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89章 跋扈不用看场面 下

  “十三,既然是如此,就放了他吧。”诸大门派开口说情,陆无翁也点点头,对燕十三说道。
  燕十三笑了笑,说道:“放了他,也不是不可能。行,遮日掌门,郑龙星既是你的徒弟,那就是你为师管教不严,这事我们挽云宗可以和气生财,但,原则上的事情不能变,你必须向我们挽云宗道歉!”
  这把遮日派掌门气得吐血,但,自己徒弟生命,遮日派掌门也只好一咬牙,向陆无翁稽首说道:“陆兄,在下教徒不严,对贵宗多有得罪,在下向贵宗道歉,这样的事情,以后在挽云宗绝对不会发生!”
  遮日派掌门,真的希望地上裂开一道裂缝一下子钻进去,短短一二年时间,他们遮日派两次向挽云宗道歉。
  在场的其他人,都不作声,他们也没办法,燕十三的嚣张他们又不是第一次见到,上一次在天轮之前,他一样是嚣张无比。当时面对汤谷昊家的时候,他都是嚣张得不能再嚣张,更别说是现在了!
  “燕十三,有本事你放开我,不用祖器,跟我堂堂正正大战一场,你敢不敢!”看到这样的局面,郑龙星怒得热血冲冠,怒吼道。
  燕十三听到这话,笑了笑,说道:“很好,你师父赔罪,我本是饶你一命。既然你求死,那我就成全你,别以为我不用祖器就不能杀你!”说着,收回祖器,放回老者所捧着的古盒之中。
  古盒闭上之时,禁制断绝一切气息,祖器的天尊之威消失得无影无踪,让所有人都不由松了一口气。
  “好,公平决战,本公子要把你碎尸万段!”郑龙星咬牙切齿,面容扭曲!
  陆无翁冷冷地哼了一声,而遮日派掌门是冷冷盯着燕十三。
  “怎么,想与我徒弟决战?”此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影走来,正在朱听雪,她冷冷地说道:“遮日派还真是越来越长脸了,堂堂遮日派传人,与我挽云宗一个药徒决斗!既然你号称遮日派传人,那我这位挽云宗未来传人就跟你打一场。免得传出去之后,让天下人笑话我挽云宗看不起你们遮日派,只派一个药徒与你们堂堂未来继承人决斗。”
  看到朱听雪,郑龙星的脸色难看到极顶,本是满脸鲜血,此时看起来狰狞无比!
  “出手吧!看你们遮日派未来继承人能在我手中撑过几招。”朱听雪徐徐地说道。
  郑龙星抓狂,怒吼一声,张嘴吐出一把强大的宝兵,厉吼道:“开——”瞬时,宝兵爆发出了强大的气息。
  “砰——”的一声,接着“啊”的一声惨叫!朱听雪一巴掌扫过去,宝兵碎裂,郑龙星如同流星一样被拍飞,消失在天边!
  所有的人都一下子傻眼,郑龙星在年轻一代是赫赫有名,但是,与朱听雪相比起来,那实在是相差大远了,朱听雪一巴掌就把他拍飞了!
  这也不是郑龙是太弱,而是朱听雪太强,当日在挽云宗山门,她可是一位屠长老如屠狗一样的逆天人物,就是在场的掌门宗主,也不敢说比她强!
  “下次遮日派提亲,找一个上得了台面的人来,这样的角色,也想娶我!”朱听雪冷冷地对遮日派掌门人说道。
  遮日派掌门一跺脚,飞奔而去,去救他的徒弟!
  燕十三听汤闲说过,以前遮日派曾经向挽云宗提过亲,欲让他们传人娶朱听雪,没有想到,这一次遮日派竟然还想来提亲!
  燕十三不由觉得痛快,他若是知道这一件事,刚才就不手下留情,把郑龙星拍死。
  “以后谁找我徒弟麻烦,就是找我的麻烦!”朱听雪目光冷冷一扫在场所有诸大门派天才一眼,飘然而去!
  目送朱听雪离去,王猛不由吐了吐舌头,这样的师父,真够生猛,护短护到这样的程度,实在是少有!这一对师徒,都是生猛的人,谁惹谁倒霉!
  “小事一桩,让诸位徒增笑话了。”陆无翁无奈,苦笑地对在场的诸大门派的大人物说道。
  在场诸大门派的大人物无语,一个嚣张无比的徒弟,无法无天,什么事情都敢干得出来,一个逆天无比的师父,无比护短,这样的师徒,还真是登对!
