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小福女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治丧 三

  周大郎退到一边,周二郎才上前。
  
  钱氏依然给了他一吊钱,想了想,又加了一吊,“当初给老四办酒的时候才用了一吊出头,但这会儿不同之前,这次远的不说,全村老幼肯定都要请到,加上现在肉也贵,你多买一些,有备无患。”
  
  周二郎接了钱应下。
  
  “要是不够,先把东西赊回来,等过了后天再去把钱还了。”
  
  冯氏则去菜园里逛了一圈,回来道:“娘,菜园里的菜恐怕缺一些儿。”
  
  他们家种的菜虽然多,但周二郎几乎每天都去县城卖菜,一下子要供应这么多人吃菜也困难。
  
  钱氏想了想便起身道:“我出去走一圈,家里你们多看着些,让大头大丫把几个小的看住了,不许他们到处乱跑。”
  
  “是。”
  
  此时正是一年菜蔬最多的时候,万物生长到了最快速的时候,地里的菜两三天就能长出一茬来,所以只要家里不是懒人,基本上就不会少菜吃。
  
  而在七里村,家家户户之间并没有买菜的习惯,这家看上了那家的菜,就说一声,去掐一把回去尝一尝。
  
  老周家的菜就经常被人问到掐一把。
  
  因为他们家的菜不仅种得多,种得好,种类也多。
  
  既有往,自然要有来了,钱氏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就将明后天要用到的菜蔬都凑齐了。
  
  这些事情好像和年纪小的孩子们一点关系也没有,就是周五郎和周六郎,他们都只能在家里打下手,基本上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他们并没有具体负责东西。
  
  而周四郎则带着村子里的一些青年往亲戚家送信,算是告诉他们一声,至于来不来,则看各家。
  
  但老周头并不想请太多的人家,除了现在的亲家是必须要请的,也就多请了他外祖家。
  
  毕竟从周银那里论,最亲近的除了宗族这边的外,就是外家那边的亲戚了。
  
  这些事情满宝一无所知,她只是被要求照常吃饭,照常去上课,再从学堂里回来时,家里便摆了一具不小的棺材。
  
  钱氏给她的解释是,“只是做衣冠冢,就让他们在一块儿,到时候你记着给你小叔小婶儿磕头就行。”
  
  “还有他们的孩子,娘,衙役有说是弟弟或者是妹妹吗?”
  
  钱氏一愣,半响才道:“没说,他年纪小,不用特别设祭,满宝,你拜的时候别乱说话,知道吗?”
  
  满宝疑惑的点头。
  
  钱氏忧心忡忡,看来还得跟道士们说一声,招魂的时候只招周银的夫妻就行,可别连孩子的都招。
  
  “你跟先生请假了吗?”
  
  “请了,明儿我不用去上学了。”
  
  “嗯,”钱氏道:“不用上学也要早点儿睡,明天你要哭灵的。”
  
  说罢让她下去洗澡,早睡才能早起。
  
  今晚老周家,甚至村子里的孩子都睡得格外的早,天才黑,各处的声音就渐渐的小了下来,等月上半天时,全村就只有虫鸣声了。
  
  老周头穿好了衣服出去,周大郎带着五个弟弟都绑好了白布,悄悄地将棺材抬了起来。
  
  钱氏和小钱氏举着火把走在一旁,才往前走了一段,隔壁一家开了门,有个人举着火把扛着锄头也跟着出来了……
  
  等到了村外头的墓地里,围在他们四周的火把已有了不老少。
  
  老周头也不问都有谁来了,大晚上的喧哗不好。
  
  到了坟地,大家开始便开始挖。
  
  将坟堆扒了,再往下挖三米左右便碰到了腐烂的棉被。
  
  大家的动作就放轻了,开始用手将覆盖在上面的泥土扒开,再轻轻将那已经腐烂变形的棉被给掀开,下面两具依偎在一起的尸骨便显了出来。
  
  他们身上的衣服还好,只是黑乎乎的混着原来的颜色显得很难看,除了头顶的头发外,血肉都化成了乌有。
  
  周大郎道:“左边这是我小叔,右边这是我小婶儿,你们可别捡错了,来来来,捡尸骨的,左边的给我,右边的给我家老二。”
  
  “得擦过吧。”
  
  钱氏和小钱氏立即把两块大大的棉布拿出来道:“我们把布带来了。”
  
  老周头就一脚踹在老四老五老六的屁股上,对瑟瑟发抖的三人道:“怕啥,还不快去擦,仔细些,可别丢了骨头。”
  
  头发其实也脱离了头骨,轻轻地一扯,它们就落下了,四五六他们哪见过这阵仗,哪怕周围人不少,心里也怕得不行。
  
  钱氏看着他们,就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们的脑袋笑道:“真是傻孩子,这是你们小叔小婶,他们心里疼你们的,哪敢舍得吓你们?”
  
  “就是,给长辈擦骨有福气的,回头让你小叔保佑你们发大财。”
  
  周围人也纷纷应和,坟地四周便热闹起来,兄弟三人这才不那么害怕了。
  
  等他们把尸骨都擦干净放回棺材里,都已经三更天了。
  
  大家便将这个坑填回去,还做成坟堆的样子,虽然看得出这块地被翻过,但这一片都是七里村的地儿,所以大家并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周家兄弟小心翼翼的把棺材抬回家,放到了堂屋的正中间。
  
  钱氏和小钱氏这才将准备好的寿衣展开,铺在了两具尸骨上。
  
  还有该放进去的铜钱等,钱氏都一枚不少的放进去了。
  
  最后看了一眼,大家这才合上棺木,由村子里的人将钉子钉上,彻底封死棺材。
  
  大家悄无声息的在大门和堂屋上挂上白布,老周头并没有买很多白布,但村里的人还是觉得这丧仪足够了。
  
  并不是谁家都买得起麻布挂在门口上的。
  
  能有块白幡挂着就不错了。
  
  满宝还没醒呢就被从床上挖起来套上孝衣,小钱氏简单的给她抹了一下脸,让她清醒了一些。
  
  见她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她,小钱氏就低声道:“一会儿就有客人来了,你得去戴孝,满宝乖啊。”
  
  “这么早呀?”
  
  “是啊,主家都要早一点儿的。”小钱氏哄着满宝,将一条白麻布绑住麻衣和她的小胖腰,便领着她去堂屋。
  
  堂屋里已经烧过一波黍稷结了,小钱氏带着满宝走到周大郎身边,让她跪在了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