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612章 烈骄阳 下

  “啪——”的一声,烈火龙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巴掌拍来,当场把他拍飞,一口牙齿被抽得飞了出来,整个人重重地摔在地上。
  烈火龙一爬起来发飙,但,见到站着的人,当场噤若寒蝉!
  不知道什么时候,不死鸟树族的族长烈骄阳已经站在了这里,今天是她的大喜之日,但,她依然是赤金战铠在身!气势凌人,不怒而威!
  在场的其他年轻人一见到烈骄阳,也立即是噤若寒暗,不由脸色煞白,双腿发软。不死鸟树族所有弟子都知道,族长一向来都是极为严厉,做事霹雳手段!
  “去跪着,等一下再定你们的罪!”烈骄阳不怒而威,目光犀利无比,至尊之威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此时,在场的年轻人,没有一个人敢说不,都低着头而去,没有人敢不遵烈骄阳的命令。
  “跟我来。”烈骄阳依然冰冷,径自而去,也没有多看燕十三一眼。
  燕十三只是笑了一下,悠然地跟着烈骄阳,慢慢地跟在后面,也慢慢欣赏着烈骄阳那包裹在赤金战铠下的美妙曲线!
  烈骄阳把燕十三带到了不死鸟树族的深处,来到了一座古老的宝殿之中,这宝殿之中只有一个人,一个老者跌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这个老者穿着一身白衣,这一身白衣也不知道是洗了多少次了,洗得都变形了,都快破裂了。老者的额头之上,有着不死鸟树族特有的标志,一株古树,与烈骄阳不同的是,他额头上的古树标志是黯淡无光!毫无光泽。
  当烈骄阳带着燕十三走近的时候,老人张开了双目,不过,只是睁开了一点而已,他一双眼睛还是大半地眯着。
  “老头,这就是我的夫婿!”烈骄阳的姿态,依然是冰冷,不过,没有了外面的那种高傲与严厉,但,她说话依然是硬梆梆的,似乎是跟长辈赌气的晚辈!
  烈骄阳只有这么一句话,既没有介绍燕十三,也没有为燕十三介绍这个老人。
  这个老人眯着一双眼睛,他整个人看起来就是那么虚幻,看起来像是一个虚影一样,他眯着一双眼睛,仔仔细细打量着燕十三,好像是在打量着一件货物一样。
  老人在打量着自己的时候,燕十三也是在打量着燕十三,不过,这一打量,让燕十三为之一凛,因为他捕捉不到这个老人的一缕气机,连一缕血气都捕捉不到。
  如果是这样,那么,只有两种情况,一,就是这个老人是一个凡人,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从来没有修练过任何功法,甚至是连奠基心法都没见过;二,那就是这个老人深不可测,远远超出了他所能及的境界!
  毫无疑问,这是第二种情况。烈骄阳没有带他去见不死鸟树族的其他任何长辈,只带他来见这位老头,这说明这位老头在不死鸟树族的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老头眯着一双眼睛打量了燕十三许久之后,最后点头说道:“好,好,好,眼光不错,眼光不错,不愧是我们不死鸟树族的族长!”
  烈骄阳被这样的话气得说不出话来,一股子气堵在了心里面。她选了这么一个人族作夫婿,她还以为老头会怒得发飙,怒得抓狂,没有想到老头是一口赞誉,她冷哼一声,转身就离开了。
  当烈骄阳带着燕十三回到她所居的空谷洞天之时,只见烈火龙他们这群年轻人已经是乖乖地跪在谷口。
  而在一旁,站着不少的老人,这些老人都很焦急,时不时搓一搓手,看他们模样,是烈火龙他们的长辈。
  “族长,火龙他们年少无知,说话不知进退,他们并非是有意挑衅族长的威严。”一见烈骄阳回来,有一个老人立即上来求情说道。
  烈骄阳依然是不怒而威,目光是冷冷在众人身上一扫,依然冰冷地说道:“以下犯上,长老你应该知道如何惩罚。”
  这个老人是烈火龙的父亲,一听到这样的话,不由脸色一变!
  “他们不尊的是驸马,饶不饶恕他们,就看驸马肯与不肯了。”烈骄阳说完这样的话,径自走入空谷。
  “驸马爷——”一听到烈骄阳这样的话,在场的老人都不由松了一口气,烈火龙的父亲烈长老一脸笑容,对燕十三说道。
  在烈长老他们看来,燕十三不过是出身于弱小人族的小辈而已,又如何敢不卖他们这些老人几分情面。只要燕十三不为难他们,那么,烈火龙他们就没有什么事情。
  然而,烈长老他们的美好愿望一下子破碎,他刚开口,燕十三就打断了他的话,燕十三平静地说道:“族规不可废,铁律不可怠,就按族规处置吧。”
  燕十三这样的话,顿时让在场的烈长老他们几个老人脸色一变!燕十三只不过是出身蝼蚁一样的人族小辈而已,当上了傀儡驸马,竟然不给他们这些老人一丝的情面!
