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378章 厉鬼战魂 下

  而禅圣地之外,许多人也都不由为之惊叹,有古宗的大人物说道:“传闻伐穹圣地的半祖曾经留下一颗‘厉鬼战魂’宝珠,再创‘鬼伐天下’的无双绝学,两者同时使用,威力无穷,能困住任何对手,甚至是操控敌人,一旦被‘厉鬼战魂’困住的敌人,就如同笼中之鸟!”
  “的确,历代以来,不知道有多少强大的人物最终是死在伐穹圣地的这一招之下,没有想到,现在‘厉鬼战魂’传到了凌傲剑的手中。”有老宗主感叹地说道。
  老一辈的人皇盯着天镜,徐徐地说道:“如果燕十三摆脱不了‘厉鬼战魂’他必死无疑,就算他是小天尊实力,只怕也挡不住‘鬼伐天下’的一次又一次攻猛的杀伐!”
  “看来燕十三这一次是要折在凌傲剑的手中了,他太自以为是了,跨域作战,那是自寻死路!”也有老寿星摇头说道。
  在第九域之内,许多天才弟子看到这一幕,都脸色大变,他们都见识到了“厉鬼战魂、鬼伐天下”的强大,以后若是与凌傲剑为敌,他如果施出此式,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否则,就会变得任凌傲剑宰割。
  “小风,快去救燕兄!”在另一端,见到燕十三被“厉鬼战魂”所困,郁狂也脸色大变,他亲身经历过,明白“厉鬼战魂”的可怕!
  “我也必须是‘燕惊七步越天鸿’才能穿越‘厉鬼战魂’的黑芒!我现在的实力,一天之内只能使用一次命魂式!”李追风也着急,但,他现在用不了“燕惊七步越天鸿”!
  “小畜生,今天就是你的末日!”凌傲剑一次又一次的攻伐,打得燕十三节节后退,招架不住他的鬼叉,凌傲剑是面目狰狞,冷森地笑道:“你这样的蝼蚁,也配跟我作战,本座捏死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小畜生,好好尝尝死亡的滋味吧!”话一落下,鬼叉破空,欲穿透燕十三的胸膛。
  “是吗?”此时的燕十三反而是平静,淡淡一笑,胸有成竹,一番努力,他明白“厉鬼战魂”是没办法用力量摆脱!你反抗越强烈,它就越厉害!
  就在这瞬间,燕十三仙诀一展,瞬间,燕十三如同一条跃出大海的鱼!刹那之间,燕十三跳出了这个时空,不再这个时空之中,跳出了“厉鬼战魂”的黑芒!在这弹指之间,时间宛如一下子慢了下来。
  三藏万古,万古一逝,借着神奇的“六古道藏”之三,燕十三一下子摆脱了“厉鬼战魂”!
  万古一逝,弹指之间,时间又瞬间流逝,只是瞬间,但,对于燕十三来说,已经足够了。
  一下子跳出了黑芒,连凌傲剑都大叫道:“不可能!”
  “呜——”龙吟虎吼,天鹏掠顶,真龙伴飞,睚眦开道,神凰随行,瞬间,神兽的力量撕开了天地,无敌九天。
  “铛——”的一声,二藏千兽,燕十三赤手捏断了鬼叉,五指如凤爪,一下子穿透了凌傲剑的胸膛。
  “啊——”凌傲剑一声惨叫,他的心脏当场被燕十三摘了出来,鲜血淋漓!
  瞬间,一片寂静,就在弹指之间,燕十三逆转了局势,一击之下连凌傲剑的心脏都摘出来了,这让所有人都看呆了。
  “谁才是蝼蚁!”燕十三声音冰冷,五指如龙爪,把凌傲剑死死的捏住,“噗、噗、噗”五指刺穿凌傲剑的身体,鲜血喷出来。
  “嗤——”突然,鲜血狂喷,凌傲剑的身体像被撕开一样,一个影子冲天而起,瞬间向天边逃去,而燕十三手中还是抓着凌傲剑的骨肉。
  “替死术!”有天才弟子见到这一幕,吃惊地说道:“这是古老的秘术!”
  替死术,在生死关头,放弃自己身体的大部分血肉,保一条命,逃之夭夭。这种奇术,有点像壁虎断尾逃生。
  在生死关头,凌傲剑放弃了大部分身体,施出“替死术”,撕裂自己的身体,逃之夭夭!
  “兄弟,快追,杀了他!”李追风急忙叫道。
  在此时,三个化身已经把伐穹圣地的精锐一屠而尽,到处都是鲜血!三个化身一晃,消失了。
  燕十三落入谷中,取出宝丹为郁狂、胡不归疗伤,对于李追风的话,他只是笑了笑,说道:“他能逃到哪里去?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大不了踏平伐穹圣地,把他揪出来!”
