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323章 至尊赑屃塔

  苍狂鹏双目一厉,金发冲天,双目如同两轮烈日一样,焚烧大地,厉声说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南荒焉是你撒野的地方,斩你一个小辈,本座一个人足矣!”
  “也罢,杀了小的,老的自然会出手。”燕十三笑了笑,望着苍狂鹏,说道:“你这样的话,我没记错的话,乌巢门的老门主也曾跟我说过,很抱歉,你们的老门主,连尸体都没有留下来让他的晚辈给他收尸。”
  燕十三这样的话,那完全是打乌巢门的脸,不要说是苍狂鹏,就是四邪神都双目一森,
  “小畜生,受死!”苍狂鹏更是怒得金发狂舞,一声怒吼,吼碎山峰,“嗡”的一声,苍狂鹏手中出现了一把黄金神叉,黄金光芒万丈,锋芒刺空,苍狂鹏话还没落下,神叉直掷而出。
  “轰、轰、轰”神叉是风驰电掣,虚空留下黄金残影,黄金神叉刺穿而来,四周的山峰如同纸糊的一样,被霸道无匹的锐劲刺穿。
  “皇者出手,果真不同!”黄金神叉一出,许多看热闹的修士纷纷撤退,以免得殃及池鱼,黄金神叉刺破虚空,那怕是老一辈的大人物,都不由脸色一变。
  面对凌厉无比的黄金神叉,燕十三连躲都未躲一下,当风驰电掣的黄金神叉掷刺到胸前之时,手指一搠,一指击在了黄金神叉那锋锐无比的刺尖之上。
  “砰——”一指搠天,燕十三一指,点在了黄金神叉的刺尖之上,不单是力道万钧的黄金神叉一下子点住,燕十三手指激进,黄金神叉在燕十三的手指之下,竟然象干脆的薄饼,寸寸碎裂!
  “这,这是什么指!”见到这一幕,许多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很多强者都不敢以身挡宝兵,因为宝兵的锋利不是肉身所能挡的,除非你比敌人高了好几个境界!
  “传闻这神叉是苍狂鹏在十岁的时候乌巢门主送给他的人皇之兵,苍狂鹏曾经用此叉击杀过一位圣主,它竟然被一击而碎!”很多修士都吃了一惊。
  燕十三修练四大人秘,攻击、防御、力量、速度已经超越人皇,区区人皇之兵,他当然是一手破之。
  “乌巢门,也不过如此而已。”燕十三风轻云淡地看了苍狂鹏一眼,说道。
  苍狂鹏吼了一声,道:“小畜生,休狂,吃我一宝!”说着,张嘴吐了一尊宝塔,只见宝塔乃是八头赑屃所负,垂落一道道的混沌,每一道混沌如同天瀑,每一道的混沌天瀑可以压崩山脉。
  此宝一出,百万里之内弥漫着无穷的力量,“轰——”的一声巨响,苍狂鹏所在之地当场沉陷,千里之地一下子坍塌!此宝力道无穷,压在身上,后果可想而知。
  “退——”此宝一出,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脸色大变,为之骇然,许多人纷纷撤退,远离战场,免得被此宝击中。
  “乌巢门的至尊赑屃塔!”一见此塔,有人失声说道。
  老一辈的大人物见到此塔,都不由为之失色,喃喃地说道:“传闻此塔曾经镇压过一位无敌的邪灵,乃是乌巢门的一位无敌至尊斩杀八头赑屃祭炼而成!”
  “小畜生,受死!”苍狂鹏祭出宝塔,如天瀑一样的混沌一下子锁住了燕十三,重如亿万山岳的至尊赑屃塔轰杀而至。
  “轰、轰、轰……”至尊赑屃塔镇压而下之时,燕十三四周的所有山峰当场被镇成了粉末,千里之地当场碎裂,坍塌下沉!
  至尊赑屃塔,乃是乌巢门一宝,此塔一旦镇压在身上,连小天尊都无法承受,一下子被镇压成肉酱!
  “好东西!”燕十三一见至尊赑屃塔,笑了一下,手持落宝金钱树,“刷”的一声,落宝金钱树一刷,如八爪鱼一样封锁他的混沌一下子消失,“轰——”的一声,至尊赑屃塔翻滚上天,当落下之时,已经落入了燕十三手中,悬在燕十三的头顶上,沉浮不止,至尊赑屃塔舒卷混沌,落在燕十三周身,像天障一样护着燕十三。
  明明是苍狂鹏用来镇杀燕十三的无敌宝物,然而,落在燕十三的手中,成了燕十三的宝物。
  “不可能!”看到这一幕,无数人失声。
  云人皇只是轻轻叹息一声,燕十三的落宝金钱树之神奇,他又不是第一次见到,连祖兵都可以剥夺的奇宝,至尊之兵击在燕十三身上,那简直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起——”苍狂鹏也是脸色大变,祭捏真诀,欲召回自己的至尊赑屃塔,可惜,至尊赑屃塔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这可是乌巢门的至尊宝物!”很多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由毛骨悚然,连至尊宝物都可以剥夺,那么,还有什么级别的宝物不可以剥夺!
