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四十五章 雷霆一棒

  郝摇旗带着李来亨手中为数不多的亲军骑兵脱离战场以后,潜行迂回绕开八旗兵的主力,便迅速掉头冲向北方。
  他看到不远处的阵阵烟尘和止不住的金戈冲杀之声,知道刘芳亮和谷可成已经同八旗兵交锋了。血腥的气味传扬过来,让向来粗直大胆的郝摇旗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刘帅和咱们管队都是天人,是不用担心。俺现在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
  郝摇旗嘿嘿笑了两声,提起包铁大棒便夹马远去。这一小队骑兵避开了两军主力兵马的交锋战场,由于人数较少,还真是没有引起什么波澜,就让郝摇旗顺利潜行、迂回北道而走了。
  而在涅槃口附近的主战场处,大战的烽火则愈演愈烈。
  刘芳亮和谷可成都是大顺军中数一数二的骁将,特别是刘芳亮的英勇善战,在刘宗敏死后,更是冠绝于顺军之中,他的武艺即便是满洲人中那些被皇太极亲手拔擢的“巴图鲁”们,也会感到望而生畏。
  只是经过白沟河之战的激烈战斗,顺军前、左二营的骑兵部队已受到了不小损耗,三堵墙精骑虽然实力犹在,但兵力上对于面前的清军敌人却不具备什么较大的优势。
  谷可成所率的这一队楚闯骑兵,依旧采用了经过李来亨改良以后的骑墙冲锋战法。骑墙与骑墙之间,留给战士们重整旗鼓的空间增加不少,但冲锋之中,铁骑奔腾、虎虎生风,其势依旧若三堵墙直面而来,给人无法喘息之感。
  如墙的楚闯骑士们,最前排的战士纷纷夹起长矛,两翼的骑兵则抽出佩刀,高高举过头顶,一片寒芒闪烁,刀光万里长,耀得对面的满洲猛士们都快要睁不开眼睛了。
  谷可成也将长刀出鞘,逆刃置于肩上,战马奔驰中他脸上却是毫无表情,只冷冷道:“三堵墙……有进无退,摧阵无前!”
  “有进无退!”
  楚闯骑兵们的马术,虽然不比那些从小生长在戎马间的满洲人精湛,可是结成墙冲以后,凛然若一体的冲锋威势,还是让固山贝子屯齐率领的这一支满洲前锋军精骑人人为之心惊。
  双方距离越是接近,屯齐越能感受到鳌拜在砀山、阿巴泰在白沟河的心情!
  “分——”
  正当两支军队几乎撞到一起的前一瞬,顺军骑兵们却在谷可成的指挥下向两翼分开,前排骑士们纷纷调转马头,露出了隐藏在中队的手铳骑兵们。
  “雷霆!”
  谷可成一声令下,手持短手铳们的楚闯骑士同时呐喊道:
  “霆——”
  砰的一声,骑士们鸣放短手铳的时机是如此一致,这齐声释放的一声整天雷霆背后,无疑隐藏着战士们许多日来的辛苦训练。密集的铳弹飞射出去,同时开枪的大量火铳马上就在行将交锋的两军骑兵中间,制造出了一条足够漫长和厚重,大可以阻碍住所有人视线的烟幕墙壁。
  三堵墙?
  这岂非又多出来了一堵!
  “啊、啊!”
  大量铳弹迅速穿过浓浓的烟雾射入清军队列之中,许多武艺非凡的满洲勇士,甚至尚未发出一箭,一点没有施展出来自己过人的骑术,便纷纷栽倒落马。
  一时间人仰马翻,清军的前队骑兵队列顿时大乱。屯齐见状不妙,也顾不上距离不足,立即搭弓引箭,部署其余的八旗兵同时发射箭雨。
  可是满洲人所用的重箭箭头虽然破甲效果不错,但在目前的距离上,却还不足以像顺军的短手铳那样具备着无甲不破的穿透力,许多箭矢只是好像雨点一样地落在了顺军骑兵的盔甲上,不痛不痒,并未能造成多么惊人的杀伤效果。
  只有较少的一部分箭矢射杀了大顺军的战马,毕竟少量马衣起不到多大的防护作用,一旦战马被八旗兵射杀或者射伤,顺军三堵墙的威力自然也削弱了许多。
  只是在火铳和清弓的对射之中,清弓虽然被誉为是全世界最成功的一种古典反曲弓,其蓄能威力之大,已经碾压了东亚历史上曾出现过的一切弓系,可是与火铳对比,蓄能的威力终究难以超越化学能的燃烧!
