑问吗?”陆无翁平静地说道。
  “谋夺宝物,杀害同门,罪该万死!”此时,闵鹰没得选择,只好把全部罪都推到徐明身体上。
  “很好,闵长老也是明白事理的人。”陆无翁静静地说道:“徐明夺宝害命,罪有应得!此时宣告整个挽云宗。贾堂主教徒不严,有大失职之罪,罚俸禄十年,剥夺十年之内抽签宗中奖励的权力!记大错一次,下次再犯,剥夺堂主之位!其他长老没异议吧。”
  其他的六位长老都点头同意,毫无疑问,陆无翁得到六位长老支持。
  贾心明脸色煞白,这一次他是亏大了,十年俸禄也就算了,在挽云宗,堂主以上,每一年都有一次抽奖宝物的机会,他失去了十年机会,这足够让他心痛!
  “燕十三,无罪,正当防卫有理。”陆无翁说道。
  “宗主,弟子有话要说。”燕十三站出来,说道。
  “说。”陆无翁徐徐地说道。
  燕十三平静地说道:“刚才弟子已说,无规矩不成方圆,刚才弟子辩护之时,情急之下,冒犯宗主与长老,此乃是一罪。弟子为心不安,愿意自罚,弟子愿意上思过崖,思过一年,以赎冒犯之罪。”
  汤闲不由惊讶地看着燕十三,此时,他已经可以全身而退,现在竟然还要自我认罪,这是什么道理。
  “好,好,好,好一个明事的弟子,如果挽云宗个个人都像你这样,那么,我们挽云宗何愁不壮大?”陆无翁抚掌笑着,说道:“我准许你赎罪。不过,这一次你揭发门中不屑弟子有功,特赐你堂主级别功法一卷,自己去藏经阁挑选。诸位长老可有异议?”
  “这样的弟子,就算天赋、道根不高,也是一个有为的弟子,应赏。”不少长老赞同说道。闵鹰憋得一肚子气,不作声。
  这时,汤闲不得不惊叹,这小子太厉害了,这一下,宗主与长老都欣赏他!
  “还有,好小子,以后还有谁打你这件宝物的主意,直接告诉我便是。”会议散席的时候,陆无翁最后说道:“一群长辈,堂主香主,竟然打一个晚辈宝物的主意,这成何体统!如果此风长下去,以后人人自危!普通弟子打俗家弟子的主意,香主打普通弟子的主意,堂主打香主的主意……长此以往,挽云宗不用敌人攻击就会崩溃,以后挽云宗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必严惩不贷!任何长辈包庇自己门下弟子,必同罪罚之!”
  在场的七位长老都不作声,谁都看得出来,这一次宗主真的是动怒了,宗主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动怒过了!这只怕不单单是因为徐明抢夺燕十三宝物那么简单!
  最后,这么一场风波就这样结束,宗主动怒,徐明罪有应得,通告整个挽云宗,霞云主脉事务堂主贾心明受到了重罚!一时之间,整个挽云宗哗然,不少人都为之意外,特别是霞云主脉,更是许多人都吃惊不已。
  在霞云主脉,很多人都知道,贾心明是闵长老的心腹,有闵长老撑腰,贾心明在霞云一脉可以说是气焰冲天,炙手可热,虽然很多人不喜欢闵长老这一脉,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霞云一脉的不少弟子,不得不被逼于向贾心明他们这一脉低头。
  但,现在贾心明竟然受到如此重的警告,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这是他当上堂主之后,是第一次,这让霞云主脉的一些高层,隐隐体味到了其中的玄妙。
  让一些人更吃惊的是,这一次撼动贾心明的人竟然是挽云宗出了名的道根、天赋两废的废物燕十三,这让许多人感到不可思议。
  后来传说燕十三在宗主长老面前理斥闵鹰长老,舌战群雄,这更是让人吃惊不已!
