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九十三章 墙式冲锋没有对抗

  楚闯三堵墙骑兵的冲锋是这样猛烈,他们已经不止像是海浪或者崩倒的大山,而更像是一种无形的、不可对抗的力量用人们可以理解的话来讲,他们更像是一种“天命”,象征着胜利的“天命”。
  关宁兵们大多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尸山血海,松锦大战的激烈程度,即便放在全世界的范围里,也是称得上首屈一指的。
  哪怕将瑞典、捷克人和德意志的那些雇佣兵们,放置到松山、锦州的那一个个血肉磨坊里,也没人能够取得比较关宁军出色得多的战绩。
  李辅明曾经亲身体验过十七世纪全球范围内,火力最猛烈、火炮数量最多、炮兵规模最大的乳峰山之战。当时关宁兵就是以凶猛的骑兵配合堪称炸裂的炮兵火力,将多尔衮指挥的一支八旗主力,打得节节败退。
  松锦大战时关宁军的惨败,不是因为他们的无能和弱小。而是因为他们不幸遭遇到了这个时代,即便放在全球范围内都数一数二的清军兵团。而且在最后的决战阶段,遭遇到了东亚世界、或者放在更广阔视野和范围内,也足称为最高明军事家之一的皇太极。
  所以李辅明轻蔑流贼,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曾经沧海难为水,经过残酷的松锦大战以后,李辅明是真心觉得,关内战场的一切都只是小儿科罢了。
  可事实却狠狠打了李辅明一巴掌。
  刘芳亮和马世耀麾下的左营三堵墙,已经在激烈的混战中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他们在火力上不如装备精良的关宁骑兵,可在白刃格斗的武艺和勇气上,却没有丝毫逊色不仅仅是没有丝毫的逊色,而且在许多时候,还更胜过前屯镇官兵一筹。
  而当马宝下达冲锋指令以后,战场上到处都响彻起了来自幽冥地府的号子声。在这些尖锐的冲锋号后面,是比刺耳号声更加可怕的墙式冲锋。
  楚闯骑兵们的冲击队形,已经不像是砀山之战时那样密不透风了。可是经过调整以后的新式队列,在给了骑士们重整冲击姿态的空间和余地以后,这支队伍却有了更可怕的持久性战斗力。
  “三堵墙”
  “有进无退,摧阵无前!”
  骑兵战士们齐声呐喊,怒吼声、号子声、刀枪的铿锵之声,全部混杂在一起。从关宁兵的视角望去,这些流贼的骑兵依旧像是肩并着肩、手挨着手的样子,敌人不是个体,而是一个整体,比起传说中金人的铁浮屠还要来得不可抵挡。
  “挡住他们”
  李辅明呐喊了一声,他急忙下令,调遣了一队夷丁突骑向着猛冲过来的楚闯铁骑发起短促的反突击。
  可是不管夷丁突骑的武艺有多么高明,不管蒙古人的马上功夫是如何神奇。当墙式冲锋的骑兵队伍一头撞进敌人的阵列中时,一切武艺、马术、射法全部化为虚无,剩下的只有同步兵对抗一模一样的血肉和血肉的对抗!
  密集的墙式队列杜绝了骑士个人武艺的发挥,来自陕北、河洛阳和随州的农夫们,只能按照严格的纪律,各尽其职、各就其位,握紧手中的武器,等待着“天命”的裁决。
  但蒙古人们还心存侥幸,他们都是当世有数的精悍武士,绝不会把自己的价值看得和一名最普通的步兵那样低。
  夷丁突骑们发挥他们的长技,不断发射箭矢来阻挡楚闯骑兵的冲锋。他们射得又准又狠,几乎可说是百发百中。可双方的距离太短了,战马冲刺的速度又是这样快,弓箭还没有射死几个人,闯军战士就已经杀到了蒙古人的面前。
  一名骁勇善战的蒙古骑兵仓促间抽出腰刀,可是还没等他架住面前敌人的劈砍,从他的斜侧面、左前方还有侧面,就砍过来了三把马刀。蒙古兵的武艺是这样高超,在千钧一发之际,他把身体伏低藏到了马鞍一旁,随即立即挥刀反攻,噗嗤一声就砍伤了一个敌人。
  但紧接着,轰隆的一声,就像是山崩一样,蒙古兵马上就被数不清的敌人撞飞了。他只记得好像有三把还是四把马刀砍中了自己,或许还有一杆长矛?
