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417章 未婚夫不好做 下

  “你们听说没有,苏堂姐是要嫁人了。”有堂兄弟姐妹三三两两相聚在一起,不免聊到苏芷慧的事情。
  苏芷慧不单是苏氏王朝的内系子弟,而且她在苏氏王朝子弟之中也有享有盛名,她不单是美貌出众,而且,她的天赋也不错,在苏家年轻一代,她也算是一个出色的子弟。
  “是嫁给宝珍派的传人吗?”在外面的子弟对情况并不是很了解,就问道。
  留于本家的子弟倒对苏芷慧这件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因为这几天苏芷慧与燕十三的事情已经是传遍了苏家。
  “不,不是宝珍派的传人,是一个叫燕十三的家伙。”有堂兄弟姐妹说道。
  “是奇华大陆哪个大门派的俊杰呀?”追求苏堂姐的俊杰一直很多,奇华大陆有好几个大门派的传人对苏堂姐都有意思,能让苏堂姐垂青的,肯定是不得了的人物吧。有堂妹是好奇地说道。
  “嘿,了不得的人物?是了不得的废物吧。”有人则是冷笑说道。
  也有堂兄弟低声说道:“嘘,也别说这么大声,好歹人家也是姑爷,再怎么说,止慧也是我们的亲人。”
  “自己是废物,还怕别人说不成。”有人冷笑,说道:“最原始的血统,道行极低,这不是废物是什么。我真搞不明白苏堂妹是看上那废物的哪一点!她好歹是苏家杰出的子弟,竟然会挑上这种毫无作为的废物……”
  “……她不单是把自己的颜面丢尽了,也丢了苏氏王朝的脸。我们苏氏王朝在奇华大陆是赫赫有名,以她的资质,以她的美貌,想要挑一个佳婿,轻而易举,她却便便不珍惜自己,挑了一个废物当夫君!”这个堂兄是对苏芷慧这桩婚事是极为不满。
  看来,苏氏王朝之中,有些人是对燕十三有着很大的成见。
  “苏师姐也奇怪,她在我们中也是很出众,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废物呢。”也有堂妹感到奇怪,说道。
  “有什么,一时昏了头呗,看来,那个废物其他的本事倒没有,哄女人的本事倒有一手,不然,堂姐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废物。”有堂弟很不满地说道。
  在大宴的上首,坐满了苏氏王朝的俊杰,而作为传人的苏道全当然是居中而坐,能坐于上座的,都是苏氏王朝年轻一代出色的子弟,个个都是不凡,不论男女,都有出众之处。
  “殿下,苏堂姐的事,可否是真?”此时,在上座,也有子弟询问苏道全。
  苏道全点了点头,说道:“芷慧与她未婚夫这一次回来是拜祖,皇主已经给他签了铁令,这事的确不假。”
  “大堂哥,听说芷慧姐的未婚夫是个最原始血统的小修士,是不是呀?”有外遣的俊杰也奇怪地问道。
  苏道全笑笑,沉吟一下,只好回答说道:“芷慧未婚夫,他的道行深浅,我倒不清楚。不过,外务司给他验了血统,的确是原始的血统。”
  苏道全身为传人,的确是有着他过人之处,回答问题也算是滴水不漏。
  “真搞不明白堂妹是怎么样想的,以我们苏氏王朝的实力,以她的容貌,以她的资质,不说天下,就是奇华大陆,多少俊杰天才可以挑?她只要一点头,奇华大陆不知道多少年轻青才、英豪俊杰都想娶她,她却偏偏挑中这样的废物!”有堂兄都不由为自己的堂妹惋惜。
  “嘿,同病相怜呗!”此时,一个尖酸的冷笑声响起,说话的也是苏氏王朝年轻一代的俊杰,叫苏宝龙,他冷笑地说道:“嘿,弱者同情弱者,没什么奇怪的。苏芷慧自小跟着父母长大,眼界也就只有那么一点点,若真让她挑一个出身高贵的俊杰,她还真自卑得无地从容,所以,就随便挑一个废物,这至少能找回一点优越感。”
  听到这样的话,在座的一些与苏芷慧感情比较好的堂兄妹不由皱眉头,而一些人则是冷笑一下。
  苏道全皱了一下眉头,沉声地说道:“宝龙,大家都一家人,说话要有分寸!”
