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611章 烈骄阳 上

  燕十三他自己都发懵,被一群如花似玉的侍女簇拥着,送进了不死鸟树族之中,一群如花似玉的侍女时而给他装扮,时而给他抹粉,时而给他换新衣……
  他就像一尊木偶一样被这一群如花似玉的侍女摆弄来去,而且,这群如花似玉的侍女完全把燕十三当作了好玩的事儿,时不时往他脸上抹粉,时而还抿嘴轻笑,似乎对于自己的杰作很满意。
  面对这么一群如花似玉的侍女,燕十三发作也不是,不发作也不是,搞得他自己都尴尬,最后,索性是不闻不问,装聋作哑。
  而离开广场之后,燕十三就没有再见到不死鸟树族长烈骄阳!
  这一晚,不死鸟树族大宴天下,在不死鸟树族的祖地所在,一夜不眠,各方宾客如云而至,络绎不绝,宾客如云!
  虽然说,不死鸟树族的女婿或者说驸马,并不理想,一个来自于弱小如蝼蚁一样的人族小子,默默无闻之辈!
  但,不死鸟树族大宴天下,天裔诸族,都要给不死鸟树族情面,那怕所有人都知道这场征婚是一场闹剧,但,所有人都给不死鸟树族情面,很多种族门派都出席了这一场婚宴!
  当然,对于这一场征婚,还是有很多人是满腔怨气,当然,这怨气是不敢冲着不死鸟树族发,所以,燕十三成了吐糟的对象。
  “妈的,本公子好歹是王族,除了本公子,还有谁配得上烈骄阳这样的不世奇女?如此一个不世奇女子,竟然是便宜了一个人族小子!人族小子,弱如蝼蚁,根本就没资格配得上烈骄阳这样的奇女子,真是老天无眼,天不助我!”有出身高贵的年轻一代是忿忿不平!
  大骂燕十三的人,不知道是有多少,有年轻一代天才大骂道:“那个人族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竟然让他撞了个如此大运,娶到了不死鸟树族的族长,这还有天理吗?这样的低贱弱小的人,哪里够资格配得上不死鸟树族长!”
  “都是那只扁毛禽生有眼无珠,竟然为不死鸟树族挑了这么一个夫婿!这样有眼无珠的扁毛禽生,应该拿去炖着吃了。”也有人暗暗地泄愤道。
  当然,这样的话不敢在不死鸟树族的婚宴上,很多人都知道卫阳鸟的可怕,一旦被卫阳鸟听到这样的话,只怕会一下子被烧成飞灰,所以,这样不满的话,只能是自己私底下泄愤。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忿忿不平,还有人高兴的,能高兴的,当然是人族的修士了。
  “壮哉,我们人族总算出了一口气,终于能娶上了天裔大族的女儿!不,是天裔大族的女族长,这是我们人族的骄傲!”有老一辈的人族修士拂须而笑。
  不少人族的修士也点头附和,赞同说道:“对,对,对,这小子可是为我们人族争了光,这个小子应该写入我们人族族谱之中,他是我们人族的英雄!”
  “对了,这个小子叫什么名字了?”搞了大半天,所有的人都还不知道不死鸟树族的夫婿叫什么名字。
  对于人族修士来说,燕十三能娶到不死鸟树族的女族长,是人族的一大荣光,人族诸门派都感到这件事是脸上有光!
  毕竟,人族在这里实在是太弱小了,无法与天裔诸族相比,能娶到烈骄阳这样的不世奇女子,那的确是一大幸事!
  一时之间,燕十三娶了不死鸟树族长,成了人族的一大谈资。
  在不死鸟树族的中心古城之中,能看到这么一个老修士,这个人族老修士一见到人就夸夸其谈,说道:“你们知道不死鸟树族的驸马爷吗?就是烈骄阳族长的夫婿!哈,那小子就是我推荐的,是我亲自把他送到征婚地点的!说起这小子来呀,说胆色有胆色,说见识有见识……”
  这个人族老修士是一番夸耀,在他嘴里,燕十三成了一个智勇无双的人,绝对是能配得上不死鸟树族的族长烈骄阳!
  这个老修士就是燕十三刚进城的时候,遇到的那个热心老修士!
  至于对于这一桩婚事,不死鸟树族也是三缄其口,不作评论,反正,不死鸟树族的族人,对于这一桩婚事,那是十分的古怪,但,在外面没有人敢说什么!
  虽然,也有很多天裔诸族对这一场婚事不满,特别是曾经有一些欲与不死鸟树族联姻的种族或门派,更是不满,但是,在不死鸟树族的地盘上,就算是再不满,也不敢轻易发火动怒!
