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436章 龟山有宝 下

  “真的能进去?”燕十三见叶鄙人信誓旦旦,就徐徐说道。
  “绝对!”叶鄙人拍得自己胸膛是拍拍响,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
  “多少钱。”燕十三淡淡一笑,对于这种方法,他也不介意试一试。
  “嘿,不多,十枚人皇血髓。”叶鄙人还真是奸商,一个请柬卖十枚人皇血髓,他又补充了一句,说道:“份额有限,两位爷,可不要犹豫!”
  “给我一张。”燕十三递过十枚人皇血髓,淡淡地说道。
  叶鄙人喜滋滋地收了燕十三的钱,给了燕十三一张请柬,燕十三收下请柬之后,看着叶鄙人,温柔地说道:“如果你敢骗我,我把你头颅拧下来当夜壶。”
  “嘿,爷,你放心,我金字招牌,杠杠的。”叶鄙人是信誓旦旦,一点都不怕。
  “也给我一张吧。”魏信陵也不由为之心动,也买了一张。
  叶鄙人卖出了两张之后,又跑到另一边,鬼鬼祟祟地向其他人推荐他的请柬。
  不过,让燕十三与魏信陵都十分意外的是,叶鄙人卖的请柬竟然是真的,当他们两个拿着请柬去的时候,龟山子弟立即引他们进入了龟山,并安排他们起居。
  这让燕十三与魏信陵相视了一眼,叶鄙人这个奸商难道真的是龟山内部的子弟,偷偷跑出来卖请柬赚外快?
  当然,燕十三与魏信陵的请柬不是那种贵宾级别的,只不过是普通的请柬,所以,不像那些大门派一样被安排在龟山深处住下。
  燕十三知道地狱鬼朝杀手在龟山深处,不过,他并不着急,只要杀手还在龟山,他就不怕他能逃得了。
  安顿好之后,魏信陵就对燕十三说道:“燕兄,小弟正打算出去逛逛,看有没有什么适合的东西,燕兄可要同行?”
  燕十三左右无事,也就答应一同前去。
  正如魏信陵所说一样,龟山之内,山峦起伏,楼宇宝殿栉次鳞比,在龟山之内,不单是有许多宾客来往,而且竟然有很多店铺,而且,多数都是龟山子弟在本门中的宝殿开卖。也有一些人跑到某一条山路旁摆起自己的小摊来。
  这明明地龟老人的大寿,龟山却搞得像赶集市一样,这让燕十三搞不明白。
  “不是说是龟老人大寿吗?龟山怎么做起生意来了?”燕十三不由为之惊讶,问身边的魏信陵。
  魏信陵笑了笑,说道:“燕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听说,龟老人四万岁大寿,有退隐之意。传闻,龟老人年轻的时候在天蜃海,特别是蜃海废墟得到很多的东西,很多是宝物,当然也有一些小玩意,趁这次大宴诸派的机会,龟老人让门下弟子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卖了。”
  “为什么?”这让燕十三都不由为之奇怪,如果是宝物,自己留着用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拿出来卖呢,更何况,龟老人门下子弟上万之众,再多的宝物也不够用。
  “具体情况不很清楚,不过,有一种猜测很多人都认同。传说,龟老人门下没有惊艳之辈,没有一个弟子继承他老人家衣钵。他手中的蜃海废墟的东西太多了,一直以来,都让西土诸派垂涎,只是碍于龟老人深不可测,没有人敢动手而已。”魏信陵说道。
  “散财消灾?”燕十三意外。若是这种说法,还真有些可信,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龟老人从蜃海废墟之中得到那么多东西,肯定让西土诸派垂涎。
  龟老人还在,那些门派是不敢动手,万一龟老人死了呢?岂不是为门下子弟招来了杀身之祸,趁着自己大寿的机会,把蜃海废墟得到的东西拿出来卖掉,这是向西土诸派表个态度,为门下弟子消灾!
  宝物让人眼红,为了宝物,甚至会招来灭门之灾,而血髓就不同,万古以来,还没听过有哪一个门派因为拥有大量的血髓而招来灭门之灾的。
  血髓是货币,通流很快,大量存在,而宝物不同,很多宝物是独一无二,甚至是可以说有钱都买不到,所以,血髓招来灭门之灾的可能性很低很低,但是,宝物就不同了!
