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970章 万乘王的反击 下

  “发生什么事了?”此时,金仙使与计都仙使降临,金仙使目光一扫,沉声地说道。
  金仙使与计都仙使降临,让诸王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什么时候都不出现,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毫无疑问,这是万乘王搬来的救兵。
  计都仙仙不见得会庇护万乘王,但是,金仙使对万乘王的赏识,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捕捉九目信天蜂之事,金仙使明显是偏袒万乘王、幽冥城。
  现在万乘王把搬来了仙境的仙使,这件事一旦有仙境介入,那就显得没那么简单了,局势对燕十三不利。
  “回仙使,老朽是弥补曾经犯下的错误,以免道始古庭受奸人所弄。”万乘王忙是拜道:“我们道始古庭所谓的少主,乃是外人冒充的,玷渎了道始的血统!只怕,这其中有人想独吞道始古庭,甚至有可能对仙境不利。”
  万乘王说出这样的话,静夜王他们都不由冷哼一声,万乘王使出这样的手段实在是下作,明明是欲庇护万乘世子,现在在他口中竟然成了燕十三欲对仙境不利。
  万乘王此举,招来诸王不满,这本是道始古庭内部的事情,却把仙境卷入其中。
  “万乘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道始古庭的少主是你亲自找回来的。现在你又说他是假的,不论如何,也说不过去。”计都仙使还不至于偏袒万乘王,他沉声地说道。
  “回仙使,这是老朽的过错。”万乘王此时心有成竹,不慌不忙地说道:“当年老朽一时好心,见他昏迷,就把他从河中救活。没有想到,他竟然自称为道始后人,再加上他精心谋划,老朽一时胡涂,信以为真。一时为找到始祖的后人而激动不已,因此疏忽了一些事情,让奸人得逞,入主道始古庭……”
  “……近年来,老朽甚至此事不妥,仔细追查,他并不是始祖的后人,他入主道始古庭,乃是精心策划,欲图谋不轨,他是想借此入仙境,对仙境不利!”万乘王把最后一句话说得特别的重,这完完全全是把仙境拖下水。
  万乘王这样作为,让丹圣王他们都不由重重一哼,心里面颇为不满。
  “这可是真的——”金仙使冷冷一哼,着燕十三说道。
  燕十三也不惊,依然平静,笑着说道:“我就不知道万乘王是真的疏忽,还是假的疏忽。突然找到了一个未谋面的人,气质与始祖有点像,所以,他就迫不急待地把他扶上少主之位,这么说来,这个人在万乘王眼中只怕是与傀儡差不了多少。俗话说,挟天子而令诸侯。万乘王不会是借少主之名,党同伐异,独吞道始古庭,扶持自己后人上位。”
  “血口喷人——一派胡言——”万乘王厉喝道。这个时候,他自己心里面都有点动摇,燕十三太平静了,这是他放手一搏,借此扳倒燕十三。
  然而,燕十三的平静,让万乘王有些把握不住,他不知道燕十三从哪里来的自信,现在情况明显对他有利。
  “你这话,那必须有证据。”金仙使冷冷地说道。
  燕十三着金仙使,温柔地说道:“那万乘王这话又有证据吗?”
  计都仙使点了点头,说道:“这话说得不错,口说无凭,万乘王说这一席话,可是需要证据,没有证据,也不能证明你的话是真的。”
  “回仙使,他也不能自证他就是始祖的后人。”万乘王忙是说道。此时,想要找铁证,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这异变发生得太突然了,本都没准备好与燕十三真正撕破脸皮,但,走到这一步,他又没得选择。
  “哼,万乘王,道始古庭出你这种无耻之辈,实在是道始古庭的羞耻!”坚石王第一个站了来,冷冷地说道:“少主的身份,又不是你一个人确认!少主不单掌有始祖剑令,修练了始祖的不传之秘,他还得到了始祖侧影的承认!还拥有仙契山,这还不够吗?”
