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947章 授道解惑 上

  听到燕十三这样的话,这个弟子不由望向站在一旁的堂主。毕竟燕十三道行浅不是什么秘密,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你不用看他。”燕十三说道:“你们的堂主修练得也不靠谱,他把左手的掌脉练坏了,那是急功近利的表现,他无非是想把火性的功法急速聚集于左掌,能雷霆一击。虽然是练成了……”
  “……不过,他掌脉已焦,午夜时分会隐隐作痛。他这样的道伤,暂时而言没有什么影响,但是,等他登临人皇,问鼎天尊之时,这种灼热会烧坏他的道基。”
  燕十三连多看这位堂主都没有,却是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燕十三这席话一出,一直站在旁边不多语的堂主身体不由为之剧震!
  修练有时候是很私人的事情,每一个修士都有自己的弱点,这绝对不能让人知道的事情,除非是最亲近最可靠的人了。
  这位堂主的修练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确是修练左掌出了点差错,午夜时分的确会隐隐作痛,不过,他一时之间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那只是轻痛而已,他完全能承受。
  现在燕十三如此一说,而且说得如此家珍,这怎么不让这位堂主脸色大变呢。
  “下一位。”燕十三也不管眼前的弟子听不听,让他离去。他只指点出不足,至于愿不愿如此修练,是对方个人的事情。
  “你没什么问题。”当这个弟子走在燕十三面前,燕十三看了他一眼,说道:“道基扎实,功法中庸,你走的修练路线很沉稳,如果你不急功近利,基不上不会出什么问题。记住,切莫急功近利,急求速进,你走的这一条路线,急不来。若是你能循序渐进,登临天尊不是问题,只是时间晚了一点而已。下一位。”
  “你修练的是烈性功法,还服了这么多的培元丹。”燕十三看了一下这位弟子,说道:“我不管你是怎么样能有这么多培元丹,但是,记住,少服培元丹,你功法烈性,服得太多培元丹,在你烈性功法之下丹毒会更猛,以后你渡劫会给你带来致命的伤害……”
  ………………
  燕十三指点的速度很快,只是看了一眼,寥寥几句,便一针见血。
  燕十三一开指点出自己的缺点,这让站在旁边的堂主又惊又疑,接下来燕十三一口气指点了十几位弟子,他完全相信了。
  虽然他不能像燕十三看得那么透彻,但是,身为魂府境界的弟子,多多少少他还是能看得出来。再听燕十三的指点,那是一针见血,精辟万分。
  这完全是震慑了眼前这位堂主,最终,这位堂主是心服口服,心里面惊叹不已,这简直就是奇迹。
  “属下还请少主指点。”当十几个弟子离开之后,这位堂主向燕十三深深一躬,诚心讨教说道。
  燕十三看了他一眼,说道:“没有什么好指点的,我也没有什么好法子,你是这急功近利。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个是保守的方法,停下修练这门功法,否则,等你登临人皇,必灼伤你道基,甚至更严重。最完美的方法就是废了你这门功法,散去你的炎气。”
  燕十三这样一说,这位堂主不由犹豫起来。
  燕十三淡淡地说道:“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只当十多年功夫白费,又不是让你废掉道基。如果你散去炎气,你未来登临人皇有很大机会不留下道缺,若是百年内没有人成为道祖,没有大道镇压,你成就天尊的几率很大!而如果你这样的情况保持下去,你成就天尊的几率很小很小!道伤会要你命!”