  我是说实话嘛。苏宝龙不敢挑战苏道全的尊威,只是不甘地嘀咕一声。
  原来这个苏宝龙,还真与苏芷慧有些恩怨。苏宝龙的父亲是东江王,为苏氏王朝掌一条江脉宝矿,而他爷爷更了不得,乃是苏氏王朝的长老之一。
  而苏芷慧的爷爷在年轻的时候,就与苏宝龙的爷爷不和。而苏芷慧的爷爷死得早,苏芷慧的父亲天赋、道根又不好,他们这一脉迅速衰落,然而,苏芷慧却天资不错,在这两年时间就踏入命土境界,有问题魂俯境界之势。
  而苏宝龙自小条件比苏芷慧好很多,他自认为自己的天赋在苏家年轻一代是佼佼者,然而,没有想到却被破落户苏芷慧赶超了,这让他心里面不是滋味,对苏芷慧不免有些怨气。
  年轻子弟欢聚一堂,随着时间推移,诸多子弟都纷纷到场,在开宴之前,绝大多数的子弟都到了。
  而苏芷慧与燕十三在开宴之前准时到来。苏芷慧在苏家本是有不小的名气,是个才貌双全的美女,甚为夺目,特别是现在她的婚事成了整个家族的焦点,所以,当苏芷慧与燕十三到场的时候,特别引人注目,一双双的目光都落在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苏芷慧的确是个美人,袅娜多姿,美丽动人,那怕是她浓妆淡抹,也依然是美丽动人,吸引人的目光。
  苏芷慧挽着燕十三的手臂袅娜而来,吸引了无数的目光,而她身边的燕十三,就成了很大的反差。
  此时的燕十三,乃是普普通通,普通的相貌,普通的衣着,普通的神采,看起来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不过,甚至让人以为他是个凡人,普罗大众。
  少帝人皇,燕十三不论是气势、神采都能返璞归真,他若不爆发皇气,别人根本就看不出他的神采!
  燕十三与苏芷慧走在一起,反差极大,甚至是让人忽视掉燕十三。
  一个是光彩夺目、美丽照人,一个是普罗大众、毫不起眼,两个人走在一起,是十分的不搭配。
  而此时此刻,也是一双双眼睛落在他们的身上,苏芷慧与燕十三的事情,在苏氏王朝早就传开了,许多外遣的子弟虽然听人说苏芷慧的夫婚夫是个废物,但,都没有见过,所以,成见并不深,现在一见燕十三,很多人都不由为苏芷慧抱不平。
  苏芷慧算得上是苏氏王朝的一朵鲜花,美艳动人,然而,却竟挑了一个毫无特色,而且还是道行极浅没有任何资本的男人,这一下子让诸多没有见过燕十三的子弟都轻视燕十三。
  “就是他呀。”一时之间,许多的子弟是指指点点,低声议论,就算不敢说那么大的声,低声细语,也能让身边的人听得到。
  “真的不怎么样,我还以为苏师姐的男人就算是道行极浅,至少也该有个卖相,没有想到,论相貌没相貌,论资本没资本,真不知道苏师姐是看上他哪一点。”有子弟不惋惜地说道。
  “这根本就是上不了台面嘛,真不知道苏小妹是怎么样想的,这样拿不出手的男人也能看得上眼。”有堂兄弟不屑地看了燕十三一眼。
  倒是苏芷慧,落落大方挽着燕十三的手臂款款而行,轻松自在。虽然只是相差一天,但是,苏芷慧的神采、气势明显是变化了很多,一种坦然,一种自在,她这种神韵,更融合大道,一种悠然自在的神采,让人看着惬意。
  的确,苏芷慧有一种豁然开朗、拔云见日的道韵。燕十三的话,对她影响很大,这两天,她是细细品味燕十三的话,让她道心慢慢拔开阴霾,心壑之内,有茅塞顿开的感觉。拔开道心中的阴霾,她是感觉是道途坦荡,任何压力都烟消云散,有一种你千军万马,唯我屹然不动的道韵!
  所以,现在苏芷慧不在意别人说什么,她只做自己的事情!
  对于纷纷议论,燕十三也只是笑了笑,依然与苏芷慧徐徐而行,不知不觉间,两个人的节奏是十分配合。
  燕十三暗暗地点点头,苏芷慧的确是有一颗玲珑道心,一点便悟,的确值得调教。
  “芷慧,燕兄弟,这里有你们的位置。”见苏芷慧与燕十三进来,苏道全指着留下的空位,笑着说道。
  事实上,燕十三与苏芷慧一进来之时,苏道全就一直留意燕十三,他以为燕十三会怯场,没有想到,燕十三毫不在乎,风轻云淡。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平静走进来的燕十三,眼前这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却给苏道全一种很奇玄的感觉,他总是感觉,燕十三根本就是闲庭信步,说更深一点,应该是说,巨象之于蚂蚁,燕十三是巨象,他们是蚂蚁。
  想想这种感觉,苏道全都感到好笑,这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燕十三应该是一个普通的修士才对,为什么偏偏会给他这样的感觉呢。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