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458章 神炼六道 下

  随着神驼人王一声狂啸,巨朔横扫万里,挑飞岛屿,一扫荡尽风云,砸碎天空,无尽的大天尊之威如同无数的神刀一样绞碎天地一切,这一击可以荡平天蜃海,无数修士骇然变色。
  如此霸道无敌一击,燕十三只是温柔一笑,凰化诀一展,探手直取汪洋,百万里汪洋落入他的手中,也只不过是一把流光逸彩的巨锤而已。
  “滚——”百万里的汪洋在燕十三手中如同巨锤一样狠狠砸下,崩碎九天,挟着亿亿万钧之力,可以崩碎神座,霸不可挡。
  “轰——”的一声巨响,天蜃海掀起万里之高的海啸,打沉汪洋,一击之下,神人王的巨朔碎裂,他鲜血狂喷,被一击砸飞万里,撞入海床之中!撞穿了海床上的一条山脉!
  霸道无敌,一代霸王,也不过如此,一击霸道,让无数大人物失色。
  “小畜生,我要把你挫骨扬灰!”一声咆哮怒吼,浑身是血的神驼人王冲天而起,法相天地,身躯一下子变得万里之高,腰围千里之宽,一缕头发,就是一条江河之长!
  “神炼六道!”神驼人王一声狂吼,祭出了一座白骨巨牢,巨牢乃是一根根的古尊肋骨祭炼而成,在神驼人王手双掌之间吞吐着万里的死气,白骨巨牢随着神驼人王的仙诀施出,一下子把这片天地纳入其中,燕十三也一下子被白骨巨牢吞了进去。
  神驼人王十指倒扣天地,白骨巨牢在十指之中沉浮,此时,神驼人王仙诀催动白骨巨牢,无尽的死气把白骨巨牢吞噬!
  十指如同十座万里巨大的山峰,笼罩天地,而十指之中沉浮的白骨巨牢,如同是十八层炼炼,在这里,有着无尽的死气,在巨牢之中,这片天地汪洋大海一触到死气,都立即被炼化,连渣都不存!
  “神炼六道,古尊天牢!”天边无数门派强者骇然失色,连老一辈天尊都为之颤了一下。
  “这就是古经仙诀,远古之尊留下的宝物!两者一出,只怕能炼化圣天尊!”有老一辈的大天尊失色喃喃说道。
  “是呀,当年有一位小圣天尊,曾欲杀神驼人王,但,一见到神驼人王祭出‘古尊天牢’并施出‘神炼六道’,立即远遁而去,不敢正面迎战!”有一位西陆皇主喃喃地说道。
  见古尊天牢之中死气能瞬间把所有东西一下子炼化,有老一辈人物摇头说道:“燕十三这次是死定了,古尊天牢,绝对能把他炼化掉!”
  “哼,姓燕的是自寻死路,这样的无知小辈也敢与隐世公子为敌!”有李悠然的崇拜者冷笑地说道。
  李悠然的拥趸冷笑地说道:“没错,这样的人也配与隐世公子为敌?呸,连公子身边的奴仆就可把他灭了!”
  “轰——”然而,就在一些人冷笑之时,一矛荡天,听到“铛、铛、铛”声响起,长矛断天牢,黑光浩荡万里,半祖之威无敌。
  “啊——”一声惨叫,只见伐天矛裂空,黑芒吞噬天地,鲜血满天,神驼人王的十指被燕十三的伐天矛削断,鲜血狂喷!
  “残缺仙诀,也敢大言不惭!”燕十三跨空而出,静静地说道:“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仙诀!”话一落下,蚩帝伐兵诀一展,刹那间,君临天下,上伐神灵,下战九幽,战者无敌,一代远古大帝临世。
  “不——”当燕十三的伐天矛掷出的时候,神驼人王一声惨叫,他衍化无尽道法,依然挡不住这一矛,鲜血飙天,“轰”的一声巨响,伐天矛把神驼人王钉在了大海之上,一矛打穿汪洋,万里之广的海水一下子蒸干,深海中的无数海兽凶妖一下子灰飞烟灭!
  大天尊的鲜血如同汪洋一样,溢满被打穿的海床,一片血红,百万里的大海都被染红!
  神驼人王被钉死在海床之上,天地一片寂静。
  燕十三如远古大帝临世一样,双眸环顾九天,君临天下,此时此刻,这片天地之中没有任何人敢吭一声,就算是老一辈的天尊都为之沉默,那怕是前来观战的冷日神宫的大神官都一语不发。
  一足踩死北荒狂匪,一矛钉死神驼人王,让所有人失色。
  “隐世公子?”燕十三笑了一下,温柔地说道:“谁挡我大道,杀无赦,隐世公子又如何?”话毕,燕十三扛着伐天矛迤逦回城,在场的人纷纷让出一条大道,不敢挡道!
