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65章 我狂故我在

  “牙尖嘴利,尽做这种小聪明的事情,只会坏挽云宗大事,为挽云宗招来大敌!宗主,这样的弟子,应该交给遮日派、黄金城他们处置,以平息他们的愤怒!”闵鹰重重地哼了一声,尽显长老之威,在场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汤闲、左华、王猛都没有吭声,三大长老、七大长老都在场,他们可不像燕十三那么放肆狂妄。
  “闵长老,这样的话你再说一次!看我把你抽得满地找牙不!”朱听雪秀目吞吐着万里神芒,人皇血气冲天,如人皇临世,霸道杀伐!
  王猛不由吐了吐舌头,这个时候,他总算明白这一对师徒了,徒弟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面虎,而师父绝对是霸道无双的美人狮!一虎一狮,简直就是登对无比。
  被朱听雪这样一说,闵鹰的老脸都挂不住,但,刚才朱听雪纵横之间,就杀了敌方三位长老,十几位护法,这样的实力,就算是七大长老中最强的大长老古长老都不由为之变色!
  “朱师侄,这地方不是靠武力撒野的地方!宗门有宗门的规矩。”闵鹰冷冷地说道。
  朱听雪还没话,燕十三静静地说道:“闵长老眼中的宗门规矩是怎么样的?叛门投敌吗?”
  “放肆!”闵鹰厉喝道:“目无尊长,恃宠而骄,这样的弟子乃是宗门大患,来人,把这样的弟子拿下!”
  燕十三看了闵鹰一眼,笑笑,说道:“如果说,我是恃宠而骄,那闵长老是什么?取宗门而代之?三大元老在此,六大长老也在此,宗主也在此,宗主还没宣判,三大长老也没审议,其他六位长老也未定论。弟子众人一进来,闵长老就定门下弟子大罪,擅自命令捉拿门下弟子。在这宝殿之上,看来,闵长老是不把三大元老,六大长老以及宗主放在眼里了。看来,长老在宗门之内是至高无上,一人能决定宗门上下所有事情,不需要宗主、元老以及长老会同意批准,这让弟子彷徨,看来,弟子以后只有投靠长老,抱长老大腿,才能乞求长老在挽云宗赐我立足之地。”
  “你,你,你,你血口喷人!”闵鹰被气得脸色涨红。
  此时,在场的其他六位长老都沉着脸,闵鹰嚣张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他有潮汐圣地背景,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陆无翁一直没有动手,所以,大家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现在闵鹰自作主张,这让其他六位长老脸色好看吗?
  就是三大元老也不悦,现在,长老层与三大元老对燕十三都有十足的好感,正是因为燕十三,他们都能从宝藏中得到不少的好处,现在一来,让长老与元老都不悦。
  三大元老中的李老重重地哼了一声。
  “宗主,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为宗门着想,情急之下,才如此失态。”闵鹰此时脸色涨红,现在一来,他是招来了在场所有人不悦。
  燕十三静静地笑了一下,说道:“闵长老,你为宗门着想,怎么着想呢?现在黄金城、骁骑世家、遮日派等等大门派就在我们宗门之外,他们存什么心思,不要说我,就算是三岁小孩都知道,除非是笨蛋!闵长老身为长老,不会不明白吧?他们无非是冲着我们挽云宗八室宝藏而来!他们指使门下弟子,在我们宗门之外,嘲笑挽云宗,羞辱挽云宗!没把挽云宗放在眼中,难道,他们做得还不够吗……”
  “……难道以长老的意思,等到他们攻入山门,我们挽云宗上下都要忍这口气是不!以长老的意思,是不是拿出我们挽云宗上下所有弟子辛辛苦苦得到的宝藏奉献给这些大门派,乞求他们退兵?不战而降,不是我们挽云宗的宗旨!更不是我们挽云宗应该做的事情!挽云宗的声望,不是别人给的,不是用宝藏买来的!而是挽云宗的每一个弟子用鲜血换回来的,是挽云宗的列祖列宗,以性命换回来的!挽云宗的声望、每一寸土地都沾满了挽云宗子弟的鲜血,沾满了先祖的鲜血……”
  “……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又或者是未来,我们挽云宗都不是那种不战而投或者向敌人买命的门派!我们先祖没做过投敌生存的事情,难道,以长老的意思,我们现在这一代不如先祖了,所以,我们骨头软了,拿出宝藏向遮日派他们买命!又或者,是长老得了他们的好处,所以主张议和呢?不知道长你是属于软骨头,还是属于叛宗投敌!”