  很多人都不由背脊发寒,对于很多修士来说,宝兵是他们的一半道行,很多修士都要依靠宝兵来杀敌,如果自己的宝兵一旦被克制住,那就是等于失去了一半的战斗力!
  “你不是想要回你的宝塔吗?那我还给你!”燕十三笑了一下,手拎至尊赑屃塔祭了出去,麒麟古秘一展,镇杀向苍狂鹏!
  “轰——”瞬间至尊之威毁灭天地,溢满整天地的无穷力量瞬间镇压而下,在至尊的力量之下,连南荒都为之摇晃,无数人震惊。
  “退——”就是一直傲踞四峰的四邪神此时都脸色剧变,刹那间急速撤退,能退多远就退多远。
  别人能退,但是,苍狂鹏不能,至尊赑屃塔祭杀,沌混如秩序神链,一下子就锁住了他,根本就逃避不了至尊宝塔的镇杀。
  至尊无穷的力量镇杀而下,就算是天边观战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双腿发软,在至尊之威下,多少人喉咙发干,连喘气都困难!
  “嗡——”瞬间,苍狂鹏头悬神镜,照耀百万里,腾跃起八百道神辉,横扫诸天,以挡镇杀而下的至尊赑屃塔。
  “砰——”的一声,然而,燕十三麒麟古秘一展,祭出的至尊赑屃塔乃是打出最强一击,就算苍狂鹏的神镜乃是至尊之物也是挡之不住,一触至碎,苍狂鹏狂喷鲜血,急速祭出其他无敌宝兵。
  番天印、九龙伞、天河书、落日锏……苍狂鹏一件又一件的宝物祭出,每一件宝物都是不朽天尊级别,甚至是有级别不低于至尊赑屃塔的宝物。
  “砰、砰、砰……”虽然有至尊之宝,但是,苍狂鹏终究不能打出真正最强的至尊一击,就算他一口气祭出了七八件的惊天宝物,依然挡不住至尊无敌一击的镇压,在件件宝物在苍狂鹏的头顶上碎裂,他鲜血狂喷,痛得他狂吼一声,这不单是他肉身的痛,他的心也痛得如刀割一样。
  这一件件的宝物,都是乌巢门列祖列宗留下来的珍宝,损失一件就少一件,此时,他一口气就损失了七八件,这怎么不让他心痛呢?
  天边无数修士看到这一幕,又是骇然,又是羡慕,一件至尊宝物,那怕不是本命宝兵,都是无价之宝,任何人拥有一件,都足可以让人羡慕的事情,然而,苍狂鹏却有十来件,这怎么不让人羡慕呢,道祖传承,终究是道祖传承!
  当然,这也足够说明了乌巢门对苍狂鹏寄予极大的期望,才会赐下如此多的不朽天尊之宝!
  “砰——”天地碎裂,那怕苍狂鹏拥有如此之多的不朽天尊之宝,依然挡不住至尊无敌一击,最后,所有宝物碎裂,苍狂鹏狂喷鲜血,被镇压在至尊赑屃塔之下。
  此时,苍狂鹏身穿龙甲,龙威冲天,但是,但至尊赑屃塔之下,那怕是龙甲也变形,苍狂鹏全身都是鲜血。
  “螭吻甲,好东西!”见苍狂鹏身上的龙甲,连燕十三都不由赞了一声。如果苍狂鹏不是穿着龙甲,只怕他已经被镇杀在至尊赑屃塔之下了。
  “螭吻甲!”看到苍狂鹏身上的东西,连云人皇都不由为之吃惊。
  “这就是乌巢门传说中的螭吻甲!”有老一辈的老寿星骇然地说道:“传闻乌巢道祖曾经远走海外,斩杀一头螭吻,留下一副龙甲!乌巢门竟然把这样的东西都赐下了!”
  螭吻甲,虽然不能与祖兵相比,但是,传闻龙生九子,其一为螭吻,螭吻身上流淌着一半的真龙血统,此龙甲乃是无价之宝!连至尊之宝都击之不碎!
  “螭吻甲又怎么样?”燕十三笑了一下,“轰、轰、轰”揪起至尊赑屃塔,一次又一次地砸在苍狂鹏的身上,苍狂鹏虽然有龙甲在身,但是,此时他被镇压,只能是伏在地上,一次又一次被至尊赑屃塔狠砸,虽然螭吻甲能保他一命,依然被砸了鲜血狂喷,骨头是一寸寸碎裂!
  “小畜生,我要杀了你!”苍狂鹏狂怒无比,怒吼道,他出道到现在,傲视南荒,何时如此被辱过。
  “轰——”燕十三毫不怜惜丹药、龙涎,狂灌几口,补充了血气又后,又以麒麟古秘砸出了至尊无敌一击,此时,就算穿着龙甲的他狂鹏都是四肢断裂,头颅被砸扁,到处是鲜血,如果不是他身穿螭吻甲,只怕他早就死了,被砸成肉酱!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