  “还不按族规执行!”空谷之中,传来烈骄阳冰冷的声音。
  烈长老他们脸色很难看,但,不敢说不字,而烈火龙他们狠狠地盯着燕十三,烈长老他们不敢违抗,拖着烈火龙他们下去了。
  燕十三只是笑了笑,进入空谷,空谷宝殿之中,烈骄阳高踞上首,坐于宝座之上,烈骄阳宛如是一代女皇,气势凌人,至尊之威腾腾,她就像是一座不可攀越的高山,让人畏惧。
  燕十三走进宝殿,只是笑了一下,在烈骄阳的对面大马金刀一般坐了下来。
  “你叫什么?”烈骄阳居于高位,看着燕十三,犀利冰冷,气势凌人,她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皇。
  “你呢?”燕十三躺坐在大椅上,直视烈骄阳那一双美丽的凤眼,风轻云淡,那怕是高高在上的女皇,在他眼中看来,也是普通女子而已。
  烈骄阳凤目一凝,绽放出璀璨的寒芒,而燕十三只是温柔笑了笑,孰视无睹!
  “烈骄阳!”好一会儿,烈骄阳收回了凌厉无比的目光,徐徐地说道。她依然是气势凌人,高不可攀。
  “烈骄阳,这可是男人的名字。”燕十三笑了笑,而烈骄阳一点反应都没有,依然是气势凌人,冰冷威严!
  “燕十三。”燕十三不在乎烈骄阳是怎么样的姿态,他只是笑了一下,神态宁静,以最细腻的目光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高傲如凤凰!不让眉须!最后,燕十三给眼前的女人这么一个评价。高傲如凤凰的女人,他不是没见过,如凤求凰,不过,烈骄阳与凤求凰又不同,凤求凰那只是贵气的高傲,可以说,凤求凰是女人味十足,细细品味,让人神醉。然而,眼前的烈骄阳,是一种霸气的高傲,宛如是一个皇者,似乎,烈骄阳是忘记了自己的女儿身,她只是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强者!一个皇者!
  “看什么!”燕十三如此细腻打量,烈骄阳冷冷地说道。她既没有身为女子的娇羞,也没有女子的矜持,她是冷视燕十三,宛如皇者一样。
  燕十三文静一笑,温柔地说道:“身为丈夫,好好品味自己的妻子,那是应该的,不仔细品味,又怎么知道自己的妻子适不适合自己。”
  燕十三这样的话,让烈骄阳为之目光一寒,但,并没有发怒,她冷冷地说道:“好好呆在这里!族中每月会给你发俸禄!”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当然,燕十三并不是一个听话的人,更不是唯妻子是瞻的丈夫,更何况,他还没答应做不死鸟树族的驸马。
  而烈骄阳也不是一个称职的妻子,所以,这天之后,燕十三没有见到烈骄阳的影子,燕十三也没有去过问烈骄阳去了哪里,他就留在不死鸟树族之中,整天在这万里广阔的祖地中闲逛!
  对于燕十三这么一个外人,不死鸟树族的人当然是有意见,但,有意见也无可奈何,现在燕十三是货真价实的族长夫君!谁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对于这一桩婚事,不死鸟树族上下都保持着缄默,这并不是因为这其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而是谁都无法改变烈骄阳的决定,谁都无不能反抗烈骄阳的命令!她是一族之长,除非她的命令有违族规,否则,不容置疑!
  这也看得出来,烈骄阳在不死鸟树族有着绝对的权威。
  不过,烈骄阳的权威也有被人置疑的时候,也有人不遵守她的命令之时。当烈骄阳闭关出来的时候,发现燕十三不见了,一问之下,才知道她一闭关,燕十三就没有在这个家里呆过,整天在外面闲逛,甚至是宿夜不归!
  听到这样的事,让烈骄阳一腔怒火,她当上族长以来,还没有人敢反抗她的命令,现在燕十三竟然把她的话完全当作耳边风!这实在是把她气得不轻!
  当烈骄阳找到燕十三的时候,只见燕十三正躺在一株古老的枯树之下,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在这枯树之下晒着太阳。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