  此时,连隐世公子李悠然的拥趸都不敢说一句话,强者为王,此时谁敢去捋燕十三的虎须?
  ………………………………………………………………………………
  燕十三一战镇天蜃海,这几天之内,蜃海古城之内没有人再敢谈燕十三,那怕是隐世公子的崇拜者,都不敢说半个字!
  燕十三展示了他足够强大的实力,这几天之内,冷日神宫都不敢来找燕十三的麻烦,第四天之后,冷日神宫二话不说,就离开了蜃海城,带着一批追随的门派进了蜃海废墟!
  “燕兄,我们也要进废墟了。听说八极圣门欲凭借手中的引渡残片强入月神古殿,现在大家都等不及了。燕兄要不要与我们同行?”最后,青叶秘派也没有与冷日神宫谈妥,两派分道扬镳,当然,青叶秘派挟无上皇兵而来,也不惧于冷日神宫!
  不过,青叶秘派也等不及了,因为蜃海废墟之中传出消息,八极圣门联合几个门派,欲凭借着不完整的引渡残片入月神古殿,独吞仙珍神料,所以,其他门派都纷纷进入蜃海废墟!
  燕十三摇了摇头,说道:“魏兄先行,我还有一点事,随后就到。”
  “也罢。”魏信陵也不勉强燕十三,临走时叮嘱说道:“如果你进了废墟之后,可以到海凶废岛上找我们,就算我们不在那里,也会留下弟子作后援。”
  燕十三笑了笑,一口答应下来。
  青叶秘派走了之后,燕十三依然留在蜃海古城,事实上,很多门派都进入了蜃海废墟,都想得到月神古殿的仙珍神料。
  燕十三在蜃海古城之中逛了近十天,终于找到了他想找的地方。在古城最北角的一条小巷之中有一座老屋,老屋古老无比,很是破旧,看起来随时都要倒塌一样。
  老屋的木门紧闭,虽然说木门紧闭,不过,这木门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一样。
  燕十三上前,轻轻地敲了敲木门,好一会儿之后,“吱”的一声,木门打开,开门的是一个老叟,老叟看起来是风烛残年,手持烟杆,老眼昏花。
  “少年人,找谁呢?”老人打量了燕十三一下,说道。
  燕十三看着眼前的老人,不由露出了笑容,然手做了一个很古怪的手印。
  一看到燕十三这个很古怪的手印,老叟一阵哆嗦,双目一下子暴绽无量光芒,然后光芒消失,依然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进来!”老人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急忙让燕十三进来,燕十三进来之后,老人关闭了木门。
  屋内很简朴,一床一桌,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燕十三坐下之后,看着老人,轻轻叹息一声,徐徐说道:“万古悠悠,没有想到,玲珑古朝还有后人。”燕十三刚才所结的就是玲珑古朝的一个手印,外人根本就看不明白,只有是玲珑古朝高层的后人才有可能懂得其中的含义。
  老人一阵又一阵地吧吧嗒嗒地抽着旱烟,过了很久之后,老人颤巍巍地说道:“世间没有玲珑古朝的后人,这里已经与玲珑古朝无关!”
  听到这样的话,燕十三并不见怪,笑了笑,说道:“这并不怪你们,万古悠悠,当年玲珑古朝留于这里找祖物的子弟自立门户,也不足为怪。”
  在上古之时,玲珑道祖的一件东西丢在了蜃海废墟,玲珑古朝历代都想找回这件东西,可以说,玲珑古朝一直都对这件东西不死心!
  为了找回这件东西,玲珑古朝甚至遣了一脉旁支留守在蜃海古城,万古悠悠,古城还在,没有想到,玲珑古朝的这一脉旁支竟然也在!
  老人吧嗒吧嗒抽着旱烟,没有说什么话。因为这一脉旁支已经另立门户,不再是玲珑古朝的旁支,也可以说,再也与玲珑古朝没关系。
  “虽然你们在这里另立门户,不过,这座古屋还在,这么说来,你是指定的传承者,在这里等待着消息了。”燕十三笑了笑。
  这一脉旁支,燕十三曾经听玲珑古朝那群呼天啸地的天尊谈过。事实上,这一脉旁支,在玲珑古朝中算不了什么,一脉小旁支而已。
  当年燕十三曾经随玲珑古朝的天尊们路过这里,虽然来去匆匆,没有停留,他对这里还是有一定的印象。
  对于燕十三的话,老人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沉默着,没有说话,事实上,只怕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他对玲珑古朝也知道得很少,一些只言片语,也只是历代先祖口述相传。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