  不死鸟树族在东绿,可以说是强大无比的种族,不会弱于任何一个天裔王族!
  不死鸟树族的历史极为悠远,可以追溯到太古之时,而且,在太古之时,甚至在风云四起、天才无数的疆土荒天之中,不死鸟树族都拥有极高的地位。
  传说,在太古之时,不死鸟树族曾有一位无双天才,打败了天裔诸族的无数强者,甚至是包括了当时已经是半个天王的强大存在!传说,在那个时候,不死鸟树族的这个无双天才已经降下了他的无上大道的无双道劫,只要他渡过这个道劫,就能成为一代无敌的天王,无敌九天十地。
  可悲的是,这位无双天才生不逢时,如果换作其他时代,那怕他遇到其他强大的存在,他都有实力登临天王,成为一代无敌的存在。
  偏偏他与谪仙道祖同生在一个时代,传说,这位无双天才的无上道劫降临之时,他本有机会渡过无上道劫,成为太古天裔的天王,但,偏偏在这个时候谪仙道祖出现了。
  传说,谪仙道祖出现后,一掌就拍碎了这位无双天才的无上道劫,风轻云淡地崩碎了三难轮回,踏崩六道,一时之间,这位无双天才的道劫烟消云散,再也没机会登临无上大道的最巅峰,再也没有机会成就无敌的天王。
  这位无双天才,也从此归隐,黯然失色,再也不见他的影子。
  谪仙道祖,曾留一句话:“有我在,天宇八方,无人能证道!万古巅峰,唯我耳!”
  谪仙道祖这话狂得无边,但是,后来事实证明,谪仙道祖的存在,从此之后,太古时代黯然失色,天裔远走方外,不再扎根疆土荒天!
  尽管不死鸟树族错过了这个机会,再也没有出过天王,但是,退居于祖地绿野星域的不死鸟树族依然强大无比,屹立千百万年而不倒!
  尽管是有很多种族与门派不满,特别是那些最有机会与不死鸟树族联姻的种族与门派,心里面是一肚子怨气,但,在这婚宴上,也只能是撑着笑脸,向不死鸟树族恭贺!
  与外面的热闹相比,而婚房之中是一片清冷,唯有燕十三一个人呆在这里。
  一般来说,婚姻大喜之日,都是新娘等着新郎归来,然而,在这里变成了相反,身为新娘的烈骄阳却不见影子,把燕十三一个人扔在新房里。
  当然,燕十三也不是那种干坐着的人,当那群如花似玉的侍女走了之后,他是长长吁了一口气,也离开了新房,漫步于不死鸟树族的祖地之中。
  不死鸟树族的祖地,万里之广,只见是奇树擎天,宝药灼灼,奇兽奔走,神禽腾空,有山峦岛屿浮现于虚空之上,又有古树横生于天穹之下…………………………
  漫步于祖地之中,燕十三也不由惊讶不死鸟树族的祖蕴,这的确是一个强大无比的种族,祖蕴不亚于疆土荒天中的任何一个道祖传承!
  虽然在不死鸟树族大宴天下,外面楼宇是一片热闹,灯火辉煌,但是,在祖地之内,却宁静无比,这片祖地,是大气磅礴,血气如瀚海,庄严无比。
  漫步于不死鸟树族祖地内时,燕十三取出了一页书,书页浮现了文字:不死鸟树族祖地,曾生不死鸟树……
  “哟,这不是我们的新姑爷,新驸马吗?”就在燕十三细观之时,耳边响起一个聒噪的声音。
  燕十三抬头一看,只见说话的乃是一个不死鸟树族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道行不浅,身份也不低,身后还有一群年轻人跟着!
  “怎么?我们的新驸马是深闺寂寞,呆不住了,所以,想出来打打野食?”这个年轻人叫烈火龙,他以俯视燕十三的姿态,放肆地打量着燕十三,说完这样的话后,就哈哈大笑,说道:“只怕,你想打野食,都没那个本事,在这里,只怕最低贱的女奴都看不上你。”
  “嘿,也对,蝼蚁一样的人族小子,谁看得上。”不少年轻人是附和着大笑起来。
  燕十三看了看他们,只是笑了笑,连跟他们说话的兴趣都没有。
  燕十三如此平静的态度让烈火龙他们心里面不爽,烈火龙俯视燕十三,冷笑地说道:“人族的蝼蚁小子,你真以为你当了驸马,就高高在上吗?就算你当了驸马,也只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改变不了你那低贱卑微的出身……”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