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1130章 大道多艰 下

  苏芷慧证道之后,天宇被镇压,从今天起,整个天宇注定沉默,因为现在大道之力已经稀薄得可以忽略,所有修士修练变得困难无比,若是普通的岁月,百年可登人皇,但是,在现在,千年都难出一个人皇。
  这是属于道祖的时代,这是唯有道祖无敌的时代,至于众人,已经无法再与道祖争雄,当代道祖,注定着无敌,因为他们拥有着当代的道源!
  在道祖并世的时代,有人证道祖,有人殒落,然而在遥远的天鬼神空,在天鬼神空的极西之地,这里是人烟稀少的地方,这里是极为偏僻的地方。
  不过,作为这里巨头一样存在的赤烟城却是例外,赤烟城不单是这极西之地最大的城池,而且,赤烟城是最大的修士门派,赤烟城的当任城主可是一位半祖。
  在赤烟城的祖地神土的山脚下,一个小小的破旧老庵在大风下摇摇欲坠!这个老庵曾经有一个老庵主,这个老庵主是赤烟城的一个门外弟子,算不上什么大人物,是一个平资很普通的人。这个老庵主本来无徒,但是,两年前,老庵主在垂暮临死之时,竟然收留了一个流浪汉,收他为徒,把这破旧的老庵传给了这个流浪汉之后,便一命呜呼归西去了。
  “吱——”的一声,老庵门打开,一个青年从里面走出来,青年看模样,大约是二十岁光景,普通的容貌,不论走到哪里都不会引人注目,青年的一双眼睛很清澈,清澈的像一个小孩。
  他就是老庵主所收留的流浪汉,老庵主收留他的时候,青年是懵懵懂懂,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名字,甚至是家在哪里都不知道。像是一个先天白痴一样,这个青年,甚至连生活都不会自理!
  而且,青年没有记忆,今天的事情,过了明天,就无法记住!
  老庵主已经是垂暮将死,见这青年可怜,他自己又无后,就收留了他,把这座破庵传给了这个青年。
  “喂,小白痴,把老头的那块血石交出来。”青年刚出破庵,一群二十岁光景的年轻修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为首的是一个下巴有痣的少年,这个青年乃是赤烟城的一个外围弟子,叫景志,颇有几分道行。
  “什么血石?”青年傻傻地说道。
  景志打量了眼前这个白痴,目光往他身上一扫,没发现他要的东西,嘿嘿地一笑,吩咐身边的狗腿子,说道:“看来老东西没把血石传给这白痴,一定是被埋在这破庵中,推倒它,给我挖地三尺!”为妻不贤
  原来,老庵主作为赤烟城的外围弟子,曾经立过一件功,被赏一件宝物血石,这对于大人物来说,算不了什么宝物,但是,对于景志这样的外围弟子来说,却是一件宝物。老庵主还在的时候,景志不敢动手,现在老庵主死了,只留下一个白痴,所以,景志打起血石的主意来。
  “轰”一声巨响,狗腿子三五下把破庵推倒,白痴青年却死死抱着门槛,有像孩子气一样大叫道:“你,你,你们干什么,这,这,这是我的家,这是我的家……”
  “干掉他,把他尸掉扔到山沟里去!”景志一心想挖地三尺弄到血石,见白痴青年紧紧地抱着门槛,冷冷地说道。
  “嘿,嘿,小白痴,不要怪爷心狠手辣,只怪你命不好,下辈子投胎别再做白痴了。”一个狗腿子掏出了一把长长的尖刀,嘿嘿一笑,狠狠地向白痴青年捅去,直刺向他的心脏。
  “吼——”就在这个时候,白痴青年手指上戴着的两只如青铜一样的龙形戒指竟然化作了两头巨兽跳了下来,可怕的巨兽非狮非龙,一跳下来,张嘴就把捅向白痴青年的狗腿子吃掉了。
  接着一声巨吼,另一只巨兽把其他狗腿子全部吃掉,景志被吓得瘫软在地上,他被吓得屁滚尿流,他还来不及尖叫,就被巨兽张嘴吃掉了。
  而白痴青年却一下子被吓得昏了过去。两头巨兽吞食了景志他们之后,又化作了戒指,戴在青年的手指上。
  而昏倒在地上的青年在此时他眉心中竟然吞吐着淡淡的仙光,在眉心最深处,在灵台所在之处,隐隐可以看到一株仙树,仙树看起来朦胧无比。
  “嗡”的一声,仙树仙光一闪,瞬间撕裂虚空,一道仙光把白痴青年带走。
  如果有半祖的人物看到这一幕,一定会被吓傻,瞬间跨越虚空,这只怕是无敌的存在才能做到的。
  在第二天,白痴青年出现在了万众佛土最南端的一个瀚浩无边的原始森林之中,很明显这个白痴青年是迷路了,找不到方向,走了大半天,还是原地打转。
  “我要回家,我,我,我要回家……”最终,白痴青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像小孩一样,都快急得要哭了。
  “呜——”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始森林之中跳出了一头刺剑虎,看到坐在地上的青年,立即成了它眼中的美味,立即低吼一声,扑了过来。
  “啊——”白痴青年被吓得一下子昏了过去!
