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饲养全人类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梦想 二合一

第六百一十一章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梦想 二合一

“生命未来。”
  
  被天人们号称:绝对静止时间禁域。
  
  这种天赋几乎堪称逆天,不可力抗,难以抵挡...就像是那些三界的怪诞一般,这是一种特殊性质,连神祇都要中招。
  
  哗啦——
  
  时间仿佛被凝固在这一瞬。
  
  轮回府君仿佛一尊静止的白色雕像,俊美修长的体态,一袭黑色长袍,面孔如玉般俊美,以一种出拳的静态姿势凝固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轮回府君又如何?帝尊...又如何?吾吸收了时代的几乎所有最强天赋,无限攻击、无限防御,无视损伤、任何伤害都无法加身,不可毁灭,已经是这个世界的传说究极天帝!”
  
  呲呲呲呲!!
  
  云帝屹立在静止的帝尊耳朵一侧,宛如不灭的战神,双手化为无尽幻影,细碎密集的枪尖落入同一个点中,最薄弱的耳膜上。
  
  轰轰轰轰轰轰!
  
  周围的空间在不断震荡,噼里啪啦作响,密密麻麻的光子流点燃空气,辐射夹着气流,化为任何一枪都能毁灭大地的一击!
  
  耳膜中的空间开始坍塌,化为视觉扭曲可见的一片旋涡。
  
  撕...
  
  帝尊的耳膜在缓缓扩大,又微微愈合。
  
  “伤势在愈合,这是苏醒过来了?”人间道的骷髅天帝面色一变,“怎么可能那么快,以牺牲时帝的性命为代价,进行祭献,剥夺生命时间,应该不可能那么快的...”
  
  “并没有苏醒...这应该是他的自我被动愈合速度...”
  
  “这个怎么可能?”
  
  所有天人界的各大天帝们,自身的天赋极端奇异和强大,也都觉得无比头皮发麻。
  
  要知道,这种绝对静止时间,把他整个人的身躯时间体感、回复速度、反应程度,降低到几乎静止的流速情况,剥夺了此时的“时间”,相当于减少了99%的自我修复能量,可即使如此,还有那么恐怖的修复速度....
  
  那么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回复力会抵达什么层次?
  
  或许毁灭身躯,几乎一瞬间就愈合回复。
  
  他们脑子里徒然闪过绝望的念头:
  
  无法战胜。
  
  即使云帝融合了所有天帝...
  
  超越了他们能想象的战力极限,对方也依旧仿佛站在遥远的大洋彼端,也仿佛不是一个次元的生命存在。
  
  “一力降十会!”
  
  这个想法出现在所有人的脑海中,只感觉身体在发冷,这种存在难怪古代一个个时代,都无法击倒,简直闻所未闻。
  
  “大家不要慌张!我们已经打开了胜算!抓住了万分之一的机会!”
  
  “是的,现在,我们是几乎降低了帝尊的全部回复速度,静止了他的时间,纵然是远古巨头又如何?此时已经突破他一片最薄弱的耳膜了!”
  
  他们神色依旧渐渐稳定下来。
  
  因为在这种静止时间领域,再强,也没有任何抵抗办法。
  
  从对方的耳膜进攻,最薄弱点下手,并且把回复力降低到极限...
  
  “所谓奇迹,不正是战胜不可能吗?再强大的无敌存在,终究可以用蚂蚁般的微小杠杆,撬动整个世界!”
  
  这已经不是勇气与否,而是没有退路,硬着头皮也要去拼杀一场。
  
  撕拉!!
  
  冰冻长枪疯狂轰击在同一个点上,耳膜终于不断扩大,彻底化为了一口窟窿,但仍旧以可见速度的在疯狂愈合。
  
  “如果真有那奇迹。”
  
  云帝面色沉凝而下,忍不住说道,
  
  “就是现在,我们要从耳朵进入大脑中...这是唯一可能的战胜方式。”
  
  他的决策能力、战斗才情自然惊人。
  
  在交手的一瞬间就发现对手太恐怖了,根本无法破防,便瞬间有了一个计策,静止对手,他本来想刺破眼珠进入大脑,谁知道别说眼珠,连眼皮都无法突破,只能从更薄弱的耳膜...
  