  “多谢少主指点。”最后,这位堂主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拜了拜。
  燕十三除了指点门下弟子之久,依然是常常呆在山上,推算禁地。如果单凭鹰眼的话,燕十三是很难推算这禁地,这里面的禁闭太强大。不过,燕十三手段极多,而且,他道基的黑白法则对这里的禁闭很活跃,仙契山的秩序神链也有感应,这让燕十三大大受益,推算起来的速度极快,事半功倍。
  而燕十三指点门下弟子则是引起了不小的动静,被他指点过的弟子,他们师父有些人一开始是不以为然,毕竟,燕十三的道行太浅了,不可能有什么惊人的高见。
  而有一些人则是听从了堂主的建议,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按照燕十三的指点去修练。
  很快,就有了结果,在本年度的甄选考核之中,按照燕十三指点去修练的弟子都取得不俗的成绩,这些弟子不论血统、天赋都一般,他们所得到的待遇也无法与天才弟子相比,但是,却取得了如此惊人的成绩,一时之间让人瞠目结舌。
  一时之间,燕十三是名气高涨,不少弟子纷纷上门求指点,发展到后来,连堂主、护法级别的强者都上门来求指点。
  搞到最后,燕十三是赢得了一个圣手的名号,门下弟子都认为少主这是妙手回春,能一眼看穿修行的不足之处。
  这件事刚传到总指挥使宗政阳耳中,他并不以为然,还认为一些堂主护法为了奉承少主搞出来的鬼把戏,但是,当这一年古庭中央的门下弟子全部分级别考核之时,结果却让宗政阳大大出意外。
  因为有几位被他看好的天才在这一次考核之中被人挤了下去,在此之前表现一般的弟子却榜上有名,还有一二位天才的道行却高歌猛进,道行狂飙,一口气提升了好几个层次,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一开始宗政阳还不是十分相信,但是,他亲自考核之后,一点都无误。
  “这是怎么回事?”作为宗指挥使,宗政阳不可能事事亲为,但是,对于门下弟子的大考核,他还是很重视,这一次的考核完全出于他的意料。
  对于宗政阳这样的疑问,有护法给出了答案,说道:“这都是少主的功劳,比如说,普宁这几位资质、血统一般的弟子,经少主指点,道心又坚,终于取得了今天的成就。齐云这两个优秀弟子更不用说了,经少主指点后,本是优秀的他们,更是高歌猛进了……”
  “……秀清几个就是心高气傲了,他们已经是魂府境界的天才了,不屑于向少主请教,再加上最近秀清几个又远远超过他们,而普宁几个资质一般的弟子都快赶上他们来,这动摇了他们的道心,使得修行是停滞不前,这一次他们考核是表现差强人意。”座下的护法,为宗政阳拢开迷雾。
  听到护法的话,这让宗政阳都惊疑不定,说道:“有这个可能吗?少主不是才灵池境界吗?”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灵池境界的修士,那只不过是一位修行新手而已,对于修练不可能有什么真知灼见,但是,现在这情况却完全属实,不是弄虚作假,这怎么不让宗政阳惊疑不定呢,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灵池境界的人,指点魂府境界的强者,甚至是人皇天尊,这样的事情听起来可笑致极,这就好像是一个婴儿给一群成年汉子普及常识一样可笑。
  “这就是少主的神奇之处,不少护法都受过少主的指点,可谓是受益匪浅。”座下护法说道。
  听到座下护法的话,这让宗政阳为之奇怪无比,如果说某一个护法奉承少主还说得过去,一大群护法堂主奉承少主,那就说不过去了,人皇天尊,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的主儿?更何况,门下弟子的道行进步也是属实。
  带着将信将疑的心态,宗政阳去见燕十三。虽然说,宗政阳每天都能见到燕十三,不过,更多时候他是坐镇古庭,他见燕十三只是例行晋见而已,对于其他的事并没有过多去询问。
  “宗政有话就说吧。”见宗政阳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燕十三笑了笑,说道。
  宗政阳咳嗽了一声,干笑说道:“属下是想问一下道行这事……”
  “你终于会问这个问题了。”燕十三似乎早就料到一样,笑着说道:“比我想象的还要晚一点。我知道,你这至尊道行是不相信这种打破常识的奇迹,这也是正常之事。”
  燕十三这样一说,让宗政阳有些尴尬,他干笑了几声。
  “那就说说你吧。”燕十三笑了笑,说道:“你渡人皇劫之时受到过极大的打击,留下了不小的道伤,可以说,你能登临至尊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不能跨入半祖,很大程度上是受道伤所牵制。”
  “这……”燕十三如此说,让宗政阳为之吃惊。
  燕十三笑了笑,说道:“这样的事情,或者不能算什么秘密,或者我可以打听到。那我就再说一些东西,你的道伤,真正要追根究底,还是你年少时留下的隐患。你刚修道的时候,第一门的奠基心法肯定是流水小乘法则,以我指点那么多的门下弟子来看,这门法则是最受迎欢,也是最稳实的法则……”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