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一百零一章 陈永福增援上来

  白沟河上广袤的战线,终于在清军五千步骑加入的瞬间,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一群群辫子兵凶猛地闯入战场,他们曾经是明军官兵心底最可怕的噩梦,却在此时成为了吴三桂所仰仗的希望。
  这相当讽刺和荒唐,却又是明末乱世的一大现实。
  刘芳亮以最快的速度奔入阵中,他在冲击敌人大炮阵地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清军的动向。所以刘芳亮返回闯军战线以后,一发现李来亨不在中军的位置上,便立即复入阵中,以左营招牌的骑兵队伍,逆向迎头撞在清军步骑冲击的必经之道上,保住了闯军的侧翼。
  而陈永福,这个不为李来亨信任的降将,这时候却做出了对整场大战而言相当重要的决策。虽然具体而言,真正的决策者是方以仁,但方以仁毕竟不是一个武将,缺乏具体指挥和组织士兵作战的能力。
  所以陈永福的作用,依旧不可低估。
  他及时把中军兵力投入冰面战场之上,这本是李来亨保留在手上,准备在关键时刻一锤定音的预备队。但在清军突袭白沟河以后,闯军形势既然已经处在被动状态,就不能再期望一锤定音式的大胜。
  陈永福及时组织预备队增援上去,配合刘芳亮的逆势反冲锋,总算是顶住了清军骤然的第一波突袭,稳住了闯军的整条战线。
  李来亨一手擦掉脸颊右侧的血沫,喃喃道:“险些……险些重蹈覆辙!”
  满洲人的野蛮和悍勇的确可怕,阿巴泰留在手中的这五千步骑,实力比之砀山之战时谭泰、鳌拜等人的那一支精兵,丝毫都不逊色。
  而且砀山之战时,清军五千兵马在会战之前受到了层层阻击和削弱。
  可这一回,却是闯军受到了极大消耗,清军却是以逸待劳,主动选择了一个相对有力的时机展开突袭。
  当然,不得不说刘芳亮逆袭清军炮兵阵地的一击,打乱了阿巴泰用兵的节奏。按照阿巴泰的本意,现在显然还没有到清军投入战场的最佳时机。
  阿巴泰多多少少对流贼依旧存有轻蔑之意,砀山之战并没有完全消灭满洲人的骄狂自大。所以他才会分出九千兵马迂回闯军后方,试图一战取得最大的战果,争取一口气全歼,或者至少歼灭掉闯军五万兵力中的大部分士兵。
  这样大包大揽的作战方针,结果就是阿巴泰留在手上的五千步骑,虽然实力确实可观,却又不免捉襟见肘,难以顾及到白沟河庞大战场的方方面面。
  刘芳亮的逆袭打破了清军的隐蔽存在,迫使阿巴泰只好在闯军士气、体力消耗殆尽之前,就先一步投下决定性的一击。
  而有限的五千步骑,加上并不是最完美的攻击时机,应当还有刘芳亮和陈永福及时的应对措施,结果就使得清军的骤然突袭,没能起到一片石式的巨大效果。
  吴三桂看到辫子兵蜂拥而入战场的时候,的确露出了欢欣鼓舞的笑容。可当他看到闯军战线不仅没有立即崩溃,正相反,哪怕是直接遭到五千清军攻击的侧翼,都在陈永福增援以后稳住了阵脚,吴三桂的内心,当然是极度失望。
  吴三桂的失望,完全流露在了脸上的神情里。他的眉头、眼尾纹,还有脸上许多肌肉和皱纹,全部拧巴地挤成一团,像是一团被胡乱揉捏在一起的纸张,让人深深觉得需要打过去一拳。
  “流贼竟坚韧至此!”
  “闯军”
  “万胜”
  李来亨带头高呼出声,然后是亲军骑士们齐声发喊,接着“闯军万胜”的呐喊声便立即传遍了整个战场。
  被清军突袭造成的士气瓦解,只存在了极短的一个瞬间。由于闯军战线并没有出现任何大的缺口,将士们很快就稳住了阵脚,安下心来,在一波高过一波的“闯军万胜”呐喊声里,顶住了明清联军的猛攻。
  “大帅!”、“府主!”
  陈永福和方以仁都飞驰入战场之中,陈永福在指挥中军预备队增援的过程里,战马还被清军火炮炸伤。他意外落马后,险些被关宁骑兵乱蹄踏死,多亏了方以仁一个书生冲上前来拼命相救,才保住一条性命。
  想想也有些后怕,如果没有方以仁冲上来将陈永福救走。一旦他被关宁骑兵踏死于阵中,或许中军预备队的增援就将失败,那五万闯军极可能就在刚刚清军的突袭中完全崩溃,然后被敌人歼灭掉了。
  想到那种可怕的后果,方以仁的面前瞬间闪过尸横遍野的残忍画面,他赶忙摇摇头,对李来亨说道:
  “府主!我军炮战处在下风,再拼下去,会越来越不利了!”
  陈永福也赶到了李来亨的身边,劝道:“闯兵士气旺盛,可以一战。但官……但敌人火炮猛烈,这样拼下去,伤亡实在太大。”
  李来亨先一把将头盔摘了下来,这时大家猜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有铳弹射穿了李来亨的笠盔,从他的后脑间擦过,险之又险地只留下一处血痕。
  “这样打下去确实不是个办法……尸山血海,这样打下去也太惨烈了!”
  李来亨极目远眺,原本一望如洗的白沟河冰原,那一大片被冻结的、纯粹的白色,此刻已经躺满了双方将士的尸首。炮弹将冰面砸的坑坑洼洼、支离破碎,到处都有大片完全碎裂开来的坑洞,稍有不慎就会有战士跌入冰水里,被活活冻死。
  血流成河,血流漂橹,李来亨这一刻方才能真正体会到何涵义。
  “刘师傅呢?”
  刘芳亮率领的左营一支骑兵,在阿巴泰率领的五千步骑逆击闯军侧翼之刻,拼尽全力猛扑上去。他已经顾不上任何伤亡的代价,几乎是在不择手段地阻止满洲人继续前进。
  左营的两名果毅将军,刘汝魁和马世耀都冲到了最前线,先用刀枪和敌人厮杀,刀钝枪断以后,就捡起、夺取别的武器继续作战。
  落马的骑兵战士用身体阻挡满洲骑兵的前进,被清军长矛贯穿即将死去的士兵,则握住长矛用力向战马奔驰的反方向跳出去,即便不能将敌人拽落,也要夺走他的武器。
  战斗的血腥和残酷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闯军经历过的一切战斗,刘芳亮这时候才完全明白了李来亨对于清军的深深忌惮。
  这一群敌人,的确是远远超越了明军的水平。
  刘芳亮已经自信,现在的左营骑兵足可以压倒任何最精锐的明军骑兵,即便是天下劲旅关宁铁骑也是如此。
  可他和阿巴泰交手以后,立即发现,左营之中,即便是最精锐的三堵墙骑兵,也很难做到和满洲人一换一的战斗结果。
  但当刘芳亮发觉方以仁和陈永福带着预备队,已经稳住闯军整条战线后,他还是感到左营的牺牲的确值得。
  “呼……最起码,咱们不能在老掌盘不在的时候,吃一场大败仗吧?”
  话音未落一发炮弹的落点正在刘芳亮的身旁。轰隆一声,烟尘纷起、冰屑飞舞,刘芳亮被炮弹掀起的巨大冲击力吹落下马,他的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立即飞的远远的,在冰面上滚了好几圈,最后噗通一声,从碎裂的冰洞处掉进了白沟河的河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