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五十三章 顾君恩

  谢徵因为陈荩之前的几句话,内心对盘踞汉东一带的“小李贼”李来亨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反正现在也没有别的出路可走,谢徵便打算先到汉东一带,观摩观摩李来亨的施政,看看陈荩口中这支与众不同的“流寇”,到底有什么奇异之处。
  唐县西北距南阳约一百二十里,西南距襄樊约二百里,北通裕州,南通枣阳,是个交通便捷的地方。只是左良玉撤回襄阳时经过这里,县城迭经兵火,残破不堪,到处都是饥民扶老携幼,成群结队往南走。
  谢徵心中诧异,但随即浮现出一个想法来。经他四处一问,果不其然,这些向南走的饥民,目的地全是随州。
  人们都传说那位“小李王”、“李公子”,正在随州均田分地,垦荒赈灾,德安、黄州两府青苗繁盛,兴旺犹如太平时节。
  这些说法虽然只是传闻,不同人之间对于随州气象的说法也各有不同,有的说李来亨在那里免赋三年,有的人则说赋其实没有全免,但是会发给饥民土地、牛种,还有的人则说随州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只是法令森严,吏不敢舞文,民不敢犯禁,局势特别安定。
  不管各人的说法有何不同之处,但谢徵也听出一点,那就是大家的共同之处,便是随州确实是一方世外饶乐土。仿佛隔绝了乱世的山海,成为了明季天下的桃源乡。
  随州真是桃源耶?
  从唐县向西南走,就是左良玉目下盘踞的襄阳,从东南走,就是李来亨的大本营随州。
  谢徵站在道路的岔口上,望着西南方向道路上的冷清萧条,以及左军经过以后的残破废墟。再看看东南方向,同样是一条简陋的道路,可是这条道路上如今却挤满了人流,仿佛一道汹涌的水流,将争夺天下的根本——人力,不断推向随州。
  “先生也是要去随州的吗?”
  谢徵是书生打扮,又戴着青布方巾,模样跟其他流民大不相同,自然引起旁人的注意。一名骑骡子的陌生人便靠了过来,打探谢徵的底细。
  他拦在谢徵前面,又问道:“你是开封人吗?我们都听说闯军已经攻破了开封,但还不大清楚具体情况,你如果是从开封过来的,应当知道北方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足下是随州人吗?我确实是从开封过来的,现在人们都说随州是一个不同他处的桃源之乡,我自然也想去看一看。不知道足下贵姓?”
  骑骡的人笑着回答说:“免贵,我姓严。只要先生不往襄阳走,从这里到随州,一路都是畅通无阻,安定非常的。但是你若走错了路,跑到襄阳境内,那可就要倒一个大霉。左大将军在朱仙镇输了败仗以后,就是宁杀错、不放过,对任何从河南到襄阳去的路人,全都不分良莠,一齐杀光。”
  谢徵心里大吃一惊,庆幸自己刚刚在岔路口的时候,没有升起去襄阳附近看一看的想法来,不然现在岂非身首异处?
  那人不等谢徵回话,又问道:“先生,开封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南边的人,只知道闯军已经破了开封城,可是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后来闯军在开封又做了些什么,我们便全不知道了。我是个闯江湖的行商,若不清楚北边的近况,真不知道今后的买卖该怎么做下去啊。”
  “哦,足下原来是贩货的行商。”谢徵对这人的身份依旧有所怀疑,但是为他介绍道,“闯逆倒不似一般的响马流寇,他们入城以后设有不少理刑督察之兵,对于擅取民间草木、强买强卖者,全都是立斩不赦。只是出了闯逆以外,还有一个曹逆,他们的军纪固然比官兵好些,但也好不了太多。”
  “这样看来,闯军占领开封,对我们这些行商来说,是并无大碍吗?”
