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57章 朱广闻 下

  “能,你绝对能办到。”朱广闻说道:“我朱家只有这么一条苗子,记住,出去之后,娶我孙女,要帮我看好了。”
  “呃——”燕十三他自己都彻底傻眼,他忍不住瞅了瞅朱广闻,他怀疑自己听错了,要么是朱广闻说错了,但是,他认真的神态,绝对没有说错。
  “师祖,你这是开玩笑。”燕十三认真地说道:“听雪师姐乃是人中龙凤,挽云宗第一天才,道途无量,而且听雪师姐容貌倾国倾城,不知道有多少圣门皇庭的圣子传人愿意与朱师姐结为道侣。小子何德何能。”
  燕十三并非是虚伪,所说的是实情,再说了,如果他跑出去跟朱听雪说,他爷爷要她嫁给自己,朱听雪会相信吗?说不定会拿剑把他砍死!
  “你小子知道什么,我这把老骨头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要多。”朱广闻看了燕十三一眼,说道:“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们挽云宗就这么一根仙苗,难道你希望她嫁到外面不成?哼,莫说是我这把老骨头不同意,就算是挽云宗那些小老头也不会同意!”
  朱广闻这么一说,燕十三细细一想,也不由觉得是道理,朱听雪乃是挽云宗最有希望问鼎人皇天尊的弟子,这样的一位潜质无量的弟子,不论是挽云宗的三大元老,还是挽云宗宗主,只怕都不愿意让她嫁出去。
  最好的结果就是留在挽云宗!在挽云宗觅寻佳婿!
  “好小子,我这把老骨头的一双眼睛不会看错人的,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朱广闻拍了拍燕十三的肩膀。
  燕十三还要说话,但,朱广闻一挥手,打断燕十三的话,说道:“我也不会让你白劳动,帮我这把老骨头做事,不会白辛苦的,你放心吧,我会给你好处。”
  燕十三被朱广闻这么一说,他是啼笑皆非,这样的事情,以后他可不敢跟朱听雪说。朱听雪是何许人也,不论是潜质还是容貌都无可挑剔,想娶她为道侣的人,只怕是能从东疆北部排到东疆南部!她这么一个天之骄女,落雁沉鱼之姿,竟然说拿了她爷爷的好处才娶她,或者说娶她有好处拿,不论是哪一种说法,让朱听雪听到,那绝对是拿着剑砍死他!
  “我传你炼丹之术,再传你一门连道祖都羡慕的本事!”朱广闻不管燕十三同不同意,认同了燕十三必娶朱听雪,燕十三想拒绝都没机会。
  “师祖的炼丹之术?”燕十三无可奈何,幽幽地说道。他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逼婚,如果说,女方长得丑八怪,那也还说得过却,偏偏朱听雪是貌如天仙,这种荒唐的逼婚,只怕朱听雪听到了都不会相信。
  朱广闻摇了摇头,说道:“并非是我的炼丹之术,而是我在这地方找到的大禹门炼丹古术,我花了几百年的时候整理批注,我把它全部传给你。”
  “师祖当年乃是出了名的炼丹大师,为何却传我大禹门炼丹古术?”燕十三不由奇怪地说道。
  朱广闻摇了摇头,说道:“我是炼丹大师没错,但,离传说的真正炼丹大圣,那是还远着。既然你读过挽云宗的历史,你应该知道,挽云宗历代以来,并非是以炼丹见长。”
  燕十三点了点头,这一点他明白,挽云宗的炼丹水平,一直到朱广闻出现之后,才会有着很大的改善,在以前,挽云宗历代都难有拿得出手的炼丹师,朱广闻之后,挽云宗的炼丹术才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虽然,现在挽云宗不是东疆最强大的炼丹大派,但,也是有名气的炼丹大门派,当然,这是朱广闻努力的结果。
  “我的炼丹术,也是收集了天下诸多失传的丹方而成,再加上自己七拼八凑,努力了几千年才有这样的水平。但是并没有一个完整的系统,不论是在手法上,还是在诸多巨灵丹的见识上都是驳杂不全,受到很大的限制。大禹门在太古之时就是一个强大无比的炼丹门派,他们的炼丹术,有可能得自于洪荒远古时的炼丹仙术,所以,比起我的炼丹术来,更加的完整,更加的系统。可以说,大禹门的炼丹古术,那是好几代甚至几十代炼丹大师甚至是炼丹大圣积累的结果。而我的炼丹术,只是我一个人七拼八凑的成果而已,无法与之相比。”朱广闻谦虚说道。
  事实上,朱广闻的炼丹术在当年也是赫赫有名的,不过,这是他一代人的努力成果,的确是比不起大禹门当年几代甚至几十代人的努力成果。