  燕十三静静地说道,但是,每一个字都铿锵有力,每一句,都咄咄逼人!
  “你,你,你这是血口喷人!”闵鹰气得真哆嗦,怒声地说道:“你身为三代弟子,竟然侮辱尊长,这是大罪一宗!”
  燕十三笑了笑,说道:“长老,如果我是说错了,我愿意承担这样的大罪,我希望长老不是这样的人。既然说,长老不是软骨头,也不是叛宗投敌,那么,为什么敌人都欺到我们宗门之前,辱骂我们宗门,我们身为一个三代弟子,自知小如蝼蚁,微不足道,但,都会做出宗门之事,就算是战死在山门,都无怨无悔,因为我们是挽云宗的弟子!一个弟子,为了维护宗门荣誉,为了宗门不惜与敌人拼命,而闵长老,身为长老,却竟然还问弟子大罪!如果说,我们维护宗门有罪,那么我只有认罪。因为这个门派只会出卖门投敌或者软骨头的门派!是一个没有希望的门派!”
  “你,你,你,你……”闵鹰被气得直打哆嗦,血气翻滚,差点吐鲜血。
  一旁的王猛看得瞪目结舌,这个时候,他总算是见识了燕十三的手段,这简直就是杀人无形,一席话功夫,闵鹰就成了叛宗投敌!
  “闵长老,此话休要再提!”陆无翁缓缓地说道,望着燕十三的双目充满了笑意,徐徐地说道:“遮日派他们打着什么心思,在场的元老与诸位长老都一清二楚。既然他们想要我们的宝藏,就要问问我们手中的剑同不同意!我们挽云宗共享遗迹,已经是最大的让步,如果还想得到我们挽云宗应该得到的宝藏!那么,就让天下见一见我们挽云宗的獠牙!”
  “遮日派他们也太嚣张了,莫说这里不是他们的天下,就算是他们的天下,也容不得对我们挽云宗放肆!当年双圣时代,不要说他们,就算是汤谷昊家,连屁都不敢放。现在两位师伯不在了,真的以为我们挽云宗没落了吗?”李老沉声地说道。
  闵鹰此时乖乖地闭上了嘴,在这个时候,他想再在燕十三身上作文章,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否则,后果就不堪设想。
  “挽云宗,交出杀人凶手,否则,我们骁家圣地、遮日派、化海圣地、黄金城……等诸大门派都不会罢休的!”就在这个时候,山门外一声怒吼,响彻整个挽云宗,一个强者虚空而立,胯下骑着凶猛巨灵,血气遮天,身躯如山,挽云宗上下都看得清清楚楚。
  陆无翁冷冷一笑,说道:“很好,竟然欺上门来了。”
  “宗主,或者对方只是想为门下死去的弟子报仇。”闵鹰不由再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双方不碍坐下来谈谈……”
  “闵长老,你累了,带着弟子回去休息吧。”陆无翁冷冷地看了闵鹰一眼,徐徐地说道。
  闵鹰听到这话,不由脸色一变,忙是说道:“宗主……”
  “下去!”病恹恹的陆无翁突然脸色一厉,怒吼一声,声如狮吼,震慑人心!在场所有人都被陆无翁吓了一跳。
  陆无翁一直都是病恹恹的模样,甚至是说话都是有气无力,常年像睡不醒一样,而且基本上不发怒,就算是长老,都是第一次看到陆无翁如此大吼!
  在场三大长老,其他六位长老,都不由被陆无翁这一声狮吼震慑,这完全不是平时的陆无翁,如果说,平时的陆无翁是一只病猫,此时的陆无翁就是一头雄狮,露出了让人胆寒的獠牙!
  宗主之威,岂容小觑!闵鹰一口气难以咽得下去,但,此时陆无翁狂吼,气势镇压,他没得选择,只好默默地带着杨宝生退下去了。如果他再反抗,说不定会被宗无陆夺去职权!
  “蠢材!”闵鹰退下之后,陆无翁冷冷地斥声说道:“大敌当前,挽云宗要的不是一个瓦解士气的蠢材!要的是团结一心的弟子!”
  此时,在场的人都明白,陆无翁主战的决心,谁都动摇不了!他怒吼斥退了闵鹰,就是最好的表态!挽云宗绝对不会议和,只有一战!
  “挽云宗,交出凶手,否则,不要怪我们不顾道上情谊,以踏平你们挽云宗!”此时出现在挽云宗山门之外的不单是骁骑世家的长老,还有遮日派的长老、化海圣地的强者……等等,只见是血气滔天,强者有上千之众!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