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五十四章 开科万言书

  恳德记的大掌柜萧维崧是一个足智多谋的人物,他经商经验特别丰富,又是江西籍贯出身,在汉东一带颇有人脉。
  如今湖广闯军的情报探查、商业流通、商铺经营、对外销售战利品……各项事务之中,只有三分之一是由红队办理,剩下三分之二几乎都是由恳德记负责。
  近来李来亨强迫黄麻士绅以田息入股闯军经营的工商业,实行公私合营的政策。公私合营的产业,多数都是由恳德记负责具体的经营,萧维崧也因此掌握了巨大的实权。
  但他精力毕竟有限,无法亲自处理方方面面、如此之多的细务,而恳德记的经营事务对专业性的要求又比较高,并非一般老卒经过短时间的培训就能够胜任。所以萧维崧才向李来亨建议,从湖广各个州府中招募一批能够识字断文之人,帮忙协理恳德记事务——湖广生员顾君恩就是这样进入到恳德记的体系之中。
  顾君恩现在主要负责的工作就是在随州与南阳府、汝宁府接壤的地方,招引流民、安置农桑。权力不大,事务却不少,加上顾君恩自负有天纵之才,岂能甘心于小吏之职?他一心想要立下大功,好在李来亨体制中获得飞速的升迁,因此便挖空心思,想从北来流民之中揪出官军的奸细来。
  未曾想到奸细还没抓到,先发现了谢徵这样的一条大鱼。
  谢徵本身倒无甚奇异之处,但在顾君恩看来,谢徵南下随州,来观看李来亨的施政,说明了楚、豫士人内心的动摇。恰巧现在湖广闯军的摊子越铺越大,不管是营田系统还是学堂系统亦或者是恳德记的商号系统,到处都缺少人手,而且最紧要的是缺少识字断文之人。
  如果顾君恩能为李来亨拉来大把文士,还愁不能得到飞速的拔擢吗?
  顾君恩为人疏狂,不受拘束,想到什么便做什么,立即便把谢徵,还有另外几个北来文士全都拉到一处,唆使他们一同上书给李来亨,要李来亨在随州“开科取士”。
  开科取士,自古以来是朝廷才有的权力。谁能开科举,谁就能得士心,现在就连李自成占据了大半个河南,都还未开科取士,李来亨骤然开科举,岂非不臣?
  可是据顾君恩这段时间来的观察,李来亨在随州开府节度却假公济私、扶植亲信,又结党营私,聚集了一批私人心腹。
  而且李来亨在随州所行政策,同中原闯军颇有抵触之处,此等做法岂非早已暗藏不臣之心?
  顾君恩反而觉得自己这个策略必然能够让李来亨见猎心喜,立即将他倚为股肱之臣。
  他同同乡书生刘靖夏、兄弟顾君命一起草拟了一封“请开楚科”万言书,又将谢徵等几个北来文士的名字也加到上面。凑了一个所谓的“开科六君子”,极力劝说李来亨立即开科取士以招揽人才,来渡过闯军的急速扩张期。
  顾君恩以己度人,他自己是一个喜好屠龙术、纵横术的卑劣书生,便以为李来亨也是如许人物。
  但李来亨岂是卑劣之人!
  李来亨当时人正在蕲水,忙于分化和拉拢革左五营。当方以仁将顾君恩等六君子所谓的“请开楚科”万言书送来后,李来亨才读没一会儿,便大为惊怒,将此书扯碎于地,大骂顾君恩等人是欲陷他于不义之中。
  开科是天子之权,他不过一介节度,岂敢僭越?
  李来亨当即便让方以仁回书随州方面,让随州官吏将顾君恩、谢徵几个狂悖之人好好训斥一番。
  只是方今乃用人之际,有司也不用过于苛责,这些人做法虽然是错的,但用心还算好。“开科取士”名头太大,实在不便使用,但若是将名目改为“聘用节府幕僚前的考校”——嗯,具体名义可以叫节府试。
  “顾君恩和谢徵两人虽然多有狂悖之处,有离坏我李氏一家人亲爱之情,置我于不义之地的嫌疑。不过仔细看这万言书,乐山,你看,这个顾君恩还说要废八股、重策论,谢徵也说要在《五经》、《四书》以外,多考校经世之学。他们做法虽然草率,但看来用心不坏,而且条条章章,颇有几分道理。”
  李来亨将万言书扯碎以后,气愤稍平,才对方以仁缓缓说道:“顾君恩其实也是有心了,方今用人之际,我也不能寒了他们的心。这样好了,先以顾君恩和谢徵二人提点学政,负责节府试一事。哦……还有,那个万言书乐山你看看,怎么把它糊回去,搞一下去。”
  方以仁脸色怪异,上上下下来回看了两遍李来亨后,突然问道:“扯碎万言书一事,如果传出去,恐怕会伤到顾君恩等人报效之心,这件事是否不应外传?”
