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419章 逼婚 上

  苏芷慧呆呆地打开小瓶,欲为伤口涂药,但,宝瓶打开时,竟然是紫气缭绕,只闻其香,就让人飘飘欲仙。
  “这是什么?”苏芷慧下意识问道。
  “龙涎。”燕十三静静地说道。
  手中的小瓶一下子脱落,苏芷慧整个人如同雷殛一样,“龙涎”这两个字一下子在她脑海中炸开了。
  燕十三,一下子接住了小瓶,静静地说道:“看你,就这一点定力,谈何登临巅峰。道心虽通明,定力不够。”说着,把龙涎涂在她的伤口处,小瓶塞在她手中。
  此时,殿内乱糟糟的,一些弟子是七手八脚,把苏宝龙送走,有一些弟子是发呆,还没有回过神来,有些弟子是低声议论。
  大家都没怎么搞明白苏芷慧是怎么样出手的,突然击碎宝杵,把苏宝龙打成重伤,难道苏芷慧是修练了什么秘法不成?
  没有任何人看到燕十三出手,大家只看到苏芷慧挟着刚猛一击与苏宝龙硬拼。
  今夜大宴最终是不欢而散,现在苏宝龙生死未知,大家心里面都有些阴云。苏宝龙的爷爷是长老,如果苏宝龙真的是死了,那就麻烦了。
  苏道全也没办法,只好先让诸多子弟先回去,聚会这事暂告一段落。
  在临别的时候,苏道全也特别留意燕十三,苏道全以通天境界的实力,都没有看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苏宝龙就这样莫明其妙地被苏芷慧打成重伤,但,他总有一种感觉,认为最后一刻是燕十三出手了,把苏芷慧救了回去。
  但是,他又没有看到燕十三出手,他也不敢肯定,惊疑万分。
  ………………………………
  夜宴不欢而散,苏芷慧脑袋有些浑浑沌沌地跟着燕十三回到了住处,回到住处清静下来之后,苏芷慧这才清醒过来。
  “你,你,你是从哪里来的龙涎!”苏芷慧看着手中的小瓶,然后不可思议地望着燕十三。
  龙涎,这可是无价之宝,任何修士都梦寐以求。龙涎,可以培元补气,可以调息疗伤,可以说是万能灵液,这样的东西,举世罕有,珍贵无比,就是他们苏氏王朝的元老都没资格拥有这样的东西,这样的东西,实在是太难得到了。
  “没什么,别人送的。”燕十三道:“我师父曾经救过一位炼丹师,他送了一点这东西给我。”
  燕十三是满口胡说八道,当然,他说他拥有大量大量的龙涎,只怕苏芷慧也不会相信。
  “真的?”苏芷慧将信将疑,或者,也只有这种解释,龙涎这种无价之宝,也只有炼丹大师才能拥有,不然,燕十三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东西。
  “难道我骗你不成。”燕十三笑了笑说道。
  苏芷慧把小瓶塞入燕十三的手中,不由叮嘱地说道:“这样的东西,你最好别乱拿出来,否则,随时都会招来杀身之祸!”
  “你收好吧。”燕十三笑了笑,说道:“我自己还有一点,能够用。”这么一小瓶的龙涎,不够他一口喝光。
  “这东西我不能收,太珍贵了,你留着保命吧。”苏芷慧摇头说道:“你比我更需要它。”
  燕十三笑了笑,把小瓶塞入苏芷慧的手中,就没有再说什么,而苏芷慧拿着小瓶,一时不由发呆。
  在第二天,苏氏家族内部就传出消息,苏宝龙伤势极重,至少要一年之后才能下地。
  听到这样的消息后,苏芷慧是冷声说道:“活该!”说到这里,她不由看了身边的燕十三一眼。
  而燕十三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笑了笑。
  不过,就在当天,家族内部就召见了苏芷慧,而燕十三也一同被召见。
  家族召见苏芷慧,依然是上次的主峰,不过,这一次在场的不单止是苏皇主,连苏家的八大长老都在场。
  一见八大长老都在场,苏芷慧立即明白,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看到苏芷慧与燕十三到了之后,在座的一位须发全白的长老目光暴涨,见到苏芷慧,冷冷地一哼。
  这位就是苏宝龙的爷爷,八大长老中的七长老。
  “芷慧,这次诸位长老都在此,就说说两件事,一件呢,是你的婚事;另一件呢,就是昨晚的事情。”苏皇主威严无比,沉声地说道。
  苏芷慧也冷冷地说道:“关于我的婚事,家族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你未婚夫的情况还没有查明,为了家族的安全,这事不得马虎!”七长老第一个开口,冷冷地说道。
  七长老苏森在年轻时就与苏芷慧的爷爷有怨,后来苏芷慧的爷爷死得早,苏芷慧一脉没落,虽然苏森没有怎么过分为难苏芷慧这一脉,但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我家夫君,又不入赘家族,何来对家族安全有威胁!”苏芷慧虽然是晚辈,但是,她决定的事情,绝对不会让步!
