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991章 万荒天圣 上

  燕十三杀了幽冥天子,这使得幽冥城诸强者又惊又怒,幽冥三圣更是要道始古庭讨一个说法。
  “你们道始古庭必须交出燕十三,否则,你我两派誓不两立!”道始古庭、幽冥城的人都赶到了现场,幽冥三圣老大冷冷地对诸王说道。
  一时之间,两大正统对峙,剑拔弩张,气氛极为紧张,双双怒目而视。
  至于其他的门派,在两大巨无霸面前,没有插口的份,此时,他们也不愿意引火烧身,在此时,不论是被幽冥城还是道始古庭恨上,以后他们在荒古冥土再也难有立足之地。
  至于后土世家只是在旁冷观,或者两大正统火拼,对于后土世家来说是最有利的事情。
  “交出我们的少主?”对于幽冥城的咄咄逼人,静夜王不为所动,只是笑了一下,云开霁月,说道:“这只能怪你们幽冥天子不自量力,道行浅薄。他抢我少主域门,是自寻死路。”
  幽冥城虽强,但,道始古庭不见得忌怕他们,特别是幽冥皇不在此处,幽冥城更是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哼,一派胡言——”幽冥三圣的老三沉喝道:“通往无上仙土的域门,乃是我少主寻得,是你们道始古庭的燕十三卑鄙无耻,偷袭我少主,暗害我少主死于非命!”
  此时,大家都知道此处域门被打开,大家都猜测,域门之内很有可能是金仙使他们所说的无上仙土。
  幽冥城、道始古庭以及后土世家的大人物赶到此处之后,都勘探了一番,可惜,他们一点收获都没有,没有找到域门所在之处。似乎,燕十三进去之后,域门消失得无影无踪。
  对于幽冥三圣的话,静夜王晒笑了一下,说道:“幽冥老三,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嘿,你们少主寻找到的域门?在场中,论悟性,论道行,论推衍,你们少主幽冥天子算老几?不论是我,还是后土世家的家主,都比你们少主幽冥天子强,我们都没有找到,你们幽冥天子能找得到?”
  “哼,静夜王,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燕十三就能找到不成?”静夜王这样的话,让幽冥三圣脸色一沉。
  静夜王笑着说道:“没错,论道行,论悟性,我们少主比你们幽冥天子不知道是强多少倍!炼恋火冰花、钓惊道蛰,我少主的绝世无双手段天下人有目共睹!如果论谁能第一个找到无上仙土,那是非我们少主莫属!我们少主寻得域门,欲取无上仙土,而你们幽冥城的幽冥天子却想不劳而获,偷袭我少主!可惜,幽冥天子不自量力,道行浅薄,最后自寻死路!”
  “静夜王,你的话代表着你们道始古庭吗?”幽冥三圣的老大厉喝道。
  “是又如何?”静夜王依然平静沉稳,毫不所忌。
  “还请仙使主持公道,还我们幽冥城一个清白,我们少主死得冤——”幽冥三圣又气又怒,面对诸王拧成一股的道始古庭,现在幽冥城不占任何优势。
  此时,幽冥三圣的老大忙是把已经赶到现场的金仙使请出来,欲让金仙使主持公道,幽冥三圣心里面明白,金仙使的立场偏向他们幽冥城,所以只要金仙使为他们主持公道,这就对他们幽冥城有利。
  “燕十三真的谋杀幽冥天子?”金仙使沉声地说道。
  幽冥三圣还未说话,计都仙使淡淡地说道:“金兄,现在下结论还过于早,双方各执一词,孰是孰非,没有目击证人,一时难下断论!”
  “回仙使,燕十三杀我少主,此乃是铁证的事实,还请仙使为我幽冥城主持公道。杀人偿命,血债血还!”幽冥三圣的老大说道。
  “这件事总会给你们幽冥城一个交待!也会给大家一个交待。”计都仙使冷冷打断幽冥三圣老大的话,沉声对金仙使说道:“金兄,既然域门在此出现,无上仙土必在里面,我们能找到无上仙土,便能找到燕十三,孰是孰非,到时便能明朗!”
  “好,找到仙土,找出燕十三。”金仙使目光一凝,沉声地说道。
  幽冥城当然希望给燕十三按上几个罪名,但是,计都仙使并不是十分积极,幽冥三圣他们也无可奈何。
  金仙使与计都仙使下令立即在这一带寻找域门,在场的所有人都立即动手,甚至是挖地三尺,最后这一带每一寸天地都被搜遍了,但是,依然没有发现域门的踪影。
  “这不是固定域门!”很快,计都仙使与金仙使反应过来,计都仙使沉声说道:“这是流动的域门,随时空而流动,分开行动,寻找每一个时空乱流,就能找到域门!”
