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49章 快意恩仇 上

  巨灵的来历,有很多说法,有一种说法比较多人认同,这种说法就是说巨灵是洪荒远古之时神兽魔灵离开世间之时留在这世间的亚裔,身上有神兽魔灵的血统,所以,它们才有可能一生下来就有真血。不过,它们远远比不上神兽魔灵!
  巨灵的作用很大,它们的真血,是炼巨灵丹必不可少的药引,有修士想优化自己的血统,也用巨灵真血!
  “那是骁骑世家,是一个强大无比的世家,他们擅长驯服巨灵,自称是当今世上唯一能驯服巨灵的门派。”汤闲见燕十三留意那些巨灵,就为燕十三解惑。
  挽云宗在这个巨谷之内也有营地,当队伍抵达营地之时,驻守在这里的弟子立即迎上来,一位弟子说道:“禀宗主,可以开始了没有。汤谷昊家已经派人来催了好几次了。”
  陆无翁冷晒一笑,说道:“不愧是道祖传承,果然是架子比谁都大。好吧,大家集合,响号角!”
  虽然说大禹门的遗迹是诸大门派共享,但是,这遗迹是挽云宗发现的,而且还在挽云宗之内,所以这里还是以挽云宗为首,他们是东道主!
  号角响起,听到号角之后,扎守在巨谷之内的所有大教古派都向巨谷中央聚集,大家都知道,攻打最后一道关卡的时间到了。
  在巨谷中央,有一座高台,高台极大,方圆十里,整座高台,台面竟然光滑平整如镜,如果站在天空上往下看,就会看清楚这座光滑如境的高台境然是混沌翻滚,如镜一样的高台平面内,竟然像是衍化一个星宇一样,只见,在混沌之中,日月沉浮,星辰运转,镜面之内,似乎是大道衍生之地,在中央竟然是一条条大道法则展开,似乎是神凰的翎羽,又似道是神链,把整个高台锁住。而且,一条条横亘镜内星宇的大道法则,竟然是由一个个洪荒远古文字交织而成。
  望着这座高台,燕十三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他知道这个高台,这个高台叫做天轮,想打开天轮,必须拆开镜面之内那一条条的大道法则,重组那些洪荒远古文字,否则,就不能打开天轮。这个天轮与室山为一体,更是直入大禹门无上道皇坐化之地,所以,靠武力是打不开天轮的。
  诸多古宗秘派聚集在天轮之外,每个门派的高手都是血气腾腾,那些掌门宗主更是全身吞吐着逼人的光芒。
  “诸位,按照协议,眼前就是最后一道关卡,这一道关卡渭河古家也说了,此乃是天轮。打开它的难度大家也知道,昨天诸位宗主掌门、圣主皇主都一致商量同意,我们是齐心协力打开天轮,大家门下有什么天才弟子精通古文的,尽可拿出来。当然,如果某一个门派能独力打开天轮,进入室山之后,按协议之外,还额外多拿一室宝藏!大家都没有什么异议。现在,大家门下有什么天才弟子,都可以拿出来。按照约定,每一个门派都可以尝试一次。今日,就开始吧。相信大家已经把门下的天才弟子,或者懂古文的人物都带来了。”所有大门派都聚集在天轮之外时,陆无翁说道。
  陆无翁的话落下之后,在场的诸大门派都低声议论,不少的门派都围着自己门派中的某一个人在讨论。这被本派倚重的人,要知是年已古稀的强者,要么是中年秀事,也有书生气息浓郁的年青之辈。
  毫无疑问,这些人都是诸大门派中或者懂古文,又或者是读过古籍的人,这些人中,并不一定是修士,一些人是大门派在自己的疆土领域之内找到的饱读古经的学者,或者已经是名动一方的多学才子。
  燕十三不在意,笑了笑,因为天轮的秘密只有他知道,除非玲珑古朝还有天尊之流活着了,不然,没有人知道天轮的秘密。
  当然,玲珑古朝当年的天尊还活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玲珑古朝远在上古之时,后来被灭门了,有一种传说,是素真山灭了玲珑古朝,这只是一种传说而已,没有办法考证。
  诸大门派虽然说有联手攻打遗迹,但是,大家都有各自的心思,谁都想多得一室宝物,所以,开始的时候,谁都不愿意联手,他们都想凭借着本门派的实力,打开天轮。
  “有人盯着你。”这时,汤闲低声提醒燕十三说道:“是遮日门的人。”
  燕十三抬头一看,只见在遮日门中,有一位老者盯着他,双目之中,吞吐着寒芒,面目不善,似乎对燕十三有仇一样。
  而且,这位老者身边站着一个俊朗的青年,也一样死死地盯着燕十三,他还时不时在老者耳边低语,也不知道说什么。
