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五十二章 谢明弦

  连阴雨下了好几天,开封天气终于放晴。谢徵看着城内街道上满地泥泞,坑洼的地方都积满了臭水,心情同这景象一般,冷冷清清,凄凄惨惨。
  他本是辽东士人,伯父是因泄露崇祯欲款和满洲人而被削籍的大学士谢升。谢家垮台以后,谢徵依旧有心投效国家,便南下开封,投入到河南巡抚李仙风的幕中做事,未曾想到却亲眼目睹了一番督抚决堤灌城的活剧。
  “尘旗猎猎铿铮铁,缀野玄黄血。万人回首伫长风,遥见家窗儿小绘花红。
  途逢远客稍停马,冽箭如沙下。隔年君可访吾家,若果无人请放一枝花。”
  谢徵将自己在开封的所见所闻,全部写入《汴梁见闻》一书里,这本书以闯军围城开端,又以高名衡决堤而结束。他在全书末尾写下这几句诗句的时候,闯军大兵已经开入城中。
  月前开封官绅掘开黄河大堤,试图以水攻驱散围城的闯军。可是事与愿违,闯军及时渡口,成功阻止了河道的大面积决堤,只有少量的河水涌出壕沟,一直漫延到了开封城城墙之下。
  开封城外本有一道羊马墙,大水碰着羊马墙,水势已经缓和,除了冲毁了沿途上闯军的几百个军帐外,实际上未能造成任何效果。
  开封城中文武官吏,还有周王,都以为大水冲到城墙之下,必是决堤成功,恐慌中,他们就将提前准备好的船只、筏子全部搬去城北高地。准备一旦洪水不可控制,就乘船北逃,可高名衡和黄澍都没有料到泄出的洪水只有这么一点,他们收集船只的做法,反而暴露了自己就是决堤的主谋。
  闯军又射入城内大量告示,说开封督抚官吏派兵决堤,业已被闯军阻止。开封城中,凡有新昌之人,为自家财产田地所计,也应该执督抚、周王开城出降。
  高名衡和黄澍本来就是依靠开封本地士绅的财力物力,才组织起了社兵武装。可他们和周王设计掘河灌城,分明是为了自保,将本地士绅的身家性命全部出卖。
  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李仙风和高名衡还能指望靠本地士绅来对抗闯军吗?
  决堤的第二天,闯曹联军就对开封发动了总攻。这一回高名衡和黄澍所倚靠的社兵已经全不听话了,他们都怀疑黄河决堤的事情确实如告示上所说的那样,同高黄之辈及周王有着撇不清楚的干系。
  人们都知道周王王府内金钱巨万,即便最近散财不少,库存依旧十分惊人。现在他们调转了枪头,趁着闯军总攻的机会,反而杀到了周王府去,要挟周王交出一百万两银子,才肯尽心守城。
  周王是大明宗室中难得一个识时务的人物,他知道事情紧急,立即答应了下来。可他答应的这样快,反而使得社兵们觉得王府财富尚有余裕,便继续勒索,高名衡和黄澍看不下去,便请来官军另一员守将高谦,让他率兵来驱散围攻王府的无赖。
  城头上战事正烈,王府前却发生了这样一场荒唐滑稽的闹剧。陈永福终于丧失了斗志,但他依旧不肯相信李自成会放过自己射瞎他一只眼睛的仇恨,便决心单独突围。
  陈荩此时终于把陈可新写给他的那些书信,全盘交给河南巡抚李仙风观看。他想请李仙风带着巡抚幕僚的这一套行政班子投降闯军,可是李仙风虽然曾同李来亨设计过“天德王”这样欺上瞒下的闹剧,但他并不是一个毫无操守之人。
  李仙风将那些书信交给包括谢徵在内的幕僚,让他们全部读过一遍以后,再自己决定是否要投降闯军。
  至于他自己,则是既放弃了投降的打算,也放弃了同陈永福一起突围逃走的打算。李仙风最后同陈荩说道:“王臣,你是有王佐之才的人物,本不应该埋没草野之中。但李自成岂真是人主?所谓其兴也勃其亡也忽,李自成入豫以来,至今还不到两年,便将要攻破开封,席卷中原,可是我看他的身边除了一个牛金星,并没有什么得力的士人相助,只凭一些流寇响马,岂能够取得天下?”