  剩下的那些夷丁突骑,除了极少数几个强项之人去送死以外,看到不可战胜的“天命”疯狂推进过来,心中再没有任何一丝对抗的勇气,拍马就转身逃跑了。
  他们绝不是胆怯的懦夫,正相反,在这种时刻被李辅明当做王牌冲上去的人,全都是百战余生的当世锐士。
  然而世界上极少有人,真的能够在墙式冲锋里陷入一场血肉对拼的白刃格斗里。
  哪怕是古斯塔夫二世精心训练的瑞典骑兵也是如此。
  面对墙式冲锋,必有一方在两军接触前溃散。
  “墙”与“墙”的对撞,是不存在的。
  连最精锐的蒙古家丁都被吓得魂飞魄散,剩下的关宁兵又怎么鼓得起对抗之心?明军的旗帜一倒,马上就开始有零零散散的官兵向后逃走,接着逃跑的人就越来越多。哪怕李辅明拔出宝剑,在阵前连杀了三名逃兵,也阻挡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溃逃。
  富有沙场战斗经验的刘芳亮这时也冲上第一线,他看到马宝突击得胜,立刻抓住官兵惊惶图逃的机会,指挥全军进攻。
  刘芳亮的中军旗帜不断挥舞,他手下有一队刘体纯培训出来的吹鼓手,这时候也用尽了吃奶的劲儿发出追击进攻的号令,千骑万骑应着号令声向前突进,霎时间就把宽敞的冰面都挤满了。
  闯军全军向潮水一般向前涌动,关宁兵一开始还有许多人在后撤中使用弓箭和三眼铳反击,杀死了许多追击在前的闯军骑兵。
  可是很快闯军全军压上以后,追击者们就彻底压倒了关宁军的气势,枪挑刀斫,再也没有给他们射第二箭的机会。许多关宁兵被杀死了,更多的官兵惊惶失措,把宝贵的弓箭和火器丢在地上,拼命逃走。
  不可一世的李辅明,绝没料想到战场上的逆转会来得这样快。他一时间慌了神,几乎梦回笔架山被清军突击得手的那个绝望之夜,若非两名亲将拥住他逃走,很有可能就被身先士卒的焦大一刀砍死。
  马宝对楚闯骑兵墙式冲锋的威力早有了可靠的估计,刘芳亮却对李来亨麾下的战斗力没有十足了解。所以当见到这样令人惊喜的战斗结果时,刘芳亮当然喜不自胜,对于白沟河之战全胜的信心更有把握了。
  但这场前锋的交战,并没有立即以前屯镇的溃败告终。
  第一点是前屯镇兵力数千,最前面的部队虽然被闯军彻底击溃了,但李辅明的中军和后队,还保有至少上千人建制完好的部队,没有被闯军的墙式冲锋吓破胆,所以还保留有掩护后撤的可能性;
  第二点是吴三桂、高第,甚至哪怕是刘泽清,都不会坐视李辅明这样一支精干的部队让闯军消灭掉。他们势必投入更多兵力,升级这场前锋战斗的规模,扭转胜利的天平。
  第三点,则是阿巴泰终于动手了。
  清军炮兵早已在白沟河的东北岸找到了视野良好、射界开阔的发射阵地,一门门黝黑的红夷大炮已经完全做好了轰击的准备。
  八旗兵丁手持火把,依次将导火线点燃,在“嗤嗤嗤”的响声里,白色的烟雾和橘黄色的火花迅速向前蔓延,直到接触到火门。
  火光的点点光亮,把八旗兵的面孔照亮了起来,这个点燃大炮的兵丁,看起来不像是白山黑水里成长出来的女真人,甚至他前额头皮上还能看到一点铁青的颜色,显然是个剃发时间不久的汉军旗人。
  阿巴泰见到明军的表现这样拙劣,心里对明朝的看法有了几许变化,他冷冷道:“大汗说得对,汉人就是我们的猪羊果树,怎么敢同勇士争衡?发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