  “是遮日派的叶堂主,他是遮日派最强的堂主之一,有一定的希望晋升到长老地位。”汤闲接触门派多,对诸大门派的大人物都认识一二。
  听到汤闲的提醒,燕十三不由是笑了笑,他明白为何对方要死死盯着他了,无他,只怕叶堂主身边的俊朗青年便是王俊杰的堂兄,王俊龙,也是遮日派年轻一代出色的弟子之一。
  当年他灭了田府,斩了王俊杰,王俊杰在临死之前就威胁过,说他的堂兄乃是叶堂主的弟子。
  “陆宗主,你们宗下的这位弟子,可叫燕十三!”此时,叶堂主走了出来,向陆无翁稽首,沉声问道。
  看来,遮日派的人是按捺不住了,特别是王俊龙,那是死死地盯着燕十三,燕十三杀了他堂弟王俊杰,他是咬碎钢牙,非要为他堂弟报仇不可。
  “正是,叶堂主,有事吗?”陆无翁很平静,依然病恹恹的模样。
  此时,在场讨论怎么打开天轮的诸大门派都静了下来,都往这一边望来。虽然说,按规则,任何门派都不能挑衅挽云宗,但是,还是很多门派希望有不长眼的人,或者是有存心恶心一样挽云宗的门派。
  “当年在遮日派,灭田府,斩王俊杰,可是你干的!”叶堂主盯着燕十三,冷冷地说道。
  燕十三看着叶堂主,笑了笑,说道:“修道伐命,身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双手沾上鲜血,那也没什么奇怪的事。灭田府,斩王俊杰,的确是我所为。”
  “好,好,好,你承认就好!”叶堂主冷笑,然后面目一沉,厉声喝道:“你可知罪,身为遮日派旁支弟子,残杀同门,叛出门墙,此是死罪!你是束手就擒,还是自我了断,又或者是老朽出手!”
  “哼,燕十三,这个你怎么狡辩,身为遮日派弟子,竟然投身挽云宗,哼,此乃是故意欺上,居心叵测,欲谋挽云宗。”闵鹰冷冷地沉声地说道。
  这终于让闵鹰抓住了打压燕十三的机会了,对于他来说,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打击燕十三的任何机会。
  燕十三冷冷地看了闵鹰一眼,笑了一下,说道:“闵长老,我还真可怜你。”然后,理都不理闵鹰,看着叶堂主,晒笑一声,平静地说道:“你遮日派也太看得起自己吧,没错,我义父是燕庄出身,嘿,就凭这一点说我燕十三是你们遮日派弟子?我什么时候拜你们遮日派列祖列宗了?我燕十三的名字什么时候入你们遮日派名册了?没有吧?既然都没有,非要说我燕十三是你们遮日派的弟子……”
  “……要么是你们遮日派太把自己当作一回事,视天下人物都归你们遮日派管辖,要么就是你们遮日派厚颜无耻,非要死皮赖脸地求我当你们遮日派的弟子,要么就是你们遮日派自视天下第一,无视我们挽云宗存在,所以抢夺其他门派的弟子,看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知道你们遮日派是太过于自恋,还是过于厚颜无耻,又或者是自认为天下第一呢?”
  就算是天下豪雄在此,燕十三依然是侃侃而谈。
  至于其他的门派,当作是看热闹,不管怎么说,如果挽云宗与遮日派冲突起来,那是他们乐见其成的事情。
  被燕十三如此侃侃而谈,叶堂主脸色很难看,不单是叶堂主脸色很难看,而且遮日派的脸色也很难看,燕十三这样的话,那简直就是挑衅整个遮日派。
  此时,陆无翁冷冷地看了闵鹰一眼,低声冷斥道:“蠢货!”,然后不理会闵鹰,看着叶堂主,病恹恹地说道:“叶堂主,什么事情都讲一个理字,你说我宗下弟子燕十三是你们遮日派的弟子,可有证据,他是否拜过你们遮日派的列祖列宗,又或者,他名字入了你们遮日派的名册?如果都没有,说我宗下弟子是你们遮日派的弟子,那么,你这是在挑拔我们挽云宗,存心陷害我们挽云宗!叶堂主,这话可要说清楚,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们遮日派的意思,如果这是遮日派的意思,那么,你们遮日派是企谋对我们挽云宗不利,按照协议规则,你们遮日派可是要剔出名单!”
  说着陆无翁双目一寒,瞬间爆发了无量的血气,如爆海啸的大海一样,整个巨谷为之颤抖,陆无翁的血气瞬间遮住了这片天地,大地万物在他恐怖的血气之颤栗!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