  云帝冷哼一声,“型帝。”
  
  型帝会意。
  
  他开始迅速动手。
  
  疯狂缩小云帝的身躯,但此时已经缩小了六十多尊天帝体型了,再加上云帝的体型,几乎超过他的控制上限了。
  
  咕噜噜...
  
  无尽鲜血从型帝的口鼻中流淌而下,浸染七窍,十分狰狞。
  
  “云帝的体型,我已经无法再缩小到进入耳膜的程度了,因为还要连带体内的我们缩小到更小的程度,我们已经完蛋了...”他扭头,看向四周的天帝忽然想就那么平静的开口,告诉他们这个令人绝望的消息。
  
  现在,戳破耳膜,不过是无用功而已。
  
  因为他已经做不到了...
  
  可他擦了擦溢出眼眶的鲜血,刚刚要开口讲出事情的真相。
  
  “型帝,坚持住啊。”
  
  “拜托你了,请你一定要用这股力量,拯救整个世界。”
  
  “征战仙路,缺你不可!”
  
  ...
  
  周围的一尊尊天帝声音在耳边迅速响起,不断鼓励,摇旗呐喊。
  
  他们已经被彻底激起了血性,没有了退路。
  
  “拯救...这片天地吗...”型帝浑身冒出鲜血,沉默寡言的他一时间竟没有敢说出真相,打击这些天帝们。
  
  恐惧、压抑、震撼。
  
  如果告诉他们,是要以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那主宰世间轮回的地府主宰?等待命运的审判?
  
  这实在太令人绝望了。
  
  这一刻他清楚的明白,直面轮回府君,正视帝尊,就宛若直视轮回的死亡,正视地府的入口,黄泉道路,
  
  祂本身,就意味着...
  
  不可抵抗的宿命。
  
  直面死亡的本身。
  
  至于,他们怒吼着的拯救世界?这个字眼对他来说,太陌生了,太愚蠢了。
  
  恍恍惚惚中,脑海里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那是一段年轻的岁月,一片画面仿佛惊雷般闪过。
  
  一间教室。
  
  细碎明媚的阳光洒下,青涩的少年望着外面的青翠草地,一名老迈天人站在教室高处,缓缓在石墙上,书写下“梦想”二字,
  
  “孩子们,说一说你们的梦想是什么?”老人如是说。
  
  一名名同学在下方开始踊跃发言,
  
  “那还用说吗?我要成为天帝!”
  
  “哈哈哈,我要拯救世界,统治世界!”
  
  “我要变成强者,守护我所爱的人!”
  
  “我也要拯救世界!我要成为至强者,接受人民的爱戴,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守护整片苍生!”
  
  ...
  
  老人开心的笑起来,“很好,孩子们,这都是很不错的梦想,我们天人正是因为你们才拥有未来,我相信有你们的时代充满阳光与奇迹。”
  
  老人忽然叫住一直看向窗外的孤僻少年,“刑笙,你的梦想是什么?”
  
  “梦想?小孩子才说梦想,大人说现实,我就说说我想要的现实,我不喜欢交流,不合群,更不喜欢和那些充满阳光的人说话,我喜欢一个个孤僻的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缩小些,再缩小些,让所有人都看不到我,不要找我聊天。”
  
  “真是阴暗的家伙呐。”
  
  “老是假装大人,很老成的样子。”
  
  “他的死鱼眼好可怕啊。”
  
  “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号称节能主义,也不和我们玩,这太阴暗了,我要拯救这样的孤僻家伙!”
  
  ....
  
