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五十一章 蔺营换装

  书斋会议中,双方一直都在扯皮,李来亨想让革左五营听从他的号令,协助湖广闯军解决丁启睿和左良玉两个大敌。
  可是贺一龙和马守应他们只想要尽快得到驻军休整的地盘和粮秣供应,对李来亨统一号令的要求一推再推毫无诚意。
  等到会议结束,双方根本没有达成任何一点一致的意见。李来亨知道想制服革左五帅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他相信蔺养成已经成为了自己的一个突破口,他没打算将革左五营的两万兵马全部吃掉,可是却打起了零敲碎打,吃掉一部,再送去河南一部的打算。
  “摇旗性格粗率,如果走漏了风声反而不美。”李来亨送走诸人以后,便对方以仁说道,“乐山,还是由你去联系蔺养成,先给他拨一笔粮草豆料。蔺养成在革左五营里实力最弱,他跟着贺一龙蛮干没有什么好处,只要让他看到跟着湖广闯军走的好处,他本来就是湖广土著,十有八九能够拿下。”
  如今还不到暮春时节,正是崇祯十五年初春的时候,早春微风依旧冷冽,不过方以仁做惯了拿腔作势的动作,还是摇了摇折扇,问道:“敢问府主,要按什么标准给蔺养成补充粮秣器械?”
  “嗯……”李来亨沉吟一会儿后回答说,“就按闯军配给的三分之二吧,衣甲、肉蛋也不要克扣。”
  贺一龙、马守应回营以后,便派使者去联络张献忠,准备借西营的力量给李来亨施压,要是闯军不给他们补充足够的粮秣给养,也不要怪革、回两营自己动手打粮。
  而贺锦和刘希尧回营后,先是和蔺养成商量了一番,他们两人其实都知道蔺养成私底下同李来亨建立了比较密切的特殊关系。贺锦直接将这些话对蔺养成全部讲了出来,他们两人的意思是先看看李来亨会如何对待蔺养成所部,看看闯军的诚意,再做打算。
  蔺养成绰号“争世王”,这个绰号是他从上一代掌盘子那里继承来的,上一代争世王死于官军之手,所部兵马也损失惨重。所以蔺养成所部并不按照义军的一般做法,叫做“争营”,而只是用了他的姓名,叫做“蔺营”。
  蔺营在革左五营中实力最弱,只有一千余人,甚至比不过贺一龙手下比较强大的管队。蔺营将士虽然气色不错,方以仁到营点阅时,蔺营士兵全都肃然而立,军队风貌十分不错。
  可是他们每人都只穿着布衣,背着斗笠和竹筒,脚踏草鞋,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有铠甲,剩下的人大多只有一把兵器,连弓箭都配不齐。
  这样的一支军队虽然精神面貌尚好,但其具体的战斗力,确实让方以仁感到颇为堪忧。
  “蔺掌盘,不知道贵营的衣甲器械,总数共有多少?”