  “这小子,看来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废物,能有如此魄力,有如此胆量,应变之力如此之强,就算是道根、天赋两废,只要道心坚毅,未来说不定有一定的成就。”挽云宗的一些中高层听到这些消息之后,不由为之感叹。
  并不是所有的修士都是天才,不是每一个人都那么幸运,天生就是最好的命魂,最好的血统,就算是挽云宗这样的大门派,也有一些中高层曾经平凡过,曾经普通过,但是,他们道心坚持不变,虽然他们最终一生不能有惊天动地的成绩,不能纵横天下无敌,不能威慑八荒,但是,他们终究是能一步步爬上来,取得不俗的成就!
  所以,挽云宗一些中高层的人,都不由觉得燕十三这个人并不像外面传说的那样废物,只要道心不变,说不定未来有一定的成就。
  挽云宗的思过崖,在挽云宗祖地神土主峰,也就是挽云峰的后山!这里可以说已经是位于挽云宗腹地深处了!
  一般来说,只有犯了不小错误的弟子,才会被发配到思过崖,因为思过崖天生寒冷,就算是修士,呆在这地方都不好受,这地方的寒气常常能冷凝血气,虽然这里的寒冷,不能给修士实质的伤害,但,呆在这种寒冷的鬼地方,的确是一种煎熬!
  燕十三被执法堂的弟子带到了思过崖下,在思过崖下有一座老旧无比的屋舍,在屋舍门前,有一棵掉光了叶子而光秃秃的老树,老树之上站着六只老鸦,六只老鸦是昏昏入睡。
  “孙老爹,这弟子就交给你了。”执法堂的弟子对里面叫了一声,然后对燕十三说道:“孙老爹负责思过崖,以后有什么事跟孙老爹说。”说完之后,就走开了。
  “吱呀”的一声,老屋的破门打开,走出一个老人来,老人穿着一件破旧的袱衣,双目浑浊,背都有点驼!病恹恹的模样,有气无力地看了燕十三一眼,然后扔出一包东西,有气无力地说道:“干粮在这里,一个月的,一个月后,才送吃的东西去!”说完之后“啪”的一声,破门重重地关了上去。
  燕十三苦笑了一下,这老人好像脾气不小,事实上,燕十三有解饥丹,要不要干粮都无所谓,不过,他还是收入乾坤袋,然后自己爬上思过崖。
  思过崖很高很大,在山腰之内有一个石洞,叫思过洞。不过,别看这石洞的洞口那么小,但,进了里面之后,才会发现里面是很大,而且里面有很多的岔道,四通八达,这样的地方,容纳一二千人都不成问题。
  燕十三爬入石洞之后,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就算是血气外放,都一样挡不住这寒气,让他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虽然说,这里的寒冷让人有些难以忍受,不过,对于燕十三来说算不了什么,他连埋骨岭这样的鬼地方都能熬得住,更别说这点寒冷了。
  整个思过崖上只有燕十三他一个人在这里思过,见这地方没有其他人,燕十三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这正是他所需要的,没有其他人在这里,那更好不过,这样一来,就没有人打扰他做事,也没有人发现他的秘密,这对于他来说,那是最好的事情。
  燕十三松了一口气,不由露出笑容,他的第一步计划终于实施了,下面的事情,接下来就并不难办了。
  这一切都是燕十三的计划,而且顺利进行。汤闲站在燕十三这一边,一切都好办。当日,燕十三是让汤闲把朱听雪请过来的,因为他杀死徐明,需要一个强大有力的人见证,而且,这个人与闵鹰长老没有关系的人,那么朱听雪是最好的人选!
  朱听雪来了,汤闲就按计划行事,算好时间,去找徐明告诉徐明,燕十三不会给他“鱼遨太虚”,当然,在这其中,汤闲是对燕十三说了一些煽风点火的话。
  徐明不知道一个死亡陷阱在等着他,一听到汤闲那些煽风点火的话,徐明果真是大怒,亲自上灵药山找燕十三算帐!
  燕十三在灵药山已经等着徐明前来送死!所以,燕十三速战速决,使尽全力,在最短的时间内斩杀徐明!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