  “万乘王,你这一番话过了,希望你能悬崖勒马。”浮屠王是冷冷地说道。
  “这都是他一手精心策划的!”万乘王沉声说道:“始祖一直以来都没有传下道统,他只不过是因缘际会,得到了始祖藏于某个地方的秘笈、剑令而已。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大胆的冒充始祖的后人,他是想借我们道始古庭的途径以进入仙境,进而图谋仙境的一切。”
  万乘王这一番话是避轻就重,给燕十三罗列罪名,硬是要把燕十三与仙境扯在了一起,只要仙境卷进去,两位仙使就无法脱身。
  “万乘王还真是能说会道。”燕十三温柔一笑,说道:“说我是道始古庭少主的,是你,现在说我是假冒道始古庭少主的,也是你,是圆是扁,是黑是白,都是你说了算。”
  “为了道始古庭的未来,为了不让奸人得逞,为了不让奸人谋害仙境,我愿意承担我的过错,我也必须弥补我的过错。”
  说到这里,万乘王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说道:“不错,是我识人不明,被人蒙骗,把奸人带入道始古庭,并把他送上宝座,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我愿意承担责任,更愿意承受道始古庭的处罚。但是,我绝对不会让奸人得逞,那怕是搭上我的性命!不论如何,道始古庭不能断送在我的手中,不能让奸人独吞道始古庭,否则我就是道始古庭的罪人……”
  “好,好,好。”万乘王一席大义凛然地发表感慨高论之时,燕十三不单不动怒,还温柔一笑,鼓起掌来,说道:“万乘王,你这一番大义凛然的话,说得我都感动得流泪。如果你真的是一位忠臣,我还真只能说,道始古庭真是有幸出你这样的弟子……”
  “……可惜,你连屁都不是。”说到这里,燕十三哂然一笑,说道:“你只不过是一位一心谋夺道始古庭的奸佞之徒而已。你说了一大堆的假话,无非只有一个目的,把我扳倒,保你孙子一命吗?”
  “你不觉得好笑吗?你孙子谋害于我,众目睽睽,现在在你口中一变,成了我是冒牌货,你真的觉得你有那个能力扳倒我吗?”燕十三笑着说道。
  在场的人都不由沉默,毫无疑问,今天双方是完全撕破脸皮了,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大家都清楚,万乘王最大的底牌就是仙境,一旦扯到燕十三对仙境有所图谋,那么,这样的局势发展,的确是对燕十三不利。
  “哼,只怕你是太小瞧老朽!”万乘王冷冷地说道:“老朽还不至于为了以公济私!你的狼子之心,所有人都到的。先是天狼王被杀,天狼一脉被吞并,现在又是我孙子被陷害!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你无非是想借这个机会除掉我万乘一脉,就像天狼一脉一样。昨天,你除了天狼一脉,今天你就可以除我万乘一脉,后天,你还可以除掉静夜一脉、丹圣一脉、浮屠一脉……”
  在这个时候,万乘王是借题发挥,把事情越闹越大。现在丹圣王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天狼王死了,天狼一脉被吞并,大家都知道这绝对不可能是偶然。
  退一万步来说,燕十三就算是真的道始后人,万一对八大王各脉不利呢?这让丹圣王他们也是有所忌惮的。
  静夜王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万乘王这是破釜沉舟,他越闹越大,情势就对燕十三越来越不利,这种对燕十三负责的事情越滚越大,到了最后,是真是假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好吧。”燕十三依然温柔,笑了笑,说道:“你说我是假冒的也好,说我要独吞道始古庭也罢,这是你自己一个人的意思,还是你整个万乘一脉的意思呢。”
  “当然整个万乘一脉的意思!”万乘王一口断定地说道。
  “哼——”静夜王冷冷一哼,说道:“万乘王,你越来越放肆了,你真以为万乘一脉是你武家的私产吗?不要忘记了祖训!你只不过是万乘一脉这一代的主持人而已,你一个人,你武家,还代表不了万乘一脉!万乘一脉的选择,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这是祖训!”
  “静夜王,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我对万乘一脉的忠诚吗?”万乘王脸色一变,冷冷地说道。
  静夜王淡淡一笑,说道:“万乘王,你还真说对了,我的确是怀疑你对万乘一脉的忠诚,也是怀疑你对道始古庭的忠诚!先是你孙子万乘世子谋仙契山,这件事情整个道始古庭都知道的,现在你孙子又想谋少主的禁地宝钥,甚至是想谋害少主。这是众目睽睽的事情,如果说这是一场阴谋,问一问在场的所有人,亲眼到事实的人,这是怎么样的阴谋!”
  万乘王脸色一沉,变得十分难,静夜王真正跟他翻脸的时候,毫无疑问,现在静夜王是站在了燕十三这一边。而且,静夜王在道始古庭说话是很有份量,甚至他们静夜一脉在仙境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