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223章 废土 上

  一看燕十三挑到的地方,不要说李追风他们,就是叶梦秋他们,都不由一下子傻眼了。
  燕十三所挑的地方,只怕是整个古洪废墟是最差的地方,只见眼前是一片黄沙,这块地方的确是很广,占地上万亩,足足是一个大道场。
  这一片黄土连一根黄毛草都不生,从黄土四周所留的残墙断壁来看,这里以前很有可能是一个很大的宝殿,因为这一片黄土之上还竖立着有几根残破无比的石柱。
  燕十三站在这片黄沙土地之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感应了一下方向,最后一跺脚下的黄沙,说道:“就从这里挖起吧。”
  “兄弟,你有没有搞错!”李追风都忍不住说道:“我挑的那块地方那么好,你不要,现在竟然挑了这块黄土。这块黄土不知道有多少人来看过,大家看了一眼之后就不要了!这块黄土寸草不生,甚至全部都是黄沙,连泥脂都没有,这地下根本就没有宝物。”
  “谁说有生机的地方者有宝物了?”燕十三笑了笑说道。
  叶梦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凝神了好一会儿,最后不由看了燕十三一眼,吃惊地说道:“好重的煞气!”
  “道祖血统就是道祖血统,举世无双。”燕十三都不由为之赞叹地说道:“如此亲近大道,实在是让人羡慕。”
  “我们动手吧。”最后燕十三对大家说道。
  李追风虽然不赞同,但,见燕十三如此自信,也没有办法,只好跟着燕十三干。杨长河见过燕十三神奇无比的手段,他对燕十三无比的自信,所以,他一语不发,就认真挖了起来,也不问燕十三为什么要在这地方挖。
  最后连叶梦秋都动手挖起来,李追风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他们五个人挖起黄土,只见是黄沙满天,场面壮观无比,他们五个人也是一个诡异无比的组合,一个是美貌如天仙的公主,一个是堂堂太子,再加上李追风这么一个盗贼,他们几个人,怎么也不可能走在一起,但却偏偏凑在一起。
  “谁在那块破地方挖宝了?”燕十三他们在黄土上挖宝,终于引来一些修士的注意。
  有人一看到燕十三他们五个人在那里埋头苦干,都不由傻眼,有人说道:“倒,他们几个发什么神经,这块黄土地送给那些小散修都不要,他们几个竟然想在这样的一块地方挖到宝!”
  在古洪废墟中挖宝倒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这方圆百里之地到处都有人挖宝,但是,燕十三他们选中的地方却是谁都不要的一块黄土地,甚至是送给散修,那些小散修都不要。
  因为大家都看得出来,这块地方根本就没有龙气的滋润!大家挖宝那么多天,都知道,只有龙气滋润的地方,才会生机勃勃、泥土如脂,而然,这块地方不单是黄沙满地,连一根杂草都不生,根本就不可能在这个地方挖到宝物。
  “这几个小子哪里来的傻瓜,不会是散修吧,竟然会挑这样的地方来挖宝,是不是穷疯了!”有门派的修士不认识燕十三他们,就不由笑着说道。
  “你妈才是傻瓜,你全家是傻家!”对于这样的嘲笑,李追风也不客气地反击说道。
  “嘘,小声点!”认识燕十三他们的修士则是劝同伴,低声说道:“这几个主都惹不得,那女子是樵山古宗的叶仙子,斧祖的后人,那个千劫皇庭的太子,至于那一个,最近是风头极盛的燕十三,这几个人都是大有来头,还是小心一点好了。”
  听到同伴的话,嘲笑的修士不由为之咋舌,不由缩了缩头,不论是樵山古宗,还是千劫皇庭,都不是他们惹得起的,不过,他虽然是心惊,但,口头上还是不服气,低声嘟嚷着说道:“外界把燕十三传得玄乎,以我看,他也只不过是如此而已,说不定还是个草包,以前他不过运气好而已,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燕十三挑了这么一个地方挖宝,让旁边挖宝的几个大门派都不由为之惊讶,甚至是有人不屑,一些自负的大门派弟子更是出言嘲笑。
  “现在古洪废墟的余地还不少吧,他们怎么会挑这样的一个地方?”有门派的大人物认得出燕十三他们这些人。
  不论是叶梦秋,还是胡不归,又或者是燕十三,都是有来头的主,如果他们真的要强硬占一个地方挖起来,就算那个地方已经是有主,只怕也只能是干瞪着眼睛,他们三个人背后可是代表着三大势力。
  “那地方不会有宝吧?”有大人物皱了皱头,他听过燕十三的邪门。
  而有人则是冷笑地说道:“那地方地宝才叫奇怪,听说,那地方是紧那罗皇庭的六皇叔亲自看了,紧那罗皇庭都放弃了这个地方。嘿,那个燕十三什么邪门之类的,他以前做出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只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
  “如果那个地方能挖得出宝物,我把那里的泥土全部吃了。”有大门派的天才弟子是冷笑连连,傲声地说道:“燕十三算什么东西,只会几手旁门左道,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在许多人的嘲笑中,燕十三他们几个人挖了好几天,他们都是神通之辈,出手不凡,几天挖下来,挖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但是,越往下面挖,泥土越是干硬,不要说是宝物,连蚯蚓都没有一条。
  “兄弟,我们挖了那么深,什么都没有,你不会看错了吧?”现在他们已经是挖了上百丈之深了,但是,什么都没有挖到,连李追风都有些气馁。
  燕十三笑了笑,手上没停,说道:“你放心,宝物总会有的,如果宝物那么容易得到,那就不叫宝物了,你见过有宝物那么容易得到的吗?”