  老师在高处缓缓指着写下的“梦想”二字,“很有趣的梦想,难怪你的天赋成为了执念,变小,变得更小一些,但我希望你还是阳光一些,人生,充满了期待的未来与光辉。”
  
  ...
  
  少年时,记忆中的教室在模糊,伴随岁月的流逝,当年青涩的同龄人伴随着长大,他们的棱角被磨平,“拯救世界?”“成为伟人?”“展望未来?”他们种种伟大梦想都变得遥不可及,被残忍的现实撕裂成粉碎。
  
  他犹记得,在多年以后的同学集会时,岁月沧桑了他们的面孔,年少激昂不再,时间在眼角上布满皱纹,一场醉酒之后,一群同学嚎嚎大哭,
  
  “我们曾经的梦想,都没有实现啊。”
  
  “拯救世界?成为天帝?统治时代的标杆?那太可笑了,这个伟大的天人世界,如果要我们这些庸人拯救的时刻,那才是不可思议奇迹。”
  
  “说起来,所有人的梦想都没有实现,刑笙你的梦想,是我们这一群同学中,唯一实现的。”
  
  众人扭头看去,那时的他,他依旧卷缩在角落里,仿佛透明人一般孤僻,要把自己变得缩小再缩小。
  
  忽然有人说,
  
  “他说过,那不是梦想,而是现实。”
  
  刹那中,死寂无声。
  
  ...
  
  ...
  
  他看着这些鼓励他们的人,宛若当初。
  
  他从小就知道,现实和梦想是两个意思。
  
  人要死的时候,总是会想起一些奇怪的东西。
  
  “我们已经输了啊。”他忽然喃喃着。
  
  纵然是一个活得无比现实的人,他也不敢告诉他们这个现实,只能拖延着,只能努力着做出动作,继续强行缩小云帝的体型。
  
  由于疯狂用力,大片大片鲜血从型帝的面孔滑落,超负荷的力量让他走向死亡,浑身崩裂,维持六十多尊天帝的体型已经是极限,再加上云帝,哪怕他是一尊巅峰天帝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负荷。
  
  我们已经输了啊。
  
  帝尊不可能战胜的...
  
  他又想这样说,却哽咽着,又觉得说不出口。
  
  他身上背负了整个世界的重量,六十多尊天帝,云中君、云帝,全部人都聚焦在他身上。
  
  “你们这些人应该知道,成年人的世界,哪来的什么梦想?”
  
  “小孩子才讲梦想,大人讲的是现实。”
  
  型帝眼眸满是嘲讽笑容,他准备彻底开口了。
  
  “型帝,简直住!”“你就差一些些了!”这些周围的声音依旧在不绝于耳。
  
  他终究是沉默了下,长大了嘴,
  
  “梦想什么的太可笑了,可是,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后退的了,我只是...不想死而已。”
  
  他还是压榨身躯里的每一处潜力,缩小缩小缩小,仿佛在疯狂压缩体型,让物质燃烧破碎,重新狠狠蹂躏在一起,走向死亡,丝毫没有发觉,一股难以言明的庞大气息缓缓从自己身上腾起,
  
  他依旧在满脑子乱想,
  
  “我,只是忽然好想回去,和他们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再喝一杯而已...”
  
  “我,只是想和他们说....说一句,就只想说一句...”他捏紧双拳,用几乎歇斯底里的声音哭起来,
  
  “我想活着回去...和他们说...你们要拯救世界的梦想,我已经替你们实现了!”
  
  轰!
  
  他歇斯底里,仿佛最深处灵魂在怒吼。
  
  灵魂仿佛在飞翔。
  
  天赋在一瞬间突破了某种上限。
  
  身躯绽放出五彩琉璃的光辉,一种毫无顾忌的自由舒畅感从内心深处涌出。
  
  “我这是?”他睁大瞳孔。
  
  云帝身躯猛然缩小,化为黄豆大小,精致细腻,高浓度的质量压缩,让他周围的空间也隐约坍塌起来,仿佛化为了一颗高质量白矮星。
  
  “可以的!”
  
