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七十一章 我大清的银弹打天下

  “流贼来了!”
  济尔哈朗所在中军山冈处,戒备得特别森严。皇太极把不少正蓝旗的巴牙喇护军留给了济尔哈朗,作为一支最后的预备队使用。济尔哈朗已经望见了那一队从烟尘中杀出的敌骑,知道这必定是流贼的主力所在。
  他心里已经是焦急如焚,但表现在唐通和屯齐面前,始终还是一副冷静从容的样子。
  唐通则急慌慌道:“王爷,流贼大兵杀来,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
  济尔哈朗默不作声,屯齐则说:“敌人从南面城门杀出,或许是想突围南走?用兵讲究围三缺一,我们如果死死围住深州不放,反而会让城内流贼做困兽之斗。如果在南面留出一个缺口,放流贼逃走,我看他们必定没有久战之心。而且这些人仓促出逃,也决计影响不到大汗的大局。”
  “哼。我自有计议,一切按照大汗的吩咐,守住阵地,不能放任何一股流贼离开深州。”
  济尔哈朗终于冷哼一声,他是努尔哈赤弟弟舒尔哈齐的儿子,和皇太极、多尔衮这些有权继承大汗位置的人不同,根本无缘于满洲的最高权力。可也是因为这层关系,皇太极才可以、敢于放手重用济尔哈朗,即便皇太极之后真的暴毙军前,以后继承大清国家的,不管是肃亲王豪格还是睿亲王多尔衮,他们都不会因为济尔哈朗而感到危险,只会重用他。
  济尔哈朗知道此时稳妥处事最为重要,皇太极调兵前往获鹿以前,留下的话就是围住深州,不能让李来亨的这一支精兵影响到获鹿决战的大局。
  所以济尔哈朗下定决心,不管消耗多少兵马,都绝对不能让李来亨破围离开。
  他打定主意,在打光最后一个汉兵以前,清军都要堵住深州四面的每一条道路!
  “唐通,军中还有多少昌平兵?”
  皇太极带着大清的主力精锐离开深州以前,已经让洪承畴将明军的编制、器械、战力,一切详情告知于济尔哈朗了。庄亲王知道昌平兵是这些大明杂牌部队中,还算可堪一用的一支兵马,他自认为满洲人数量有限,不可以轻动,自然首先想到了调动昌平兵出击,反扑顺军重骑的冲锋。
  唐通则脸色不大好看地说:“镇兵已然不多,恐怕只有千余人马可以上阵抵御,起不到什么大用。”
  边上的屯齐冷笑道:“唐总兵,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恐怕没有保存实力的余地。”
  “哈!哪里来的保存实力?昌平镇兵只有如许人,这种时候我还能说得上假话吗?”唐通瞪大了眼睛说,“王爷也知道留守兵马里,许多营兵欠饷良久,若能阵前发饷,也许还可堪一战……否则,否则真是只能一阵而溃了!”
  济尔哈朗瞟了唐通一眼,他内心里对于这些首鼠两端的明军军阀极为鄙视,但也知道现在自己手头的真正满洲大兵实在有限,只能先稳住唐通,用这些明军凑凑数了。
  反正在打光所有明军之前,他济尔哈朗一定会给皇太极、给大清国,守好这条战线。
  “阵前发饷,这没有问题……”
  济尔哈朗徐徐点头说:“崇祯皇帝交割给我们的东师饷,陛下在御帐大营里还留有二十余万两。这一笔钱陛下离开前已经全权交给我分配使用,现在正宜急用于饷银之途……屯齐,你带人将饷银全部运来,我们阵前加赏!”