  这话够嚣张,够狂妄,出言就要灭人家一个大门派,但是,此时没有人敢嘲笑燕十三,杀鬼枭皇子,败凌傲剑,这足可震慑所有的人,特别是对燕十三不满的人。
  在禅圣地之外,诸多大门派都通过天镜看到了第九域所发生的一幕,一时之间,诸多门派的大人物为之沉默,跨域作战,受到禅圣地所镇压,依然要斩凌傲剑,若不是凌傲剑逃得快,只怕,凌傲剑早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燕十三就是燕十三,不愧是邪门透顶的人。通天境界真我层次能斩人皇,这已经够邪门了,现在竟然跨域而战,被禅圣地所镇压,竟然还能败凌傲剑这样的天才,这实在是不可思议,邪门透顶。”有老寿星不由感叹地说道。
  也有老一辈人物也感慨地说道:“是呀,燕十三依然是邪门无比,早在当年,他就屠人皇如屠狗,现在依然不改当年之勇,依然屠人皇如屠狗。若是他日让他登临了人皇,那还得了,年轻一辈谁人能敌?”
  事实上,在场的许多门派对燕十三都不满,不少门派是与燕十三有仇,但是,此时此刻,燕十三的实力搁在那里,就算这些人想落井下石、幸灾乐祸,都没有那个机会。
  而在禅圣地之内,古少邻跟他姐姐古晓曼走在了一起。
  古少邻不由对古晓曼说道:“姐,你怎么跟他走在了一起了,难道老祖他们的决定你不知道吗?”
  “我就是为老祖这事找他的!”古晓曼理所当然,说道:“老祖最近闷闷不乐,我要他去跟老祖说这事去,他也答应了,等这里的事情处理了,他就跟我去,跟老祖说清楚,老祖已经很久没出门了,我都怕他老人家闷出病来。你也是的,老祖前段时间那么不开心,你也不安慰一下他老人家,反而从家里跑出来了,你这样就不对了,老祖是最疼你了,你竟然也不照顾一下老祖他老人家,万一他老人家年老体衰……”她说话是又快又急。
  古少邻自己姐姐一席哗啦啦的话说得一时之间无语,什么老祖闷闷不乐,无非就是想与挽云宗联姻,他那老骨头,比谁都健朗,一天吃三五头牛不是问题,他那样的身体都会年老体衰,其他人就不用混了。
  古少邻知道自己姐姐性急,又善良,他也一时之间无语。
  “姓燕的有没有欺负你?”古少邻是支开了古晓曼那一大堆的快话,盯着燕十三说道:“他敢动你一根毫毛,就告诉我,我帮你斩了他!”他是护姐心切,盯着燕十三的双目是杀气腾腾。
  古少邻那充满敌意神态,让燕十三是哭笑不得。
  “喂,古家大少爷,我兄弟好歹也是你的姐夫,怎么能这样跟你姐夫说话呢!”李追风这小子嘴巴很毒,笑着说道。
  古少邻的目光盯来,可以杀人,寒气逼人;而燕十三也不由瞪了李追风一眼,这小子是想害死他!他跟古晓曼啥事都没有,这小子就满嘴胡说八道。
  “嘿,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见古少邻、燕十三的目光瞪来,李追风嘿嘿地一笑,闭上嘴巴。
  而古晓曼则是对自己的弟弟很不满意,说道:“少邻,你这也太看扁你姐了吧,你姐又不是弱不禁风的人,难道这点小问题我都解决不了?姓燕的他敢动我,我就有他好看。”
  “那就好。”古少邻当然不会怀疑自己姐姐的实力,不过,他姐姐就是太善良了,他是怕自己姐姐跟燕十三这个邪门的人走在一起会吃亏。
  “我好歹也是个活人,有你们这个无所忌惮的讨论人家的吗?”燕十三看了看他们姐弟两人,淡淡地说道。
  古少邻对燕十三可不是那么友好,他是冷冷盯着燕十三,双目混沌翻滚,冷冷地说道:“姓燕的,你最好离我姐姐远一点,否则,就算你有多邪门,我都斩你!”
  对于古少邻的敌意,燕十三只是笑了一下,耸了耸肩,对古晓曼笑着说道:“你看,这不关我的事情,去不去渭河古家,不是我决定,是你们决定。”
  古晓曼蹙了一下眉头,瞅着燕十三,说道:“燕十三你想反悔了,你当时可以答应下来的。一个堂堂男子汉,说得到做得到,说话算数。你现在反悔,算什么男子汉。你说,你是男人吗?这样的小事情都做不了,还算什么男人,如果你不是个男人,那你为什么就答应下来……”
  古晓曼说话是噼哩啪啦,说得又快又急,话如连珠,一下子说了一大堆的话,快得让人招架不住。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