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饲养全人类 > 第六百三十八章 追求真理的步伐
此时,里面的众人在看着他,他也在望穿了整个身躯内部的九重妖界,看到里面欢欣鼓舞的众女武神宫的神祇们。
  
  “凤凰还在里面。”
  
  许纸感觉有些伤脑筋,自己要怎么把凤凰蛋弄到手?
  
  “时间的凝滞,代表任何防御都已经门户大开,包括空间,也随意进出。”
  
  他停下脚步,无视周围神祇的惊骇。
  
  他们的心情怎么样,自己可没有兴趣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是一个天帝。
  
  又不是真正的全知全能的创世神,自己目前要做的事情,难度很大!
  
  要从林红凤这一堆强大的神祇手中,悄无声息的进入沙盘,突破她们重重保卫,取走凤凰蛋是不现实的。
  
  所以自然是以创世神的本尊身份到来。
  
  他们这些人,打起来不要紧,可凤凰是绝对不能死的,自己才要接走她,帮度过虚弱期,留在林红凤等人这里还是太危险了,她们现在倾尽全力,也未必保得住。
  
  可是自己从林红凤等人手中,怎么取走凤凰蛋呢?
  
  排除了掌控时间的流速,他根本没有其他特别的能力,再怎么进行神化,也不过是一个超大体型的天帝罢了。
  
  “主要问题,是突破这一片神祇的空间。”
  
  他暗自思量,
  
  “尽管我精通九转玄功的空间定位,算出了身躯的空间节点位置,坐在识海中的众神祇也被禁锢,算是门户大开,可以我目前的境界,终究需要足够精妙的恐怖技巧,才能跨入那一片神祇的时空中。”
  
  “破开空间,这是一个不错的考验。”
  
  他笑起来,觉得很有挑战性,“现在才发现,能量不够未必不是坏事,在同一个境界中不断趋向圆满,磨合,基础将会牢固得无可匹敌。”
  
  “现在,先抽出一根枝丫,把凤凰蛋递到空间的门口再说。”
  
  忽然之间,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下,凤凰蛋的边缘,一颗藤蔓从土壤中抽出嫩芽,拔地而起,化为了一根通天藤蔓。
  
  哗啦啦!
  
  仿佛出现了一个粉白的花骨朵,严严实实包裹凤凰蛋,缓缓腾起,捅破了天穹。
  
  “可以尝试了。”
  
  许纸轻轻伸手一点,魔核的运算速度飞速运转,无数个世界的体系文明交叠而过,融合在一起,
  
  “大概在这里,以这种方式...”
  
  他越想越顺畅,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哗啦!
  
  空间出现涟漪。
  
  哒哒哒...
  
  又是用指尖,轻轻数点。
  
  以巧破力一般,一个个空间节点被奇迹般击破,以极其虚弱的微薄力量,竟然强行破开了整个空间。
  
  哗啦!
  
  翠绿藤蔓撑着凤凰蛋的花骨朵,不断生长,直接穿透了内部空间,许纸轻轻取走了凤凰蛋,消失在手心中。
  
  “搞定了。”他内心低语。
  
  下一刻,他的声音响起。
  
  仿佛天地间的大道之声,神圣而来自天地自然之中,响彻每一个角落,
  
  “道君,历经混元七劫,将于此世,奉命开天辟地,功德圆满,修得正果,将脱离此界,入起源地。”
  
  话音一落。
  
  许纸直接倒也没有什么心情逗留,要做的事情已经忙完了,没有必要留下来,直接转身离开了。
  
  伴随许纸一步步远离,背影在缓缓远去,他每踏下一个世间的脚印,他们身上被凝固的时间便快了一些,在缓缓回复到时间的常态。
  
  身后,众神面面相窥。
  
  “奉命开天?”
  
  “功德圆满,修成正果?”
  
  “入起源地?”
  
  听到这一句话,他们几乎为之失声了,里面蕴含的信息量太过庞大与恐怖,这时,他们才想起到《古神》里记载的历史,道君开天的那一段话,对于最一尊神秘的存在身份隐约有猜测。
  
  同时,入起源地,又是什么地方?
  
  起源?
  
  这两个字未免太过惊人了。
  
  是指什么起源?万物起源?大道起源?世界起源?时间、空间、纬度的起源之地?
  
  还是所有的起源?
  
  或许世界是一个点,时间、空间、纬度、大道、生命、都是一根根发散出来的线条,而那一个中央的点...就是起源?!
  
  “还有,刚刚取走了什么?”
  
  “道君不是已经陨落了么?!”
  
  “难不成,是在游走在过去的时间长河中,回溯过去,抓住了道君的死亡神魂?让寿终正寝的道君复活了?!”
  
  这一刻,所有神祇都内心疯狂闪动,有花骨朵包围,没有能看清。
  
  道君死亡,天地异象太诡异了。
  
  有不知名的古老法则存在降临。
  
  而百晓生则是面色一皱,“这不是最重要的,你们发现没有,祂是突破了神祇的空间,才取走的。”
  
  “这不是很正常的么。”有神祇说。
  
  拥有这种伟力的神秘现象存在,不过是轻而易举罢了。
  
  胡人农也彻底发觉了,他心思也极其缜密,“不,从头到尾,都只是天帝级别的力量而已,没有超过天帝的力量!”
  
