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625章 我就是嚣张 上

  这一次突变,惊动了不死鸟树族的所有高层,而烈火龙的父亲烈长老更是叫嚣着要血债血偿,要燕十三偿命!
  知道了这一次惊变后,不死鸟树族高层都面面相觑,燕十三入赘不死鸟树族,娶了烈骄阳,事实上,不死鸟树族的高层都对这件事情不怎么上心,因为这件事情完全是由烈骄阳主导,他们对于这件事情无法改变什么,所以,对于燕十三,他们也不怎么留意,甚至对于不死鸟树族来说,燕十三是可有可无!
  但是,这一次燕十三主持古提门的古提之事,也是由烈骄阳一手主持,对于烈骄阳的能力,大家也不好说什么,因为她掌执不死鸟树族以来,不死鸟树族蒸蒸日上,更上一层楼,可以说,她在不死鸟树族的权威是无人能撼动。
  这一次烈骄阳力排众议,让燕十三去古提门主持这一件事情,不死鸟树族的诸多高层也都认为,就算燕十三没有什么突出的成就,这件事也应该能处理得体当。然而,古洞这事还没有什么结果,燕十三却闯了惊天大祸,先把烈火龙给杀了。
  不论哪一个门派,不论是哪一个世家,人族也好,天裔也罢,都忌讳内斗,特别是内部弟子的残杀。现在燕十三杀了烈火龙,可以说是闯了大祸。
  烈火龙不单他父亲是不死鸟树族的长老,而且,他的爷爷烈泉还是不死鸟树族的元老,功高权重,而且,烈泉的道行,在不死鸟树族的元老之中,也是屈指可数。可以说,烈火龙他们这一脉在不死鸟树族有着很大的权势!
  现在燕十三杀了烈火龙,大家都认为,只怕烈骄阳也保他不住。
  为了平息这一件事,烈骄阳不得不召开了一次高层会议,连平时不出席的元老都出席了。
  而在这一次会议中,燕十三也出席了。对于燕十三来说,根本就不在乎什么烈火龙、烈泉之类的,对于他来说,谁挡他道,一拳崩过去!
  这一次出席会议,也只是应烈骄阳的要求而已。在会议席间,燕十三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只是淡淡地扫了在场的长老、元老一眼。
  这一次,不死鸟树族的所有长老都出席了,连平时不露脸的元老都来了好几位。不死鸟树族底蕴极深,元老基本上是登临不朽天尊境界,只见这些平时闭关不出的元老个个都是血气如汪洋,垂目而坐,不怒而威,他们都是脚跺一跺,震慑一方的大人物。
  对于燕十三大马金刀地坐在会议席间,不死鸟树族的不少长老不满,连一些修养极深的元老都颇为不满。
  在很多长老眼中看来,燕十三只不过是一位默默无名的人族小子而已。人族,弱如蝼蚁,依附天裔古族而活的种族而已,不足为道。
  现在这么一个小辈,竟然不知道深浅,在众多位高树重的长老、元老面前,依然如此狂傲,这就让不少长老心里面不满了。
  明知道很多人对自己不满,燕十三一点儿都不在乎,他不需要用卑微的态度来赢得别人的认同!他不需要用低微的态度来迎合别人!
  事实上,在场的长老、元老,燕十三所识有限。燕十三自从来了不死鸟树族,烈骄阳没为他介绍过任何长老、元老,燕十三也懒得去认识!
  “晚辈小子,不知尊卑!成何体统!”有长老见燕十三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甚至是懒洋洋地看着所有人,有长老冷冷一哼,一双眼睛盯着燕十三。
  燕十三看了看这位长老,微微一笑,温柔地说道:“论尊卑,我想,我与族长平起平坐,诸位长老应该向我拜安。”
  燕十三这样的话实在是太嚣张了,让在场的许多长老脸色一变,连一些元老都为之不满。
  而烈骄阳却依然冰冷,依然是威不可侵,依然是高踞于上首。
  “一个人族小辈,微不足道,也敢言与族长平起平坐!”另外一位长老不由冷喝道。
  燕十三眼帘撩了一下,很温柔地说道:“在床上,我都与族长大人同被共枕,你说,我能不能与族长平起平坐。”
  燕十三这样的话,连坐在上首的烈骄阳都气得吐血,目光如雪刃,向燕十三这里扫去。
  而在场的许多长老一时语塞,嘴巴张得大大的,连元老都尴尬,大家都没有想到燕十三会如此的无耻,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刚才说话的这位长老被气得哆嗦,愤怒地站了起来。
  “肃静,今天会议,主要议烈火龙被杀这事。”此时烈骄阳冷冷地说道。她坐于宝座之上,冷厉杀伐,不怒自威,拥有着不可侵犯的气势,让人不敢轻言。
  “族长,此事还有何议!”烈火龙的父亲烈长老悲愤地说道:“姓燕的私通古提门,独吞古洞宝藏,被火龙发现之后,欲逃走,并且拒捕,杀害火龙!我可怜的龙儿,为了不死鸟树族献出了自己的年轻性命!”