  然而,在这个时候,戴在手上如戒指一样的巨兽一下子跳了出来,这把刺剑虎吓得瘫软在地上,巨兽张嘴就把它吃了,然后又化作戒指,戴在了青年的手中。
  没有一会儿,仙光一闪,撕裂虚空,又把青年带走……
  就这样,青年一次又一次地漂泊在天宇中,有时,会落入凡间热闹的城市之中,有时候,会落入凶险的荒野之地,有时甚至会落入冰冷的天宇边荒之中……
  不论是落入什么地方,只要一有危险,巨兽就会跳出来护主,他眉心中的仙光能瞬间带他脱离危险,能瞬间跨越天宇。
  这仙光极为神奇,不论是什么地方,就算是被封印的地方,都一样困不住他,都会瞬间把白痴青年带走!仙光能瞬间跨越天宇,能瞬间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
  白痴青年没有任何记忆,甚至连当天的事情都记不住,但是,他却能记住一件事——回家,但是,他又不知道真正的家在哪里!
  这样一个神奇的白痴青年,一次又一次地飘泊在天宇中,饱受欺凌,饱受风霜,有时候,也能得到温柔。
  “小白痴,小白痴,偷油吃,偷油吃,偷了东家,偷西家,没爹没娘住墓地……”在一座古城中,这是一个冰雪封天地的日子,一群小孩子恶作剧一样地用雪球追着白痴青年扔过去,把一个个雪球扔到白痴青年的身上。
  白痴青年被吓得哆嗦,急忙缩着脖子,抱着头颅,快步向前走,但是,一群小孩子却追着他打闹,把雪球往他身上扔。
  “干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清叱响起,一个少女驾着云霞从天而降,接着,还有好几个人也跟着少女从天而降。
  “神仙——”这群小孩子看到这几个人从天而降,吓得跑回家了。
  “你没事吧?”从天而降的少女大约是十七八岁,长得美丽动人,她是一个善良可人的少女,作为修士,对凡间这种事情本是冷漠,但是,她经过这里的时候,看到一群小孩子追打着青年,却善心大作,忍不住停了下来。圣剑守护者
  白痴青年好不容易抖掉了头上的雪花,探出头来,看着眼前的少女,没有说话,摇了摇头。
  当少女看到白痴青年的那一双眼睛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一下子触动了,这一双眼睛清澈无比,不食烟火,世间没有什么比这一双眼睛更清澈了,不沾一点烟尘,似乎,这一双眼睛不属于人间!
  “你叫什么?”少女一下子被这一双眼睛触及了芳心最深处的温柔,不由轻轻地问道。
  “我要回家。”然而,白痴青年答非所问,有些孩子气地对青年说道。
  少女不由说道:“你家在哪里呢?我送你回去——”
  “我,我,我——”白痴青年想了想,想不出来,最后抓了抓头发,说道:“我要回家——”
  “师妹,这只不过是一个白痴而已,管他干什么,我们走吧。”与少女一同而来的一个英俊青年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我要你管!”少女没好气,不理他,对白痴青年说道:“我带你去我家怎么样?等我找到你家了,再送你回去好吗?”
  凡世间的一个白痴青年,微不足道,对于高高在上的修士来说,没有必要去过问,去关心。但是,善良的少女却被他那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触动了心里面最深处的柔情!这一双眼睛,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白痴!
  白痴青年侧头想了想,然后又抓了抓头发,最后问道:“你,你,你家有好吃的吗?”
  “有,有好多好吃的,你想吃什么都行!”少女笑着说道。
  白痴青年还是想了想,最后又抓了抓头发,说道:“好——”
  “师妹——”刚才说话的青年,不由眉头直皱,这么一个白痴带回去,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但是,少女理都不理他,一旁的另一个青年打圆场说道:“大师兄,师妹心地善良,就由她去吧。”
  大师兄不满地冷哼一声!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