  “我们赢了!”
  
  “已经成功了么!”
  
  “哈哈哈,仙路断绝,今日我们重续而行!”
  
  无数天帝都在疯狂大叫,哭喊着,激动得颤抖起来。
  
  “是啊。”型帝把刚刚想说的话语全部抛掉了,转而自信满满的对着众人鼓舞道,“大家不要害怕,没有必要,对我来说,非常简单的事情罢了,我刚刚一直有十足的把握!接下去我们已经赢了!”
  
  哈哈哈哈哈!
  
  “好!好!好你个型帝,打破了极限!...圣人...除了我与云中君外,第三尊....”云帝也酣畅淋漓的内心大笑起来。
  
  “杀!”
  
  下一秒,他千钧一发的钻入了耳膜中,耳膜也在迅速回复愈合。
  
  “终于进入大脑中了。”他英姿勃发。
  
  他刚刚也绝望了,他知道型帝的底细,根本做不到...
  
  但他依旧去尝试了,因为不能告诉所有人,我们输了,让他们绝望,不能在原地等待,必须要做些什么..
  
  并且,他只能期待型帝,能创造奇迹。
  
  他大步向前,面容肃穆冷厉,带着惊人的战意,
  
  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感慨低语,
  
  “型帝,你该知道谁也不是天生的王者,懂得畏惧、绝望的可怕,还能超越它,征服它,并且隐瞒恐惧与害怕,鼓舞周围同伴的主心骨,就是王者。”
  
  他刚刚又如何不在畏惧与害怕,但他从未表现出来,因为作为所有人的王,不允许后退。
  
  茫茫时代纪元中,许多人都会发现,一个个时代的领袖,君王大帝,往往拥有惊人的人格魅力,凝聚主心骨。
  
  但他们领袖的魅力是天生的?
  
  与生俱来的吗?
  
  不,他们懂得去如何控制与凝聚周围的人心,经历这些,读懂这些,就有了问鼎巅峰的可能。
  
  “所谓奇迹,就是一个个小奇迹组成,突破不可能,打破一次次极限...”云帝大步顺着耳道冲入其中,周围一片漆黑深邃。
  
  进入大脑,对他们而言,仿佛胜利就在眼前。
  
  他清楚的明白,即使外表再坚韧,终有一处是柔软的弱点,核心的大脑,软绵的脑组织,都不可能锤锻得像是钢筋一般,就算是如同钢筋一般又如何?
  
  只要破坏那么一丝...
  
  破坏那么一一部分...
  
  他们就足以让整个大脑瘫痪了,这是血肉生命的本质。
  
  这是生命的本质。
  
  任由你天资聪颖,横断万古,芳华绝代,再强的天帝存在,都逃不过这一个致命的弱点。
  
  没有生灵例外。
  
  “我们的梦想,实现了!”孤僻如型帝,也开始怒吼起来,脸上扬起如孩童一般的梦想憧憬。
  
  可是下一秒,他们写在脸上的喜悦迅速凝固。
  
  “大脑呢?帝尊,轮回府君,怎么不见大脑?”
  
  “脑海中是一些不可能思议的细腻液体海洋,仿佛缓冲液一般...”
  
  “...这种怪物,真还是凡人吗?!”
  
  “隐约感觉,中间有东西....”
  
  ...
  
  轰隆!
  
  忽然之间,天地为之一震。
  
  “不好!”
  
  “时间到了!”
  
  “时帝已经...”
  
  控制时间的那一尊天帝再也支持不住了,力竭身亡,整个大脑空间中,他们只感觉某种前所未有的威压从虚空降临,空间竟然震荡出恐怖涟漪,某种究极的意志复苏,宛若远古的未知猛兽在睁开双眼。
  
  一道冷漠的声音宛若万古高悬,两颗眼珠缓缓旋转过来,看向漆黑海洋流淌的脑内,
  
  “你们还在期待些什么?成年人的世界,没有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