  一瞬间,所有神祇觉得不可思议。
  
  区区一尊天帝,破开了神祇的空间?
  
  他们回想起来,才彻底反应过来,为什么这一尊神秘的大道法则现象存在,只有天帝级别的力量?而仅仅天帝,就可以破开神祇的空间?
  
  “刚刚那一瞬的动作,太过美妙了,仿佛是近乎于道的出手,美得像是精致完美易碎的瓷器。”百晓生努力回忆。
  
  他清楚的知道,那是一场机遇,那种恐怖力量的完美运用,以点破面的技巧,如果能够学会,同境界中只怕强得无法比拟。
  
  “天帝境界?”
  
  爱尔敏皱了皱眉,内心暗道,
  
  “我似乎有些懂了,在最古老的苏美尔时代,是没有修为的创世神分身降临,巫师时代降临的分身,是四阶....现在降临的分身,是七阶天帝级别.....这是一个规律,创世神的分身级别,受到那个世界的层次影响。”
  
  世界级别越高,降临的分身越强!
  
  苏美尔时代是最低等的原始时代,所以是最低。
  
  而现在这个超凡世界,已经强大到需要一尊天帝级别的分身降临了,或许遥远的未来,这片世界再度升维,是神祇级别的分身降临?
  
  “很不错。”
  
  许纸自然没有空管他们,非常淡然,正在大步离开,仿佛是回到家里的地窖散步一般自然。
  
  自己只不过是一尊天帝,做的事非常简单,努力破开了神祇的空间,取走了凤凰蛋,而他们怎么认为,要如何去思考?
  
  整理思绪?
  
  猜测推演?
  
  那是他们的事而已,自己已经功德圆满了。
  
  这对于许纸来说,不过是一件小事罢了。
  
  此时远处。
  
  伴随许纸的一步步离开,一尊尊神祇的时间在飞速加快回复。
  
  对于他们来说,天地异象消失了。
  
  只能用震撼来形容今日所见的一幕幕,道君的陨落,让他们不再偏居一隅,认识到了新世界。
  
  他们凝神望去,渐渐离去的万丈级巨人,目光悚然。
  
  哪怕自己的身躯时间在飞快回复,谁也不敢妄动。
  
  轻易接触,触怒那种未知的法则现象存在,或许就像是普通人去接触雷霆,乘着小船去靠近海啸,接近自然、领略浩瀚壮丽的瞬间,也意味着死亡。
  
  忽然...
  
  意外情况发生了。
  
  之前一直没有行动的墨杜萨,忽然微微弯腰,做出了一个助跑的动作。
  
  嗖!
  
  “起源地是哪?带我一起去!”
  
  下一秒,她蛇尾幻化修长的双腿,踩踏山川河流。
  
  踏踏踏!!
  
  大地猛烈震动,疯狂向着那一尊万丈级的浩瀚巨人追去,狠狠张开双臂扑了过去。
  
  “.....”
  
  许纸的身影猛然一滞,险些跌倒。
  
  他脸一下子就黑了,怎么忽然就闹起来了,能不能让我愉快的离开?这家伙这是要搞我啊!
  
  “她不要命了吗!”
  
  “起源魔神,不自量力,竟然想追逐...”
  
  整个身后的神祇也惊呆了。
  
  包括爱尔敏在内,也一瞬间拦都没有拦住,她没有想到墨杜萨,这一次依旧那么大胆疯狂,不怕死亡。
  
  萌妹、雷帝等人也惊了。
  
  现在,连萌妹现在也不敢妄动啊!
  
  她平常满嘴骚话很大胆,真正这种时候只能默默卷缩爱角落里,奶怂奶怂的,疯狂自我安慰,还有下一次...
  
  她的特点就是怂。
  
  她牙齿都咬碎了,“墨杜萨,怎么敢那么狠?她永生的寿命,应该比谁都更加惜命才是啊!那可是至高的创世神存在啊!唯一的至高!!就算是一尊分身降临,也是不可冒犯的,她怎么敢!??”
  
  萌妹内心怒吼,对于墨杜萨的疯狂性格刷新了认知。
  
  可她根本不知道,曾经在巴比伦破灭的时代,拥有永生性命的墨杜萨就有前科,爱尔敏当时也不敢妄动,就只有她不怕死亡的冲上去,甚至还想决斗,还抱着必死的决心。
  
  “这就是她追求真理的信念?墨杜萨走到了这一步,够狠够果断,还敢赌命,的确不是偶然。”萌妹疯狂望着她的巨人背影,踏破山川河流,彻底想起了上古巴比伦时代追求真理的那一群人,
  
  她也仿佛看到了古老时代的神话,墨杜萨的背影正在渐渐与另外一尊同样追逐真理,不断跨步的巨人重叠,
  
  那一个巨人追逐烈日,追逐渴死在大地上,
  
  同样的不自量力。
  
  同样的不考虑自身。
  
  你不要命了吗!
  
  她望着墨杜萨的身影,仿佛看到了远古那一尊追求真理的巨人,喃喃出声,“夸父不量力,欲追日影,逐之于隅谷之际。渴欲得饮,赴饮河、渭。河、渭不足,将走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
  
  “她现在也是..”
  
  她忍不住大叫起来,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看着那一个疯狂奔走于大地的神话女巨人,
  
  “夸父逐日,不对,是墨杜萨逐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