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九十四章 阿巴泰在行动

  李辅明麾下前屯镇的参战总兵力,足有数千人之多。关宁兵的先头队伍被马宝率部冲垮以后,中军和后队且战且退,使得明军阵势并没有登时瓦解。
  但接着闯军左营也全力猛攻,将士用命,齐声发喊,气势震动天地。白沟河的冰面为之震颤,明军再受此打击,终于支撑不住,摇摇欲坠,已到了全军崩溃的边缘。
  吴三桂虽然早已打好了保存实力的算盘,可他和刘泽清等人亦未料到闯军的战力如此之凶猛,以关宁军中能征善战的李辅明前屯镇一支精兵,居然都会这样迅速地打烂!
  在营前观战的督师大学士李建泰最为惊惶,他满心恐惧道:“三位将军,我军大势已去矣!”
  “呸!老匹夫,休要胡言乱语讲些天话!”
  吴三桂深知李辅明的前锋队伍若被闯军打垮,会对明军的整体士气造成何等严重的负面影响。所以他也只好暂时放下保存兵力的观望想法,一把甩开李建泰,甚至用力将他推到了地上,而后立即翻身上马,急哄哄道:
  “山海、山东二镇能动否?东师将出否?我们全力压上,把流贼顶开就好!”
  高第和刘泽清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之间满是狐疑的表情。特别是刘泽清,他先前受到李辅明的讥讽训斥,又非关宁军的体系出身,并没有把山东镇最后一点实力砸到锅里的打算。
  但高第还比较有一些大局意识,他从全局出发,握住刘泽清的手,诚挚道:
  “鹤洲老兄,我辈来此不就是为了破贼吗?此时不动,尚待何时?若辽兵覆灭,鲁兵岂能独存呀!”
  刘泽清心里想的是辽兵覆灭,那我就干脆带着鲁兵投降流贼好了。有兵有马,值此乱世,还怕没有人收买我吗?
  可是军帐前环伺的卫兵,多数都是吴三桂和高第手下的精锐家丁。虽然也有不少山东镇的将士,但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显然远远不如辽兵。
  形势比人强,刘泽清看到吴三桂按在刀柄上的左手掌已经青筋暴起,立即点头道:“随二将军破贼去!”
  “好!”
  吴三桂一甩马鞭,立即飞速冲出中军营地。高第则先帮刘泽清拉了一把战马,温言道:“长伯是少年人性子,偏激无定见,鹤洲老兄不要太放在心上……咱们今后将要一直搭伙打仗啊!”
  刘泽清暗道吴三桂刚刚那种表现,那种杀气沸腾的气魄,真真是一言不合,就要当场斩杀自己,兼并了山东镇吧!?
  他才不把吴三桂当成高第手中偏激稚嫩的“青年人”,而是视其为一个必须严加小心和提防的敌手。
  “哼……辽兵善战,又有东师压阵,我们山东人也就是来打打杂的。”
  高第知道刘泽清心中对关宁军颇有几分的不满,对吴三桂开战以来先是过度保守,而后又偏激无谋的打法,也很瞧不上。
  但山东镇的兵力,现在还对关宁军很有臂助啊!
  明军全线出击,数不清的官军旗帜翻飞飘舞了起来,一下子便遮天蔽日,满布军旗。被吴三桂一把甩到地上的李建泰,远远看到官军的阵列由静而动,由平息的湖面变为了波涛汹涌的海洋,马上就被这强悍雄壮的军容所震慑,激动道:
  “官兵骁悍,大军出马,二祖列宗庇佑,大明必当中兴啊!”
  宁远镇的将士动作最快,他们原本驻扎在白沟河东北岸一处背风的土冈后面,吴三桂下令全军出击以后,这支大军就像是他们在关外几次痛击清军时的作风一样,迅猛快速又沉着安定。
  吴三桂的副将杨坤和参将吴国柱都在绵甲外面,又套上了一层坚硬厚实的布面甲,冲驰在队伍最前方,引导大军冲往白沟河的冰面战场。
  宁远镇官兵的队伍连绵若海中长云,一眼望去,无止无尽,飞驰之中吴国柱身旁的军旗被大风吹起,飞出数丈远,副将杨坤不禁惊道:
  “风向不利于我,真的要现在出兵吗?”
  吴三桂按剑斥道:“大军交锋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大风能碍几何?真的坐视前屯镇全部垮掉,实在于我不利!”
