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小福女 > 第六百四十三章 抄书
满宝低声问,“有水经注吗?”
  
  “三楼都是一些很珍贵的典籍,我没资格上去,连看目录的自个都没有,所以……”白善摊了摊手看向满宝。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m.33xs.com/
  
  满宝就明白了,顺着白善的力道到了一排书架前,他低声道:“你看,这里面或许有你想要抄阅的书。”
  
  满宝便挣开白善的手,走进了书架之间,伸手抚摸上面排列整齐的书。
  
  这些书,有许多她都在书铺里看到过,只有零星几本翻过,其他的都没看过。
  
  但她都想买,只是不太敢那么花钱而已。
  
  这一本书的价格可不便宜。
  
  满宝顺着书架走下去,将所有的书名都过了一遍,最后没去走第二排书架,而是伸手取了一本书,眼睛亮晶晶的看向白善。
  
  白善便冲她展颜一笑,伸手牵住她的手,带她到他们钻进来的那个窗户不远处的桌椅上坐下。
  
  那里光线不是特别好,又偏,除非人很多的时候,不然很少会有人过来这里占位置。
  
  白善将自己的书篮放在桌子上,压低了声音道:“我的笔墨纸砚给你用”
  
  满宝便打开书篮,藏书楼内是不能带书籍进来的,但可以带笔墨纸砚,其余的东西则可以寄存在门口那里。
  
  她将白善的笔墨纸砚拿出来,压低了声音道:“明天我再来的时候,我带我自己的来。”
  
  白善点头。首发m.33xs.com
  
  白二郎也在卫晨的帮助下摸到了一排自己感兴趣的书架下,俩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说话,然后各自取了一本书出来。
  
  俩人相视一眼,都忍不住嘿嘿的笑。
  
  卫晨也走了过来,对白善挤眉弄眼道:“我的冰品。”
  
  “我去给你买就是了。”
  
  白善留下他们,出门去给他买冰品。
  
  满宝已经捧着书津津有味的看起来了,卫晨看了一眼封面后撇撇嘴,这种书有什么好看的?
  
  满宝先看了几页,这才提笔照着抄写,这样速度会快一些,不至于晦涩停滞。
  
  最后卫晨是坐在藏书楼外的草地上把两份冰品吃完,然后才进去继续看他选出来的杂书的。
  
  满宝则抄了一沓的文稿,藏书楼的先生敲了第一遍闭楼钟,她这才恋恋不舍的收了文稿,把书还回原处。
  
  满宝将文稿及各种东西都放进白善的书篮里,然后和白二郎在第二遍闭楼钟响起的时候从后窗户那里爬了出去。
  
  白善则和卫晨一起光明正大的从大门出去。
  
  负责管理藏书楼的邬先生查看了他们的书篮后便放行了。
  
  四人来到了西墙底下,卫晨憋红了一张脸让俩人踩着爬上围墙,他总觉得自己被坑了,道:“我再不做这样的事了,就两份冰品而已,我不仅让你们踩着下来,还让你们踩着上去,多来几次,我这肩膀还要不要了?”
  
  “而且,”卫晨有些不高兴的道:“这是下人才做的事。”
  
  “什么呀,”白善道:“我们三个也常踩来踩去的,要不是我们自己不够高……”
  
  “那是因为你们太差了,学里也有人跟你们差不多一样高的,人家就能够踩了墙飞跃上去,也能安然无恙的跳下来,一点问题也没有。”
  
  三人一听,一起将目光对准默默站在后头的大吉。
  
  大吉默然无语,只是飞跃而起,都不踩墙,直接从墙上飞过,稳稳的落在了墙外。
  
  这面墙可比闫家的那面墙矮太多了,不然学生们也不可能从这里爬出去。
  
  满宝和白二郎坐在墙头上,看着他飞跃而起,再看着他越过墙头落在地上,嘴巴长得大大的。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大吉这么帅的飞来飞去了,但这个视角却是第一次,俩人心里惊叹不已。
  
  惊叹过后,满宝就老老实实的把另一条腿也移到外面,然后蹦下墙头,摔在了稻草剁上,从上面爬了下去。
  
  白二郎也是如此,俩人拍掉身上的稻草,整理干净后就爬上马车,大吉便赶着马车径直向前,拐弯,绕了半个书院才回到大门,白善已经拎着书篮在门口等着了。
  
  白善一上车,满宝和白二郎就疯狂的给他使眼色。
  
  白善明白他们的意思,冲俩人点了点头后便看向外面,现在外面呢,回去再说。
  
  一回到小院儿,满宝都来不及整理自己今天抄的文稿,直接跑进厨房里倒了一杯热茶给大吉送去,殷勤的道:“大吉,你今天辛苦了。”
  
  白善则是给大吉端了一盘点心,“这是你也最爱吃的桂花糕,给你吃。”
  
  白二郎则道:“大吉,我上学后多有赖你接送,待到了中秋我给你包一个大红包。”
  
  也才从外面回到家里不久的周四郎见了他们这一通操作,也不急着去喂马了,就靠在墙壁上看着他们冲大吉献殷勤。
  
  连正忙活的厨娘都忍不住侧目。
  
  周立君直接问道:“小姑,你们是要求大吉什么事吗?”
  
  满宝对着大吉嘿嘿嘿的笑,白二郎也冲着大吉嘿嘿嘿的乐,然后俩人一起扭头看向白善。
  
  白善也咧开了嘴对大吉笑,“大吉,你教我们爬墙好不好?”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周四郎忍不住站直了身体,问道:“这是个什么典故?好好的路不走,去爬墙?”
  
  大吉从盘子里捏起一块点心咬了一口,又喝了半盏茶,见大家都静静地看着他,他这才垂下眼眸道:“我听庄先生的。”
  
  满宝他们下意识的看向书房,这才发现庄先生不知何时站在了书房门口,正静静地看着他们呢。
  
  三人心一虚,立即乖乖的站起来行礼。
  
  庄先生则是将目光落在了白善的书篮上,招手道:“拿来与我看看。”
  
  白善拿着书篮上前,庄先生打开,越过那些书籍,径直去取了压在最底下的一沓文稿。
  
  上面的字迹一看就是满宝的,他翻开看了看,微微颔首,看向白二郎问,“你今天看了什么书?”
  
  白二郎皮都绷紧了,硬着头皮道:“看,看了一本游记。”
  
  “叫什么名字?”
  
  白二郎偷偷的看了身侧的满宝一眼,实在是编不下去了,这才小声道:“看了一本春江游记。”更新最快电脑端:https:///
  
  满宝和白善不觉得有什么,庄先生却是皱起了眉头,“这种杜撰出来的游记不可看,你要想看游记,我介绍你几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