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牧 > 第1132章 诸帝巡弋 下

  因为生命之树极为逆天,燕十三离下的足迹,如果离现在越近,那么,就越难推算,因为生命之树的遮蔽依然十分强大,往后推移的时间越长,那么,就越容易推算,受到生命之树的影响就越小。
  最终,青女帝借着燕十三当年留下的气息,已经隐隐推算出了自从天谴之后,他曾经两次漂泊到这里!
  “帝后,星夜半祖与虹日族长欲拜见,不知见否?”燕鸿玲珑门的掌门晋见青女帝之后,便开口说道。
  青女帝当然知道星夜半祖与虹日族长了,作为道祖,不是谁都能见的,能见道祖圣颜,这是天大的幸荣!不过,念于星夜半祖与燕十三当年的交情,青女帝轻颔首,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星夜半祖与虹日族长进来之后,都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道威镇压之下,他们想提起自己的血气,提起自己的法则都困难。
  虽然说,道祖之兵也有道祖之威,但是,道祖之兵的神威与道祖真身的神威又完全两回事,特别是当世道祖,直接镇压当世所有修士!
  “老朽拜见青帝——”星夜半祖与虹日族长稽首,恭敬地说道。匆匆百年,青女帝已经登临了道祖,过往种种,宛如一梦。
  青女帝,在当世被人称之为青帝道祖,所以,当世,世人皆称她为青帝!
  至于留于台阶之外的其他修士,都不由为之羡慕,能亲自晋见道祖,这的确是一大荣幸!能第一个晋见青女帝,也只有星夜半祖这样的人了。
  一番拜见之后,青女帝轻颔首,说道:“星夜老祖与虹日族长乃是我燕帝云天的好友,有什么话,便说吧。”
  青女帝这话一出,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羡慕,青帝道祖亲口称星夜半祖与虹日族长乃是燕帝云天的好友,以后谁人敢轻易动这两族?
  这事也只能留着星夜半祖来说了,星夜半祖听此话之后,上前拜了拜,恭敬地说道:“陛下道法无上,真言仙音,梦霞仙疆后辈,想聆听道祖的玉训,不知道陛下可否讲经一卷?”
  万古以来,道祖巡视天宇,除了召见一些大人物之外,除了号令天宇之外,还会给一些晚辈讲经,以点拔晚辈。桥头烟云
  “也罢,三日之后,我讲经一卷。先回去吧。”青女帝轻轻点头,然后瞬间消失。
  至于留于原地的星夜半祖与虹日族长,都不敢说什么,恭敬地拜了拜,以送青女帝离去。当然,梦霞仙疆的诸多晚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不由为之兴奋,一时之间,名额变得炙手可热。
  青女帝瞬间踏入了梦霞仙疆的另一个遥远的地方,落入于此,她隐隐感受到燕十三曾经留下的足迹,但是,依然难以推算,这是生命之树的遮庇!
  青女帝在瞬间连换了好几个地方,最终落在古战疆的极北之地,这是一片黄沙满天的极苦之地。青女帝步行于这片极苦之地中,终于,她在一个戈壁处停下了脚步。
  青女帝一指点在了大地之上,瞬间,大道衍化,星转物换,大道的终极奥义玄之又玄,让人难以看懂。在这个时候,青女帝天眼一开,瞬间拔开了时光的迷雾,跨越古今,最终,青女帝的目光停在了一个时光节点之上。终于,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影子映入了她的天眼之中。
  “十三——”看到这个影子,作为道祖的她,都不由激动起来,情不自禁,虽然,她们联手推算,曾经推算到燕十三还活着,但是,要证实到燕十三还活着,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在这戈壁之中,一个青年徒步躇踌于这戈壁之中,迷茫四顾,似乎他迷路了。青年衣襟褴褛,神态茫然,但是,他的那双眼睛却清澈无比,宛如上天之眼,无尘无垢!
  “十三——”青女帝轻轻地呼唤,她不知道燕十三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肯定,燕十三还活着!
  诸帝巡弋天宇,狩猎八方,这可以说是轰动天宇的大事,天子驾临,自古以来,都是极为神圣庄严的事情。
  朱听雪驾临了天鬼神空!天鬼神空的无数修士,对于东皇道祖的驾临,都不由翘首以盼,希望能晋见东皇道祖。
  东皇道祖,这便是朱听雪的道祖之号,因为她当年曾经被人称之为东皇,所以,今日,有人称她为东皇道祖。
  当然,在天鬼神空,能晋见东皇道祖之人,那是少之又少。最终,由万道祖王牵头,为巡视天宇的东皇道祖接风。
  事实上,整个天鬼神空也就有万道祖王有这个资格,也只有万道祖王能与东皇道祖搭得上话。当年东皇道祖她们渡劫的时候,万道祖王也曾经出了一些力。虽然说,最终没有为东皇道祖人们护道,但,至少万道祖王有这份心意!