  “为什么不死鸟树族总是那么多蠢材,老是喜欢用这种低劣的手段往我身上泼脏水。”燕十三温柔地笑了笑,平静地看着烈长老,文文静静地说道:“烈长老,你是当长老当蠢了吧,真以为这种小儿般的手段在我身上有用吗?”
  “小畜生——”烈长老脸色大变,怒声道。
  “啪——”的一声,烈长老话一落下,燕十三一巴掌就扫过去,当场把烈长老的牙齿打得满天飞。
  燕十三突然出手,让在场的许多长老都一下子站了起来,很多人目光一凝,盯着燕十三,烈长老的道行,他们一清二楚,现在在燕十三一巴掌下,竟然毫无反抗力。
  “你再叫一声试试,信不信我宰了你。”燕十三十分温柔地说道:“惹怒了我,不要说是在不死鸟树族,就是在天王老子面前,我都把你宰了。”
  “你——”烈长老满嘴碎牙,气得哆嗦,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哼——”此时,一声冷哼,可怕的血气如撕裂天地,一个白须齐胸,虎额鹰目的老人冷冷一哼,双目一张,日月变色。
  “目无族规,凭此一条,便可问罪!”这位老人冷森森地说道。他每一句话都如利刀一样,割得人皮肤发痛。
  他就是烈长老的父亲,烈火龙的爷爷,不死鸟树族的元老,烈泉,一个强大无比的人物,道行达到了永恒不朽!
  “永恒不朽天尊?”燕十三平静地看了看烈泉,说道:“你也骂一句试一下,看你能找到你的牙齿不。”
  “不知死活的东西!”那怕是在不死鸟树族的元老中,烈泉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今天被燕十三如此的轻视,顿时怒火冲天,听到“嗡”的一声,血气凝成神芒,可怕的力量粉碎真空。
  “够了!”烈骄阳突然沉喝一声,至尊之威荡扫九天十地,那怕是不朽天尊,都会被镇得双腿发软。
  只见烈骄阳手掌一压,“砰”的一声,强大如烈泉,也一样一屁股坐回了原位。
  那怕是不朽天尊,甚至是永恒不朽天尊,在至尊面前,都是不足为道。烈骄阳无敌东绿,横扫西野、北星、南域,那可不是浪得虚名!
  烈骄阳至尊之威扫过,就算是再舛骜不驯的长老都不得不收敛自己的脾气,乖乖地坐回自己的原位。
  这是实力为尊的年代,在至尊面前,什么长老、元老都必须低下头颅!
  “烈火龙这事,不需要再提!烈火龙公报仇私,欲杀燕十三不成,反被燕十三所杀,这事就此打住!”烈骄阳犀利的目光如神刀一样一扫而过。
  “族长,你这是袒护他!”烈长老大叫一声,说道:“我儿子死得不明不白……”
  “够了!”烈骄阳脸色一沉,不怒而威,目光穿透一切,让烈长老不敢直视,她冷声地说道:“烈长老,你要不要让古提门的魏石他们来对质一下!”
  “姓燕的与古提门是一窝蛇鼠……”烈长老在烈骄阳的直视之下,说话都没有那么有底气。
  “烈长老,你是不是不相信族内执法层的能力?要不要让六老亲自去审理这案子?”烈骄阳冷冷地说道。
  烈骄阳口中所说的六老,就是不死鸟树族的一位元老,掌管不死鸟树族的执法大权!
  烈长老脸色一变,只好是嘴巴闭得紧紧的。虽然他们一脉实力不小,能干涉一下比较低层次的执法队,但是,如是六老出手,谁都干涉不了!六老不单是铁面冷酷,而且手段极辣,否则,他也不会被托于执法大权的重任。
  “今天这场会议,除了提一下烈火龙这事外,再提醒一点,谁若再阴奉阳违,休怪我不念同族之情!”烈骄阳冷冷地说道。
  在场的长老与元老都没有说话,烈骄阳在放中的权威,无人能撼动!
  “燕十三与古提门同出一族,古洞之事,关系重大,为了避嫌,此事应该不能由他来执行。”此时,烈泉冷冷地说道。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