  “嗨!”李来亨猛然瞪大双眼,怒斥道,“我李来亨从无不能对人之事,一向开诚布公。这件事有何必要隐藏?不许瞒着!”
  “好好……啊不,我是说我明白府主的意思了。”方以仁耸了耸肩膀,先是露出好笑之色,随即又转为无奈,连连点头称是,“府主乃赤诚大公之人,是我小人之心了。”
  之前李来亨碎书的时候动手力度太大,事后方以仁要将它们重新糊回去,又要白费不少功夫。黑秀才心中好笑,想着府主虽然是“赤诚大公”之人,但他这趟表演,演技还是太过拙劣。真要这么大肆传扬出去,大元帅和李过等坦荡之人可能还不会多想,可牛金星、宋献策几人,岂会不明白?
  唉,还得自己从中润色修饰一番,府主的表演,还是需要学习一个。
  “先不谈这件事了,左金王和治世王现在是什么态度?”
  李来亨坐回椅子上,一边给自己沏茶,一边又提起革左五营的事情:“蔺营已经是打死了主意,投在咱们闯军旗下。当然现在让蔺养成继续跟革、左、回几个人混在一起,对咱们好处更大,所以我也没有急于让他改旗易帜,进行彻底的改编。”
  “他们算是好相处的了,自从府主给蔺养成拨去大批粮肉以后,贺锦和刘希尧就三天两头到我这里打探口风,不是问何时需要他们配合闯军作战,便是问怎么样可以享有同蔺营同等的待遇。”方以仁旋即又神色凝重道,“只是革、回二营很不安分,更糟糕的是张献忠擅自南下攻破黄冈城以后,他们依附于西营,态度更加倨傲。最近革、回两营还违反了闯军的军纪和法令,擅自焚劫了蕲水南面数处村墟。郝将军率兵前去弹压,又和革、回起了冲突,各自死伤数十人。”
  张献忠突然拔营袭破黄冈的事情,就在三天以前。八大王的果敢勇猛确实出类拔萃,李来亨也没料到西营刚到湖广,便能突然袭破一个府城,回以闯军相当颜色。
  李来亨也不得不苦笑道:“八大王好手段,根据严薪探查到情况来看,西营是提前将上百名湖广籍贯的士兵,假扮成文人和伺候文人的书童、仆役,大摇大摆地进了黄冈城。书童、仆役挑的担子,上面放的是文房四宝,下面都藏着短剑短刀。黄冈城城高池深,过去沈庄军就没有打下来,不料张献忠用几个假秀才便破了城。”
  “黄冈守军实在是马虎轻率,怎么连一些假秀才都看不出来?”
  “流寇有多少人识字?又有多少人能装出文士的样子来?我听蔺养成说,西营有两个军师,一个叫徐以显、一个叫潘独鳌,是八大王的左膀右臂,他们花费不少功夫,才把那帮假秀才训练得像模像样。”
  “可惜!可惜!”方以仁把折扇打在手心里,叹道,“西营取了黄冈城,自己有一块立足之地,一定就不会受闯军节制了。而革里眼和老回回,外有张献忠相助,咱们也不容易将其收服了。还有……”
  “还有,府主,八大王一再邀请您到黄冈会盟,到底要不要去呢?”
  西营攻克黄冈以后,气焰倍增。这之前张献忠就不肯到闯军控制的蕲水县县城参与会盟,现在态度更加嚣张,反而要求李来亨到黄冈来会盟。
  “他是要反客为主!”李来亨用鼻子哼了一声说,“张献忠诡计多端,单刀赴会恐怕上了他的当。但湖广闯军根基远比西营深厚,有摇旗、皮绠、马宝等锐士猛将保护,我也不去那么一回黄冈城。”
  “到时候不要是八大王慌了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