  龟山卖宝物,而一些进来的客人,或者说是混进来的客人,也偷偷借着龟山的场地,卖起自己的东西来。
  对于这样的情况,龟山子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些散修的东西就不用看了,值得一看的是龟老人从蜃海废墟中得到的东西。”魏信陵早就打听到消息,对燕十三说道。
  说话之间,燕十三与魏信陵登上了一座主峰,这座主峰的一个宝殿上就有龟山子弟地出售宝物。
  燕十三与魏信陵走了进去,只见宝殿之内光华吞吐,有宝兵浮沉,有灵药飘香,有仙料清鸣……
  天尊级别的宝兵也拿出来卖呀。看到宝殿之中出售的诸多东西,连魏信陵都不由为之惊讶。
  “回道友,老祖隐世后,我们子弟也是放牧自耕,不问世间风云,所以,为宝兵寻个主人,免得明珠蒙尘。”龟山子弟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燕十三与魏信陵都不由相视了一眼,龟山这还真舍得了本,连天尊宝兵都拿出来卖,难道龟山真的是后继无人?
  “我是想看看龟仙从蜃海废墟中带回来的一些东西,不知道这里是不是专卖?”魏信陵对蜃海废墟十分有兴趣,说道。
  我们每一个主峰各有各的特色,不过,我们并没有废墟专卖。如果道友要废墟的东西,我们这里倒有。龟峰子弟倒是热情为燕十三两个人介绍,取出一块石碑,说道:这块石碑乃是我老祖偶尔在蜃海废墟外围得到的,卖三万小天尊血髓。
  石碑斑驳,有一半是残缺的,魏信陵仔细一看,看不出端倪,燕十三一看,不由为之惊讶,说道:“这是海幽石,至少是太古时期的东西。说着,仔细一看上面刻的古字,不由惊叹说道:这的确是蜃海的东西,可惜,残得太厉害了。”
  “道友好眼力,很多客人都鉴不出来,一眼识破。我们老祖曾说这块古碑是从一个废墟古殿中流落出来的,如果完整的话,就不得了,这个价可就买不了啦。”龟山子弟都不由惊叹地说道。
  燕十三没有动心,蜃海废墟的东西,的确让人心动,但是,有很多东西是无用的,除非你能收集齐完整的一套,否则,你只得一小部分,根本就没有用。
  “这里还有一块废墟殒石,经废墟沉淀无数岁月,不亚神金……”龟山子弟为燕十三两个人介绍着其他的东西。
  龟山子弟介绍了好几样东西,都没有燕十三与魏信陵喜欢的。这个时候,考燕十三眼力的机会来了,龟山子弟拿出几样东西,燕十三都能朗朗上口,这不单是让龟山子弟吃惊,连魏信陵都吃惊无比!
  “有没有古经?”最后,魏信陵忍不住问道:“听说,龟老爷子曾得过刻有古经的宝碑,可有这么一回事?”看来,魏信陵是冲着绝学而来的。
  “古经倒有一部。”这位龟山子弟沉吟了一下,看了看魏信陵与燕十三一眼,最后看了一下燕十三,说道:“既然道友识货,我就拿出来给两位看看。”说着,这个弟子从里面取出了一块玉册,递给燕十三。
  “我老祖的确得过古经,这只是开头的副本。”这位弟子望着燕十三,因为刚才几件宝物燕十三都朗朗上口,龟山子弟知道燕十三是识货之人。
  燕十三一看这块玉册,玉册上才三十多个字,一看之后,燕十三都不由吃惊地说道:“这是上古时的古经,上古之时,曾有一个妖族大派威震一时,有宝经一册,名为《南天功》,后来此派衰落,宝经下落不明。”
  能再见这古经,燕十三都吃惊,因为上一世,燕十三随玲珑古朝去过这个门派!
  “道友见识广博,实在让人吃惊。”此宝经乃是我老祖在废墟的一位前人遗骸中得到的。这位子弟不由吃惊。
  龟老人心怀让人佩服,这样的宝经都拿出来卖。燕十三也一样吃惊,这样的宝经,别人留着都来不及,而龟老人却拿出来卖。
  “这是什么价?”听到这话,魏信陵都不由为之心动。
  “十枚道祖血髓,或者换三十颗至尊巨灵丹,培元丹、补气丹都行。”龟山子弟说道。
  魏信陵听到这样的价,不由苦笑了一下!这样的价格,他就没办法付得起了,道祖血髓,这样的东西,可遇不可求,这样惊世的东西只有道祖传承才能拿得出来。
  当然,这样的宝物,随时都有人要,他买不起,那些道祖传承绝对买得起。
  燕十三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至尊巨灵丹,难道说,龟老人已经是至尊或者是有机会问鼎至尊?如果不是如此,就算得到至尊巨灵丹也没有用!
  燕十三一下子捉摸到了一些东西,或者,龟老人卖掉这么多宝物,不单是为了散宝消灾,或者也有可能是筹集更多的血髓、巨灵丹冲击更高的境界。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