  “芷慧,婚姻大事,三思而后行,这件事情,你应该再考虑考虑。”另外一位长老委婉地劝说苏芷慧。
  看得出来,苏氏王朝的高层,还是对苏家与宝珍派两家联婚的事情并不死心。
  “没有什么好考虑的,我们两情相悦,谈婚论嫁,我考虑清楚了!”苏芷慧也干脆,一口回绝,断了后路。
  “哼!”七长老苏森冷冷地一哼,冷声地说道:“身为苏家的弟子,不是事事都任你胡来!这等大事,应该家族一致决定。”
  苏芷慧也毫不客气,冷晒一笑,冷声地说道:“我是苏家的弟子,不是苏家的奴才!我也没白吃苏家的米饭,我这一脉世世代代都为家族建功立业!婚姻之事,乃是我个人私事,不由家族的公事,这事用不着家族干涉,我自己作主便可!”
  苏芷慧是铁了心思,态度是更加强硬,毫不退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森目光一寒,冷冷地说道:“你能有今天的成就,你能踏上这一条路,没有家族,你有今天吗?身为苏家子弟,就应该为家族作出贡献!这等大事,焉容得你独断!”
  苏芷慧也是冷笑一声,针锋相对,冷笑地说道:“七长老说得真是轻巧!我今天的一切,难道是家族白给的吗?我每走一步,都是为家族作出贡献换来的!我每修练一门功法,每取一件宝兵,哪一件不是以我为家族作出贡献换来的?东临平匪,西城剿乱,难道这不是我对家族的功劳吗?我作出贡献,家族给我报酬,这是理所当然的,这也是写入族规的!”
  “放肆,你这藐视宗门,对尊长不敬!”苏森双目一厉,沉喝道。毫无疑问,苏森这次是完全针对苏芷慧。
  苏芷慧也毫不服软,冷声地说道:“七长老,万事都以理服人。我们苏氏王朝,乃是堂堂大派,任何事都有族规可依,任何事都需禀族规办事!在族规之中,没有任何一条是不准家族子弟为自己的婚姻作主,也没有任何一条规定家族子弟的婚姻大事由家族包办!我的婚姻大事,我父母不反对,就是我自己作主!请问一下七长老,我这是违背了哪一条族规,违背了哪一条祖训!”
  “你——”苏森被苏芷慧逼得无话可说。
  而苏芷慧却冷笑地说道:“我们苏氏王朝,既然是大门派,万事都以章程而定。无规矩,则不成方圆。如果家族之中,任何事都以高层的意志而作决定,又怎么让家族子弟心服口服!”
  “芷慧,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此时有长老开口说道:“婚姻大事,的确是不能马虎,至少,你们拜祖之事,应该是要缓一缓,至少,大家对你未婚夫有一个了解。毕竟,你是苏家子弟,家族关心你的情况,也是应该的。双方有一个缓冲的时间,对大家都是一件好事,这既是有助于你未婚夫对苏氏王朝有一个了解,也是有助家族对你未婚夫有一个了解。既然你们的事定了,也不急于一时拜祖,你说是不?”
  这位长老更加精明,不说反对,只是拖缓拜祖,他说起来,也是合情合理,苏芷慧也是无话可说。
  “芷慧与燕小友是两情相悦,谈婚烟大事,也是正常。这对于家族来说,也是一件喜事,所以,这件事家族也应以你个人意愿,并不干涉。”苏皇主此时缓缓地说道。
  苏皇主这样的话一说出来,让在场的八位长老都不由一下子望向苏皇主,大家都没有想到,第一个赞同的竟然是皇主,大家都感到不相思议,一时之间面面相觑。
  而苏皇主说了这席话之后,就闭口不语。
  苏芷慧听到皇主的话,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至少皇主是同意了。
  而燕十三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静观苏芷慧说话,刚苏芷慧是舌战群雄,他都不由莞尔,这有点像他当年在挽云宗的情景。
  八大长老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皇主突然改变主意,在此之前,皇主也是赞同苏家与宝珍派联姻!怎么现在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