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九十九章 清军在迂回

  张汝行一队人马出发以后,没过多长的时间,楚闯的小将李玮群就带着另一队闯军嫡系兵马跟了上去。
  李来亨对张汝行这样的明军降将并不完全放心,即便感之以情,歆之以利,怵之以威,也依旧无法保证完全的可靠性。所以他不能不另做一番安排和布置,准备像李玮群这样的嫡系去盯住张汝行,免得再出别的什么意外。
  李玮群年纪很轻,他手下的士兵也是同样的年轻。刚投入前线的士兵还保持着最旺盛的作战意志,保持着对于战场上一切事物的新鲜感。
  他们抑止不住要想和他们生平第一遭见到的敌人打个照面,这与其说出于对敌军的义愤,还不如说是出于自己的好奇。
  从这层角度而言,他们的警戒心又是相当不足的。
  “李部总,这张将军到底怎么回事呀?咱们大帅说要盯住他,那他怕不是个贼人吧?”
  “老弟,你也别这么说嘞。张将军原来可是官军的总兵,那是何等的高官,放到过去,肯定是咱们一辈子都望不到的人物,怎么能说是贼人?”
  “屁的大官,还不是被闯军打得屁滚尿流、主动投降吗?就是个降将嘛!”
  “轻声,轻声!”李玮群斥了一口,“你们休要胡言乱语,好好盯着就是了,哪来这么多废话?”
  士兵们士气高昂,都做好了拿出本领来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的准备。却没想到在大战时分,当自己的同袍在白沟河上拼命厮杀作战的时候,自己却要负责这样一个没意思的差事。
  几个年轻的闯军士兵,不禁为此唉声叹气起来。他们垂着头,感叹自己没有好运气,赶不上激烈的白沟河大战,让李玮群心中又好气又好笑。
  “唉唉唉,整天唉声叹气,像个什么样子?”
  “没有敌人可打,这不只能唉声叹气了嘛!”
  李玮群看着年轻将士那种渴望战斗的神情,想起了在砀山之战前被鞑子杀害的好友洛彬,他若没有牺牲,这时候大概也是如此祈盼战斗吧!
  “李部总!前面好像有大队人马活动的迹象!”
  夜不收送来的探报让李玮群提高了警戒度,不过他觉得这大概是自己撞到了闯军的队伍看来顾君恩和李世威已经把部队拉上来了呀,他们的动作倒是很快。
  他这样想着,本打算就直接跟上去,和顾君恩等上峰说明白沟河前线的情况。可在随营学堂接受的那些训练,又让李玮群稍微迟疑了一下,最后他还是决定让探骑再确认一下情况,证实那确实是闯军的部队后,再靠近过去。
  相比较李玮群的谨慎,原任明朝通州总兵的张汝行想法就单纯许多了。他同样发现了大队兵马的身影,只不过张汝行考虑到这里已经是保定府的后方,距离前线已经有了相当长的距离,就没有多做考虑,立即向那一大队兵马靠拢了过去。
  张汝行这时候完全放松了下来,他甚至把头盔摘了下来,心里想着要给那位顾司马留一些好印象,此人大概就是将来新朝的兵部尚书了吧?要好好巴结一番啊!
  张汝行左右的旧部士卒们,也都有样学样,全然没有戒备的样子。他们心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只想赶快去看看未来新朝的大人物将是一副什么模样。
  不等张汝行反应过来,一阵强劲又密集的箭雨突然像一阵雹子落到他们面前。
  士兵还来不及弄清楚状况,大家只能四散避开,自己想办法找个障碍遮挡一下。还有人伛偻着身体,大着胆向前疾趋数步,抬起箭矢来彼此传观,证实了这确是没有摘去矢镞,可以致人于死的真正的箭矢。
  “这是怎么回事?”
  到这时候还有人闹不清楚状况,傻傻地抓着一根箭矢,环视周围,想要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张汝行的部下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接着是一种悲愤的情绪缠绕在他们的心间,他们先是觉得自己被闯军出卖了,继而又认为这是否是李来亨要卸磨杀驴?
  可过了一会儿,直到数百名、数千名满洲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时,当足够遮挡所有人视野的辫子晃动起来的时候,他们才慢慢意识到了……这,这好像是清军?
  张汝行见识过清军的厉害,当他看清楚敌人的辫子那一瞬间时,全部的斗志就立即烟消云散了。他顾不上组织兵马和队伍进行抵抗,只能想到立即逃跑、赶快逃跑,最好马上逃回保定去,否则一定必死无疑。
  可是清军的动作又比他快得多,不待张汝行逃走,清军大队兵马就已经席卷而来。冲在这支满洲人大军最前方的是伊尔根觉罗阿山,他和张汝行同样疑惑,阿山这一支兵马奉阿巴泰的命令,负责的任务是迂回和抄袭闯军的后方。
  这一支清军的奇兵被阿巴泰寄予了很大厚望,不仅拥有着约九千人的强大兵力,比之阿巴泰留在手头的部队数量还更多。而且领军者还是素有武名的博和托,博和托是阿巴泰的第二子,正因为阿巴泰认为这支迂回奇兵必将立下奇功,才会让自己的儿子担当这一重任。
  其他辅佐博和托左右的满洲亲贵将领,既有像阿山这样资历极老、遍历疆场的将领,也有像何洛会这样细心谨慎的智将。
  他们利用了这一年冬季的严寒,从被封冻起来的白洋淀上踏冰南下,很容易就避开了整个白沟河战场,开始向闯军的后方迂回切入。
  按照阿巴泰的吩咐,博和托、阿山、何洛会等人,迂回到现在他们所处的这个位置上时,就已经足够合适,可是准备开始给闯军的后方以沉重一击了。
  可是他们无意间撞到张汝行队伍的意外,又使得战局发生了一点意料之外的变化。
  张汝行本来就是个胆怯的将领,否则也不会那么快投降闯军。但李玮群却是闯军嫡系中的一名青年才俊,他虽然只是一个低级军官,在职务上很少统率过超出数百人的兵力。
  可是根据李玮群丰富的作战经验,当闯军探骑确认了清军的出现及其兵力规模时,他就立刻意识到了清军试图迂回袭击闯军的计划绝对不能让清军得逞!
  李玮群首先想到的是立即突围北撤,将消息送去李来亨的中军。可是清军兵力如此之多,而且其数千人的庞大队伍已然展开,横队蔓延,自己此时北撤,很可能在追击过程中被清军轻易消灭掉。
  但是看看手底下的兵力……
  自己不过数十骑,张汝行麾下也不过数百兵,如何抗敌?只能设法突围啊!
  闯军战士们都有着旺盛的士气和激昂的敌忾心,他们那股气吞山河的势头,是相比较敌人最大的优势。
  但清军的优势则是方方面面的,而且他们在兵力上的优势,又更加是不可抵挡的。
  虽然阿山也没有搞清楚一队闯军兵马出现在这里的情况,但作为一名合格的八旗兵将领,阿山还是立刻组织起了冷酷高效的攻击,给张汝行的部下们以致命的一击。
  八旗兵脑后的辫子正在上上下下晃动着,他们猛冲过来,嘴里也发出难听的怪叫声。这一切滑稽的场景,都让张汝行麾下临时纠集起来的数百旧部深感恐惧,根本没有几个人能升起反抗的意志来。
  满洲人飞驰过来,手中兵器轮舞,张汝行部下的士兵马上就一排排地倒了下来。若非阿山旁边的何洛会更为冷静一些,劝说阿山要留一些俘虏问话,那么估计仅在第一波冲击里,满洲人就能取得全歼的战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