  “好……”
  屯齐立即带着一群人高马大的八旗兵冲入御帐大营,把北京朝廷交割给清军的一箱箱银子搬了出来。
  这些银两的来源,大部分都来自于明朝为了消灭清军而加派征收的辽饷,结果现在却反而被明朝的朝廷大臣们主动交给了清军作为粮饷使用。
  世事是如此的无常,以至于连唐通这等全无心肝之人,看到屯齐搬出一箱箱名为“东师饷”、实为“辽饷”的银子时,心里也不觉一阵肉痛。
  八旗兵们把一箱箱饷银排为一排,列阵军前。士兵们同一时间把箱子打开,登时银光闪烁,流光溢彩的银元宝惹人夺目,让空气里都马上充满了荣华富贵的气味。
  济尔哈朗不通汉语,淡淡一笑,就让唐通去告诉明军士兵们。此战只要守住阵线,不使顺军重骑破阵突围而出,那么战后不论具体功绩如何,每人都将发给赏功银二两。若战斗过程中,能伤顺兵一人,则发给赏功银四两,能杀顺兵一人,则发给赏功银十两,并且不分营兵、卫所兵,只要敢于参加先锋,随同唐通和屯齐主动出击反扑的,都能在出阵前就得到五两赏功银。
  明军一般给作战部队,也就是真正上阵杀敌的战兵,每年二十两的军饷;清军则把战兵分为守兵、战兵和马兵,守兵每年十二两,战兵每年十八两,马兵每年二十四两。
  看起来,差距倒也不太大,问题是,大明不按时发饷啊。清军倒也不是一定就按时发饷,绿营欠饷的案例也非常多,但是毕竟没有明朝那么多,在军饷的保障上比明朝还是要强不少的。
  何况现在大清刚刚入关,还没有建立起规模浩大的绿营部队,他们的饷银供给又有东师饷的补助,在发饷的及时方面,当然是远超明军。
  明军之中,即便是数年前大明财政情况比现在更为良好的时候,卢象升这样的清官所率领的兵马都已经是身无挂体之裳,日鲜一餐之饱,胡风朔雪,刺骨寒心,一般守边士兵却难得有一件暖和的冬衣蔽体。
  清官带的兵尚且这样,贪官带的兵干脆就得卖儿卖女了。当兵的连吃饭都成问题,还打什么仗呢?
  所以济尔哈朗给明军杂牌部队开出的待遇,已经算是非常优渥了。
  此战如果能够得胜,说明围城大军成功击退了突围顺军,想来至少能够杀伤数千流贼兵马。这样算下来,到最后平均到每个士兵个人人头上,估计一人拿到四五两银子,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再加上清军虽然对流贼有砀山、白沟河之败,但这两战中参战的满洲兵数量都不多。在明军的心目中,满洲兵依旧是犹如猛兽一般的可怕存在。大家都相信,只要满洲兵参战,那么最终结果一定就能够得胜。
  只要背后有满洲太君压阵,就连这些明军中的鱼腩部队,都凭空增添了许多战胜的信心,士气更为高昂。毕竟在他们看来,即便初战不利,只要请满洲太君来,肯定还是能打败他们的敌人的。
  正所谓汉兵如云,何如满旗一旅。有这些满洲太君作为督战队压阵,唐通手下这些鱼腩杂牌兵,也就不再那么恐惧流贼兵势。
  再加上济尔哈朗给出的赏功银,一时间踊跃请战者居然层出不穷,唐通很快就凑齐了一支多达近万人的反扑部队。
  为了鼓舞这些杂牌汉兵的士气,济尔哈朗又从自己的正蓝旗护军里调出一批精兵交给屯齐使用,配合唐通作战。
  庄亲王唯恐真正满洲人不足,无法带动起汉兵的作战勇气来,就又把尼堪的护军也全部调来——尼堪被郝摇旗刺杀以后,身负重伤,不能参与获鹿大战,便也被皇太极留在了深州城下,他身边还有百余护军,这时候也全部参战。
  唐通和屯齐两人马上带队出击,约莫有七八百名满洲太君,再加上近万汉兵在赏功银的激励之下,气势也颇为可观。
  济尔哈朗抚摸着胡须,站在山冈之上,眯起眼睛,细细观察着战局的变化:
  顺军重骑分为三队人马,好像是要直扑围城清军的中军大阵而来。但是他们的兵锋又在不断变化调整着,济尔哈朗也无法准确判断出流贼的真正目标。清军反扑兵马则从中军大阵里踊跃而出,形成两支箭矢一样的阵伍,跃出战线,阻挡在了顺军重骑的前方。
  两支箭矢直直射入流贼军势当中,清军和流贼兵同时发射箭矢和铳弹,白色烟雾霎时间充塞于战场之上,让济尔哈朗都稍稍看不清楚战场上的具体形势了。
  庄王的心中更加为获鹿战场捏一把冷汗,皇太极到底能不能够重创李自成的主力呢?那才是决定天下归属的胜负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