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117章 揭穿 下

  燕十三静静地说道:“看来,闵长老是没有魄力面对,你对你自己的弟子没有信心,或者,这甚至是你自己的本意,所以,你不敢回答我的问题,只能是胡拌蛮缠。你无非是想先下手为强,先问我大罪,不给我开口的机会。”
  “你,你,你,你这种目无尊长的畜生!”闵鹰被气得真打哆嗦,厉喝道。
  陆无翁沉声地说道:“闵长老,稍安勿躁。曲直是非,宗门自会给你一个说法,先听燕十三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宗主,我冤枉,这一定是燕十三设的局,陷害于我。”杨宝生忙是喊冤地说道。
  燕十三静静地望着杨宝生,说道:“杨师兄,我陷害你?正如你说,说话可是要证据。明明是你说我们死了的,怎么突然又说我陷害你呢?”
  “我是听那些散修说你们进了弑圣山脉,我担心你们的安危,所以就赶去弑圣山脉,但,在山外便己见到求救信号,我自认为实力不足,不敢涉险,就急忙赶回来求救。没想到你竟然狼子野心,血口喷人,陷害于我。”杨宝生恨恨地说道。
  “散修,听哪些散修说的?”燕十三笑了笑,说道:“不知道师兄能否一一指出来。”
  “我只是在坊市上听那些散修说的!我又不认识这些散修,何来一一指证他们?”杨宝生重重地说道。
  燕十三平静地说道:“这是不错的说法,推得一干二净,想找人指证都难。很不巧,我正好有人证。当时千宝阁正好有一场拍卖,我们四个人就在那里参加拍卖。后来因于种种原因,我们就中途退场,急忙离开燕都古城。而且,我的飞行宝物,如此的炫目,我想,我离开古城的时候,有很多人看到了!只怕,这一点不单是千宝阁可以为我们作证。杨师兄,如果我们时间能吻合的话,我们如此急匆匆离开,半步都没有停留,那肯定你不可能从散修那里听到我们去弑圣山脉猎巨灵的消息。如果我们时间不能吻合,那就更有意思了!按你的说法,我们是进了弑圣山脉没多久!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我想,当日我御着飞行宝物追逐求救信号,是有很多人看到的。”
  “你——”听到燕十三这样的话,杨宝生不由脸色一变,时间上不吻合的这个漏洞,他没有想到。他以为燕十三他们是死定了,到时候是死无对证,那一切都由他去编了。
  “你们真的进了弑圣山脉?”陆无翁沉声地说道。
  燕十三点头说道:“没错,我们四人的确是进了弑龙山脉,但,不是为了猎杀巨灵。当日我们匆匆离开千宝阁,离开燕都古城之后,突然看到了本宗的求救信号,我们就急忙赶去。但是,在求救信号的引诱下,我们被引进了弑龙山脉。可以说,是差点把性命丢在了那里。不过,还好我们命大福大,还是活着出来了。”
  “求救信号,是谁发出的?”陆无翁脸色不由为之一沉。这事已经是非同小可了,借本门的求救信号把同门引入凶地之中,一旦落实,就是陷害同门!
  “这个嘛,就要问当时有多少我们挽云宗弟子在燕都古城一带了,我想,那里是潮汐圣地的地盘,本宗的弟子只怕没有多少会出现在那个地方,这个不难查到的。”燕十三笑了笑说道。
  闵鹰沉声地说道:“门下弟子上万,可以说每个弟子都有求救信号,一两个弟子手中的求救信号落入歹人手中,加于利用,只怕是不难。”
  “据我所知,宗门的求救信号,每一脉都是有标记的,以方便辩认对方是哪一脉的弟子。实在不好意思,我手中正好有这么一个求救信号。”燕十三笑了笑,说着,他拿出当日绑在傀儡上的求救信号。
  陆无翁与在场的诸位长老拿来一看,古长老点头,沉声地说道:“没错,这是霞云一脉的求救信号!”
  这个时候,陆无翁与其他长老都望向杨宝生。
  “你们身上也一样有霞云一脉的求救信号。”闵鹰沉声地说道。
  燕十三点头,认真地说道:“闵长老这一点说得对,我们是霞云一脉的弟子,也的确是有这东西。万一我拿出来陷害杨师兄,那还真能拿得出这种东西。不过,不好意思,我手中还有一件东西。”说着,燕十三拿出朱听雪在弑圣山脉中夺得的傀儡。
  “这个傀儡只怕大家都不陌生,这是以我们挽云宗特有的手法炼化而成的。”燕十三把傀儡递上去。
  一见到这傀儡,杨宝生是脸色大变!他没有想到,这件东西竟然会落到燕十三他们的手中。
  陆无翁与诸位长老仔细辨认,最后都确定这的确是挽云宗手法炼制的傀儡。
  “这种手法,我没有修练过,王师兄与左师兄都没有修练过。我想,杨师兄一定修练过。”燕十三笑了笑,说道:“修练过什么功法,只怕宗门之内是有记录可以查询!”