  谢徵看这人口中不说闯贼、流寇,也不说响马、闯逆,而只说闯军,心中更加怀疑他的身份。他眼色一闪,转而说道:“闯逆占据开封以后,自称什么倡义府,不用崇祯年号,一切文移布告俱改以干支纪年。中设丞相,以那个有名的牛金星任之,下设吏、户、礼、兵、刑、工六政府,分理政务。各政府置侍郎一人。”
  “我在开封时看文告,是说以何瑞徵为吏政府侍郎、刘昌为礼政府侍郎、李之纲为兵政府侍郎、赵颖为户政府侍郎、安兴民为刑政府侍郎、徐尚德为工政府侍郎。”
  后世历史中,闯军是攻占襄阳以后才设立了中央政权和六政府,所以六政府的人选也都以湖广籍贯的人士为主。
  但现在开封未被洪水淹没,李自成在开封就设立了中枢政权,自然六政府侍郎都以河南人为主。
  这其中户政府侍郎赵颖和刑政府侍郎安兴民,都是和牛金星同年的举人,全因牛金星提携推荐而担任侍郎职务,吏政府侍郎何瑞徵和礼政府侍郎刘昌则都是在河南老家丁忧的翰林。工政府侍郎徐尚德是洛阳籍贯的举人,只有兵政府侍郎李之纲特殊一点,他是郏县生员,但因募兵有功而被委为侍郎。
  这些人在后世历史中,大多都担任了闯军在地方上的职务,或为防御使或为州牧府尹,现在则成为了中央政权的主干。
  “赵颖和安兴民都是牛金星的同年,这位牛举人野心不小啊。”骑骡者对闯军内部人物关系似乎十分了解,接着又问道:“那曹操呢?坊间都流传曹操罗汝才,虽然是副元帅,但并不听从闯王的号令。闯军既然在开封建基立业,这位活曹操,又是如何安置的?”
  “李自成现在自称奉天倡义文武总理大元帅,那位曹操,则改叫奉天倡义文武协理副元帅。听说这位曹副元帅,本打算自己派人到各地州县封官设吏,但俱被李自成打回。似乎是李自成说,若曹副元帅自己设置官吏,那曹营兵马的粮秣今后也要由曹营自己筹措,闯营不再协助半分,他才收了手。”
  谢徵说到这里,便对着面前骑骡者笑道:“足下真的姓严吗?问的这样详细,对闯军内幕了解又似乎比从开封过来的我,更为了解。足下怕不是随州人吧?”
  骑骡者先是一愣,随即大笑数声,他毫不在意,从骡背上下来,一手揽住谢徵的肩膀,说道:“我是随州人,先生既然要往随州去,不如就由我带路吧?”
  “那还请足下透露真正的姓名。”
  骑骡之人笑而不语,反问道:“先生尚未透露呢。”
  谢徵微一沉吟,还是如实回答道:“鄙人谢徵,表字明弦,祖籍山东,三代世居辽阳。东虏寇辽以后,我寄投在伯父谢伊公府中。不幸伯父受杨武陵构陷,被皇上削籍,我既无去处,又听说中原多事,便投入豫抚李仙风幕中做事。近来开封为闯所据,我有相熟之人投在闯营之中,建议我先到随州一观李公子政要气象。”
  他话中的杨武陵指的就是杨嗣昌,明代常以某人的籍贯代称此人,如张居正常被称为张江陵、温体仁也常被以乌程代称,形成了一种惯例。
  “谢伊公?莫非是原任建极殿大学士的谢太保?”
  “正是。”
  骑骡者眉头一皱,他对世家贵胄并无好感,但也知道此类人中确实不乏存在真才实学之士,在他熟悉的人中,便有一个这类人物。
  “原来是高门之子,即便衣冠高门,居然也要到随州去吗?”
  “中原离乱,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可京师依旧是一派万马齐喑、纸醉金迷的样子。既然民间都传说随州是当今桃源,我自然想去看看小李王究竟是陶元亮还是谢安石。”
  “你若欲寻陶谢这等隐逸大贤,那去随州可就是南辕北辙咯。”骑骡者想到李来亨的为人作风,脸上忍不住流露出一种古怪的神情来,“但若是欲寻沛上之人,那便到随州来吧。”
  沛上之人?谢徵忍不住挑了一下眉毛,历史上以“沛”为号的大人物,止有一人。
  “我已报上出身姓名,但还不知道严先生究竟是随州何等人物。”
  骑骡者耸肩道:“我不姓严,我叫顾君恩①,乃湖广闯军旗下恳德记商号协理掌柜。”
  ==================
  ①顾君恩,湖广人,痒生出身,放荡不拘小节,好戎马,多谋略。历史上他与同乡书生刘靖夏、兄弟顾君命一起投闯后,屡有重要出策,成为闯军的重要谋士之一。除了提出过“先定关中、旁略三边、再向京师”的策略以外,他也是闯军中较早意识到清军威胁的人物之一,刚入北京时顾君恩便曾向李自成警告“山海关外不可无虑,宜储饷练兵以待之”。
  顾君恩是湖广人,但现在闯军主力取得了一座没有被洪水破坏的开封城,势必以开封及河南籍士人为中心展开经营,如顾君恩及其他较不知名的邓岩忠、杨永裕等人,大约是很难迅速跻身闯军的决策核心了,不过这倒为李来亨保障了一批可供驱使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