  道祖驾临,万道祖王亲迎,道祖之威浩荡着整个天鬼神空,在天鬼神空之中,不论是多么逆天的人物,在今天,都不得不屏住呼吸。
  当代道祖,这是意味着无敌,融合了当代的道源,一旦登临巅峰,可以以一己之力镇压天宇所有人,让天宇所有修士无法动弹,这就是当代道祖的可怕!
  朱听雪巡弋天鬼神空,一口气去了好几个地方,她来天鬼神空,当然不是为了巡戈,而是为了寻找燕十三的足迹!
  最终,朱听雪驾临天鬼神空极西之地的赤烟城。今天对于赤烟城的城主来说,是他一辈了最幸荣的日子,这比他登临半祖那一天还要高兴。
  赤烟城主在天鬼神空的极西之地乃是一个了不起的半祖,但是,与真正的道祖相比起来,区区一个半祖,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了。连万道祖王这样的存在,在道祖现在都显得渺小,更别说区区一个半祖了。
  尽管如此,赤烟城主还是为自己有资格接待东皇道祖而感到无比的荣幸。当然,赤烟城主也渴望东皇道祖能在他们赤烟城停留一日,能在赤烟城开坛讲经,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话,那么,他们的赤烟城在当世将会成为天鬼神空的一大圣地!
  朱听雪驾临赤烟城,她未入古城,也未入赤烟城的祖地,而是落足于赤烟城外的一片荒地之中。
  赤烟城主不明白为什么东皇道祖会落足于此,也不明白这样的一个地方为何能让一代无敌道祖驻足。
  最终,朱听雪驻足于一个残墙断壁的地方!这里曾经是一个老庵,不过,现在已经是杂草丛生,地上只留下了残砖碎瓦!
  赤烟城主不明白这里为什么能让道祖驻足,而万道祖王也不由屏住呼吸,他明白,东皇道祖前来,不止是巡视天宇那么简单。
  此时,朱听雪一指落于这片残墙断壁之中,无上大道衍化,她天眼一开,穿越时光,最终,她的目光停了下来,她看到了一座老庵,一个青年,一个死死抱着门槛惊呼的青年……
  蓦然间,朱听雪突然回首,目光一下子落在了赤烟城主身上,朱听雪未怒,但是,她目光一落下,不单是赤烟城主,在旁陪同的赤烟城诸老也瞬间被镇压,在瞬间,赤烟城主与诸老一下子伏拜在地上,战战兢兢,在道祖的目光之下,动弹不得!
  不怒而威!这个时候,赤烟城主与诸老是战战兢兢,弹指的时间,宛如是亿万年之久,赤烟城主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一代无敌的道祖。
  这瞬间,赤烟城主与诸老都不由为之绝望,道祖一怒,可毁天灭地,她动一下手指,就可以把他们的赤烟城毁灭!
  道祖之威无敌,就算是万道祖王,也只能是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陪着。
  最终,朱听雪收回了目光,影子一闪,瞬间消失,瞬间离开了天鬼神空,连万道祖王都反应不过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被冷汗湿透全身的赤烟城主与诸老这才爬起来,到现在,他们都依然双腿直打哆嗦。
  “老祖,这,这,这是怎么了?”这个时候,赤烟城主战战兢兢地请教万道祖王。
  万道祖王可怜地看了赤烟城主一眼,轻轻摇头,说道:“你们错过了一世机缘。”说着,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罢了,世间有些事,讲究因果,讲究一个缘字。”
  万道祖王虽然不知道东皇道祖为何而来,但是,他明白一点,在这里,曾经发生过她所在意的事情!
  最终,万道祖王轻轻叹息一声,离开了。
  而留下的赤烟城主与诸老如呆若木鸡,他们搜肠刮肚,都不明白这个毫不起眼的地方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万道祖王却不会骗他们,万道祖王说他们错过了一世机缘,难道说,他们曾经能得到道祖青睐,他们赤烟城却没有把握住?
  “查一查,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最终,赤烟城主十分后悔地说道:“给我留个心眼,别给我弄出什么事来,否则,得罪了道祖,谁都担待不起!”

Ps:书友们,我是厌笔萧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