  “好,宝物肯定会等着我们来挖!”李追风虽然是有些失望,但是,他是一个乐观的人,又立即挖了起来。
  燕十三他们几个埋头苦干,偶尔之间不免是聊聊闲嘴,天南地北胡侃一通,聊着聊着,就多聊到了胡不归的千劫皇庭,李追风就不由好奇地问道:“胡兄,你们始祖当年,真的没有跟道始打一场吗?”
  千劫皇庭,它的始祖乃是劫祖,虽然他终生未封祖,但,依然让人尊称一声“劫祖”。
  说到逆天,万古以来,劫祖绝对是排得上名号的人,劫祖一出生就有天劫降下,十岁就达到了人皇,十五岁就登临天尊,三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半祖。
  如此的成就只能说万古以来,都是无比的惊艳,比起所有的道祖,都多遑不让!万古以来,多少人皇天尊乃至是半祖是消失在岁月长河之中,然而,劫祖虽然是未封祖,但是,万古之后,依然声名如雷!
  三十岁登临半祖,就算是道祖之中,只怕也没有几个能有如此惊人的成就!可以说,劫祖是万古以来最惊艳的天才之一。
  可惜,他却偏偏遇到了同一个时代的道始!在那个时代,所有人都认为劫祖会开辟无上大道,成为一代无上的道祖。
  然而,他偏偏是遇上了道祖,一代无上的存在,最后,劫祖最终是黯然离开祖道争雄的道路。
  “虽然当年我不在场,不过,据我皇庭的记载,我先祖当年的确没有与道始一战。”胡不归说道:“听说,当年道始没有出手,我先祖就认输了。而道祖对我先祖说了一句:勉强还可以!”
  “倒,这太嚣张了吧,我认为,你先祖是万古以来的第一天才,道始说这样的话,也太不给情面的吧。”李追风都不由为胡不归的祖先抱不平。
  “不,这是给我先祖情面了。”胡不归苦笑了一下,说道:“那个时代,我先祖不是唯一的半祖,你知道当年道始是如何对其他的半祖说的吗?他只说一句:不与蝼蚁争!”
  “这家伙太嚣张了,万古以来第一嚣张的人,半祖对于他来说都是蝼蚁,只怕半祖听了都会吐血。”李追风不由说道。
  胡不归摇头说道:“不,道始并非是口上嚣张而已,当时的半祖一见道始,最终是黯然失色,离开了祖道争雄的道路。我始祖离开后,就创了千劫皇庭。在那个时代,有一句话,宁战劫祖,不见道始。很多一代无双的天骄,见到道始之后,最终都黯然失色消失了,有些人是归隐养性,有些人从此是一蹶不振!”
  “不与对方交手,又怎么知道不如对方呢?修道,本是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必要时,就算是再强大的敌人,也是放手一战,为何未战而认输呢?”杨长河都忍不住说道。
  “这就是道始邪门的地方,万古以来,道始或许不是最强大的道祖,但是,他绝对是最邪门的道祖,他一生很少出手,但,再强大的人在他面前都不得不服输。”胡不归不得不感叹说道。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