  事实上,万古以来,每一个时代都有无数的东西在创新,但,又有着无数的东西在湮没。就比如当年的玲珑古朝,他们是拥有了多少无敌的功法,无敌的妙术,就算是当今许多门派,都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功法,这样的妙术,但,随着玲珑古朝的覆灭,这些无敌的功法妙术也随之灰飞烟灭,一个古朝几十万年无数代人的成果与积累,就这样消失了。
  朱广闻也不管燕十三同不同意,一道神识打入燕十三的脑海之中,一下子,无数的丹方、炼丹手法等等全部在燕十三脑海中翻滚,也不管燕十三同不同意,这神识强行地铭刻在燕十三的脑海中。
  此时,燕十三是得到了大禹门的炼丹古术,不过,会不会炼丹,单凭脑中有丹方、炼丹手法,那还是不行,需要去实践,需要去修练,才能成为一名炼丹师。
  “可惜——”最后,朱广闻只能够叹息一声。
  “师祖还有什么可惜的?”燕十三问道。
  朱广闻说道:“我得到大禹门的炼丹古术不假,只可惜,少一门御火之术,炼丹,重要的不单止是丹方的配比、拉丹手法、火候掌握,还在一门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御火之术,通常,御火手段决定丹药的成败。我没有得到大禹门的御火手段,不知道大禹门有没有这东西。我的御火手段,可以说,也是东拼西凑,有些是偷师得来的。如果你没有找到更好的御火之术,就暂且用着吧。”
  燕十三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我再传你一门奇术。”这个时候,朱广闻精神一振,不由为之兴奋地说道:“我这一生,最得意的不是我的炼丹术,而是我琢磨了上万年之久的奇术。嘿,不客气地说,就算是道祖,只怕也是羡慕我这一门奇术!这是我一生最了不起的心血。”
  “什么奇术?”这让燕十三都不由为之好奇,一代道祖,何等的了得,有什么奇术能让一代道祖羡慕。
  “心田化龙夯壤之术。”朱广闻不无得意地说道:“每一个修士,心田之内只能植一株血药,你说是不是?”
  “没错,每一位修士,心田息壤之上,只能植一株作为主药的血药,如果有继承遗传的话,不能超过三株遗传的血药,而且,继承遗传的血药,一般只能发挥遗传血药的十分之一药力!”燕十三点头说道。
  朱广闻不无得意地说道:“嘿,所以,我这门奇手就算是道祖也会为之羡慕,只要修练了我这门奇术,心田息壤之内,最多能种九株血药。”
  “心田种九株血药?”燕十三不由失色,失声说道:“不可能吧。”
  万古以来,有很多人都想使自己心田能种更多的血药,如果你心田多种一株血药,你就拥有了另一个更大的优势。
  比如说,你心田里已经有一株培元类的血药,这株血药能帮助修练,但是,如果你心田之内再种一株长寿类的血药,那是何等的了不得,如此一来,你拥有比别人更长的寿命,而且,你还拥有培长你修练道行的优势,如此一来,你未来的道途至少比别人多了一个优势!
  所以,万古以来,很多人都想心田之内再种一株血药,但是,这些人都以失败告终。
  “当然了,我这门功法也不是没有条件限制的,想修练这门功法成功,一,必须需要最原始的血统,也必须需要最原始的心田,没有任何遗传,否则,任何一种遗传都会干扰到血气蕴养的纯粹性。”朱广闻说道。
  燕十三不由笑了笑,最原始的血统,最原始的心田,换一句话说,这样的修士祖上是一穷二白,就像是他,天生穷人!这样的修士,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天赋很糟糕,不是一般的糟糕!
  越高级的血统,修练起来,就越事半功倍,而原始的血统,修练起来,比别人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努力与回报不成正比!当然,燕十三这样的奇迹是一个例外,没有人能想他这样修练了那么多古秘,而且,拥有古怪的命魂!
  “第二点,修练这门功法,必须在心田境界筑囿层次之前修练,回为,筑囿是修士第一次夯实炼化心田息壤,使之与心田为一体,只有在修练筑囿这时,修练这门奇术,才有效,否则,超过了这个境界,心田已夯实,再练也没有用。”朱广闻说道。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