  杨宝生此时脸色发白,他没有想到自己会留下如此多的破绽。
  闵鹰重重地冷哼一声,正欲说话,但,燕十三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平静地说道:“当然,闵长老会说,我师父修练过。毕竟,我师父是挽云宗未来的继承人,修练过的功法比谁都还要多。不过,放心,我不会单凭这两件东西就指定杨师兄陷害我。很抱歉,我有人证。”
  “人证,在哪里?”陆无翁立即问道。此时,陆无翁脸色已经不好看了。
  燕十三笑了笑,说道:“我们抓到了一位潮汐圣地的弟子,是祁玉龙的门下,他什么都招了!现在他还在我师父手中。因为在弑圣山脉之外,祁玉龙还留下了好几个弟子监视我们,我师父要把他们一网打尽,所以我们先回来了。”
  燕十三这样的话说出来,杨宝生脸色一下子刹白,现在他是全面溃败,如果祁玉龙的弟子落入了朱听雪手中,一旦指证他,他绝对是完了。
  此时,杨宝生的神态尽落入陆无翁的眼中,在场的其他长老都心里面有数,陆无翁冷冷地哼了一声。
  “谁又知道这是不是你与其他门派的弟子合谋,陷害宝生。”闵鹰冷冷地一哼。
  燕十三看着闵鹰,笑了,徐徐地说道:“闵长老,给你脸,你不要脸,那就不要怪我燕十三了。与潮汐圣地的祁玉龙合谋陷害杨宝生?闵鹰,你是不是脑袋有病,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既然你不要脸,那我就不给你情面。现在宗主在场,其他六位长老在场。问一下,谁不知道你闵鹰与潮汐圣地关系密切!谁不知道你闵鹰与潮汐圣地的谷长老是旁表!你徒弟与祁玉龙是生死之交,走得如此之近,不要说在场的宗主、六大长老,就算是门下弟子,都知道……”
  “……呸,我与祁玉龙合谋?这样的话只有你这种蠢材才会说得出来。你表姐的亲传弟子,你徒弟的生死之关。竟然与我一个外人合谋陷害你的徒弟!你能再讲一个更冷的笑话吗?现在挽云宗与潮汐圣地哪个人不知道,我燕十三与谷麻衣是生死对头!你闵鹰在这里,我也一样把话搁在这里,我就是要弄死谷麻衣!你这样的蠢材,能找一个更好的借口吗?你想保住你的弟子,也找一个像样的借口,别找这么一个蠢材的借口!”
  这一次,燕十三差点就是指着闵鹰的鼻子大骂!这种事情,本来大家是心知肚明的事情,大家都没有戳穿那层薄薄的膜而已,现在燕十三把话搁在这里,就等于把这件事撩明了!
  “痛快,就这样,就是要怼他们!”王猛不由觉得痛快,忍不住喝采一声。这一次杨宝生要陷害他们,他是怒火冲天。
  “你,你,你,小畜生,今日,今日不治你,我,我,我这长老,就,就白当了!”闵鹰愤怒无比地说道。
  陆无翁淡淡地说道:“闵长老,十三说的是事实!下次你找借口,找个像样一点的。既然十三都把话撩明了,大家也不怕说,你与谷麻衣的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你这太不像话了,说燕十三与祁玉龙合谋,谋害杨宝生,这样的话,不要说我与诸位长老,就算是傻子,都不会相信,你这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吗?”
  陆无翁这样的话一出,闵鹰是脸色大变,这种事情,以前大家都知道,只是不会拿到台面上来说,但,现在陆无翁却当着六大长老之面,把这样的话拿到桌面上来说,这情势不妙!
  “宗主,就算此话我说错了,但,燕十三这是侮辱长老,对尊长不敬,这就是对宗门不敬,若是这样的弟子,不加于惩罚,难让门下弟子心服口服,别人只怕会以为宗主包庇他!”闵鹰急忙说道。在这个时候,他必须给燕十三扣上更多的罪行。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