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一百章 何洛会多虑

  满洲骑兵就像一道旋风一样吹卷过来,张汝行部下那些官兵,绝大部分本来就是并无多少战斗力的闲散京营和通州镇营兵。
  少部分敢战的精锐家丁,则都被满洲人兵力杀死。张汝行眼见着自己数百名部下,在一瞬之间,或死或逃,几乎就剩下不到一半,不仅斗志和士气彻底垮掉,就连整个人的精神,都处于崩溃状态。
  李玮群同样处在困惑的状态里,他手下只有数十骑战士,显然不是清军的对手。而且意外遭遇到清军的迂回主力,这样重要的消息,显然必须第一时间送回李来亨处。
  那么现在,自己究竟是要战,还是要逃?
  不等张汝行和李玮群做好战、守、逃的决定,清军就已经先一步替他们做好决策。阿山指挥着满洲精锐的骑士们蜂拥而入,冲到张汝行的面前时,清军队伍又以八字形的形状散开,隐然成为了一个包围全歼的态势。
  “突围!你们的战马马力尚好,立即北撤。剩下的人……都和我拼一场,我们一定要吸引住东虏的注意力!”
  李玮群迅速做出决断,他安排那些后队的骑兵向北突围因为这些人的战马存留的体力还比较多,在李玮群的估计看来,突围返回保定一带的可能性比较高。
  他自己则决心留下,带着数十骑和数千人的清军拼死一战,好吸引住清军的注意力,为北撤部队创造机会。
  数十骑,相比较近九千清军,实在是一个过于不可思议的差距。
  不过实际上清军九千迂回兵马,也并不是全部集中于此一处。
  虽然说清军在去年的北直隶武装大旅游活动里,俘获了不可计数的本地民壮,也熟稔于北直隶一带的地貌环境。
  但如今大雪封冻,地貌相比较秋天又有了一些变化。何况清军自冰封的白洋淀一带踏冰南下,急行之中想要捕获到闯军后路或者粮道的正确位置,自然要分兵数道,将兵力散开一定距离进行搜索。
  所以李玮群和张汝行遇到的这一支清军部队,并非满洲人九千迂回部队的全部主力所在,而仅仅是一支先头部队。
  不过即便是先头部队,依旧有一千余人,将近二千人的实力。张汝行数百羸弱之兵,李玮群数十探骑,如此力量要对抗清军,还是以卵击石啊!
  “以卵击石,也要阻滞住巨石片刻!”
  李玮群布置好突围的兵力分配以后,九江头盔拉低到鼻梁山根处。他想起了自己那在砀山之战前哨战里被清军击杀的好友洛彬,心中不禁感叹起来,他们的出身完全不同,可是人生际遇却又导向了同一条轨道。
  同样在随营学堂接受了楚闯的军事教育,同样成为了闯军中新锐的青年军官,同样在一场敌众我寡、实力悬殊的战斗中,将要牺牲于建奴的刀枪之下吗?
  “闯军将士,虽死无憾!”
  李玮群并不知道在许多年后,当刘希尧被困在粤桂山区里抗清,还反被南明官军追杀,被那些自诩历史审判者的南明遗民污蔑为白毡寇的时候,他同样如此怒吼过。
  还有茅麓山那些奔赴火焰中**的人,闯军的战士拥有一份最大的荣耀,就是他们是在大陆地区坚持抗清到最后时刻的战士们。
  此刻闯军和清军之间,尚未产生如此深刻的仇恨。但对李玮群个人来说,仅仅是好友洛彬死于清军之手这件事情,就足够激发他的斗志了。
  数十名闯军精骑开始加速奔驰了起来,李玮群身边的骑士们,约有一半是他的同期战友,另一半的资历则还要更新一点。
  相比较百战余生的清军劲卒,他们都堪称沙场上的新人。可是当这几十个新人,拼凑成三个密集阵的时候,当三个骑兵分队形成一堵墙的时候,那些经验老道的满洲骑士,便骤然间发现,过去的经验在新的战争中,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冲过去!”
  李玮群将面甲放下,他低吼一声后,将长矛平放,指向敌人。其他闯军骑兵也都如法炮制,几十支长矛的冲锋,隐然却有了一支军队的气概。
  满洲人本不把这样的一支小队伍放在眼中,他们只觉得这几十个骑兵,应该像张汝行那样,完全束手待毙等死才好。
  可是……可是他们居然集中起来,还向着无敌的大清铁骑发起了反冲锋!
  冲在最前面的一群满洲人简直怒不可遏,他们纷纷挥舞起武器,三三两两地向着李玮群一队人马冲了过去。
  可惜天寒地冻,不能使用弓箭,这极大削弱了清军的优势。三三两两、零零散散冲过来的满洲人,便成为了主动被宰割的猪羊,他们本想摘取果树,却不料一头撞在铁壁之上。
  双方接触的瞬间,闯军仅亡去四骑,而满洲人已骤然落马近十人!
  清军大吃一惊,仓惶之间队伍不得不进一步向两边拉开,密集的清军骑兵大队继续向两翼蔓延,形成一个更大的八字。
  李玮群则从八字的中心向前猛冲过去,譬如分开大海一般,直切敌阵之间。
  这时候北撤的那一小队人马,终于寻得战机,脱离了战场。李玮群终于半松了一口气,他们留下来的这几十人,互相看了看身边的战友,见到对方都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才确信没有一个人因为自己被抛下而感到怨怼。
  这一点对他们的士气,当然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清军两翼终于重新开始合拢起来,阿山对他们迟缓的战斗相当不满,他极欲带着身边的巴牙喇甲兵立即冲阵,但却被何洛会劝止住了。
  何洛会低声道:“不要忘了砀山之败!谭泰是何下场?我们可不是大汗面前的红人。流贼多狡诈,不能轻出白甲,以免万一。”
  阿山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放弃了增加兵力筹码,一举碾碎那几十骑流贼的想法。反正现在阵中满洲步骑数百人,对付几十骑,还不是轻轻松松?
  何必多虑?
  他的想法倒也没错,闯军骑兵在第一阵墙式冲锋震撼清军以后,随着两翼清军合拢过来,战场机动空间缩小,李玮群等人陷入到不利的肉搏厮杀里以后,形势就急转直下。
  李玮群看到许多袍泽英勇地战死,止不住热泪滚流:“端的是一群好兄弟!”
  “李部总说的什么话?俺是陕北人,杀鞑子本来就杀的痛快,死了亦不怕!”
  “一天吃三斤馍,成日放大话。咱们还能杀出去不?”
  “鞑子没有全扑上来,是要盯着咱们突围,还是害怕咱们有后手?”
  “甭管是啥子,今天鞑子没有一口气扑上来吃光咱们,就是他们倒咯大霉!”
  “鞑子到李大帅屁股后面来,到底要搞啥?”
  战士们在激战的空隙里,议论纷纷。七嘴八舌之间,反而点清楚了李玮群的思维,鞑子绕道迂回,显然是为了袭击闯军的后方,或者切断粮道。
  他骤然想到已经被击溃的张汝行一部,鞑子只要从张汝行那里拷问出情报,他们就能知道闯军炮标的具体位置……
  李玮群突然间感到不寒而栗,自己拼了命协助战友北撤,显然是一项错误的决定,应该向南突围,把消息先传递给顾君恩才对!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沉着道:“弟兄们,听我一句话。趁着鞑子以为咱们有诈的档口,咬住一口气,往南突围,只要冲出去一个人……只要有一个人,把消息带给顾司马,就是咱们赢了!”
  ===
  书友群又又又被爆破了,换了新的:540348214。请大家杜绝剑阵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