  蔺养成看方以仁似乎有些轻视蔺营的实力,心中多少感到几分不快,所以他略微将蔺营的甲仗数目夸张了一点告诉方以仁:“本营在革左五营之中实力最弱,革左五营攻城拔寨后,皆按所立战功来分配缴获,所以蔺营衣甲器械不比他营强盛。现有长枪五百支、牌刀二百副、弓箭二百副、枪牌一百副、腰刀五十把、各色铳炮一百位。”
  方以仁哑然失笑道:“蔺营这是受了贺一龙和马守应不少的委屈啊!掌盘,我家府主已为您安排好了一批粮秣器械,今天就先按人头领米麦吧?每人可领二石粮食,蔺营有多少兵力,也不用藏着掖着,掌盘能拿出多少人,就尽量多拿出些人,我们闯军绝不会亏待贵军。”
  听到能领到粮食,蔺营全营上下顿时激动了起来。他们虽然跟着革左在江北一带活动,还攻下过不少城市,但第一是革左五营是同张献忠联姻作战,缴获的大头归西营、小头归贺马,剩不了多少留给蔺营;第二是革左五营毕竟是流动作战,不像李来亨已有了巩固的根据地,可以生产和存储大量物资,他们战事顺利时,靠着大量缴获过的还算可以,可一旦战事不顺,就要饿肚子。
  “夏衣。”方以仁手上拿着一张清单,挨个念道,“每人来领三斤肉蛋,这是一个月的分量,你们可悠着点吃。掌盘,我家府主除了这一千套夏衣外,另外还给你把兵甲器械全部补充一遍,但是前提是蔺营要先按照闯军已有的编制来进行改编。”
  他对蔺养成补充道:“若蔺掌盘觉得不方便,可以先领粮食,军械的事情往后放一放,这也是无妨的。”
  闯军的“财大气粗”让蔺养成大受震动,他本来就打定了投奔李来亨的主意,于是也不再磨蹭,当即回答说:“没有不方便、没有不方便!少虎帅指挥闯军打下这么大的地盘,他的兵制营制自然是一等一的好,怎么会有不方便的地方呢?还请方先生尽快告诉少虎帅,改编绝无问题,蔺营一点不方便都没有。”
  蔺养成都这样震动,蔺营其他士兵更是幸福到找不着北了。他们在革左五营中的日子过得并不算太好,何况革左五营之中即便实力最强的革里眼,麾下将士每个月也绝没有二石粮食和三斤肉蛋吃。
  更何况闯军居然还发夏衣!
  肉食全都是腌制过的干肉,三斤肉蛋里面,蛋的比例虽然高了一些,但是对蔺营将士而言,依旧是相当奢侈了。等按人头领完以后,这些粮食和肉蛋应该交给蔺养成安排的伙夫做饭,方以仁刻意让大家自己来领一遍,也是要强化蔺营士兵对于闯军“财大气粗”的印象。
  按照方以仁透露给蔺养成的话来看,除了米麦肉蛋和衣服以外,只要等蔺营按照闯军的编制完成改编,还会再补充一批骡马、铠甲、长枪、牌刀、弓箭和铳炮。
  领粮食和肉蛋的队伍越排越长,蔺营将士手中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人们对闯军的实力总算有了一个更为直观和感性的认识。
  李来亨有两万兵马,革左五营也有两万兵马,但这两万和那两万,显然是截然不同的。
  方以仁看着蔺养成和蔺营士兵们眉飞色舞、喜笑颜开的模样,感觉李来亨还是把姿态放的太低了一些。早知道蔺养成的节操这么低,他就应该劝说李来亨按照前一套旧方案来进行改编,直接把蔺营的各级军官全部拉进随营学堂学习,等毕业以后再重新安排位置。
  但是他们怎么能想到,蔺养成长期活动在江北一带,还听说他们跟张献忠攻破了庐州、无为州两座大城市,扬言要出芜湖,直取南京,谁知道物质方面,居然相差李来亨这样多。
  “对了,蔺掌盘,蔺营在革左五营中处境并不好,那么革左五营整体同西营的交往又如何呢?”
  方以仁突然问到张献忠的事情,算是一下子打开了蔺养成的话匣子。去年他们同西营在英霍一带会师以后,经常配合作战,八大王和革里眼还分头袭破了庐州、无为州,接着又攻克庐江县。
  联军夺取了大船三百条,又自己添造了一批小船,在巢湖大练水师。因为蔺养成和刘希尧都是湖广本地人,算是南人,所谓北人善马,南人善舟,水师之事便由他们两人督办。
  蔺养成对督练水师的事情说得比较详细,也让方以仁对他刮目相看——方以仁是桐城人,比陕北出身的闯军老兄弟们更熟悉南方江河的情况,但也比不过蔺养成短短几句话里显露出来的对水师深刻的认识。
  “八大王打仗是一把好手,也很讲义气。但他这个人特别护短,缴获到的东西全都优先分配给西营,革左五营这边只有贺一龙和马守应面子够大,可以让张献忠的手松下来一点。剩下的人,连左金王这样高的江湖地位,张献忠都不给他一点面子!”
  方以仁点点头,他又用折扇遮住了半张脸。心里盘算着,看来不惟是革左五营内部有嫌隙,这革左五营同西营之间的嫌隙,又比他们内部的嫌隙更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