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七十二章 厚重的骑兵

  发给了赏功银以后的杂牌新附军,果然士气大为提振。而且济尔哈朗的这二十多万两银子,虽然是许诺给阵前杀敌的士卒们,但等到战后,唐通自然有的是办法再从士兵的手里,将这些银子搞到自己的腰包里面。
  所以连此前对大顺军已经产生畏惧之心的唐通,这时候斗志都已勃发,感到摧灭流贼,未必是一个多么困难的任务。
  跟随唐通一起出击抵御刘芳亮重骑冲击的屯齐,则冷眼旁观着这一切。经过涅槃口之败以后,他对顺军的战斗力已经做了重新评估,在清军当中,属于相当冷静的将领之一。
  屯齐不像唐通那样,被清军这边一时的气势所迷惑。他还能看到更为深层次的东西:
  敌人既然是困兽之斗,跃谷觅食的决心和勇气,一定就超过了被赏功银激励奋发起来的明军官兵。
  不能得胜就只能求死的黑暗困境,是明军这些杂牌部队难以体会到的差距。
  屯齐已经做好了唐通不能得胜的准备——这种情况本来就在他和济尔哈朗的考虑之中,只要最后这些汉兵,能够给流贼造成足够伤筋动骨的杀伤也就很可以了。
  围城的清军兵马,早在昨天就已经在深州城四面郊外挖掘了一条重壕。济尔哈朗所处的中军大营,更是在营墙以外,又修建了一层木栅栏,在许多要道处,还另外堆置了许多鹿角。
  庄亲王的盘算就是把汉兵当成消耗品,和流贼一一对子,消耗流贼的兵力。清军自己的核心部队,不管是真正满洲太君,还是那些汉军旗旗人,最后都是要依托重壕和营墙阻敌的。
  在清军这样完善的部署之下,流贼即便能够破围而出,其突围力量势必也已经遭到重创,生力军受到严重损伤,即便能够冲到获鹿战场,参与清顺之间的主力大会战,也难以扭转清军不可动摇的优势局面了。
  所以屯齐亲自率领的这近千满洲兵,就绝不能轻易陷入敌阵之中。而一定要小心运用,做好自己督战队的任务,鼓励那些汉兵的士气就够了。即便形势再如何险恶不利,济尔哈朗也要求他万万不能轻率地陷入和流贼的无谓战斗里去。
  屯齐经历过涅槃口之败,他当然知道流贼还没有被清军战无不胜的神话笼罩威压。闯贼还是一支很有骨气、非常难啃的硬部队。满洲兵只能用在最后一击上,而绝不应该轻易被拼在消耗战里面。
  这一层教训,也算是满洲人内部的有识之士们,经历了砀山、白沟河、涅槃口三场会战情况以后,得出的一种针对大顺军总结性的经验教训吧!
  以昌平镇官兵为核心力量的万余明军战兵,则在唐通的指挥下,冲出中军大阵,准备在清军围城重壕和深州城之间的旷野上和顺军交战。
  这些明军官兵也都算得上是数万鱼腩杂牌军中的精华所在,军容尚算齐整,战列也算得上是比较有章法。并没有变成一团乱哄哄的样子一齐拥上,而是在军官们的组织下,以数个波次的形式扑向刘芳亮。
  顺军重骑最后放完一波箭雨和铳弹以后,刘芳亮就和郝摇旗别过马头,各自带领左营三堵墙精骑和楚闯骑兵楔入敌阵之中。
  刘芳亮将长矛夹在肋下,战马奔腾如惊云涌动,烟尘缭绕,仿佛山崩地裂。左营骑兵的冲击速度越来越快,马匹的四蹄参差于一处,大地震动,刘芳亮和他左右的骑士们,全部将上半身微微低伏下来,双手离开缰绳和马鞍,只凭借腰腹力量和马鞍、马镫的帮助,将自己固定在马背上面。
  两支同为汉人的队伍,针尖对上麦芒,一切都发生在屯齐的冷眼旁观之下,他带着近千满洲督战队守在明军冲击队形的侧后翼,静侯着汉人和汉人之间血腥的搏杀与消耗。
  顺军骑兵多穿着蓝色罩衣,明军官兵则因为长期拖欠粮饷的缘故,军装紧缺,许多士兵都是七七八八穿着模样各不相同的衣服,远远看起来就显得有些杂乱无章,不似顺军阵伍那般齐整。
  好在有济尔哈朗于阵前开出的赏功银激励,官军的军心士气还是相当可以。顺军重骑的冲锋威力已经非常惊人,即便是在远处静观战局变化的屯齐,都暗暗为刘芳亮发起的猛烈冲击感到心惊。
  可是这样一波惊人的冲锋,居然并没有打垮明军官兵。唐通依旧带着一群家丁围在中间,那些被赏功银激发出斗志的鱼腩明军士卒,居然不怯反进,迎着顺军的冲锋大举逆击,在阵中杀成一团。
  两军旗帜搅于一处,军阵战线顿时犬牙交错起来。刘芳亮本以为皇太极留下的围城部队,都只是些不堪一击的羸弱敌人,未曾料到明军官兵有了足够饷银支撑以后,士气振作,居然还是这样难缠。
  左营骑兵过于托大,刘芳亮一心只想着赶紧突往济尔哈朗所在的中军大阵,没有预料好对付明军反扑部队的情况,结果便使得战况焦灼起来。猝不及防的大顺重骑,在短暂冲锋以后,很快就深陷敌围之中,挣脱不得,只能转为白刃格斗。
  这样的白刃格斗,对于人马具装的左营重骑非常不划算。不少骑士或者是战马被敌人砍倒,或者是被敌人直接拖拽下马,陷入惨烈的消耗战里。
  刘芳亮自己个人固然是勇武无敌,带着一队亲卫骑兵左突右冲试图打开局面。但这时候屯齐也已经渐渐感到战机显露,马上就部署那些满洲太君们游走在战线外围,不断骑射袭扰,八旗兵里专门有一些箭法精准通神的狙击高手,他们多用轻箭,射程极远,全是数骑攒射一处,目标就在于狙杀敌军之中具备高价值的军官将领。
  左营三堵墙的许多精锐老兵纷纷被满洲马弓手射中摔倒,虽然他们几乎人人穿着重甲,等闲几根箭矢根本不能杀伤他们分毫。但是满洲兵的箭法十分神准,多以射击战马为主,战马受伤的骑士们便更容易陷入明军官兵包围之中,形势顿时险恶了起来。
  在战线另一端作战的郝摇旗,却毫无压力。楚闯骑兵采用的战法和大顺军传统上的三堵墙不同,虽然李来亨也给楚闯精骑取名为三堵墙骑兵——但是显然他们的墙更为“厚重”的同时,也更为“脆弱”。