  “到我们跟上去了!”
  刘芳亮率领的另一支骑兵队伍,虽然同样号称三堵墙骑兵,一样穿着黑红白三色的骑士罩衣,但在冲锋战法上,还是属于比较传统的类型,和八旗骑兵、明军骑兵相比较,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
  他趁着谷可成于骑墙冲锋中,突然打出一排弹幕的绝佳战机,立即带着所部大队骑兵向左手边偏斜了冲锋方向,目的即在于冲击敌人的侧翼。
  这时候清军骑兵队伍正遭到楚闯三堵墙的当头雷霆一棒,前队处于混乱之中,也就未能对刘芳亮所部骑兵调整冲锋方向造成什么值得一提的干扰。
  由此,战机已经落入了顺军手中。
  刘芳亮把挂有红缨的长矛夹在腰肋之间,并骑冲锋,他伏低了自己的身子,放下重心,腰臀的核心力量全部靠在了高桥马鞍上面,伴随着一声无言的巨响,“嘶”的一片战马长鸣声里,长矛应声贯入敌人的身体之中。
  啪、咔!
  巨大的冲击力马上就将长矛震裂,刘芳亮立即甩手丢下长矛,毫不拖泥带水地搭起弓箭。他的战法与清军骑兵极相似,于两军不断接近的过程中,凭借惊人的骑射技艺连连发箭。
  但是大顺军的弓箭效能,显然不如清弓的威力。八旗兵为箭矢杀伤者数量不多,刘芳亮所部骑兵很快就陷在了敌阵之中,屯齐扛起大刀,狰狞一笑道:
  “到我们了。”
  清军骑兵在短暂的眩晕以后,很快就从楚闯三堵墙的雷霆一棒里苏醒了过来。屯齐不愧是爱新觉罗家的子孙,自从清国开国以来,觉罗宗室,并无一人敢于畏惧怯懦,屯齐作为宗室中的佼佼者,当然同样是悍不畏死和身先士卒。
  满洲骑兵在他的鼓舞之下,迅速展开反扑,依靠超出大顺军一筹的马术和卓越的清弓,立即就反咬了刘芳亮一口,两军越战越烈,战士们纷纷落马,鲜血直淌而下,满布旷野之上!
  清军反击如此激烈,他们的军队阵列遭到大顺军这样成功的攻击以后,居然还是毫不动摇,只有侧翼的一部分明军骑兵阵线呈现出混乱之势,但是另一翼的八旗骑兵则靠着悍不畏死的一股蛮劲,竟然真的顶住了谷可成三堵墙骑兵冲锋的威势。
  墙式冲锋毕竟不是神话,当敌人的勇气超过了他们对生命和本能的怜惜以后,这种坚韧的魄力,就给了谷可成以一个最为难堪的反攻结果。
  不断陷入清军阵列之中的三堵墙骑兵,队形更趋于混乱。虽然李来亨吸收历次战役的战场经验,对骑墙冲锋的队列做了很有针对性的各种改良,归根到底,却还是不能改变墙式冲锋以后,骑兵难以迅速整顿队伍的缺点。
  屯齐便是抓住了这样一个机会,率领明清两军的士兵高举起屠刀,做好了击溃敌人的准备。
  “清军坚韧至此!”
  刘芳亮也大吃一惊,他是经历过白沟河战役的,所以对于大顺军的战力极富有信心,却没想到清军在皇太极亲自坐镇大营的情况下,在屯齐的率领下,其坚韧和士气,居然还要胜于白沟河时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