  陈荩默然一阵后,回答道:“若抚台投效闯王,闯王便不再是无根之木了……何况闯王虽然还不懂得储粮饷、治州县的重要道理,可是我看温故来信所言,那位李公子经略三楚,已初有成效,即便闯王是为王前驱之人,我恐怕王者人君,亦是在闯军之中。”
  李仙风摇摇头,他将巡抚的官服、印信摆放在一个香案上,又对着北方拜首再三,最后说道:“其他幕僚,有心投闯之人大可以跟着王臣一起去。不愿投效之人,我这里还有一些银两,你们分了去,作为路费盘缠,将来是归乡也好,还是还于京师,都随意吧。”
  当时谢徵也在李仙风的左右,他本来因为李仙风同意高名衡、黄澍决堤一事,而对抚台深怀芥蒂,可此时又突然感到,李抚台左支右绌,四面裱糊河南局势,也只是代崇祯皇上受过,别无他法。
  谢徵等不愿意投靠闯军的人,各自收下一些李仙风赠送的盘缠后,便默默退去。按陈荩的说法,闯军军纪还算可以,大概不会为难他们,想走的都可以离开,但他强调,湖广的小李王同中原的李闯王又有一些不同,他们若对闯军怀有好奇之心,也大可以先去随州等处观看小李王的经略形势,再做其他打算。
  至于李仙风后来的情况,谢徵就没有亲眼所见了。他只是从闯军贴出的告示上知道,李仙风在开封城破以后,以巡抚衙门中堂悬梁而死。
  高名衡和黄澍两人,则在城破时化妆成难民,不知道走了什么路子,居然又逃回了北京。崇祯皇帝没有将他们治罪,反而压下了言官对于高黄二人决堤的弹劾,拔擢高名衡为河南巡抚、黄澍为湖广巡按。
  只是高名衡大约自觉德行有亏,自称在开封之役后患有重疾,请辞故里。而黄澍则是高高兴兴的接任湖广巡按,并奉命前往襄阳,监察左良玉所部。
  开封城外洪水的残余还没有被清理干净,城头上遍插的闯军旗帜迎风飘扬,令谢徵心中满是故国忧思之感。
  欲归蜗舍灭清灯,庭树漫筛钩月泠。
  望到天阑无尽处,一城光水掩寒星。
  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些什么。
  投效闯军?
  虽然李自成入城以后,闯军的军纪确实是如陈荩所言,还算良好,并没有像高名衡黄澍长期造谣的那样,入城以后就会把开封满城军民,鸡犬不留,一概杀光。
  可是就他所见,闯军军纪虽然还算可以,但曹营兵马的纪律就只能用糟糕形容。李自成连部下都不能完全约束,就像李仙风自杀前说的那样,岂非人主?只凭一些流寇响马,岂能够取得天下?
  回京师吗?
  谢徵出身辽东,他的族人大多死难于清军之手。可是自己的伯父大学生谢升,就是因为透露了崇祯欲同满洲人议和,“攘外必先安内”,而被削籍的,自己也受到牵连,到京师去毫无前途可言。
  那湖广呢?
  陈荩之前劝说他,不管对闯军抱有什么样的偏见,都应该先去湖广看一看那个李公子、小李王。
  谢徵在李仙风麾下做幕友的时日里,对陈荩了解很深,知道他确实有王佐的长才,绝不会随便哄骗别人。
  “湖广……李来亨……到底又会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呢?好,那我就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