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四十四章 满城之战故智

  郭升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他本来是明军的柳沟副将,在顺军北上时被崇祯调至彰德府防守。可是明朝调兵却不调饷,不仅如此,孙传庭还看上了郭升的标营兵马,借口为郭升整备兵马,突然将郭升的标营骑兵战马全部裹挟走了。
  无奈和荒唐各占一半心情的郭升,就此投入了顺军麾下。他本来是投降于刘芳亮的军中,只是后来又前往山东增援李来亨,与楚闯一起作战,立下不少战功,大顺开国以后居然还获封一个男爵爵位,现在担任威武将军,率领一标步兵跟随刘芳亮出击涅槃口。
  涅槃口附近地势平坦,虽然比起滹沱河以北已经算是水泽较多,可以稍微限制一下骑兵的威力。但整体而言,北土空旷,步兵总归不如骑兵战力。
  但如此激战,让刘芳亮、谷可成等人单独率领骑兵作战,显然情况也将颇为不利。李来亨带领的中军主力也在急赴涅槃口附近,郭升所部步兵赶紧奔入涅槃口城中。
  城虽小,但四壁城防都已经被顺军加固,郭升又带来一大批铳炮,顺军将士们立即登上城墙,布列鸟铳,做足了防守的准备。
  其余各支顺军兵马,也陆续抵达。李来亨的战法便是以步军控制涅槃口小城,以及周围各处营垒,列设枪炮,再以骑军于中间游走策应。
  大军一动,顺军兵马编制明朗的优势就发挥了出来,现在参军司也不像过去那样处处插手,而是以任务式指挥的方式,只给部队带兵官下达种种作战任务,从李来亨到参军司,都不干涉下级带兵官完成任务目标的具体过程和方式。
  这样做的优势,就让大顺军的部队具备了很高效率,中层军官可以充分发挥其主管能动性,以极短的时间,在南下清军集结完成以前,先行控制住了涅槃口一带有利于我的防御据点。
  这将是顺、清之间大决战的序幕吗?
  郭升如此想到,他披坚执锐站在涅槃口小城的城头上,望着远处两股烟雾翻滚的扬尘,知道那是顺军游走诸垒之间的骑兵队伍和他们的敌人八旗军。
  “布列枪炮!”
  郭升立即指挥步卒们将鸟铳和轻炮假设在城垛和铳炮战位上,留下左都尉负责指挥枪炮部队守城以后,便一手抽出腰刀,带头道:
  “城头守军以外,其他步卒,到城门附近列队守候,准备策应刘帅!”
  他细数了一下,能够腾出手来策应城外战场的步卒,约有一千多人。郭升想着自己究竟是降将出身,如此紧要关头,到底要不要带领步卒出城策应,应当先派人去和主帅说明一下情况。
  现在刘芳亮正在前线作战,郭升估计没要多长时间,敌我两支骑兵大队就会撞在一起了。至于李来亨,他带着大队步卒驻扎在涅槃口和束鹿县之间的数个营垒里。此前李来亨虽然嘱咐了郭升,要以防守涅槃口为主,但郭升远远望见敌人的军势,从那严整的冲锋队列和密集的烟尘里,就看出清军的实力相当可观,刘帅未必能够讨得了好,
  郭升是柳沟副将,原本也驻军在京畿附近,曾经好几次和破关劫掠的清军兵马交过手,吃过太多次的亏。
  虽然现在郭升已经改换掉了大明朝的旗帜,竖起了新的大顺旗帜。可是在他内心的最深处,始终不能摆脱掉满洲人那一道可怕的阴影。
  他想了又想,心中觉得刘帅虽然骁勇轻锐,可是左营不比前营,器械精良程度终究差了一些,真的未必能够战胜敌人。
  郭升转过头去,看着列队在身后的顺军步卒们: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老闯军,但是其中也有一些人是郭升以前的明军旧部。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磨合,他对手下将士们的面孔均以十分熟稔,对于李来亨从湖广调来的那些新锐军械,更是抱持很大信心。
  “战机不可错失!派人去通知君侯,然后我们立即出城策应……君侯早已说过,此战以进为主,只有进才能取得主动权,绝不能坐以待毙!跟我走!”
  “随郭将军出阵!”
  两旁的号手先是“呜”的一声吹响海螺,接着剩下的小号手们就都把冲锋号高高举了起来,尖利嘹亮的号子声高响了起来,最后哗的一声士兵们用力将城门打开。
  郭升身先士卒地冲了出去,其余步卒立即跟进。
  “求战!”
  积极求战,主动进取,这是大顺军不同于明军的最大特点。李来亨也知道就在涅槃口的不远处,就是皇太极的近二十万大军,天聪汗几乎可以说是只需要伸出一根手指,就可以轻易地捏死自己。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大顺军才必须充分发扬积极求战的精神,主动出击挫敌锐气,先声夺人打清军一个措手不及。
  当郭升主动出击的时候,李来亨同样将方以仁留下协防,自己和郝摇旗率领步军跟进。他盯住清军佟国赖、屯齐、和托一支兵马所在的位置,趁着他们和刘芳亮一部交战的时候,准备带领步卒从战场南方绕到清军的侧后,以图行夹击之策。
  在出发前,郝摇旗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拦住李来亨问道:“管队的……嗨!君侯,我们绕到清军南面和刘帅一起夹击,这主意固然不错。但是如果清军也是这样呢?万一清军也有援兵从北面赶来,岂不是也照样成为了夹击之势?都说东虏在滹沱河附近有二十万大军,腾出万把兵马过来实在太容易了一些吧!”
  “哦?摇旗,你现在倒是想得很多了。”
  “嘿嘿,兵凶战危,要让大伙好好活命,容不得我不多想一些。”
  “你说的不错,但是清军兵力优势极大,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只能尽快挫敌先锋,不求击溃或者消灭多少敌人,重点在于先挫敌一阵,保证我军士气以后,就守住涅槃口和束鹿,大军轻易不动,只有清军围打深州到关键时刻的时候,再冲上去。”
  郝摇旗先点了一下头,接着突然小声道:“君侯,不如让我带一小支兵马直接绕去北面,我一路北上,一定小心避开清军大队兵马。如果我发现有清军大队兵力南下,就立即将消息传递回来,一定赶在清军夹击以前,让君侯和刘帅撤回部队。”
  李来亨选择先行在涅槃口一带作战,本来就是因为涅槃口和束鹿县附近水泽较多,地形比之真定和深州都比较有利一些。而且这一带本来就有两座小城可为依托,又修筑了不少营盘垒塞,防御优势可能还不低于真定这座府城。
  如果清军真有援兵从北面疾驰而来,顺军没有足够时间取得一定胜利,那么在郝摇旗将消息送到以后,立即撤回涅槃口和束鹿县城里,也是一种不错的办法。
  李来亨点头同意,亲自为郝摇旗调拨了手里最后的一支骑军兵马,语重心长嘱托道:“万不可与虏骑大队兵马硬拼。”
  郝摇旗豪爽地大笑数声后,说:“君侯大可以放心!不必担心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