  计都仙使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哄然而去,去寻找厄难城内的所有时空乱流!幽冥城更是积极,恨不得挖地三尺,第一个找到域门,他们恨不得立即找出燕十三,杀了燕十三,为他们少主报仇。
  燕十三踏入域门,被传入一片并不是十分宽广的洞天之中,这洞天之中有一座山,当燕十三登上这座山的时候,发现山后竟然还沉浮着一片起伏的山峦,这山峦一片黑土,虽然它只有百里之广,但,却是气势磅礴,整片起伏的山峦宛如巨龙一般伏卧在那里!
  此时,真龙仙灵就是徘徊于这片发起伏山峦的上空,几次欲进入这片山峦!
  “启真龙之地——”看到真龙仙灵徘徊在这里,燕十三不由喃喃地说道。
  “道始是你的什么人?”就在燕十三看到这片山峦又惊又喜的时候,一个苍老无比的声音响起。
  突然响起声音,燕十三不由为之一惊,顺着声音望去,这个时候,燕十三才发现山顶上竟然还有一个人在。
  燕十三脚下的这座山算是一座大山,山顶平坦,在前面,竟然有一个土堆,土堆之上竟然有一株古树,这株古树很古老很古老,整株古树是差不多枯死了,厚厚的老皮裂开,龟裂的老皮宛如龙鳞一样,坚硬锐利。
  尽管是如此,这看起来快枯死的老树依然生出了三五杈的绿枝,绿枝之上有三五片翠叶,这如不多的翠叶在古树之上,显得特别的翠绿惹眼,宛如是碧玉所雕一样。
  在古树之前竟然坐着一个老人,这个老人很老很老,也不知道他在这里坐了多久。他的须发长长拖地,他坐在那里,佝偻着身子。而且,他身上的衣服褴褛,似乎,他在这里坐了千百万年之久。
  同时,古树从地下生出无数的老根,这一根根细如绳,却又古旧的老根竟然是全部缠在了老人的身上,似乎一根根的老根已经扎入了他的身体,使得他与古树生长成一体。
  再看这生长着古树的土堆,只见这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土堆闪烁着无尽的仙则,这些仙道法则细如丝,游动于泥土之中,虽然这些仙道法则已经光泽黯淡,依然是玄奥无比,宛如,这一堆土就能衍生百万世界一样。
  “无上仙土——”看到土堆,燕十三明白是什么,喃喃说道。
  “你是道始的后人——”此时,这个看起来快奄奄一息的老人突然老眼璀璨,宛如两轮太阳,照亮一切。
  “算是。”燕十三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老人,他不由暗暗吃惊,毫无疑问,眼前的老人已经不知道活了多少的岁月了。
  “仙契山——”老人双目似乎看透燕十三一般,感受到一缕气息,沉声道:“你遇到了那个逆孽了吗?”
  “逆孽?谁——”老人情绪波动很大,被他这么一问,燕十三一头雾水,不由问道。
  “就是万荒神秋那逆孽!”老人恨恨地喝道,胸膛起伏,喝道:“是那逆孽派你来的吗?”
  但,下一刻,这老人又感到不合理,摇头说道:“不应该如此,你身上有道始的气息,不可能是万荒神秋派你来!”
  “万荒神秋是谁?”燕十三有些莫明其妙,又是道始,又是万荒神秋,他被这老人搞糊涂了,都不知道万荒神秋是什么人。
  老人情绪波动很大,最终,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静下来,看着燕十三,沉声地说道:“说万荒神秋,你或者还不知道,但,太古神巅,你总算听过吧。”
  “太古神巅——”听到老人的话,燕十三不由为之一凛,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也凝视着老人,说道:“你说是天裔族最强的天王之一,太古神巅!”
  “就是那逆孽!”提到这个人,老人不由恨恨地说道。
  燕十三一时间不由有些傻眼,一直以来,太古神巅是天裔族最崇拜的人,也是天裔族影响最深刻的人,他的影响甚至是远远凌驾于其他天王之上。
  一直以来,世人只知道太古神巅就是叫作太古神巅,他不像其他天王一样被称之为某某天王,而且,有关于太古神巅的一切,似乎一直都很神秘。后世有流转说,太古神巅乃是一个古老天裔族的后人,也有人说,太古神巅创造了神巅一族。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