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1098章 大道圆满之战 下

  所以说,对于生命禁区来说,一个亲传弟子,一个无敌的弟子,代表着他们无数的心血,这样的弟子,生命禁区也没能让他们失去证道的机会。
  龙断仙大败百丹帝、炎帝,这让天宇一片寂静,同时,这一战也让祖道终极一战告一段落,在这短时间之内,有资格争雄祖道的巨头们都又开始沉寂起来。
  这只怕龙断仙的实力对于所有巨头们都冲击太大了,龙断仙的逆天,给了巨头们很大的压力,他们必须有所建树,有所突破才行,否则,在道源之争中,一旦遇到龙断仙,绝对是吃大亏,甚至是丢失性命。
  又或者正如埋骨之地的赎仙所说的一样,先修练到大圆满,待到道源之争的时候,再杀个你死我活也不迟。
  洗白灰是第一个大圆满的人,随着他的大道圆满,道源已成!
  正是因为大道之源已形成,天地之间的大道之力活跃无比,大道法则鸣和不止,这让修练变得更加容易,特别对于刚刚踏入修士的人来说,似乎修练变得轻而易举,在这大道之源形成的时日之下,竟然有刚入行的天才弟子在一天之内从玄门境界迈入心海境界,这可以说是一个天大的奇迹!
  事实上,大道之源形成,不单是对于刚入行的天才弟子,对于那些问鼎道祖的巨头来说,修练也变得容易了不少。
  终极一战暂告一个段落,不论是生命禁区的传人,还是其他有资格问鼎祖道的巨头们,都不再挑战其他的巨头,都潜心修练,艰苦磨砺。
  龙断仙大败百丹帝、炎帝之后,匆匆三年,祖道终极一战又开始了。
  “洗白灰,可敢来一战?”三年,对于修士来说,是很短的时光,但是,在祖道争雄的时代,莫说是三年,就算是一年,也显得无比珍贵,一年之间,就有天壤之别!
  沉寂了三年之后,战火又再一次被燃烧起来,有人挑战洗白灰。
  突然的挑战,打破了天宇的沉寂,无数人把目光投到了挑战人的身上。
  洗白灰,当世第一个大道圆满的人,虽然他的道祖之劫一直没有降下来,但是,作为第一个圆满的人,他绝对是一个权威的存在。以洗白灰今天的道行来说,甚至可以说,道祖之下,只怕难有人能敌!
  所以,这些年以来,洗白灰大道圆满之后,一直以来都没有人敢挑战他,那怕是生命禁区的传人,都不敢挑战他!
  今天,突然有人跑出来挑战洗白灰,这怎么不让人大吃一惊!
  世人一看,挑战洗白灰的人竟然是一直以来都极为神秘的葛洪!葛洪,一直以来没有人知道他具体的来历,曾经有很多人追寻过,但,一直以来没有人能探出他的脚根!
  在当年,葛洪就惊艳一时,一直以来被世人看为有资格问鼎道祖的巨头,但是,到了后来,他被龙断仙追杀,这让他一走就失踪了几十年之久,后来他一直没有消息,几十年过去,世人都快要遗忘这么一号人物了,但是,今天葛洪突然跑了出来,让所有人都意外。
  “大道圆满!”葛洪突然跑出来挑战洗白灰,让人大吃一惊,然而,当有古老半祖准王一看葛洪的道行之时,更是为之抽了一口冷气。
  “难道说,他是第二个大道圆满的人?”看到葛洪的状态,很多人都暗暗吃惊。
  今日的葛洪,比当年更可怕,此时,他身后浮现的天宇更加清晰,横于天宇中央的那具古棺更加的真实,更可怕的是,古棺乃是紫气氲氤,让人感觉里面躺着的不是死人,而是活人一样。
  看到这具更加真实的古棺,让人都不由产生错觉,隐隐之间,好像是听到了这具古棺之中有心跳之声一样,这错觉的心跳之声,是那么的有节奏,是那么的强壮有力。
  这让人都不由怀疑,难道是说,这古棺之内,真的是躺着一个活人,而是一个强壮有力的活人!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历?”见识极广的古老半祖准王看到现在的葛洪,都不由喃喃地说道:“这小子看起来不像是活人,更像是来自于死人世界,或者说地府,或者说是地狱来的人,但是,他却偏偏是活人!这小子,实在是诡异无比。”
  这也难怪见识广博的古老半祖准王怀疑,葛洪乃是傍尸重生,他是积累了无数的岁月,沉淀了无数的时光,才重生过来,他身上的阴气当然是强得骇人了。他这样的气息,的确让一些古老半祖准王怀疑他是从地狱而来的人。
  葛洪大圆满,出来挑战洗白灰,这就不让人意外了。
  这些年以来,自从洗白灰大道圆满之后,就没有听说有其他人大道圆满,至少,暂时而已,被世人所知道的,葛洪是继洗白灰之后的第一个大道圆满的人。
  “洗白灰,三天之后,天外见。”洗白灰没有露脸,但是,葛洪却留下了话,转身离去。
  事实上,这些年以来,洗白灰已经很低调了,甚至有人说,他自从大道圆满之后,就没有再离开过百败庵。
  洗白灰是所有祖道争雄的巨头中,是第一个大道圆满的人,至于第二个是谁,有可能是葛洪,有可能是其他人。
  不论如何,洗白灰的强大,这已经毋庸置疑了,但是,他大道圆满之后,却一直没有降下天劫!