  “叶姑娘,不过,你的事也不是无解。”临走的时候,燕十三笑了笑,对一直坐着不动的叶梦秋说道。
  “燕兄可有方法?”此时,叶梦秋正视燕十三,事实上,她心里面很震惊,她震惊的不是燕十三的嚣张,而是燕十三怎么知道这一件事。
  “能!”燕十三笑了笑,说道:“不是我燕十三夸海口,但,我还是要说,放眼天下,除了我燕十三,没有人能解,除非你樵山古宗的道祖重生!当然了,叶姑娘毕竟不是我们挽云宗弟子,是不?天上不会掉馅饼,如果贵宗感兴趣的话,可以跟我们宗主谈谈条件。”
  说完之后,燕十三就带着王猛、汤闲飘然而去,留下若有所思的叶梦秋。
  “我也相信,只怕,除了他这样的妖孽,没有人能解。”最后,蓝雨燕也不由轻轻地说道。看了叶梦秋一眼,也走了。
  蓝燕雨这么相信燕十三,因为她的难道也是燕十三解开的。
  “兄弟,我不明白,你怎么知道叶仙子练的不是樵山古宗的《樵山问道书》呢?我一直都以为她是修练这里面的绝学。”在回去的路上,王猛不解地说道。
  “因为,她背后有仙光,这种仙光你们看不到。”燕十三说道。
  王猛又不由问道:“那你怎么又能看到?哦,我知道,你肯定是从古籍上看到的。”不用燕十三回答,王猛都能回答了,每次他都是这样回答,有时,他都不怎么相信,但,又找不到更有力的证据去怀疑。
  燕十三笑了笑,其中的秘密,他当然不会告诉王猛了。
  “‘愚公移山仙诀’是什么功法?很厉害吗?”一直没说话的汤闲不由插嘴说道。
  燕十三轻轻地叹息一口气,说道:“很厉害,这是很古老很古老的功法,传于洪荒远古,甚至有传说它是仙人留下的绝学。说不定,叶梦秋真的有机会成为第二个斧祖,成为万古以来,道祖传承之下的第二个道祖!”
  听到燕十三这样的话,王猛与汤闲不由为之一震。
  燕十三知道“愚公移山仙诀”原因很简单,上一世的玲珑古朝半祖也曾经修练过这一系列的仙诀!听玲珑古朝的半祖说,这系列的仙诀有好几部,她当年也只得到一部,而现在叶梦秋所修练的“愚公移山仙诀”就是其中一部!
  燕十三回到灵药峰之后,陆无翁没有一会儿就驾临灵药峰。
  “十三呀,这一次你闹得动静不小,只怕有门派是不爽呀。”陆无翁坐下之后,意味深长地说道。
  燕十三不在意,笑了笑,说道:“我们与遮日派有可能结为真正的盟友吗?”
  “虽然两派已经谅解,先不说我们挽云宗,遮日派依然会怀恨在心。”陆无翁徐徐地说道。
  燕十三条理清晰,说道:“既然不能成为盟友,反正都是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对敌人一个面子,就是给自己打脸!何不让他们明白,挽云宗的底线在哪里!挽云宗也不是随便任人揉捏的。”
  陆无翁笑了起来,也没有责怪燕十三。如果他是责怪燕十三轻率行事的话,他就不会借出祖器,他借出了祖器,已经是默认了燕十三的行为,也是代表着挽云宗的态度。
  “有敌人,就有盟友。樵山古宗比遮日派不知道强大多少,与我们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多出这么一个盟友,宗主不觉得好事一桩吗?”燕十三笑了笑,胸有成竹的模样。
  陆无翁端正望着燕十三,说道:“你可有把握,这件事可不是戏言。”风波过后,樵山古宗已经有大人物找过他,谈的就是叶梦秋的事情。
  “如果弟子没把握,就不会大放厥词!:”燕十三静静地说道:“不过,最后,还是要看到樵山古宗的态度。”
  “如果你这事有把握,我们与樵山古宗结盟,不是一个问题,条件,双方可以好好谈。”陆无翁认真地说道。这件事非同小可,所以,他也是谨慎。
  燕十三并不意外,说道:“一位道途无量的传人,换一个盟友,对于樵山古宗来说,这一桩买卖完全值得!”
  燕十三明白,叶梦秋对樵山古宗是重要无比,她的价值不可想象!先不说叶梦秋是先天命魂,就是道祖血统,都足让樵山古宗无比重视,有一位道祖血统的弟子,那怕是稀薄无比,那对于一个门派来说,意味都非同小可,道祖不敢说,未来出一位天尊,那绝对是跑不掉的。
  更何况,叶梦秋修练的是一门上古仙诀,燕十三明白,这是樵山古宗作一次尝试!
  “你个人有什么要求?”陆无翁问道。
  燕十三笑了笑,说道:“我没什么要求,我相信樵山古宗这么大的门派,见面礼不会太寒碜。只要两派谈妥了,我个人得到什么,都不重要。”
  “如果挽云宗弟子都有你这样的胸襟,我们挽云宗何愁不兴?”陆无翁轻轻地叹息说道。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