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九十一章 高谦日记
    河南巡抚李仙风直接控制的两支嫡系兵马里,陈永福这个人主见很强,越来越难控制,甚至好多次和高名衡混在一起,让人很难放心。手机端htts:
  
      高谦就好多了,高谦虽然在洛阳之战时,手下大将马宝被李来亨生擒,损失不少兵力。但他为人圆滑,又很听从李仙风的命令,便受到巡抚的重用,李仙风甚至还把自己的抚标也交给高谦指挥。
  
      当傅宗龙到达洛阳后,李仙风忙于应对傅总督,便让自己最器重信用的幕僚陈荩联络好高谦这支部队。
  
      陈荩有一定名望,又教过陈永福的儿子陈德念书,所以以前他都是负责拉拢陈永福这块。只是陈永福现在越来越看破了李仙风不能任事的面目,同高名衡越走越近,陈荩只好转而运动高谦这边。
  
      其实以陈荩自己的想法来看,他很早之前就曾说服友人陈可新到南下到流寇营中一探究竟,对于朝堂的忠诚实在十分有限。
  
      陈荩愿意帮助李仙风做事情,也不是因为李仙风能力才具如何高明。而恰恰是因为李仙风的无能和消极,李仙风越消极,官军和流寇打的仗就越少,对河南桑梓百姓就越好。
  
      毕竟,官军无论是打胜还是打败,出兵前后都会先狠狠劫掠一番本地百姓。
  
      “高将军,还在写日记吗”
  
      傅宗龙和他麾下牛成虎所部兵马都驻在洛阳南关的龙门一带,高谦则驻在西关。他是个附庸风雅的武人,一有时间就在中军大帐里写日记,前一阵收复洛阳的战事,更是浓墨重彩地写了好大一篇章。
  
      陈荩略有文名,便被高谦邀请来帮忙润色文笔,他看了两眼后,信笔改好一段,念道“抚各贼后,忽报闯贼寇洛阳,总兵王绍禹不能守,洛城失陷,福国主去世,世子出奔,城为贼所据。予闻之顿足。盖河南、河北,抚军与王总镇。虽曰奉旨分信,然抚军有全省之责,较之王总镇薄乎云尔乌得无罪”
  
      高谦连连点头,赞道“王臣文章真是漂亮,将来日记辑册刻印,一定送你十本。”
  
      陈荩苦笑一会儿,高谦写的这段洛阳战事,把他自己捧成天降名将,内容全是如何大破闯军,还说李自成和他龙虎斗了数战,李自成将他当成一生之敌云云。
  
      “而予又与抚军为分功分过之人也。尝得按台手札云该营屡奏大捷,剿抚多冠,厥功甚茂,俟不日即当一一达之圣明。然洛城被陷,虽王镇误之,而本院与抚院,恐功不足以赎罪矣。该营可一达抚台,回汴议城守,发兵固守虎牢、辕二关,以杜贼东窥。此当今急务也。不尽。予览此札,已真与闯贼势不俱生,遂会同抚军,先后统兵南渡。报闻世子在孟津,随至孟津,先护送世子至怀庆府,然后督兵往洛。闯贼知予先声,准备迎敌,盖闯贼目中有予,而予目中亦有闯贼也。”
  
      这段“盖闯贼目中有予,而予目中亦有闯贼也。”,实在让陈荩感到哭笑不得,至于后面具体的洛阳之战描写,就更加魔幻了。
  
      “战之日,先令中军邹虎领兵五百远闯贼之兵尽数出城,即将此五百兵离城远远扎住,截住贼之归路。又令守备马宝领长枪手五百,用长枪五百杆,离枪头尺许缀喷筒一个。其喷筒长尺许,所贮火药俱有毒,其火喷出计长丈许,为所喷者无不立毙。”
  
      “此五百兵佯攻贼寨,略战即败,拖枪而走,遂暗点药线,回身转刺。予自统守备高旺、高亮、张奇雄、杜有捷等伏兵林中,见马宝往攻贼寨,略对仗,即佯败。贼兵见我兵伎俩如此,锐意穷追,予督伏兵冲出接住。贼兵果精勇,差堪对垒,然正中予计矣。乃我兵已暗施药线,号炮发,各回身从旁刺去。火以济,枪以清,火势既猛,火气又毒。贼不能当,大溃。我兵从而砍杀者,不能胜数。惜乎马宝亦中毒阵亡矣。贼欲入城,邹虎兵已据其故垒,铳炮齐发,白刃继加。贼魂胆俱丧,弃城奔窜。天已晚,予因不追。”
  
      后面剩下的段落,就是描写高谦是如何生擒“天德王”的了。不过陈荩心中自然知道,根本没有什么“天德王”存在,高谦连这都要写进日记里,也是很厉害。
  
      他只好又帮忙修缮一番,写成“洛阳城内,尚有闯贼弟天德王等据住,不开门。予令各兵呼谕城民曰官兵与若曹情同父子。洛阳原为闯贼侵占,非尔城民造反也。我所以来,为恢复洛城。故闯贼既窜,则尔民自当开城。若执迷不悟,顺贼拒我,则破城之后玉石不分。岂不知我兵无攻不破,无战不克者乎于是洛城乃开,予随进城安抚百姓,擒天德王等献京师正法,仍获总镇王绍禹监候。闯贼遗下伪奉天金刀、倡义金箭、闯王银牌等齐解京师,又往怀庆迎世子回洛阳。予谒抚军曰洛城恢复,世子已安,功诚可以赎罪。旦晚擒斩闯贼,是则小将所以报朝廷、答知遇之日也。抚军色喜。”
  
      陈荩帮忙在润色完这八百字的日记后,又在高谦的一再要求下帮忙写了一段“读史者曰”夫闯贼为中原剧盗。使其弄兵潢池,随即受创,则或剿或抚,势所不难。惟抚臣有掣肘,而不知方略;镇将知有张皇,而不知有歼击,遂致震动关河、毒流畿辅。使人尽高将军,何伏莽不静也阅此可谓三叹。
  
      可谓三叹,可谓三叹,陈荩倒真的是一叹二叹再三叹了,高将军有这功夫写日记,不如赶紧随军出征,进剿南阳。
  
      高谦看完陈荩润色好的这一篇好文字,喜上眉头,拍拍手道“王臣着实好文字,将来刻印以后,必使天下人知我之忠勇。”
  
      陈荩暗自自嘲,回答道“高将军现在制台亲到洛阳督军,咱们是再不能像从前那样打仗了。抚台的意思就是,南阳这场仗,咱们必须真正出全力打。否则傅大人和杨大人两位总督一起盯着,恐怕从抚台到高将军这里,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高谦明白陈荩的意思,傅宗龙亲自来督军,这下可不好磨洋工了。他心中肉痛,但也只能咬牙道“我明白如今保、秦、豫三军会剿,说不定左良玉也会带一部楚军到南阳来,这一战我一定不顾艰难,着力表现,抚台与我同心一体,抚标上下绝不会使得抚台大人为之难堪的。”
  
      陈荩拍手道“高将军有此意愿就好,高按院那边盯得很紧。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皇上将河南剿寇的事情看得比东虏还重,绝不可再像洛阳时那样做,否则要被杀头的人就太多了”
  
      高谦起身拍着胸口,保证道“王臣,你就告诉抚台吧。我已经抱定杀身成仁之心,不成功就成仁,流寇虽劲,亦难逃余之一握。”
  
      “好好,如此便好。制台正连番催促出兵,我看也不要再等了,即刻将兵队带出,随同傅制台一同南下,摧灭贼寇。”
  
      明末不求生
  
      明末不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