  这让人有些搞不明白,有人说,是洗白灰故意躲避道祖之劫,也有人说,洗白灰渡劫的时间还不成熟,所以间道祖之劫一直没有降下。
  总之,大道圆满之后,洗白灰就变得无比低调,甚至很少人能见到他,包括了百败庵的弟子。
  今日葛洪挑战洗白灰,洗白灰却一直没有露脸,这让很多人不由为之猜疑,甚至有人怀疑洗白灰是大道出现了问题。
  “三天后,便能见分晓!如果三天后,洗白灰都没有露脸的话,那肯定是他的大道出现了问题。”有人得出这样的结论说道。
  三天时间,对于修士来说,那只不过是弹指之间而已,三天匆匆,葛洪与洗白灰的约战时间已经到了。
  在天外,葛洪已经早早到场了,他傲立在寂静的天宇之中,静静地等着洗白灰的到来。
  事实上,等着洗白灰到来的人,远不止葛洪一个人,在这个时候,天宇各方许多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洗白灰的到来!
  特别是东疆人族,更是不由紧张,对于东疆的人族来说,他们都希望洗白灰出现在这一战之中,毕竟,洗白灰是人族第一个大道圆满的人,东疆人族,甚至是各派传承,对于洗白灰都抱有很大的希望,对于人族来说,当然企盼这一世的道祖出身于人族!
  在众目的企盼之下,一袭轻衣,一把铁剑,洗白灰终于出现在战场之中,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内!
  见到洗白灰出战,不少人松了一口气,特别是东疆的人族,有不少悬着一颗心的人都不由放下来了。洗白灰迎战,这至少说明他大道没什么问题。
  洗白灰,依然是灰衣白鬓,依然一把铁剑随身,不过,这一次洗白灰手中的铁剑,不再是百败道祖的本命宝兵,不再是百败铁剑!这是属于洗白灰的铁剑。
  洗白灰再一次出现在世人眼中,他更显得朴实,更显得平凡,他有着一股返朴归真的气息。
  “其他不论,洗白灰有一点气息很像燕十三——平凡!”有人看到今天的洗白灰,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
  “又有谁会想到,洗白灰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境界。”也有一些人不由感慨地说道。
  对于这样的话,的确是引起不小的共鸣,特别是东疆人族的大人物,特别是知道洗白灰过往的大人物。
  洗白灰六十岁才问道,对于凡人来说,六十岁,那已经是垂暮之年了,不论是血气还是体质,都已经衰竭,这已经是过了修道的最好时光。
  可以说,洗白灰六十岁才入百败庵,连百败庵一开始都只把他当作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弟子。百败庵的一些长辈根本对他不抱希望。
  到了一百岁的时候,洗白灰才勉强登上天路境界,二百岁的时候,洗白灰才登上了命土境界!
  对于道祖传承来说,花了四十年才成就天路境界,一百多年才登临命土,这样的弟子,莫说是天才,连普通弟子都不如!
  在当年,百败庵有天才修道四十年,已经是成了人皇了,修道一百多年,已经是登临天尊了!
  所以,在那个时候,洗白灰根本就没有希望登临人皇,成就天尊,在当时百败庵一些长辈甚至是一些天才都认为,洗白灰这样的资质,在临死之前,他能成就人皇,这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然而,又有谁想到,到了今天,洗白灰傲世群雄,争雄祖道。当年百败庵曾经最早登临人皇的天才,在今天,只不过是勉强踏入半祖境界,在低阶的半祖境界苦苦扎挣而已。
  看到今天的洗白灰,这不单是让人族感慨,就是百败庵的一些弟子,一些长辈,都不由百感交集!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