  但还没等杨坤和吴国柱取回被吹落的吴军大纛,所有人就都突然听到了一阵隐隐约约的炮击声。它们好像从远处滚来的雷鸣,炮声越来越大,接着仿佛各处都鸣起了大炮,小的轻炮是砰砰啪啪的声音,大的重炮是轰轰隆隆的声音,顷刻之间,就形成万马奔驰、万炮轰鸣之势,似乎要把封冻着的白沟河,从北直隶的地面上全部消去。
  炮声刚过,千百道弹子就落到了冰面上,万点陨火变成了一场倾盆大雨,在白沟河的上空洗出了一场焰火的沐浴。
  转眼之间,震耳的炮击声、轰击后产生的烟雾、被炮弹掀起来的大片碎冰,就把闯军和前屯镇官兵混战的战场,搅得乱七八糟。
  跳动中的炮弹,只要碰到任何一丁点物体阻挡,不论是人或者战马,亦或者是碎裂的冰块,都会立即把这些东西拉扯得粉碎。
  许多武艺高超的骁勇猛士,还没来得及发挥出一身过人的功夫,就被没有一点花样和生命力的铁弹铅弹剐蹭到,继而手、脚,任何一处被炮弹擦到的地方,都会马上血肉模糊、支离破碎。
  再强悍的武士也抵挡不住火炮的威能,这是人类所成熟掌握的第一种化学能的力量。它超乎了一切物理力量积累起来的程度和速度,在释放自我的一瞬间,马上就把所有对勇猛的褒义词打碎在了地上。
  这是来自文明人对野蛮躯体的嘲讽讽刺的是,东亚世界里最好的化学能力量,却掌握在了野蛮人的手上。
  刚刚冲出营地,跟上宁远镇队伍的高第和刘泽清,看到突如其来的炮击,两个人异口同声道:
  “东师已出!”
  吴三桂听到“东师已出”四个字,心里再没有一星半点的压力了。有满洲大兵坐镇,还怕什么呢?还怎么可能输呢!
  满洲人是我们的敌人时,的确是最凶残、最可怕的敌人;可当满洲人成为我们的盟友时,他们也一定是最可靠、最可信的伙伴。
  吴三桂将宝剑出鞘,直指冰面,大吼道:“随我杀贼啊!”
  他身边的家丁们也都纷纷挥舞兵器,跟着叫道:“随镇台杀贼啊!”
  关宁军先一步抢在李来亨之前全线出击,他们的兵力极多,这时候已经全部展开,漫山遍野的,大路上、小径上、田野上、冰面上,到处都挤满了关宁军的士兵。
  吴三桂很容易就看到了闯军骑兵聚集最密集的一个点,他挥挥手,让副总兵吴国柱和参将高得捷率领一支精干的兵力一马当先,就往敌人密集处冲杀过去。
  他自己则和山海关总兵高第、山东镇总兵刘泽清集中起来行动,一面将主力部队投入白沟河冰面战场,力求靠激烈的短促反突击把闯军骑兵赶出战场去,另一方面吴三桂也保留了预备兵力,好随时应对白沟河南岸剩余的闯军部队。
  “东师全线出动了?我信不过高起潜……克什图,你是蒙古人,你快去东师营前看看形势!”
  克什图是宁远镇中的一名蒙古兵百户,比起监军太监高起潜,吴三桂当然还是更加信任自己的蒙古家丁。
  克什图打了个军礼,立刻拍马奔向清军队伍驻军的地方。清军已经开始炮击,说明他们已经做足了全线进攻的准备,但吴三桂又很怕阿巴泰只是故作姿态,是想要靠流贼消耗明军的实力!
  毕竟关宁军和清军之间,虽然有很多密切的联系,像吴三桂的舅家很多人都投降在清军营中;可是细细算来,双方的仇恨也非常多!
  ===
  备注:有不少读者反应我把明军和清军写的太强了,有开逆向金手指的嫌疑。可是这时候部分明军和清军的战斗水平,确实已经达到了世界范围一线的水平啊!
  有人说明军是少数家丁+大量充数卫所兵的模式,但这种战斗模式只存在于天启和崇祯前期,崇祯中后期整顿营兵以后,配合家丁作战的募兵“营兵”战斗力已经有了极大提升。虽然因为清代多销毁相关数据史料,但在八旗通志中依旧可以发现,崇祯中后期的几场大战,特别是松锦之战,清军也是付出了堪称为“磕碎牙齿”的惨重伤亡代价。
  至于为什么清军战斗水平达到了世界范围内一线的水平,既然有人喜欢用斗兽棋模式拿古斯塔夫二世说事,古二爷战死的吕岑会战瑞典军二万人配置了60门火炮。发生在崇祯十六年也就是1643年的罗克鲁瓦之战,大孔代的这场经典战役里法军二万余劲兵亦不过配置12门火炮,财大气粗的蛤堡军则是二万八千人配置30门火炮。
  相比较之下,松锦大战时明军清军配置的火炮数量都以每万人上百门的量级计算,乳峰山之战时洪承畴对野战炮兵的运用也十分高明而且就光说这个红夷炮炮战的规模,就是古二爷和大孔代想都不敢想的大场面。
  至于骑兵方面,这时候瑞典骑兵也还没上墙式冲锋呢,相反在1653年拥有数倍兵力优势的瑞典骑兵,反而被几百翼骑兵干翻车了。翼骑兵在训练和战术模式上,完全就是贵族骑兵模式,难道多了两根羽毛,就能比同样采取这一训练和战术模式的辫子兵厉害?
  当然瑞典军拥有可靠的火铳和稳定的步兵线,在步兵上相对东亚的明清顺西郑几家拥有优势,但比较火炮火力密度上的差距,我想是可以说东亚世界明末战争的技术水平,处在世界一线的。
  综上所述,本书的八旗兵和明军都没有开挂,关宁军在崇祯十六年还暴打过八旗兵,八旗兵则在顺治年间吊打过哥萨克,八旗兵的手下败将准噶尔汗国的名将大策凌敦多布曾经干掉过三千以上俄军,按照斗兽棋理论是不是可以得出一八旗兵等于五灰色牲口的战斗力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